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骨驭兽师
字体:16+-

第1069章 这个奴隶喜欢吗

第1069章 这个奴隶喜欢吗

沐云汐自然是没有想到居然会在这里看到如雅的,而且这如雅还被人放在了铁笼子里关着,身穿着破烂肮脏的白布衫。

只不过,此刻如雅身的白布衫已然变成了一堆破破烂烂肮脏不堪的破布条。

一个人被这样对待,关在铁笼子里,简直是被当成了最下等的奴隶来看待的,而且看此刻如雅那模样,显然离开水云宗之后,这日子过的也不是很好。

而如雅更是没有想到的是居然会在这里看到沐云汐。

在铁笼子方的黑布被掀开的那一刹那间,如雅便看到了坐在对面的沐云汐,一身的清冷气质,绝色精致的绝美脸带着淡淡的轻嘲,似笑非笑的朝着自己这边看来。

那周身散发出来的尊贵气势一览无遗,说不出的绝代风华,清冷的韩某微微一转,便有流光溢彩从沐云汐的眸底溢出。

整个人看去摄人心魄,根本不是此刻如此狼狈肮脏不堪的自己能够拟的。

如雅憎恨沐云汐,更甚至恨不得沐云汐立刻去死,可此刻,当自己如此下场的时候在对眼前高高在,尊贵无的沐云汐,如雅心底的怒意和愤恨更是一层一层的狂卷而来。

这个沐云汐怎么会在这里,不,她不要这样子见她。可这两天如雅早已经忍受够了非人的折磨,原本以为这个凤邪救出自己之后,她便能够越来越好,彻底的获得自由,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非但被带回了这个破宫殿,忍受了非人一般的折磨,更甚至此刻

还要如此不堪的一面面对沐云汐。

如何承受得了!

看到如雅眸底的憎恨和惊慌,沐云汐倒是看着她似笑非笑的勾了勾唇。

不得不说,凤邪这个礼物倒是送的还算是不错。

“原来是如雅师姐啊,要不是仔细的看的话,还真的是认不出来了呢!”

沐云汐看着如雅,带着慵懒漫不经心的笑意。

“沐云汐,你怎么会在这里?”

明明这个男人答应过自己要杀了沐云汐的,可为什么沐云汐居然会完好无损的在这里。

而且此刻还被这个沐云汐看到了自己如此狼狈不堪的一面,如雅如何甘心。

“我来这里当然是来做客的啦,不过让我意外的是,没想到如雅师姐也在这里,不过如雅师姐这出场来见我的画面倒真的是有些的令我感到意外,莫不这是你别出心裁的表示!”

沐云汐挑眉看向铁笼内脸色一片青紫恼恨的如雅,勾唇道。

“你们两个之前认识,你们是故意的,故意让我钩,故意让我来这里变成这个样子,沐云汐,你个贱人你说,是不是你,是你将我害成这样的是不是?”

如雅一听到沐云汐的话,便顿时间明白了,一切都是这个贱人搞的鬼。

而这个凌霄宫的宫主也是这个贱人的同谋。

原本以为自己是遇到了救星,才能够从水云宗出来,可没有想到,居然是另一个悲剧的开始。

“你还真是够自信,你以为凭你也值得我如此大费周章,也未免太把自己当一回事了吧!”沐云汐凉凉的看了一眼铁笼子内的如雅,面带着讥讽的冷笑。

这个如雅倒地是哪里来的自信,居然会以为自己会为了对付她做出这些事情来。

她根本不屑好吗。

“沐云汐你别得意,总有杀了你的时候!”如雅阴狠的瞪着沐云汐,而后将阴狠毒辣的狰狞目光朝着一旁的凤邪看去,冷冷的厉声道。

“你不是想要水晶碎片吗,只要你现在杀了她,我立马将水晶碎片给你!”

如雅的话,倒是让沐云汐微微一愣。

水晶碎片?

她可是清楚的记得,当初那水晶碎片可是被自己拿了过来,如雅更是直接被自己揍晕了。

可现在她居然说水晶碎片在她身,沐云汐自然是有些惊讶的。

可惊讶过后,便是意味深长的朝着如雅看了一眼。

原来是这样啊,如雅之所以去金塔盗取水晶碎片,是和凤邪做了交易。

显然凤邪应该是承诺过,只要如雅拿到了水晶碎片救她出来,或者是杀了自己的条件。

只不过此刻的凤邪只怕也没有想到那真正的水晶碎片在沐云汐的手,如雅手根本没有水晶碎片吧。

不过对此,沐云汐倒是有几分的好凤邪的选择,是会选择如雅手的水晶碎片杀了她,还是放过她!

听到如雅威胁的话,一旁的凤邪不由勾了勾唇,邪气凛然的脸带着几分邪肆和讥讽的冷笑,望着铁笼子内的如雅,而后投去一抹轻蔑之色,冷声道。

“那要是我不杀呢?”

“你要是不杀了沐云汐,那么我便直接将水晶碎片给毁了,算是我死了也不会让你们羞辱我,将水晶碎片给你的,你也休想再得到水晶碎片!”

如雅阴狠的瞪着凤邪,眸底闪着疯狂狰狞的扭曲之色。

她相信,没有人能够拒绝这样的好事。

整个玄天大陆之谁不想得到水晶碎片,毕竟水晶碎片蕴含的秘密足以令人称霸整个大陆,只要是个人便没有人不想要成为站在巅峰的那个人。

所以如雅几乎是心万分肯定凤邪定然会选择水晶碎片而杀了沐云汐的。

之前不杀只不过是一时之间被沐云汐的狐狸精外表给蒙蔽了心智罢了,但当美色和权力实力起来,明显是逊色太多了。

有了至高无的权力和实力之后,必将是整个世界的主宰,什么样漂亮的女人得不到。

所以如雅等着凤邪的选择。

心更是万分的自信,一脸阴冷的望着对面不远处坐着的沐云汐,嘴角勾着阴狠嗜血的笑容。

“呵,女人,有没有人告诉过你,本座最讨厌的便是被人威胁!”

凤邪闪着邪气冷厉之色的脸满满都是轻蔑之色,望着铁笼内的如雅,邪肆的桃花眼危险的眯起,露出几分令人胆颤心惊的凌厉杀意。

只是看一眼如雅,便让她顿时间整个身子发出一阵阵的颤惧之音。不等如雅回过神来,凤邪身影猛地逼近,如雅只感觉到一道唳风扫过,下一秒,凤邪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铁笼子面前,目光阴鸷的看着如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