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亲,爹爹喊你做媒啦
字体:16+-

正文_第184章 帮我捎句话给她

见童轩冲自己招招手,乔安后悔的咬舌头,真是的,他一着急怎么就忘了,这孩子的变态实力。

“乔安。”听到天冥这冷飕飕的呼唤,乔安赶紧跑到天冥的跟前:“主子,我找到墨影了。”

天冥湛蓝色的眼眸微眯:“他在哪里?”

“在城下,等着主子的召见,而且他好像——失忆了,只记得主子,就到处打听来到了于都。”

“失忆”天冥呢喃着冷笑一声:“你信吗?”

“这”乔安犹豫了,墨影那可是背叛过主子的人呐,要是他说信,回头他要是伤害了主子怎么办?

“找个理由打发了,要是他好不走,就将他安排到僵北的苦寒之地。”想到僵北那恐怖的苦寒之地,乔安打了个寒战,明白对于背叛过主子的人,主子不杀已经算是仁慈了:“是,属下这就去办。”

乔安刚要走到城门下,就看到了穿着小粉儒裙,挽着可爱发髻的小甜甜,提着裙子上了台阶,不禁在心里呢喃,刚走了一个小恶魔,又来一个,主子可真够倒霉的。

一直站在城门守卫旁的墨影,却一直盯着甜甜的背影,他隐约觉得这背影很熟悉,但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那是?”

走近的乔安,顺着墨影的视线看到甜甜:“那是甜甜小郡主啊,墨影你怎么了?连甜甜小郡主都忘了?”

“甜甜。”墨影握紧怀里沉重的铁剑,脑中闪出一副模糊的画面,是个不大的小女孩,在喂他什么东西吃,他疑惑的想要看清那个小女孩长什么样子,可越想看清,画面就越模糊,紧接着脑袋也跟着疼起来。

“怎么了?”乔安关切道,再怎么说,也是一起出生入死这么多年的兄弟,岂能说不管就不管。

“没事,只是头有点痛,小毛病不碍事的。”

“恩,那你先回客栈休息几天吧。”还不想让墨影去苦寒之地受苦的乔安好心道。

“乔安,你跟主上说我回来了吗?”见乔安点头,墨影更加疑惑,既然说了就该回城主府就职啊,怎么乔安又要让他回去?

“主子”乔安犹豫了下如实说道:“主子说,他不留你,希望你好自为之。”

“当初要不是主子相救,我墨影就活不过今日,我就是死也要留在主子身边。”虽然不知道天冥为什么不留自己,但无论如何也要留下来的墨影坚定道。

“哎,我就知道你性子倔,算了,我也不瞒你了,是去是留,你自己选择。”

面对墨影真诚的眼神,乔安摊了下手:“主子说了,你要是想留下也可以,不过要去僵北苦寒之地当差。”

乔安又拍了下墨影的肩膀:“兄弟,我仁至义尽了,剩下的你自己选择。”

“我去僵北。”墨影立即做出了决定:“我回去收拾收拾东西就去僵北。”虽然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主子不肯将自己留在身边,但他会用事实向主子证明,他靠得住,只要主子开了口,他什么都能做。

“恩,你路上小心。”乔安又拍了下墨影的肩膀,这才又上了城门向天冥禀报墨影的事。

“主子”走到平台处的乔安刚要开口,就被以天冥一个眼刀给吓得闭上了嘴。这才注意到天冥还抱着小甜甜的乔安,悄悄的上前,打算小声将墨影的选择高速天冥,天冥却又给他个眼刀,乔安立马识趣的闭嘴站在一旁。

天冥则是轻轻摸着甜甜的小脑袋安抚道:“乖乖睡吧小宝贝。”

“天冥爹爹,娘亲和哥哥他们真没事吗?”显然已经困了的小甜甜,轻揪着天冥的衣领问。天冥却笑笑:“当然,你哥才走呢,应该是去接你娘亲了,你乖乖睡吧,等睡醒了,就能看到他们了。”

“好。”小甜甜乖乖的在天冥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睡了。怕着城门上风大,会把孩子吹病的天冥,又递给乔安个眼神,乔安一机灵,赶紧拿起椅子上的貂裘,给小甜甜盖在了身上。

“主子,你就放心吧,这貂裘可是打的苦寒之地的貂做的,绝对防风保暖。”话一说出口,乔安就后悔的咬住舌头,在心里骂自己,乔安你可真该死,嘴上怎么就没个把门的呢。

“下去,掌嘴。”天冥连看都不看,一脸后悔的乔安,抱着甜甜走到了城墙边,看着城内熙攘的街道,双颊的梨涡微陷……

而另一边破败的于都军营里,找了两圈也没找到杉杉身影的童轩急了,揪起地上的伤兵就问:“我娘亲呢?”

“不知道。”见小士兵摇头,想起杉杉在军营里,一直用张三的名字,小童轩又问那个小士兵:“我是问你张三张大夫呢?”

“我也不知道,大家跑出来时,跑得急都没注意有谁逃出来了。”

“该死。”童轩直接将那士兵甩在了地上,继续找杉杉的生硬,按理说以娘亲的聪明才智,在安排自己去放炸药后,就该找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怎么现在却连个人影都没有?

难道她躲的地方被大炮给轰了?越想越不安的童轩,又挨个找起了废墟。

此时着急的他,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只要看到比较高的废墟堆,就一掌打了过去,确认下面没有杉杉,又去打另一个废墟。

正巧因为听百姓说端木军大败撤退,而打算出面来看看伤兵的南海澈,晃晃悠悠的走近,看到身着黑衣,个子矮矮的小童轩,展现的惊人爆发力,不禁赞叹:“好功夫。”

认出南海澈的童轩,及时收掌,闪到了南海澈的跟前问:“你有没有见过张三张大夫?”

隐约觉得童轩这张小脸,有些熟悉的南海澈反问:“小朋友你是?”

“你别管我是谁,我问你,你最后一次见张三张大夫是在什么时候?”越着急越冷静的童轩有条不絮道。

“是在她离开的时候。”南海澈几乎是下意识脱口而出。

童轩却因这答案,而眯起双眼,原本黑亮的眼眸里,也闪过丝幽蓝,要是娘亲自己,她不可能到现在都不出来,那就只能是她跟别人一

起离开的:“她跟谁一起离开的?”

“是个穿粉衣的男人。”南海澈说着摩挲起下巴,说实话他越想那粉衣男人,越觉得脸熟,可具体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他这脸盲的毛病,真是越来越严重了。

“穿粉衣?”童轩呢喃着,脑中也闪出了纳兰岚的妖媚样子,这天底下老穿骚包粉衣的,估计就他一人,再想到那纳兰岚虽然外表骚包,但对娘亲很好,童轩便放下了心:“那就好。”

“你认识那粉衣男子?”觉察出童轩知道的更多,南海澈又转身问童轩。

“认识,他是张三的表弟。”见南海澈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架势,童轩干脆道,反正就算是他问娘亲,娘亲给的也是这答案。

“原来是表弟。”南海澈松了口气,这么说来他还有机会。只是眼前这个还没他腿高的小男孩是谁?

他说话的语气好像跟张三很熟似得,而且——他的眼睛跟张三有几分相似,难道他是张三的孩子?不会的,张三年纪不大,不可能有个这么大的儿子,想到最后还是决定亲口问一下的南海澈弯腰靠近小童轩,这一靠近,觉得小童轩更加像张三:“小朋友,你跟张三是?”

“亲戚。”童轩吐了下舌头俏皮道,他这可算不上说谎。

自然而然将童轩跟纳兰岚归于一种亲戚的南海澈又松了口气,并暗暗下着决心,等张三这次回来,他一定要把她追到手,这种患得患失的感觉,真的太难受了。

“叔叔,你知道张三跟她表弟往哪个方向走了吗?”虽说纳兰岚不会害娘亲,但担心他会借此将娘亲拐走的小童轩又问,他娘亲必须他说了算,那些狗屁男人想不经过他的同意,就将娘亲拐走,简直做梦。

“那边吧。”南海澈下意识指背面。童轩点了下头,就要去找,却被南海澈拦住:“小朋友,你要是找到张三了,能不能帮我捎句话给她。”

想到这人再怎么说,也教了娘亲好几个月的医术,算是娘亲的师父,小童轩收起脾气,平和道:“你说。”

“你就跟张三说,这里很多伤兵,我一个人忙不过来,让她赶快回来帮忙。”

“没问题。”正好可以拿这理由,将杉杉接回来的童轩,眼底多了分狡黠,身形一闪便消失了。

没想到他轻功也这么好的南海澈,惊讶的看着童轩消失的地方:“现在的小孩子还真是厉害。”

同时他脑中也闪出了,初见天冥的情景,只是当时天冥穿着一身白衣,冷冷瞧着他:“你就是南海神医?”

“我要跟你学医术。”

“你打不过我,就要教我医术。”

结果他输给了天冥,可他又不愿意真教天冥,最后他就将自己平时做记录用的手札扔给了天冥,没想到天冥学会了他的医术,最后更是摘下了他面具,不认他这个师父,这次天冥更过分,直接将他囚禁在军营里,教那些“老顽固”医术,幸好老天开眼,让他在这里遇到了女扮男装的张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