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骨驭兽师
字体:16+-

第248章 我在守株待兔

第248章 我在守株待兔

看到君凌那一张一脸无辜莫名的脸,沐云汐本红透了的脸更加的红了,整个脑子几乎被雷的一片空白。

妈的,这男人肯定是辈子被她欠了这辈子来讨债的。

看到男人虽然一脸不解,可那双手可是丝毫没停着,硬是要检查她手流血的地方。

沐云汐使劲的挣扎,可她一动,那血水流的更环了,沐云汐咬了咬牙硬生生的抽了抽嘴角,一脸的蛋疼。

她前辈子这辈子所有的脸都在这男人面前丢光了

“别再乱动,血都流出来了,乖,别闹,我看看”

看到那染红的血色裙摆,君凌整个脸色都苍白了,还以为沐云汐受伤严重,如葱段般的手指都在微微的颤抖。

平日里,怕是这个小东西掉一根头发他都要心疼好久,更不要说这会儿流了这么多的血了,眸底一片恐慌。

“葵水,葵水是女人每个月来的月事,你,你不许再看”

沐云汐羞恼的大吼一声,这一吼声音极大,是远远飞过来的莫言都被小夫人这等彪悍的语言给惊到了。

面色一恐,脸顿时扭曲了起来,一脸的骇然。

不会,主子什么时候这么变态了,居然连女人来月事都要看,嗷,主人越来越变态了。

他一定要提醒莫离以后离主子远点,万一主子哪一天突然变态的转变了性向,爱男人怎么办

莫言越想越惊恐,想到此刻主子正对着小夫人在做的事,更加的不淡定了。

他决定还是站的远点的好。

沐云汐原本还以为这男人会停下来,哪里想到君凌居然还在扯着她身的裙子,硬是要将裙子给扯下来查看清楚。

沐云汐咬了咬牙,最后干脆身子一动,直接飘进了乾坤灵境内。

她被再被那个男人给扯下去,真的要出丑了,虽然此刻她已经更丑了。

君凌看着怀一空,面色更加难看,担忧得道:“汐儿,你出来,我看看,真的,你受伤那么严重,我先帮你把伤口包扎起来”

躲在乾坤灵境内的沐云汐听到外面面色焦急,一脸担忧的男人,再次抽了抽嘴角。

连远处听到声音的莫言都忍不住脚下一颤,整个身子朝着地掉了下去,好不容易稳住了身形,便听到主子冰冷的声音传来。

“主子,你找我?”莫言看着身前面色不善的主子,一脸惶恐,小夫人逃了,主子不会将怒火撒在他身。

“葵水,月事是什么,你知道吗?”

哪想,正当莫言一脸哀苦的时候猛然听到君凌疑惑的担忧声,整个嘴角狠狠的抽了几下。

主子叫他过来不会是想要问他这个问题

不过其实也不能怪君凌,君凌身边除了莫言莫离等四大公子之外没有任何一个女人能够近他身,从小到大除了修炼便是修炼,冷心绝情惯了,从未动过凡心。

喜欢君凌的女人要多少有多少,如紫云仙子那般恨不得往君凌身贴的更是不计其数,可偏偏这男人是不动凡心,直到遇到沐云汐。

正因为如此,君凌压根不了解女人,更不要说知道那女人每个月都要来的月事了。

此刻被莫言恭恭敬敬的一番解释后,算是君凌再淡定,那一张如玉色般清隽俊逸的脸庞也不由爬了满满的红晕,一脸的尴尬。

想到刚才那个小东西不停的挣扎,还一脸羞恼的对着他咬牙切齿的画面,君凌觉得自己整个脸都丢光了,向来高冷矜贵,清贵不凡犹如神子一般的男人那里有过那样丢脸的时候。

特别是君凌想到还是在自己最喜欢的女人面前丢脸,更加心慌了。

小东西本来嫌弃他年纪大,不会因为刚才的事情又恼怒他,以后都不理他了

一想到这种可能性,君凌如何还做得住,恨不得将那个小东西给揪出了。

“主子”莫言弱弱的唤了一声一脸狂躁不安的君凌,难得见到不染纤尘的主子身还能够出现这样动人的神色来。

“还有什么事?”

君凌冷冷的开口,正想着怎么和小东西和解呢,那小东西肯定又躲着他不出来了,早知道刚才应该用锁仙绳绑了她再说,这样动不动逃跑的感觉真是糟透了。

看着主子周身冷气全开的恐怖模样,光是用脚趾头想都知道主子心情不好,于是莫言很是恭敬的道。

“刚才属下再来的地方遇了紫云仙子正在找主子,不过被主子打发走了,我看紫云仙子应该是动了本源用神识搜寻了主子”

“本尊知道了,将本尊不在的消息全部封锁”

一听到莫言的汇报,君凌冰冷幽暗的黑瞳划过一抹晦暗的冷光,冷冷的看了一眼莫言。

“是,属下遵命”莫言恭敬的应道,而后要退下,君凌又叫住他,“主子还有何事?”

“半个时辰内给我搜集一些关于女人方面的籍,然后送来”

君凌淡漠的吩咐,面依旧是一脸清贵冰冷的淡漠之色,透着满满的禁欲仙气,好似那想要找女人方面籍的人不是他似得

“是”

莫言听到君凌的话,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而后又淡定的离开。

莫言一走,君凌又不淡定的望了一眼面前,而后哀叹一声。

沐云汐静静的听了一下外面的动静,一个时辰后,两个时辰后,等发现没有那个男人的动静又有些不放心,稍稍放出一些神识,等确定四周真的没有了君凌的气息后,才舒服的换了一身衣裙从乾坤灵境内出来。

一出来,顿时被一大手握住了纤腰,直接落入一个清凉的怀抱里。

“终于逮到你了,以后还跑不跑?”

君凌一把扣住在怀乱动的小东西,拍了拍她的某处,冷冷的道。

“君凌,你使诈”沐云汐哪里想到这男人居然会在暗等着她。

“不,我在守株待兔”君凌将沐云汐紧紧搂在怀,不让她乱动。

“你才是兔子,你全家都是兔子”沐云汐刚刚才和这男人经历过一场尴尬,此刻又被抱着,满身不是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