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亲,爹爹喊你做媒啦
字体:16+-

正文_第72章 都有选择的权力

娄小染握紧皮鞭:“那不过是个青楼女子。”娄小染指甲微微发白:“不必在意。”

“可小姐,老爷那已经得到最新消息,逍遥王他要纳那柳嫣儿为妾。”小厮说着向前一步,下一秒,娄小染的皮鞭就缠住了小厮的脖子,并收紧。

很快那暗红色的皮鞭,就像刀子似得割破了,那小厮纤细的颈部,渐渐脸色发紫的小厮,拼命拉着皮鞭求饶:“小姐——小——姐,求求你。”

娄小染直接一甩手,将小厮甩到了门框上,用手帕擦拭着皮鞭上的血迹道:“回去告诉我爹,有些不必要出现的,就让她永远消失。”

明白娄小染是想让娄将军灭口的小厮,赶紧捂着颈间的伤口,跑了出去。以后就是打死他,他也不来这王府报信。

另一边杉杉带着同样女扮男装的小甜甜,刚走出王府大门,就被那差点被娄小染弄死的小厮,碰了一下。

杉杉下意识将小甜甜保护在怀里,不悦道:“你干什么?”

注意到杉杉右脸上的黑印,再看她身旁带的小甜甜,结合外界的传言,确定杉杉就是皇上下旨赐给逍遥王的王妃,害怕惹祸上身的小厮,直接跪了下去:“王妃,小的不是故意撞你的,您大人有大量饶了小的吧。”

“娘亲,娘亲,他脖子上有个大口子。”注意到小厮脖子上,有个一尺多长的伤口,虽然不致命,但不断流着血,有些不忍的小甜甜,拉了拉杉杉的衣衫。

“甜甜,不要乱管闲事。”注意到小厮脖间的伤口,是被皮鞭所伤,再联想到这逍遥王府中,只要娄小染会用鞭子,这小厮肯定跟娄小染有联系,暂时还不想跟娄小染有过节的杉杉说着,抱起小甜甜就要走。

可刚走了没几步,身后就传来“扑通”一声闷响,尘土维扬,小甜甜揪着杉杉衣角撒娇道:“娘亲,他晕倒了,娘就救救他吧。”

“娘亲,甜甜知道娘亲是世界上最善良的人,不会见死不救的。娘亲~“被小甜甜叫心软的杉杉,无奈的叹了口气,冲站在门两边的侍卫:“你们两个将他抬到我院子去。”

“是。”经过昨晚天冥在杉杉屋里久待后,不敢再瞧不起杉杉的士兵们,赶紧上前将受伤的小厮送到了杉杉院子里。反正只要这王府的一切,只要王爷接受,他们都会接受。

杉杉又从屋里翻出自己的药箱,给那小厮灌了,已经被她制成便携冲剂的麻沸散,然后给他的伤口消毒,给药线和针消毒。

看拿出来特制的针线,想到娘亲将的她治病救人的故事,特向像娘亲那样冷静潇洒的救人,小甜甜又上前抱住杉杉的脚撒娇:“娘亲可不可以给甜甜试试。”

正镇定缝针的杉杉,蹙了下眉头:“甜甜,这人命关天的,不是儿戏。”

见小甜甜像个被欺负的小狗似得,耸哒这脑袋,蹲在边上看自己,心软的杉杉又将针线放到了消过毒的盘子里:“甜甜,你过来,娘亲教你。”

“我就追到,娘亲最好了。”小甜甜开心的上前拿起针线,在杉杉的指导下,一点点缝着小厮脖子上的伤口。

守着门外看八卦的

一众老小,见这情景,纷纷窃窃私语:“那人还没死。”

“王妃这是在救人?还是杀人?”众人面面相觑的摇头,恕他们见识短,猜不透杉杉想干嘛。

下人甲,想了下说:“应该是救人吧。”

“你们忘了,墨统领之前说的,王妃不但会医,而且医术很棒。”

“对对,我记得,之前墨统领说过,王妃就是因为救了如妃娘娘和六皇子,皇上一高兴,才会下旨把她赐给王爷做王妃的。”下人乙又跟着说了一句。

“可——就算是医术再高超,让个孩子,给人治病,是不是太儿戏了点。”随着下人甲把话说完,众人都看向院子里,杉杉边悠哉的摇着折扇,边指点小甜甜处理那小厮的伤口。

“娘亲,你看我这样弄行不?”小甜甜和邀功似得,让杉杉看自己刚缝的伤口。

杉杉看了眼,小甜甜缝的歪七扭八的伤口,虽然难看了点,但并没有再流血,说明她缝的很好,只是缺乏练习,才会缝的这么难看:“以后多练练就好了。”

“恩恩,接下来是要给他的伤口再消一遍毒,然后撒上金疮药包扎吗?”见杉杉点头,小甜甜就从药箱里面取出纱布,替男子缝好伤口,然后以又让其他人进来站好,从里面选出几个机灵的下人进来:“你们把他抬到南厢房去吧。”

“是。”下人们刚要抬着小厮走,就被杉杉叫住:“他如果发烧的话,就用湿布替他擦干净。”

见下人们乖巧点头,杉杉才又将甜甜抱起,出了逍遥王府,往集市的方向走去。

一到集市上,就有百姓认出了杉杉,纷纷上前打招呼:“张媒婆,今个不说媒了吗?”虽说杉杉已经搬到逍遥王府去了,但成亲当日,大家可都亲眼看到逍遥王没有接杉杉下轿,轿都没下,更别提拜堂成亲了……大家心里明白,她这王妃当不长,也自然没有人叫她王妃。

“今个,有个好亲事要去说。”杉杉也不藏着掖着,大方的说着自己今日的行程,她可是答应好纳兰岚要给他找个心仪的女子,可不能再耽误了。

突然她脑中,闪过一个词【赤炎尊主】,杉杉冷不丁的打了寒战,她怎么会想到那心狠手辣的杀手组织,咦,大中午的,想到那些杀人不眨眼的冷酷东西,真是膈应人。想到最后,杉杉干脆朝地上吐了吐。

“娘亲,你是有小宝宝了吗?”想到医术里有讲,女人怀孕初期,会出现呕吐、眩晕的症状,小甜甜拉着杉杉问。

“咳咳咳咳咳。”吃惊的杉杉猛咳嗽几声。扫过周围因疑惑驻足的百姓,赶紧捂住甜甜的嘴:“大家不要误会,都是孩子的戏言,没有的事。”

“我说的是真的,我跟梵天冥没有什么的?”见众人有些不相信,杉杉又心虚的解释着,可为什么要心虚,恐怕连她自己都不清楚吧。

不过杉杉似乎忘了,有一个词叫越描越黑,本来还不相信逍遥王会让杉杉又好日子过的众人,一听杉杉这极力掩盖的话,都觉得她跟天冥的关系匪浅。眼神也都齐刷刷的瞟到了杉杉的肚子上,再结合逍遥王昨晚睡了花魁柳嫣儿的事,自动脑补

出了八点档的狗血剧情。

见众人这眼神,明白自己解释不清的杉杉,赶紧抱着甜甜往媒天下的方向跑,一跑进媒天下,杉杉就被侍女们围住了。

“张媒婆,你快看看我这单子,城北的张员外急于找个漂亮的小妾。”

“张媒婆,我这单也着急,是城南的齐王之子,求娶花魁柳嫣儿。齐世子还说,只要能让醉红楼的花魁柳嫣儿,乖乖嫁给他,张媒婆想要什么,随便开。”

“张媒婆,我这个单子也急……”听着众人你一句,我一句,只觉得脑袋嗡嗡作响的杉杉,揉了揉太阳穴喊:“stop!”

跟杉杉的时间长了,知道她这话,是让他们不要说了的侍女们,及时闭上了嘴:“以后,你们手里的单子,自己想办法解决。”

“啊!”只会接单子的侍女们吃惊到,杉杉该不会是想让他们自己去说媒?

“以后这【媒天下】的未来,可就交到诸位手里了,诸位一定要好好善待每一个单子。”见众人露出慌乱的表情,杉杉直接坐到了桌子上:“对,我的意思就如大家想的那样。”

“在我眼里,每个女人都适合说媒。”杉杉认真道:“关键在你想不想。”

“当然我这人就算再扣,也不会亏待你们。”杉杉又跳下桌子:“还是那句话, 在我眼里人人平等。”

“你们都有选择的权力,我现在数10个数,这10个数内,你们可以选择自己的去留,10个数后,留下来的都将会是【媒天下】的媒婆,虽然我不能保证诸位每顿饭都吃香的喝辣的,但我可以保证诸位跟着我不会饿肚子。”见众人还是分两排站在一边不动,杉杉挑眉开始倒数:“10,9……”

直到1后,张媒婆见大部分人都没离开,鼻头有些少酸的杉杉,揉了下鼻子:“好,欢迎大家正式进入【媒天下】。”

杉杉见众人点头,就拍了拍手:“好了,诸位赶快行动吧。”

“把我最近画的【美人册】拿来,听到身后有脚步声,以为是甜甜的杉杉刚开口,整个人就。

被阴影抱住,杉杉一抬头看到纳兰岚那张笑得极其妖媚的脸,咽了下口水:“你怎么来这了?”

“我是来看为老姐,给我找姻缘的。”注意到杉杉手里的小册子,想缓缓在说那事的纳兰岚,便先杉杉一步,接过那侍女给的画册,随意翻看了几页:“这些都是?”

“恩恩,都是些有地位,有权利的家族后人,兰兰选个吧。”杉杉说着又将小画册翻了过来,让纳兰岚看后面画的女子小像:“这些虽说普通人家的女子,但琴棋书画,样样精通……都是些小有名气的才女。”

听不下去的纳兰岚,直接合上那画册,切入正题:“姐,其实我今天来找你,是想跟你说个事。”

杉杉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我就知道。”

“是姐的事。”

“兰兰,你到底想说什么?”觉得纳兰岚有些莫名其妙,扯到自己身上的杉杉说完,轻抿了口茶水。

“就是——姐夫他昨晚,在醉红楼把花魁柳嫣儿那啥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