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小凤系列·陆小凤传奇
字体:16+-

强仇大敌

强仇大敌暴雨就像是个深夜闯入豪门香闺中的浪子.来得突然,去得也快。

可是他来过之后,所有的一切都已被他滋润,被他改变春林中的木叶,已被洗得青翠如碧玉,尸体上的鲜血也已被冲洗干净。

几乎找不到致命的伤口。

但这十几个人,却已没有,个还是活着的。

他们看到这些尸体时,司空摘星已不见了。

上官丹风恨根道:“他将这些死人留给我们,难道要我们来收尸’?”陆小凤道:“这些人绝不是他杀的,他一向很少杀人。”

上官丹凤道:“不是他是准?”陆小凤道:“是那个叫他们来放火的人。”

上官丹风道:“你的意思是说,那人怕我们查出他的来历,所以就将这些人全都杀了灭门?”陆小风点点头,脸色很严肃。

他最痛恨的三件事,第一件就是杀人。

上官丹凤“可是他本来可以将这些人放走的,为什么定要杀他们灭口?”陆小凤道:“因为十几个右手被砍断的人,是很容易被找,到的。”

上官丹风叹了门气,道:“其实他杀了这些人也没有用,找们还是一样知道他们的来历。”

陆小风道:“你知道?”上官好风道:“你难道看不出来他们是青衣楼的?”陆小风沉默着.过了很久,才缓缓道:“我只看出一件上官丹风道:“什么事?”陆小风道:“我看得出你,定会赶到珠光宝气阎去,叫人带棺材来收尸。”

上官丹风瞪了他,眼,又垂下头咬着嘴唇道:“你还看出了什么?”陆小凤道:“然后你当然就会叫那里的人替你准备好水先洗个澡,再选个最舒服的后户,好好的睡一觉。”

他笑了笑,接着道:“莫忘记那地方现在巳完全是你的陆小凤躺在,大盆热水里,闭上了眼睛,全身都被淋得湿透了之后,能找到地方液个热水澡.的确是件很愉快的他觉得自己运气总算还不错。

旁边炉子上的大铜壶里水也沸了屋子充满了水的热气,令人觉得安全而舒服。

花满楼已洗过澡,现在想必已睡着,上宫丹风想必巳到了珠光宝气阁。

她心里虽然一万个不情愿,却还是乖乖的走了,居然好像很听陆小风的话。

这也令他觉得很满意.他喜欢听话的女孩子。

只不他总觉得这件事做得并不满意,其中好像总有点不对劲的地方,却又偏偏说不出不对劲的地方在哪里。

阎铁珊临死前已承认了昔年的过错,霍天青已答应结清这笔旧账。

大金鹏王托他做的事,他总算已完成了三分之一。

而且进行得很顺利。

他还有什么不满意的?雨早已停了屋檐下偶尔响起滴水的声音,晚风新鲜而干净。

陆小风叹了口气,决定不再胡思乱想,尽力做,个知足的人。

就在这时,他忽然听见开门的声音。

但他却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看错了,他看见从外面走进来的.竟是四个女人。

四个年轻而美丽的女人,不但人美风姿也美,身窄窄的衣服,衬得她们苗条的身子更婀娜动人。

陆小风最喜欢细腰长腿的女人,她们的腰恰巧都很细腿都很长。

她们微笑着,大大方方的推门走了进来,就好像根本没有看到屋子里有个**裸的男人在澡盆里。

可是她们四双明亮而美丽的眼睛,却又偏偏都盯在陆小凤的脸上。

陆小凤并不是个害羞的人,但现在却觉得脸上在发烧用不着照镜子就知道自己的脸巳红了。

忽然有人笑道:“听说陆小凤有四条眉毛,我怎么只看见两条?”另外一个人笑道:“你还看得见两条,我却连一条都看不第一个说话的人,身材最高,细细长长的一双凤眼,虽然在笑的时候,仿佛也带着种逼人的杀气,无论谁都看得出她绝不是那种替男人倒洗澡水的女人。

但她却走过去提起了炉子上的水壶,微笑着道:“水好像已晾了,”陆小风看着水壶里的热气,虽然有点吃惊但若叫他**棵的在四个女人的面前站起来,他还真没有这种勇气。

不过这一大壶烧得滚斤的热水,若是倒在身上那滋味当然更不受。

陆小凤正不知是该站起来的好,还是坐着不动的好,忽然发现自己就算想动,也没法子动了。

个始终不说话,看不最文静的女孩子,已忽然从袖中抽出一柄,尺多长,精光四射的短剑.架在他的脖子上。

森寒的剑气,使得他从耳后到肩头都起了,粒粒鸡皮疙他长身凤眼的少女已慢慢的将壶中开水倒在他洗澡的木盆里,谈谈道:“我看你最好还是安分些,我四妹看来虽温柔文静,可是杀人从来个眨眼的,这壶水刚烧沸,若是烫在身上不死也得掉层皮。”

她一面说,面往盆里倒水。

盆里的水中来就很热,现在简直巴烫得叫人受不了。

陆小风头上已冒i比厂汗,铜壶里的种水却只不过倒出厂四分之一。

这,壶水若是全倒完,坐在盆里的人恐怕至少也得悼层陆小风忽然笑了,他居然笑了。

倒水的少女用一双媚而有威风的眼瞪着他.冷冷道:“你好像还很开心。”

陆小凤看来的确很开心,微笑着道:“我只不过觉得很好“好笑?有什么好笑的?”这少女水倒得更快了。

陆小风却还是微笑道,道:“以后我若告诉别人,我洗澡的时候,峨媚四秀在旁边替我添水,若有一个人相信,那才是怪事。”

原来他已猜出了她们的来历。

长身凤目的少女冷笑道:“想不到你居然还有点眼力,不错,我就是马秀真。”

陆小风道:“杀人不眨眼的这位,莫非就是石秀云?”石秀云笑得更温柔,柔声道:“可是我杀你的时候,一定会眨眨眼的。”

马秀真道:“所以我们并不想杀你,只不过有几句话要问你,你若是答得快,我这壶水就不会再往盆里倒,否则若是等到这壶水全都倒光……”石秀云叹了口气接着道:“那时你这个人只伯要变成熟的。”

孙秀青叹道:“猪煮熟了还叮以卖烧猪肉,人煮熟了恐怕就只有送去喂狗f。”

陆小风也叹了口气,道:“我现在好像已经快熟了,你们为什么还个快问?”马秀真道:“好,我问你,我师兄苏少英是不是死在西门吹雪手上的?”陆小风苦笑道:“你既然知道,又何必再来问我?”马秀真道:“西门吹雪的人呢?”陆小风道:“我只有在喝醉酒的时候,才会骗女人,现在我还很清醒。”

马秀真咬了咬牙,忽然又将壶里的开水倒下去不少,冷冷道:“你在我面前说话,最好老实些。”

陆小风苦笑道:“现在我怎么能不老实?”马秀真道:“跟你在一起的那个女人,真是金鹏王朝的公陆小风道:“的确不假。”

马秀真道:“大金鹏王还活着?”陆小风道:“还活着。”

马秀真道:“是他要你来找阎铁珊的?”陆小风道:“是。”

马秀真道:“他还要你找什么人?”陆小风道:“还要我找上官木和严独鹤。”

马秀真皱眉道:“这两人是谁?我怎么连他们的名字都没,听见过?”陆小风叹了口气,道:“你没有听见过的名字,只怕最少也有几千万个。”

马秀真瞪着他。

陆小风又叹道,我没穿衣服,你这么样瞪着我,我会脸红的。”

他的脸没有红,马秀真的脸倒已红了。

她忽然转过身,将手里的铜壶放到炉子上整了整衣,衫,向陆小风行礼。

石秀云的剑也放了下去。

四个衣裳整齐的年轻美女,忽然问同时向一个坐在澡盆**男人躬身行礼你若没见过这种事…—定连做梦都想不,道那是什么样子。

陆小风似已怔住,他也想不到这四Q个强横霸道的女孩,子怎么忽然变得前倔后恭了。

马秀真躬身道:“峨媚弟子马秀真,叶秀珠,孙秀青,石,秀么.奉家师之命,特来请陆公子明日午间便餐相聚.不知,陆公子是否赏光?”陆小风怔了半天,才苦笑道:“我倒是想赏光的,只可惜我就算长着翅膀,明天中午也飞不到峨嵋山的玄真观去。”

马秀真抿嘴一笑.道:“家师也不在峨嵋,现在他老人家,已经在珠光宝气阁恭候陆公子的大驾。”

陆小风又怔了怔.道:“他也来了?什么时候来的?”马秀真道:“今天刚到。”

石秀云嫣然道:“我们若是没有到过珠光宝气阁.又怎会知道昨天晚上的事”陆小风有笑了当然还是苦笑。

马秀真微笑着摇了摇头,态度温柔而有礼好像已竟全忘记了刚才还要把人煮熟的事。

叶秀珠倒是个老实人,忍不住笑道:“我们久闻陆公子的大名,所以只有乘你洗澡的时候,才敢来找你。”

陆小风苦笑道:“其实你们随便什么时候来,随便问我什么我都不会拒绝的。”

石秀云眨着眼睛道:“陆公子真的不生气?”陆小风道:“我怎么会生气?我简直开心得要命。”

石秀云也怔了怔,道:“我们这样子对你,你还开心?”陆小风笑了笑,这次是真的笑,微笑着道:“非但开心,而且还要感激你们给了我个好机会。”

石秀云忍不住问道:“什么机会?”陆小风悠然道:“我洗澡的时候,你们能闯进来,你们洗澡的时候,我若闯进去了,你们当然也不会生气,这种机会并不是人人都有的,我怎么能不高兴?”峨媚四秀的脸全都红了,突然一起转身,抢着冲了出陆小风这才叹了口气,喃喃道:“看来我下次洗澡的时候,最少也得穿条裤子。”

陆小风洗澡的地方,本是个厨房,外面有个小小的院子.院千里有棵白果树。

夜色清幽,上弦月正桂在树梢,木叶的浓荫挡住了月色,树下的阴影中,竟有个人动也不动的站在那里,长身直立,白衣如雪,背后却斜背着柄形式奇古的乌鞘长剑。

峨媚四秀一冲出来,就看见了这个人,看见这个人就不由自主觉得有阵寒气从心里,直冷到指尖。

马秀真失声道:“西门吹雪?”西门吹雪冷冷的看着她们.慢慢的点了点头。

马秀真怒道:“你杀了苏少英?”西门吹雪道:“你们想复仇?”马秀真冷笑道:“我们正要找你,想不到你竟敢到这里来。”

西门吹雪的眼睛突然亮了,亮得可怕,冷冷道:“我本不杀女人,但女人都不该练剑的,练剑的就不是女人。”

石秀云历声道:“用不着一起过去我一个人就足够杀了她看来最温柔文静,其实火气比谁都大,脾气比谦都倔她用的是,双短剑,还是唐时的名剑容公孙大娘传下来的“剑器\厉喝声中,她的剑已在手,剑光闪动,如神龙在天,闪电下击,连人带剑一起向西门吹雪扑了过去。

突听一人轻喝“等一等。”

二个字刚说完,人已突然出石秀云双剑刚刺出,就发现两柄剑都已不能动了,两柄剑的剑锋,竟然被这个忽然出现的人因两根乎指捏住。

她竞末看山这人是怎么出手的.她用力拔剑,剑锋却似已在这人手上生了根。

但这个人神情还是很从容,脸上甚至还带着微笑。

石秀云脸却已红厂冷笑道:“想小到阀门吹雪居然还有帮手。”

西门吹雪冷冷道:“你以为他是我的帮手?”石秀云道:“难道他不是?”西门欧雪冷冷,笑,突然出手,只见剑光,交,如惊虹理电,突然又消失不见。

西门吹雪已转过身,剑以在鞘,冷冷道:“他若不出手你此刻已如此树。”

石秀云正想问他.这株树又怎样了,她还没开口,忽然发现树已凭空倒了下来。

刚才那剑光一闪,竟己将这株一人合抱的大树,剑削成了两段。

树倒下来时,西门吹雪的人已不见。

石秀云的脸色也变了,世上竟有这样的剑法?这样的轻?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眼看着这株树已将倒在对面的人身上,这人忽然回身伸出双手轻轻,托,‘推,这株树就慢慢的倒在地上,这人的神情却还是很平静,脸上还是带着那种温柔平和的微笑。

缓缓道“我不是他的帮手,我从不帮任何人杀人的。”

石秀云苍白的脸又红了她现在当然也已懂得这个人的意思,也已知道西门吹雪说的话并不假。

她脾气虽然坏,却绝不是个不知好歹的人,终于垂下了头.鼓足勇气,道:“谢谢你,你贵姓?”这人道:“我姓花。”

他当然就是花满楼。

石秀云道:我……我叫石秀云,最高的那个人是我大师姐马秀真。”

花满楼道:“是不是刚才说话的那位?”石秀云道:“是的。”

花满楼笑道:“她说话的声音很容易分辨我下次定还能认得出她。”

石秀云有点奇怪了,忍不作问道:“你一定要听见她说话的声音,才能认得出她?”花满楼点点头。

石秀云道:“为什么?”花满楼道:“因为我是个瞎子。”

石秀云怔住。

这个伸出两根手指,夹,就能将她剑锋夹住的人,竟是个瞎子。

她实在不能相信。

月光正照在花满楼脸上,他笑容看来还是那么温和,那么平静,无论谁都看得出,他是个对生命充满了热爱的人绝没有因为自己是个瞎子而怨天尤人,更不会嫉护别人比他因为他对他自己所有的巳经满足.因为他,直都在享爱着这美好的人生。

石秀云痴痴的看着他,心理忽然涌起了,种无法描叙的感情,她自己也不知道是同情?是怜悯?还是爱慕崇敬?她只知道自己从未有过这种感情。

花满楼微笑着,道:“你的师姐们都在等你.你是不是己该走?”石秀云垂着头,忽然道:“我们以后再见面时,你还认不认得我?”花满楼道,我当然能听得出你的声音。”

石秀云“可是……假如我那时变成了哑巴呢?”花满楼也怔住了。

从来也没有人问过他这句话,他从来也没有想到会有人问他这句话。

他正不知道该怎么问答,忽然发觉她已走到他面前,拉起了他的手,柔声道:“你摸摸我的脸,以后我就算不能说话了你只要摸摸我的脸,也会认出我来的,是不是?”花满楼无言的点了点头,只觉得自己的指尖,已触及了她光滑如丝缎的面颊。

他心里忽然也涌起了,种无法描述的感情。

马秀真远远看着他们,仿佛想走过来拉她的师妹走.可是忽然又忍住。

她回过头,孙秀青,叶秀英也在看他们,眼睛醒带着种奇特的笑意,似已看得痴了。

石秀云这么样做,她们并不奇怪,因为她们,向知道她们这小师妹,是个敢爱,也敢做的女孩子。

她们心里是不是也希望日已能和她一样有勇气?要爱,也得要有勇气。

陆小风倚在门口,看着花满楼,嘴角也带着微笑。

石秀云已走了她们全都走了,四个年轻美丽的女孩子在,起,来的时候就像是,阵风.走的时候也像是,阵风。

谁也设法子捉摸到她们什么时候会来.更没法子捉摸她们什么时候会走。

花满楼却还是动也不动的站在那里,仿佛也有些痴了。

风在轻轻的吹,月光淡谈的照下来,他的微笑看来平静而幸福。

陆小风忽然笑道:“我敢打赌。”

花满楼道:“赌什么?”陆小风道:“我赌你最少三天不想洗手”花满楼叹了口气,道:“我不懂你这人为什么总是要把别人想得跟你自己,样。”

陆小风道:“我怎么样?”花满楼板着脸道:“你不是个君子,完全不是!陆小风笑了,道:“我这人可爱的地方,就因为我从来个想板起脸来,装成君子的模样。”

花满楼忍不住笑了。

陆小风忽然又道:“最近你好像交了桃花运,男人若是交了桃花运,麻烦就跟着来了。”

花满楼又叹了口气,道:“还有件事我也不懂。”

陆小风道:“哦!花满楼通/你为什么总是能看见别人的麻烦,却看不见目己的呢?”陆小风,”花满楼笑道:“,个人若能知道自己是个混蛋,总算还有点希望。”

陆小风沉默半晌,忽然道:“依你看,是谁要司空摘星来偷上官丹风的?”花满楼想也不想,立刻回答/霍休。”

陆小风道:“不错,定是他。”

花满楼道:“能花得起二十万的银了来请司空摘星的人并不多。”

陆小风的道由此可见,大金鹏王没说谎,霍休一定就是上官木/,花满楼同意。

陆小风道:“独孤一鹤当然也就是严独鹤,所以他才会到珠光宝气阁去,才会要他的弟子来找我。”

花满楼补充着道:“他来的时候,想必还不知道阎铁珊这里已出了事。

陆小风道:“他是不是早已跟阎铁珊约好了要见面商量件事。”

花满楼道:“很可能。”

陆小凤道:“他叫峨媚四秀来找我,问了我那些话,已无异承认他跟大金鹏王朝有关。”

花满楼道:“所以你认为他本不该这么样做的。”

陆小凤道:“我们根本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他是严独鹤他本不必承认的,除非”一—”花满楼道:“除非他已有法子能让你不要管这件闲事。”

陆小风慢馒的点了点头,道:“除非他已想出了个很好的花满楼道:“最好的法子只有一种。”

陆小风道:“不错,只有一种…,个人若死了,就再也没法子管别人的闲事厂。”

花满楼道:“你认为他已在那里布好了陷阱,等着你跳;陆小凤苦笑道:“他用不着再布置什么陷阱,他那“刀剑双杀,七七四是九式’很可能就己足够让我没法子再管闲事了。”

花满楼道:“据说当今七大剑派的掌门人中,就数他的武功最可怕.因为他除了将峨嵋剑法练得炉火纯青之外.他自己本身还有几种很邪门、很霸道的功夫.至今还没有人看见他施展过。”

陆小凤忽然跳起来,道:“走,我们现在就走。”

花满楼道:“别哪里去?”陆小风道:“当然珠光宝气阁。”

花满楼道:“约会在明天中午我们何必现在就去?”陆小风道:“早点去总比去迟了好。”

花满楼道:“你担心上官丹凤?陆小风道:“以独孤一鹤的身分,想必还个会对一个女孩子怎么样。”

花满楼道:“那你是在担心谁?”陆小风道:“西门吹雪。”

花满楼动容道:“不错.他既然知道独孤一鹤在珠光宝气阁,现在想必已到了那里。”

陆小风道:“我只担心他对付不了独孤一鹤的刀剑双杀!他接着又道:“以他剑法,本不必要别人担心的.可是他太自负,自负就难免大意,大意就可能犯出致命的错误。”

花满楼叹道:“我并不喜欢这个人,却又不能不承认他的确有值得自负的地方。”

陆小风道:“他只看苏少英使出了三七二十招,就已能击破独孤一鹤的“刀剑双杀,却未想到苏少英并不是独孤鹤。”

花满楼道:“独孤一鹤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陆小凤沉吟着,缓缓道:“有种人我虽然不愿跟他交朋,友,却更不愿跟他结下冤仇。”

花满楼道:“独孤一鹤就是这种人?”陆小风点了点头,叹息着道:“无论谁若知道有他这么样一个敌人,晚上都睡不着觉的所以我们不如现在就走。”

花满楼忽然笑了笑,道,“我想他现在也,定没有,睡着。”

陆小凤道:“为什么?”花满楼“无论谁知道有你这么一个敌人晚上也,样睡,不着的。”

独孤一鹤没有睡着。

夜巳很深,四月的春风竟仿佛带,着晚秋的寒意,收起了灵堂里的白幔。

棺木是紫楠木的,很坚固,很贵重。

可是人既巳死了,无论躺在什么棺材里,岂非都已全无,分别。

烛光在风中摇晃,灵堂里充满了种说不出的阴森凄凉之意。

独孤一鹤静静的站在阎铁珊的灵位前已经有很久很久没行动过。

他是个高大严肃的人,腰杆依旧挺直钢针般的须发也海是漆黑的,只不过脸上舶皱纹已很多很深/你只有在看见他的脸时,才会觉得他已是老人。

现在他严肃沉毅的脸上,也带着种凄凉而悲伤的表情。

这是不是也正因他已是个死人,已能了解死亡是件多么悲哀可怕的事。

这时他身后忽然传来一阵很轻的脚步声.他并没有回头,可是他的手却已握住了剑柄。

他的剑,,剑身也特别长,特别宽。

黄铜的剑锷,擦得很亮,剑鞘却已很陈旧,上面嵌着个小小的八卦,正是峨嵋掌门人佩剑的标志。

一个人慢慢的从后面走过来,站在他身旁.他虽然没有转头去、巳知道这人是霍天青。

霍天青的神情也很悲伤,很沉重,黑色的紧身衣外,还穿着件黄麻孝服,显示出他和死者的关系不比寻常。

独孤一鹤以前并没有见过这强傲的年轻人,以前他根本没有到这里来过。

霍天青站在他身旁,已沉默了很久.忽然道:“道长还没有睡?”独孤一鹤没有回答。

因为这本是句不必要回答的话,他既然妨在这里,当然还没有睡。

他的身分和地位,已使他可以不用回答这种不必要的问霍天青却义问道:“道长以前是个是从未到这里来过?”独孤,鹤道:“是。”

霍大青道:“所以连我都不知道阎大老板和道长竟是这么好的朋友/,、独孤一鹤沉着脸,冷冷道:“你不知道的事还有很多?”霍天青淡淡道:“道长武林前辈,知道的事当然比我多。”

独孤一鹤道:“哼!霍天青忽然扭过头目光刀锋般盯着他的脸缓缓道:“那么道长想必—定知道他是为什么死的”独孤一鹤脸色似已有些变了,忽然转身,大步走了出霍天青却已轻叱道站住”独孤一鹤,脚刚踩下地上的方砖立刻碎裂,手掌上青筋,凸起,只见他身上的道袍无风自动,过了很久才慢慢转回身,眼睛里精光暴射,瞪着露天青,一字字道:“你叫我站住?”霍天青也已沉下了脸,冷冷道:“不错,我叫你站住!独孤一鹤厉声道:“你还不配”霍天青冷笑道:“我不配?若论年纪,我虽不如你,若论身分,霍天青并不在独孤,鹤之下。”

独孤一鹤怒道:你有什么身分?”霍天青道:“我也知道你不认得我,但是这…招,你总该认得的。”

他本来和独孤一鹤面对面的站着,此刻突然向右一拧腰,双臂微张,“凤凰展翅”左手两指虚捏成凤啄,急点独孤“天突。”

独孤一鹤右掌斜起,划向他腕脉。

谁知他脚步轻轻一滑,忽然滑出了四尺,人已到了独孤有肩后招式虽然还是同样,着“凤凰展翅”,但出手的打向部位印已忽然完全改变,竞以右手的凤啄,点向独孤右颈后的血管。

这一着变化看来虽简单,其中的巧妙,却己非言语所能形容。

独孤一鹤失声道:“凤双飞!”喝声中,他突然向左拧身,回首望月式,以左掌迎霍天青的啄。

霍天青吐气开声,掌心以“小天星”的力量,问外一翻。

只听“噗”的,声两双手掌已接在一起两个人突然全都不动了。

霍天青本已吐气开声.此刻缓缀道:“不错,这,着正是风双飞,昔施出了这一着风双飞,你当然想必也在旁看着。”

独孤一鹤道:“不错。”

他只说了两个字,脸色似已有些高手过招.到了内力相拼时,本就不能开口说话的。

但天禽老人绝世惊才,却偏偏练成了一种可以开口说话的内功,说话时非但于内力无损,反而将丹田中一口浊气乘机排出。

霍天青的网功正是天禽老人的真传,此刻正想用这,点来击倒独孤一鹤。

他接着又道一般武功高手,接这,招时,大多向右拧身,以右掌接招,但胡道人究竟不愧为一代大师,竟反其道而行,以左掌接招.你可知道其中的分别何在7”独孤一鹤道:“以右掌接招,虽然较快.但自身的变化已穷,以左掌接招,掌势方出,余力求尽,仍可随意变化—…。”

他本不愿开口的,却又不能示弱.说到这里.突然觉得呼吸急促,竟巳说不下去霍天青道:“不错,正因如此,所以天禽老人也就是只能用这种硬拼内力的招式,将他的后着变化逼住……独孤,鹤仿拂不愿他再说下众突然喝道:“这件事你怎会知道的?”霍天青道:“天禽老人正是先父。”

独孤一鹤的脸色变了。

霍天青淡淡道:“胡道人与先父平辈论交。

你想必也该知道的。

独孤一鹤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