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亲,爹爹喊你做媒啦
字体:16+-

正文_第8章 为五斗米

杉杉警惕的看着男子,他们说不定都是因为这玉笛,而遭到刺杀,她要是拿了,岂不是要倒大霉。

她又不傻。

换一种想法,现在她身无分文,说不定能靠这玉笛,险中求财,走上人生巅峰!

“让我帮你也可以。”打定主意的杉杉,打量男子身上的衣服,看材质不错,应该是个有钱人,“就二百两吧。”

男子:掏出仅有的二两银子,给了杉杉后,就断了气。

“真没劲。”这大古代人一点也不按套路来。

杉杉接过银子和玉笛,将鱼烤了吃后,痞里痞气的往城南的方向走着,反正她现在是个乞丐,不像在现代有女神包袱,凡事表面上要矜持,要高冷。

很快来到城南张媒婆家门口的杉杉,看着那破旧不堪的土坯房,抓了抓头发:“我就知道。”

之前是她脑洞太大,这玉笛估计是给张媒婆的定情物,根本不值钱。

算了,再怎么说也是人家临死前的嘱托,就当是行善积德了。本想一走了之的杉杉,又退了回去。

“喂,张媒婆。”安抚好自己受伤的小心灵,杉杉敲了敲门,见没人出来,杉杉就走了进去。

见这屋里虽然不大,但该有的家具都有,也算是个温馨的小窝,杉杉坐在椅子上敲着矮桌等张媒婆。

“张媒婆,张媒婆。”

渐渐夜深了,不知不觉睡着的杉杉,身子一晃,醒了过来,便看见个穿着紫色小褂,脸上戴着银色面具的女人,在那快速收拾东西。

“你是张媒婆?”女人回头看了眼杉杉,快速将值钱的东西打包,背在了身上,打开窗户,冲杉杉说了声“我现在不说媒了。”就跳窗离开了。

“等等!”杉杉想追也追不上,只能看着那成为黑点的背影絮叨:“搞什么,老娘又不是剩女,用不着你说媒。”

“这古人就瞎比比一个顶俩!”吐槽着杉杉拿起小盘子里的苹果咬了一口,打了哈欠,跑到里屋,随便换了两件张媒婆留下的衣服,躺在**睡着了。

天刚蒙蒙亮,还在睡梦中的杉杉,就被一阵敲门声给吵醒了。

“特么的,谁那么神经病,敢吵醒老娘睡觉。”杉杉打着哈欠,像一阵风似得,打开门。

“张媒婆,那个——那个——城北的李少爷——”来人被蓬头垢面的杉杉,吓得结结巴巴。

“等等,你叫老娘什么?”

“张媒婆啊。”因为张媒婆平时都戴着面具,没人见过她真面目,误把杉杉当张媒婆的小厮答道。

杉杉的眼珠子,机灵的打了个转,又回头看这不大的屋子,这里虽然小,但总比露宿街头强。再说真正的张媒婆已经走了,自己不如就以张媒婆的身份,在这住下来……

很快决定为了五斗米,先从媒婆做起的杉杉,抓了抓头发,露出笑容:“你刚说城北的李少爷怎么了?”

“他不同意你给他说的媒,自杀了。”

“那人死了没?”见小厮摇头,杉杉就关上门,打了个哈欠,她最讨厌这种小题大做的人:“等我梳洗下再去。”

屋里的杉杉,用凉水洗完脸,下意识凑到铜镜前。看到自己脸上那顺着左额角一直蔓延到右脸颊的黑色胎记,吓得坐到凳子上:“怎么会!”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