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骨驭兽师
字体:16+-

第113章 查户口呢

第113章 查户口呢

嗡嗡的死亡之声呼啸而来,沐云汐整个身体都在这一股强悍的气势之下被一点点抽干所有的力量。

就好像有恶魔张开了狰狞的大口一般,轰轰而下,只想要将沐云汐整个人吞入口中。

然,就在沐云汐几乎无法抵挡那一股强悍的气势之时,体内的魔珠却是“蹭”的一下缓缓转动了起来。

魔珠一动,沐云汐便感觉到一股温融的力量瞬间从魔珠内释放开来,直通她身体四肢的每一个角落,就连周身的那一份原本让她感觉到危险的强悍威压都在瞬间的功夫被魔珠全部吸收。

下方那些原本看着沐云汐一脸担忧之色的沐云墨等人,刹那间看到沐云汐那一张原本惨白的脸庞变得明媚起来,也是纷纷一惊。

握草,这女人也太拽了,居然连四阶玄灵都不怕!

“老东西,你想用气势威压碾压我,来啊来啊,当本姐怕你不成!”

贺松面色黑沉阴鸷,没想到这区区一个武师高阶的臭丫头居然连他的四阶玄灵之气都不惧怕,刹那间,源源不断的死亡之气涌去。

“风之束缚,去!”

蓝色的灵力朝着沐云汐周身束缚而来,可沐云汐体内的魔珠却好似极为喜欢外界的一切力量。

“蹭”的一声叮咛之声传来,魔珠高速转动之下,尽数将贺松释放而来的蓝色灵力吸入沐云汐的体内。

那诡异的一幕看得下方所有人纷纷震惊,就连贺松都面色一沉,却也更加确定了沐云汐身上有极为厉害的法器存在。

“臭丫头,交出你身上的宝贝,本长老饶你不死!”

贺松狰狞的冷喝声一落,沐云汐冰冷的笑声也随之响起,一脸轻嘲:“老东西就知道你心术不正,觊觎本姐的宝贝!”

沐云汐冰冷的嘲讽声传来,声音之大,清冷的声音一落,下方听到的众人便纷纷嗤笑起来,对贺松一阵鄙夷。

“不要脸的老东西,居然连人家姑娘的宝贝都要枪,这地狱佣兵团的贺长老也太不要脸了!”

“要脸做什么,这贺长老原本就是个不要脸的,不,原本就是个没脸的!”

“哈哈哈,兄弟,还是你这话的准确啊!”

……

一道道嘲笑声起来,听得那贺松的面色更是挂不住,一大把年纪了在佣兵团向来地位尊贵,却偏偏被眼前的臭丫头给气的要吐血。

阴狠狰狞的冷眸危险的眯起,冷冷的看了一眼沐云汐,而后便将所有的灵力凝聚成一把利刃破开层层空气,朝着沐云汐破空而来!

这一次,贺松的攻击又快又狠又准,俨然是真的对沐云汐彻底起了杀心,这惊人的一击,真的沐云汐胸口震痛,要不是有魔珠自动痊愈她受损的五脏六腑,指不定今日就当场死翘翘了。

正在危急时刻,一道怒吼声突然从佣兵团上方传来,威严如山岳!

“贺松你给老夫住手!”

一听到这倒声音,西冷目光一亮,原本紧绷着的脸庞也在瞬间柔和了下来。

爷爷来了就好,至少红苕姐不会在收到贺松长老的压制了。

“卓云,你也来阻挡本长老!”

一听到卓云愤怒的声音,贺松面色一沉,冷冷的大吼道。

“哼,老夫孙子的救命恩人老夫不救,难道要老夫还要帮着你一起杀了他们吗!”

卓云愤怒声音一落下,一道蓝色的灵力气息也瞬间笼罩住沐云汐的整个身子。

卓云的蓝色的灵之力光芒比之贺松的还要深上几分,光是感觉到那一股浓烈的威压之气,沐云汐就知道,这个突然将她救下的老者应该是西冷的爷爷。

而且实力在贺松之上,应该是一位七阶玄灵的高手!

“多谢前辈救命之恩!”

沐云汐整个身子一落地,便立刻朝着出手将她救下的卓云道谢。

卓云一看到沐云汐那一脸乖巧谦虚又长得好看的脸,暗暗点了点头,很是满意。

现在的女孩子要么就是太温柔,揉揉捏捏的让人不喜,要么就是骄纵蛮横的不懂礼数,像这样有个性,实力又强悍,为人又谦虚的当真是极。

在想到菲力过来叫自己时候的着急模样,心中就以为是自家孙子对这个丫头有意思。

心中不由想着,这丫头做自己的孙媳妇他倒是完全没有意见!

“丫头多大了,家里有几口人啊!”

卓云一脸笑眯眯的看着沐云汐,一张苍老的脸上红光满面,看上去比她爷爷的年纪还要大上好几岁,可那精神气却是比她爷爷还要好上不少。

可卓云出来的话却着实让沐云汐有几分的尴尬。

还不等她开口,一旁的西冷已经走了上来,一脸尴尬的看着自己的爷爷埋怨道。

“爷爷,你这是查户口呢,红苕姐可是我的救命恩人,你瞎什么?”

一听到西冷的话,还有西冷眸底对于沐云汐的维护和紧张,卓云可是过来人,只是看一眼心中就明白了。

“臭子,爷爷这只是随便问问,你紧张个毛,一边去!”

卓云瞪了一眼自己的孙子,冷哼一声,而后看向沐云汐的脸色又是一脸的笑眯眯模样。

那变脸的速度看得沐云汐一阵惊奇。

靠,下一次谁再女人变脸变得快她一定拍死他,明明变脸最快的是面前这位老爷子好吗?

“回前辈的话,我家里除了爷爷之外还有二叔,那位是我二哥!”

沐云汐指了指一旁的沐云墨道。

“好,好,呵呵,我家孙子啊家里就我一个老头子,你放心,老头子我还是很好话的!”

卓云捋着胡子,笑呵呵的看着沐云汐道。

俨然是在变相的告诉沐云汐,倘若以后她要和他家孙子一起了,他这个老头子还是很好话的,绝对不会影响到他们的。

“爷爷,你瞎什么呢?”

西冷瞪了一眼卓云,深怕老爷子再出什么惊人之举来似得。

还忍不住朝着沐云汐多看几眼,深怕人家红苕姐误会了他似得,虽然他心中确实是对红苕姐有几分好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