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骨驭兽师
字体:16+-

第320章 雪家驭兽诀

第320章 雪家驭兽诀

风云、墨寒几人退下后,雪衣又恢复了冰冷的样子,站在一旁,看着沐云汐似笑非笑的盯着她看,微微一紧。

“小姐,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

“没什么,只是突然发现了一个好玩的事情”

沐云汐轻轻一笑,那狡黠的水眸仿佛已经洞穿了一切似得看的雪衣心口一紧。

低着头有些犹豫的想说什么,最后还是没开口。

“有事想和我说?”

沐云汐看了雪衣半响,其实有些事情她也一直在等着雪衣主动告诉她,不过她也不会逼她,只不过雪衣不能对她坦白,那么日后她恐怕也不能全身心的对她信任。

雪衣听到沐云汐的话,沉默半响,而后“砰”的一声直接跪在了地,对着沐云汐恭恭敬敬的道。

“求小姐原谅雪衣的隐瞒,雪衣并非是有意的”

看到雪衣的举动,沐云汐微微挑眉,眯了眯清冷的寒眸,“哦?那你说说,你隐瞒了我什么?”

沐云汐的声音已经有些的冷意,雪衣如此**自然也察觉到了。

突然之间,雪衣便明白了,或许小姐早已经洞悉了一切,只不过再给她一个坦白从宽的机会罢了,好在此刻她坦白了,要不然恐怕日后再难让小姐信任了。

如此一想,雪衣便干脆如实坦白道。

“对不起小姐,之前雪衣确实对小姐有所隐瞒,其实当年王家之所以灭了雪家满门是因为雪家有一本驭兽诀,雪衣便是雪家唯一的驭兽诀传人,王家原本是想要通过王绍仁和我结亲的方式谋取我雪家的驭兽诀,却被我爹爹拒绝,爹爹以为王绍仁配不我,毕竟爹爹从小将我保护的极好,王家怀恨在心此和御兽盟长老秘密勾结灭了我雪家满门,当时我还在外历练逃过一劫,可雪家驭兽诀却也因此被王家谋取,我之所以要回来复仇不光是要让王家血债血偿,也是要拿回我雪家驭兽诀,让我爹爹娘亲和雪家死去的族人安息”

等到雪衣说完,沐云汐依旧安静的站着,清冷的眸光淡淡的落在雪衣的身,没有半点温度。

她早知道雪衣来了圣暮城之后情绪不对,特别是那一天在御兽盟外见到王绍仁,虽然她知道王家是雪衣的仇人,可也明白间定然有什么牵连。

却没想到雪衣居然是雪家驭兽诀的唯一传人,不由微微震惊。

见沐云汐只是冷冷的看着她,并不出声,雪衣咬了咬唇,却依然挺着背脊安静的跪着。

“先起来,你说说希望本小姐如何帮你?”

良久后,沐云汐才淡淡的开口对雪衣问道。

“雪衣要让王家血债血偿,再夺回我雪家的驭兽诀,决不能让雪家列祖列宗的心血白白被人夺走,求小姐帮我”

雪衣并不起身,反倒是恭敬的对着沐云汐磕了一个头。

“起来,既然你没有让我失望,那么我自然也不会让你失望,我说过,你的仇我会替你报,灭了王家是一定了,至于御兽盟,我虽然与他们也有仇,不过御兽盟不如王家那么好对付,还需要从长计议”

沐云汐想到御兽盟在整个玄天大陆之的势力,拧了拧眉。

“雪衣知道,雪衣只是要让那勾结王家的贼人死罢了”

沐云汐点了点头,“我会帮你的,御兽盟和本小姐的账也在,到时候一起算”

“谢小姐,雪衣说过,从今以后是小姐的人,绝不会背叛小姐半分”雪衣掷地有声的对着沐云汐说道,声音冰冷却满是认真和决绝。

“我知道,起来”

在雪衣对她坦白的那一刻开始,沐云汐便已经对雪衣消除了顾虑,至少雪衣没有让她失望。

“谢小姐”雪衣从地站起,衷心的感谢沐云汐,这一生对她来说最大的恩赐便是在她最落魄的时候遇见了沐云汐。

“那个少年呢?”

“被我安排在另外的房间内,已经梳洗过了,小姐是现在见吗?”

“明天早见”今天毕竟太晚了,恐怕那少年已经睡了。

“是,明天早我带他来见小姐”

“嗯,你也下去休息,这几日好好注意着王家那边的动向,被让人发现了”沐云汐看了一眼雪衣淡声道。

“是,雪衣明白”

雪衣退下后,君凌才有些不高兴的搂过沐云汐狠狠的亲了一口。

“你干嘛?”沐云汐瞪了一眼君凌,还没有回过神来。

“我高兴,想亲亲你”

君凌温柔如水的幽深眸底满满都是缱绻的笑意,勾的沐云汐有些心痒痒。

“你别蛊惑我,我可是良家少女,不受你的勾引”

看着这般摄人心魄的君凌,沐云汐忍不住心跳加速,特别是这男人笑起来的温柔样子,简直和平日里的清隽高冷判若两人。

“小东西”

看着怀的沐云汐那一脸双手怀胸的警惕样子,君凌忍不住轻笑出声,悠扬悦耳的笑声里却满满都是纵容宠溺的味道。

“御兽盟的事情急不得”半响后,君凌敛着声音认真的道。

“嗯,为何?”

沐云汐不解的看向君凌。

“御兽盟内有高手坐镇,我如今不能妄动本源,如果你现在动了御兽盟让背后的高手出手,你不是他的对手”

之前君凌也只是用神识一扫,便已经大概的查探到了御兽盟内不同寻常的气息。

“嗯,你放心,我会小心的,倒是你身体真的不碍事吗?”

沐云汐想到君凌的身体,不由拉起君凌的手,把他的脉,认真的切脉。

君凌也不收回,宠溺的目光紧紧的盯着坐在他怀认真替他切脉的小东西,怎么看都让他心柔软。

“怪,你的脉象怎么会?”

探了半响都没有探到君凌的脉搏,沐云汐一脸震惊的望着君凌。

“没关系,你不用担心,过段时间我便可以动用本源了,只不过在这里恢复的速度会慢一些罢了”

君凌收回手,揉了揉沐云汐的脑袋,云淡风轻的道。

原本他现在的情况理应回到神之域去休养,毕竟在那里恢复的速度更快,可他舍不得离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