陆小凤系列·陆小凤传奇
字体:16+-

远山传歌声

远山传歌声万梅山庄还没有梅花。

现在是四月,桃花和杜鹃正在开放,开在山坡上。

面对着满山遍地的鲜花,花满楼几乎不愿再离开这地方,/他安详宁静的脸卜忽然有了无法形容的光采,就仿佛,初恋的少女看见自己情人时,样。

陆小风忍不住道:“我并不想杀风景,可是天一黑,西门,吹雪就不见客了。”

花满楼道:“连你也不见?”陆小风道:“连天王老子都不见。”

花满楼道:“若他不在呢?”陆小风道:“他一定在,每年他最多只山去四次,只有在,杀人时才出去。”

花满楼道:“所以他每年最多只杀四个人。”

陆小风返“而且杀的都是该杀的人。”

花满楼道:“谁是该杀的人,谁决定他们是不是该杀的?”他忽然叹/口气,道:“你去找他,我情愿在这里等你。”

陆小凤没有再说什么.他很了解这个人。

从来也没有人看见花满楼发过脾气,可是他若决定了,件事,也从来没有任何人能改变他的主意。

他面,先试试我的法子.再试你的。”

屋子里看不见花,却充满了花的芬芳,轻轻的,淡淡的就像是西门吹雪这个人,样。

陆小风斜倚在,张用长青藤编成的软椅上,看着他杯中的酒是浅碧色的.他身上雪白的衣裳轻而柔软。

阵阵比春风还轻柔的笛声.仿佛很近,又仿佛很远.却也看不见吹笛的人。

陆小风叹了口气,道:“你这人这,生中有没有真的烦恼过?”西门吹雪道:“没有。”

陆小风道:“这以上有没有你得不到的东西?”西门吹雪道:“也没有。”

陆小风道:“你真的已完全满足?”西门吹雪淡淡道:“因为我的要求并不高。”

陆小风道:“所以你从来也没有求过人?”西门吹雪道:“从来没有。”

陆小风道:“所以有人来求你,你也不肯答应。”

西门吹雪道:“不肯。”

陆小风道:“不管是什么人来求你不管求的是什么事你都不肯答应?”西门吹雪道:“我想要去做的事根本就用不着别人来求我,否则不管谁来都,样。”

陆小风道:“若有人要放火烧你的房子呢?”西门吹雪道:“谁会来烧我的房子?”陆小风道:“我。”

西门吹雪笑了。

他很少笑,所以他的笑容看来总仿佛带着种说不出的讥讽之意。

陆小风道:“我这次来本来就是要你帮我去做,件事的,我答应过别人.你若不肯出去,我就放火烧你的房子烧得干干净净。”

西门吹雪凝视着他过了很久.才缓缓道:“我的朋友并,不多,最多的时候也只有两三个,但你却,真是我的朋友。”

陆小风道:“所以我才来求你。”

西门吹雪淡谈道:“所以你不管什么时候要烧我的房子,都可以动手,不管从哪里开始烧都行。”

陆小风怔住了,他也很了解这个人。

这个人说出来的话,就像是射出去的箭,样,从来也不,会回头的。

西门收雪通“我后面的库物,有松香和柴油.我建议你,最好从那里开始烧,最好在晚上烧,那种火焰在晚上看起来,定很美。”

陆小凤忽然道:“你有没有听说过大通大智这两个人。”

两门吹雪冷冷道:“听说这世上还没有他们答不出的问,题,天下的事他们难道真的不知道?”陆小风道:“你不信?”西门吹雪道:“你相信?”陆小风道:“我问过他们,要用什么法于才能打动你,他,们说没有法子.我本来也不信,但现在看起来,他们倒真的,了解你。”

西门吹雪看着他.忽又笑了笑,道:“这次他们就错了。”

陆小风通/哦?”西门吹雪道:“你并不是完全没有法子打动我!陆小风道:“我有什么法子?”西门吹雪微笑着.道:“只要你把胡子刮干净,随便你要,去干什么.我都跟你上。”

朋友们以后再看见陆小风时,也许会不认得他了。

这个本来有四条眉毛的人,现在巳只剩下了两条,他本,来长胡子的地方,现在已变得像是个刚生出来的婴儿,样光,滑。

只可惜花满楼看不见。

他当然也看不见跟着陆小风,起来的西门吹雪,却微笑着道:“西门庄主?”西门吹雪道:“花满楼?”花满楼点点头,道:“只恨在下身带残疾,看不见当代剑,客的风采。”

西门吹雪凝视着他,忽然道:“阁下真的看不见T”花满楼道:“庄主想必也该听说过,花满楼虽有眼睛,却,瞎如蝙蝠。”

西门吹雪道:“阁下难道竟能听得见我的脚步声?”他也正如独孤方,样,忍不住要问这句话,他对自己的,轻功和剑法,都同样自负。

他的轻功也实在值得他自负。

花满楼道:“据在下所知,当今天下,最多只有四五个人,行动时能完全不发出任何声音,庄主正是其中之一。”

西门吹雪道:“但你却知道我来了!花满楼笑了笑,道:“那只因庄主身上带着杀气”西门吹雪道:“杀气?”花满楼淡淡道:“利剑出鞘,必有剑气,庄主平生杀人几,许?又怎会没有杀气?”西门吹雪冷冷道:“这就难怪阁下要过门不入了原来阁下受不了我这种杀气。”

花满楼微笑道:“此间鲜花之美,人间少见庄主若能多,领略领略,这杀气就会渐渐消失于无形中的。”

西门吹雪冷冷道:“鲜花虽美,又怎能比得上杀人时的血,花?”花满楼道:“哦”西门,种奇特的光亮.道:“这世上永,远都有杀不尽的背信无义之人,当你,剑刺人他们的咽喉,眼看着皿花在你剑尸绽开,你总能看得见那,瞬间的灿烂辉,煌,就会知道那种美是绝没有任何事能比得上的。”

他忽然转过身,头也不问的走了。

暮蔼苍茫,仿佛在花丛里撒下了一片轻纱,他的人忽然问就已消失在暮色里。

花满楼忍不住轻轻叹息了一声,道:“现在我才明白,他足怎么会练成那种剑法的了。”

陆小风道:“哦”,花满楼道:“因为他竟真的将杀人当做了件甚圣而美丽的事.他已将自己的生命都奉献给这件事,只要杀人时,他才是真正活着,别的时候,他只不过是在等而已。”

陆小风沉思着,忽然也轻轻叹息,道:“幸好他杀的人那是该杀的。”

花满楼微笑着,没有再说什么。

这时无边的夜色忽然巴笼罩了大地。

疏星刚升起一弯蛾眉般的下弦月,正挂在远处的树风中还带着花香,夜色神秘而美丽。

花满楼慢慢的走在山坡上,仿佛也已路入了个神秘而美丽的梦境里。

陆小凤却忍不住道:“你为什么不问我,此行是不是已有收获?”花满楼笑了笑,道:“我知道你巳说动了他。”

陆小风道:“你知道?怎么会知道的?”花满楼道:“他既没有留你,也没有送你,你却也没有生气,当然是因为你们已约好了相见之地。”

陆小风道:“你也知道我用的是什么法子?”花满楼道:“当然是我的法子。”

陆小风道:“为什么?”花满楼道:“因为他虽无情.你却有情,他知道你绝不会烧他房子的,何况,你就算真的烧,他也不会放在心上。”

陆小风笑了微笑着叹了口气,道:“不管你多厉害,有,样事你还是永远也想不到的。”

花满楼道:“什么事?”陆小风摸了摸他本来留着胡子的地方,道,“你馒慢的,猜,猜中时我再告诉你。”

花满楼笑了道:“我若已猜出来,又何必还要告诉我?”陆小风也笑了,可是他还没有开口,忽然发现花满楼安,详平静的微笑.竟在这,瞬间忽然变得说不出的奇特僵硬。

他恐不住问道:“你又发现了什么?”花满楼没有回答,也没有听见他的话,却仿佛在倾听着,遥远处一种神秘的声音,种只有他才能听得见的声音。

他忽然改变方向,向山坡后走了过去。

陆小风只有跟着他走,夜色更黯,星月都己隐没在山峰忽然问,他也听见了,阵飘渺的歌声,带着种淡淡的忧郁,美得令人心碎。

歌词也是凄凉,美丽,而动人的,是叙说一个多情少女人,在垂死前向他的情人,叙说她这,生的飘零和不幸陆小风并没有仟细去倾听这歌词,因为他觉得花满楼的,神情奇怪,他义忍不住要问。”

你以前听见过这首歌?”花满楼终于点了点头.道:“我听人唱过。”

陆小凤道:“听谁唱过?”花满楼道:“上官飞燕。”

陆小风常常说这世上可以让他完全信赖的东西一共只,有十☆样,其中有一样就是花满楼的耳朵。

别人连亲眼看见的事,有时都会看错.可是花满楼却从,来没有听错过。

他虽然陆小凤.现在唱歌的也正是上官飞燕。

这个已神秘失踪了的少女,怎么会又忽然出现在这里?为什么要,个人躲在这月夜荒山里,唱这首凄凉幽怨的歌曲?她是唱给谁听的?难道她也像歌词中那身做飘零的孤女,样,在垂死前向她的情人叙说她命运的凄苦和不幸。

陆小风并没有再问下去,因为这时黑暗中已忽然出现了点灯光。

歌声正是从灯火闪动处传来的。

花满楼已展动身形,向那边飞掠了过去,他虽然看不见这盏孤灯的光,可是他飞掠的方向却完全没有错误。

灯火越来越近了,陆小风已可分辨出那是,问小小的庙宇供奉的也不知是山神?还是土地?就在这时,歌声竟突然停顿,天地间突然变得说不出的空虚寂静。

陆小风看了花满楼一眼,忍不住道:她若是真的在唱给你听,就不会走的。”

可是她已走了。

灯光还先着,阴森森的山庙里,却已看不见人影。

黑脸的山神提着钢鞭,跨着猛虎,在黯谈的灯光下看来,仿佛正待挥鞭痛惩肚上的奸贼,为善良的人们抱不平。

油漆剥落的神案上,有个破旧的铜盆,盆中盛满了清水.水上漂浮着一缕浅乌丝。

花满楼道:“你在看什么?”陆小风道:“桌上有,盆水,水里还有几根头发。”

花满楼道:“头发?”头发很柔软,还残留着,种少女特有的发香。

陆小风道:“是女人的头发,刚才好像还有个女孩子在这里,面唱着歌,面用这盆水作镜子梳头,但现在她的人却已不见了。”

花满楼慢慢的点了点头,仿佛早已想到她绝不会在这里等他。

陆小凤道:“在这种地方,这种时候.她居然还有心情梳头,显然是个很爱漂亮的女孩子。

花满楼谈淡道:“十七八岁的女孩子,又有谁不爱漂亮?”陆小风道:“上官飞燕岂非止是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子?”花满楼道:“她本来就爱漂亮。”

陆小风看着他,试探着道广你以前当然摸过她的头发”花满楼笑了笑,笑有很多种,他这种笑的意思,就是承认。

陆小风道:“这是不是她的头发?”他相信花满楼的指尖,也和耳朵同样灵敏,他亲眼看见过花满楼用指尖轻轻,触,就可以分辨出,件古董的真假。

花满楼已接过那根头发,正在用指尖轻轻抚摸,脸上忽然又露比种很奇怪的表俏,竟分不出是欢喜?还是悲伤?陆小风道:“这的确足她的头发?”花满楼点了点头陆小凤道:“她刚才既然还在这里,还能梳头唱歌,可见她还好好的活着。”

花满楼又笑了笑,笑有很多种,可是他这种笑,却也分不出是欢喜?还是悲伤?她刚才既然在这里,为什么不等他?她若不知道他会来.又是在为谁而歌唱?陆小风暗中叹息,也不知是该安慰安慰他?还是假装不懂。

有风吹过,从门外吹进来,那提着钢鞭,跨着黑虎的黑面山伸像,突然从中间裂好,条四尺长的钢鞭,突然断成八九截。

接着,巨大的山神像也一块块的粉裂,一块块落在地尘土迷漫中.陆小凤忽然发现山神像后的墙壁上,竞有个人儿挂在半空中。

个死人,身上血迹还没有干,一对判官笔从他胸膛上插进去将他活中生的钉在那里,判官笔上飘扬着两条招魂幡一样的黄麻布。

“以血还血”“这就是多管闲事的榜样”同样的两句话,同样用鲜血写出来的,血迹似已干透。

陆小风小用再看这死人的脸,巳知道他是什么人了。

独孤方。

不是柳余恨,是独孤方,心求死的人还未死个想死的人却已死了。

陆小凤恨根道:“神像早已被人用内力震毁,这死人正是摆在这里,等着我们来看的。”

花满楼的脸色苍白,终于忍不住问道:“死的不是上官飞陆小风道:“死的是独孤方,我实在没想到第二个死的是他。”

花满楼沉思着,道:“他为什么会到这里来?上官飞燕又为什么会到这里米?难道她也是被人所看?难道她也已落在青衣楼手里?”陆小风皱肩,道:“你平时一向很想得开的,遇到她的事,为什么就偏偏要往坏处想?”花满楼沉默了很久,才长长叹息,道:“这是不是因为我太关心她?”是的,若是太关心了,就难免要想若是想得太多,就难免要钻牛角尖了。

所以越是相爱深的人,越容易发生误会,在分离时也就,越痛苦。

陆小风勉强笑了笑,道:“不管怎么样.她总算还活着,一个人的脖子上若有柳刀在架着,又怎么还能唱得出那么好,听的歌?”歌唱得并不好听.因为是陆小风唱的。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他用被子敲着洒杯,反反覆覆的唱着,唱来唱去就只有,这两句。

他唱,遍.花满楼就喝,杯,终于忍不住道:“我并不是,说你唱得不好,时是你能不能换两句唱唱?”陆小风道:“不能”花满楼道:“为什么?”陆小风道:“因为我只会唱这两句。”

花满楼笑了,道:“别人都说陆小风惊才绝艳,聪明绝,顶,无论什么样的武功,都,学就会.可是你唱起歌来,却,实在比驴子还笨。”

陆小风道:“你若嫌我唱得不好听,你自己为什么不唱?”他就是要花满楼笑,要花满楼唱。

因为他从未看过花满,楼这么样想不开.也从未看过花满楼这么样喝过酒。

酒并不好,山村野店里,怎么会有好酒?假无论什么样的酒,至少总比没有酒好,花满楼突然举,杯,饮而尽.高声而歌“云,且,玉一梭淡淡衫儿薄薄罗,轻颦双黛螺。

秋风多.雨相和.帘外芭蕉三两棵.夜长人奈何。”

这首《长相思》本是南唐后主李煜为怀念他的亡妻大周后,而作.凄侧缠绵,带着种叙不尽的相思之意。

陆小凤忽然发现花满楼是真的已爱上那个神秘而美丽的,女孩子了他从来不说,只因为爱得深、他爱得深、只因为,他从未爱过。

可是上官飞燕呢?她的行踪实在太诡秘,做的事也实在太奇怪,就连陆小,风都摸不透她的心意,又何况已陷入情网的花满楼?陆小风忽然笑道:“我唱得虽不好,你唱得却更糟,我唱,的至少还能让你发笑,你昭的却让我连笑都笑不出厂。”

花满楼道:“所以我们不如还是喝酒,今朝有酒,已醉今,朝。”

他们举起杯,忽听,人道广哪伎是陆小风陆大少爷?”夜已深了.人已散了这山村野店里,本已不会再有人,来,更不会有人来找陆小风。

但这个人却偏偏来了,偏偏是来找陆小风的。

看他的打扮,仿佛是山里猎户.手里提着个竹篮.篮了,里装着是只已烤好的山鸡,陆小风忍不住问道:“你找陆小风干什么?”猎户将竹篮放在桌上,道:“这是陆大少爷的姑妈特地买,下来,叫我送来给陆大少爷下酒的。”

陆小风怔了怔,道:“我的姑妈?”猎户竟似也怔了怔.道:“你就是陆小风陆大少爷?”陆小风点点头,道:“只不过我既不是大少爷,也没有姑,妈。”

猎户道:“定有的,绝不会错。”

陈小风道:“为什么?”猎户道:“那位始娘若不是你的姑妈,为什么要花五两银,子买下这几只山鸡,又花五两银子叫我送来?只不过’…八陆小风道:“只不过怎么样?”猎户用,.忍着笑道:“她说陆大少爷是个有四,条眉毛的人,我,看就会认得的.可是你好像却只有两条眉陆小风想板着脸.自己却也忍不住笑了道:“你几时看,见过有四条眉毛的人?”猎户也笑了道:“就因为我没有看见过,所以想来看,看,倒并不是完全为了那五两银子。”

陆小风道:“我姑妈是个什么样的人?”猎户道:“是个小姑娘。”

陆小风失声道是个小姑娘?你这么大的人会不会有,个姑妈是小姑娘?”猎户苦笑道:“我本来也不相信的,可是她说她年纪虽不,大,辈分却很高,她还说她有个侄孙子叫花满楼,今年已五,十多了。”

陆小风看了看花满楼,想笑,又不好意思笑出来。

花满楼却笑了笑,道,不错,我的确是有这么样一位姑猎户义怔了怔,道:“你就是花满楼?你今年已有五十,多?”花满楼道:“我保养得好,所以看来年纪轻。”

猎户以不住问道:“要怎么保养,我……我可不可以学花满楼谈淡道:“那也容易,我只中过每天吃五十条蚯,蚓,二十条壁虎.外加三斤人肉。”

猎户看着他,连眼珠子好像都要掉了下来,突然转回,身,头也不回的跑了出众,落荒而逃了。

陆小风终于忍不住大笑。

花满楼也笑道:“你说的不错,看来那小妖怪说起谎来,的确连死人都要被她骗活。”

他说话的时候,有意无意间用筷子指了指左边窗户。

陆小风的人已飞身而起凌空,翻,又推开了窗户个梳着两条辫子的小女孩,正躲在窗外掩着嘴偷偷的乐上官燕儿的眼睛还是那么大,样子还是那么乖.可是已笑不出了。

陆小风揪着她的辫子,把她押了进来,道:“就是这个小妖怪,不但要做我的姑妈,还要做你的姑婆。”

雪儿撅着嘴,道:“人家只不过是说着玩的,就算你开不起玩笑,也个必拿人家的辫子出气。”

花满楼微笑道:“何况人家总算花了十两银子请你,这山鸡的味道也不错,你就算不感激、最少也该对人家客气些。”

雪儿嫣然道:“还是我这侄孙子有良心,总算说了句公道陆小凤大笑、道:“原来有良心的人,还是要比没有良心的晚,辈。”

他大笑着松开手雪儿就像是个小狐狸似的,立刻就从他胁下溜多。

只可惜她溜得还不够快,陆小凤又揪住了她的辫子把她抓小鸡,样抓回来,接在椅子上,板起脸道:“我有句话要问你,你最好老老实实的,不许说谎。”

男儿眨着眼,好像很委屈的样子、道:“我根本从来也没有说一句谎话。”

陆小凤道:“你现在说的这旬就是谎话。”

雪儿生气了,大声道:“我说的话你既然连一句都不信你又何必跟我说话?”陆小凤也知道跟这小妖怪斗嘴是件多愚蠢的事,只好板起脸,道:我问你,你为什么要,直在后面跟着我们?”雪儿道:“我根本没有跟你们,就算要跟,也跟不上。”

这句倒是真话。

陆小凤道:“你怎么找到我们的。”

雪儿道:“我知道你们要来找西门吹雪、所以就先来了!陆小凤道:“你,直在这里等?”雪儿道:“人家已经等了一整天,衣服也没有换,澡也没有洗.身上都发臭了.你不信来闻闻看。”

花满楼又笑了,陆小凤只好干咳了几声,道:“你等我们干什么?”雪儿道:“因为我有件秘密,一定要告诉你。”

陆小凤道:“什么秘密?”雪儿撇着嘴,又好像要哭出来的样子,忽然从身上拿出打造得很精巧的金燕子,道:“你看.这就是我那天晚上在花园里找到的”陆小风看了看,却看不出这算是什么秘密。

雪儿又道:“这是我爹还没有她的时候,送给我姐姐的我姐姐总总是拿它当宝贝一样,用条金链子挂在身上.我要她借给我挂两天,她都死也不肯,但现在……现在却被我在地上捡到了。”

陆小凤道:“也许是她不小心掉在地上的。”

雪儿用力摇了摇头,道:“绝不会,这,定是人家在搬她的尸体时,无意间拉下来的。”

她眼睛里已有了泪光,果然像是很悲伤的样子,连声音都已有些嘶哑。

陆小风道:“难道你真的认为你姐姐已死了?”雪儿咬着嘴唇.又用力点了点头,呸咽着道:“我不但知道她已经死了.而且还知道是谁杀了她的。”

陆小凤道:“是谁?”雪儿恨恨道:“就是我那个倒霉表姐。”

陆小凤道:“上官丹凤?”雪儿道:“就是她,她不仅杀了我姐姐,而且还害死了萧秋雨,独孤方,和柳余恨。”

陆小风道:“这三个人全都是被她害死的?”雪儿点点头,道:“我亲眼看见的,她跟柳余恨在,家客,栈的屋里面.说着说着话,忽然用她的飞凤针一抬手就把,柳余恨杀了,还把他的死尸藏在床底下。”

陆小凤叹了口气,道:“想不到求死不得的柳余恨,这次,竟死得这么快。”

雪儿道:“飞风针中就是她拿手的独门暗器,见皿封喉,毒得要命,我姐姐想必也就是被她这种暗器毒死的,却不知,她把我姐姐的死尸藏到哪里左了。”

这句话没说完,她的泪,己流了下来。

陆小凤又叹了门气,道:“你这些话说得真是又合情,又,合理,简直完全跟真的,样,只可惜我还是连,句都不信。”

雪儿这次居然没有生气,只是流着泪,道:“我知道你不,会相信我的,你……你……你根本已经被她迷住了。”

陆小风看着她,决心反而有些动摇,忍不住又问道:“她,跟你姐姐也是表姐妹,为什么要害死你姐姐?”雪儿咬着牙道:“谁知道她是为了什么?也许她,直都在,恨我姐姐,因为我姐姐有比她聪明,又比她漂亮。”

陆小凤道:“柳余恨呢?他岂非一直都在忠心耿耿的替她,做事.她为什么要承柳余恨?”雪儿恨恨道:“像她这钟比毒蛇还毒的女人,连我姐姐她,都能下得了毒手,还有什么人是她不能杀的?”陆小凤叹道:“我知道你恨她,可是……”雪儿突然打断了他的话,冷笑道:“你以为我恨她是为了,你?你以为我是在吃醋,她表面对我虽然好,其实从小就在,背地里欺负我……”陆小凤忽然也打断了她的话,道:“她今年才十九,你却,已二十,你,,她怎么能欺负你?”雪儿说不出话来了。

陆小风又不忍了柔声道:“你若真的在替你姐姐着急,现在就可以放心了,因为我知道她还没有死”雪儿咬着嘴唇,道:“可是她害死了柳余根的时候,我的,确是亲眼在窗子外面看见的,因我…—/她声音突然停顿,,整个人都巳呆住。

那个已被上官丹风藏到床底下的柳余恨,竟忽然又出现夜雾凄迷,月色朦胧。

柳余恨正慢慢的从朦胧月光下走,过来,走进了这小小的酒店。

他那狰狞丑恶的脸,在月光下看来,更是说中出的狰狞,可怖。

可是他的神情却很安详,声音也很柔和,看着雪儿道,“你在外面若已玩够了.就跟我回去吧,王爷特地要我来接,你回去的。”

雪儿睁大了眼,吃吃道:“你……你没有死?”柳余恨目中又掠过,抹悲伤之色.黯然道:死.有时也,并不是件容易的事。”

雪儿道:“我表姐呢?”柳余恨道:“她也希望你快回去,你现在年纪还小,等你,长大了些,再出来玩也不迟,你看你姐姐,现在她随便想到,哪里去,都没有人会管她的。”

雪儿看着他.好像很害怕的样子,忽然拉住陆小风的,手大叫道:求求你干万不要让这个人带我回去我情愿,跟你走。”

柳余恨道:“那也得等你长大些,现在你还是个孩子,大,人们有正事要做,你怎么能愿着去”外面传来车攒马嘶,辆马车,停在门外,正是陆小风,也坐过的那辆。

柳余,在车上好好的睡,觉,就,到家了”雪儿终于走了.连回头都没有回头。

陆小凤看着她上了马车,看到她可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