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味的神话
字体:16+-

第二百八十九章:附骨之疽

“哈哈哈,尹心你有时候真是单纯得可爱,不过我就是喜欢你这个样子。”罗颂听完尹心的话,竟然哈哈大笑起来。

尹心看着罗颂的样子,也跟着笑起来,不过他的样子,颇有些皮笑肉不笑的味道,看起来很难看。

任是谁也不喜欢被人夸奖成单纯,以前单纯或许是一个夸奖人的好词儿,可现在单纯就等于傻逼。

“将军,您还是直接说这镖与古摩大人之死有何联系吧,我这脑子对于猜问题可是很不在行的。”尹心继续装傻充愣。

这枚暗器,尹心自然已经清楚的知道是出自沙坤之手,可罗颂在说起古摩被杀之事时将这枚镖取出,意思几乎不言而喻了,他在怀疑沙坤。

于尹心而言,这可能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也许罗颂是不清楚沙坤跟古摩的真正关系,才会怀疑到沙坤身上的,尹心打算再听听罗颂的消息再做推断。

“这枚镖,其实是沙坤的专用六芒镖,可这镖却是在古摩被杀的现场找到的,古摩被他自己开的车碾压过,后来才被刀削掉脑袋而死,想必他被车碾压时已经深受重伤,那一刀恰好解决了他的痛苦,此人下手干净利落,一点没有拖泥带水,看来这个人一定是个杀伐果断的人,这镖,与那杀伐果断之人,是否有一定联系呢尹主厨可否能从中看出些什么来呢”罗颂一脸思索,却将问题抛给了尹心。

尹心心底其实是很高兴罗颂问他的,即使他想现在便借罗颂的手干掉沙坤。可有些事并不是想便能够做到的,欲速则不达。心急不仅吃不了热豆腐,反而会将好好的一张嘴给烫喽。

“将军。我觉得即便镖是在古摩大人死亡的现场找到的,可这也不能断定这件事情就是沙坤大人干的呀,说不定,是有人想要嫁祸给沙坤大人也说不定啊”尹心这以退为进的话一说完,罗颂顿时大感意外。

其实尹心自然知道这镖是谁放的,可现在的罗颂,心内一旦种下了怀疑的种子,若是想让他再轻易的放弃怀疑,想必短时间内绝不可能。

恰在此时。被召而回的沙坤一脸阴沉的走了进来。

他一进来,便大步直接朝尹心走了过去。

沙坤眼神狠厉,双眼通红,似乎是怒到极至所致。

“小杂碎,受死吧”沙坤从腰间掏出枪,凶狠的直指尹心。

罗颂的余光很轻易的瞟到了沙坤,他轻轻将镖一缩,便不着痕迹的垂下了手。

尹心自然明白他的意思,罗颂此时这样做只是不愿意打草惊蛇罢了。

尹心看着沙坤一气呵成的动作。心里不由咯噔了一下,他冷冷的看着沙坤,目光凌厉,整个人散发出一股极凛冽的杀意。

“沙坤。你向来便想要置我于死地,可我尹心即便现在落魄至此,也不是你能动的。”尹心冷冷的看着沙坤。神色间已是不耐。

“沙坤,放下枪”罗颂看着沙坤如此冲动莽撞的样子。不由皱了眉头厉声喝道。

沙坤听见了罗颂的话,可他手里的枪并没有放下。反而还紧了紧,他拿枪指着尹心,咬牙切齿道:“他杀了古摩,我要替古摩报仇。”

尹心听完,不由冷冷一笑:“我杀了古摩哈哈哈,沙坤你说这话时,怎么不脸红呢贼喊捉贼,这岂不是世上最最好笑的事情。”

尹心的话,不仅仅是说给沙坤听的,最重要的还是说给罗颂听的,也只有让罗颂肯定了沙坤是策划这一事件的主使,那他便会瞬间解除危机。

“你,你这小杂种到底在说些什么明明是你杀了古摩,你难不成竟要将这件事情栽赃到本大爷的头上”沙坤怒不可遏,气得浑身颤抖,许是气到了极致,所以这时的沙坤竟然忘了直接动用武力来向尹心讨一个说法。

他怎么会杀古摩呢古摩可是他的哥哥,他的亲哥哥,即便他自己死,他也不愿意古摩受到一点点伤害。

他三岁起便被卖身为奴,在东家受尽折磨,十岁那年,若不是哥哥将他找回,又送他去习武,他焉能有今日之成就,如今哥哥死了,他决不能坐视不理,他要替哥哥抱仇。

他被贬去看监狱的时候,哥哥说过,要替他除掉尹心,可现在尹心好好儿的站在自己面前,哥哥却死了,要说哥哥之死与尹心无关,沙坤是绝不会相信的。

“我没有杀古摩大人,他于我有救命之恩,我怎么会杀他呢”尹心直接言明古摩对他的好,更像一把利刃一样直插沙坤的心脏,他如何能想到尹心竟然会有这样一说。

“你满嘴谎言,古摩何时救过你莫不是你害怕担责,随意编造出来的谎言罢了。”沙坤咄咄逼人的样子,让一旁的罗颂极其的反感。

他离开座位,慢慢的踱至沙坤面前道:“沙坤,古摩的确于尹心有恩,况且他有人证,在古摩遇害的时间段他是绝不可能有时间云犯下这样大的事情的。”

“将军,怎么连您也替他说情呢”沙坤一脸不高兴的样子更是让罗颂厌烦。

“尹心的嫌疑已经排除了,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你不准对尹主厨有任何的不敬,不然你小心着这身皮。”罗颂头一次用如此严重的话来说沙坤,这让他极端的不爽。

“将军,为什么你这么相信他,他的刀法极好,我回来时也问过去调查这件事情的警卫,他们说古摩是被一刀砍掉头颅而死,您亲眼见过尹心用刀,他绝对能够毫不拖泥带水的办到。”沙坤试图以此方法让罗颂清楚的意识到尹心是一个极度危险的人,可罗颂铁了心的要相信尹心,一旁的沙坤则差点被气得七窃生烟。

“沙坤,你先回去休息,休整两天了便随我一起去白虎寺地区吧。”罗颂若不是考虑古摩死了影响他的名声的话,他才不会费尽这么大力气去查这事儿。

“将军,可古摩的事情您还没有处理,您不会就样算了吧”沙坤说到最后,声音不由高了许多,他本让就生成的一个恶人脸,即便远处看着,也有些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