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亲,爹爹喊你做媒啦
字体:16+-

正文_第211章 我好想不在乎他

“娘亲,那纳兰岚的身份一直是个迷,你不能不防他。”末了童轩又加上了句。

实在是受不了他这念功的杉杉狂摇头:“宝贝儿子,你快喝点水吧。”说这么多,嗓子就一点也不干吗?

“娘亲——”觉得娘亲这样大意,很容易吃亏的童轩,犹豫了下又要开口,却被杉杉给捂着了嘴:“乖儿子,你快别说了。”

话音刚落,风尘仆仆的纳兰岚就背着行李,飞进了屋里:“老姐,你”在干什么?

“老弟,来,快放下行李过来吃饭。”想到纳兰岚曾经跟她说的,他原来的名字叫纳兰泽,只因为家人被杀光,他觉得对不起惨死的阿姐和母亲,便将自己的名字改成了纳兰岚。

他身上的秘密虽然很多,但从未伤害过她,她相信他以后也不会,想到最后杉杉冲纳兰岚露出灿烂笑容。

“恩。”纳兰岚也笑着放下行李,坐到了杉杉旁边,吃着杉杉做的可口饭菜,想起了自己的家人,她们是那么的和蔼可亲,却因为一个荒唐的理由,被残杀了。

注意到他背上凸起的青筋,猜到他在想什么的杉杉,轻握他的手:“快趁热吃。”

纳兰岚一抬头看到杉杉那精致的侧颜,脑中闪出了他阿姐的侧颜,他阿姐也像杉杉这么美……

“兰兰,这鱼是小宫下午抓的,很新鲜的,你快尝下。”杉杉细心的夹了块鱼,放到了纳兰岚的碗里。

见纳兰岚一直盯着鱼不说话,杉杉又说:“兰兰,你既然来姐这,以后就把姐这当成自己的家吧。”

“老姐。”纳兰岚有些感动,也更加坚定了留在她身边的想法。“兰兰,有什么心事呢,就更大家说说,不要老憋在心里,会憋坏的。”

纳兰岚看向众人,冷漠的小童轩、可爱的小甜甜、汉子的小宫,还有像温暖的杉杉,大家都是很好的人。

“先吃饭吧,等吃完饭,大家一起坐着聊聊天。”杉杉说这又给甜甜夹了块鱼,大家这才跟着动起筷子来。

饭菜准备的恨丰盛,大家吃的也很饱,各自拍着圆滚滚的肚皮,回了各自的屋里。

而杉杉在自己房间里,待了一会儿后,又推开了隔壁的房门:“兰兰,要不要出去屋顶喝点小酒?这端木的星空虽比不上南国的好看,但别有一番风味。”

“好。”早就等着杉杉来叫自己的纳兰岚,纵身一跃,便跳到了屋顶,看着满天的繁星,这端木的繁星明明跟南国的一样,老姐却说比不上南国的好看,她大约是因为这里没有某个人,而觉得不好看吧。

“来尝一下,这可是我自己粮的葡萄酒。”后来翻上屋顶的杉杉,拿出了两个水晶制作的高脚杯,然后打开酒壶,将葡萄酒倒进了高脚杯里,并给了纳兰岚一杯。

“这样”杉杉举起酒杯晃了晃,通过杯中的红酒,看着星空:“这样的星空很特别。”

“是很特别。”纳兰岚学着杉杉动作

看星空,这夜空都被染红了,有点像是他们杀手经常会看到杀戮夜晚。

杉杉轻抿了口红酒,唇齿甘甜,想着当初粮酒的时候,她以为天冥会像之前她在军营时,表面上不理她,实际上经常去军营看她,她还记得她当初跟他提着红酒的时候,他很感兴趣……以为他也会来这端木看她,粮了酒等他,可他却再也没出现在她的面前。

要不是经常听端木的百姓说他跟那凤女怎样怎样,她还以为他早在这世界上消失了。

“干杯。”杉杉又举着高脚杯要跟纳兰岚干杯,看出纳兰岚的疑惑杉杉笑道:“这样。”然后用自己的杯子跟他碰了下:“这就叫干杯。”

“哎,有人陪喝酒的感觉就是好啊!”杉杉感慨着半躺在屋檐上,回忆起了她之前跟天冥的种种,本以为当初她可以走的很潇洒,可是——真离开了那个有他的地方,她才意识到,她有多在意他,想看去看他,却拉不下脸来,就这样一直僵着:“兰兰,我觉得人有时候就是个矛盾体,明明很想,又不想,就这样来回纠结着。”

“老姐,在想梵天冥?”想到他在宫中见到的腥风血雨,纳兰岚咬着唇犹豫道,要是讲给老姐听,老姐肯定会回去找老姐,那样他自己就更没戏了,眼看着再过两三个月,他就可以替惨死家人报仇了。没了那些仇恨的羁绊,他就可以大胆的追求杉杉了。

如若现在他把梵天冥的苦衷告诉杉杉,那到时他可就没有任何机会了,想到最后还是决定先不说这事的纳兰岚,又开口道:“据我所知,他这些日子过得很好。”

“我知道。”杉杉又给自己倒了杯红酒,这次她没有跟纳兰岚碰杯,而是一口灌进嘴里,顿时被那红酒的后劲冲得发晕:“可那又关我什么事,我们早已经是没有关系的人了。”越说心里越堵的杉杉,干脆对着酒壶吹起红酒,反正这红酒是为天冥粮的,他不会来,这酒也就没了价值,随便喝吧。

“老姐,你慢点,即便是这酒不醉人,你也不要这样灌自己。”纳兰岚眼里闪过丝隐晦的光芒。

“错,这酒非常醉人。”已经被这酒的后劲冲醉了的杉杉,摇头晃脑着继续灌自己酒:“呵呵,真好喝。”

“老姐,你醉了。”看出她喝醉了的纳兰岚,想躲过杉杉手里的酒壶,却被杉杉以更快的速度揪住了衣领:“老弟,你想干什么?”

“老姐我——”纳兰岚刚要开口,就被杉杉打断:“我知道了,老弟,你没酒了。”

“来,姐给你倒上。”鲜红的**又倒进了纳兰岚的水晶杯里,末了,杉杉还不忘叮嘱一句:“这水晶杯可是用上等的水晶做的,价值千金,老弟你小心点,可千万别弄坏了。”

“好~”纳兰岚无奈了,都醉成这样了,还不忘她这价值千金的水晶杯。

“老弟,快喝,喝完姐再给你满上。”杉杉说着又仰头,将酒壶里的红酒给全部喝完了:“咦,喝完了,不能给

老弟你倒了,等姐下次粮了再。”杉杉欲言又止,心像被撕裂了般疼痛。

“老姐,你没事吧?”纳兰岚刚要抚杉杉,杉杉就在那抱头大哭起来:“人都不来了,还粮什么酒!”

纳兰岚手一僵,又握紧:“老姐,你就那么在乎梵天冥吗?”

“我好想不在乎他。”杉杉猛地抬头,冲纳兰岚捶胸口:“可我这里明明在乎的要死,我能骗得了其他人,却骗不了自己。”

“我真的好爱他。”不知何时起,她对他的喜欢,已经升华成了爱,那种让人难以自拔的爱,天知道,没他的这几个月里,她度日如年,明明心里难受的要死,却要强装笑脸,不让孩子们担心:“我本来以为他会来看我,却没想到他再也没来,兰兰,这次他是动真格的,我——”说到最后,杉杉竟像个孩子似得,哇哇大哭起来。

被杉杉这哭声吵醒的小甜甜和小童轩,快速跳上屋顶,并冲抱着她的纳兰岚,做了嘘的手势,他们来只是想听听娘亲的心里话,并不想影响娘亲宣泄负能量。

“兰兰,我真的好后悔,在他让人捎休书给我的时候,说出那样没余地的话,如果我能像电视剧里演的那些白莲花似得,去求他不要休我,说不定就不会离开。”杉杉窝在纳兰岚的怀里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可那样的话,就不是老姐了。”他喜欢的杉杉,就是那种刀子嘴豆腐心,又机灵又敢作敢当的女人,跟市井那些唯唯诺诺的女子不一样,如果真那样的话,她也就不是她了。

“可爱情就是卑微的,总有一方的爱,会滴入尘埃里,我——没有那个做尘埃的勇气。”也是因为害怕自己太过卑微,太过被动,她才带着孩子急匆匆的离开,可一离开,整日听着别人谈论,他跟别的女人如何如何好,她的心就像是被什么紧紧抓住了似得,透不过气,也喘不上气,就这样一直淤着。

“老姐,如果他真在乎你,自然会招来,如若他不在乎你,你就是天天粘着他,他也不会多看你一眼。”纳兰岚认真道:“老姐,现在显而易见,梵天冥他根本不在乎你。”

“我知道,可我就是好爱他,好爱好爱他,兰兰,你说我该怎么办?”杉杉泪流满面道,酒也醒了三分,脑子里全是她跟天冥第一次相识的情景,明明是那么多年以前的事,她却记得清清楚楚,看来从那时起,她便把他装进了心里吧!

只是从小自尊心极强,不远懦弱的她,将这份心包裹的严严实实,不让外人看出来。

“老姐,可以看看身边,说不定就会遇到比梵天冥好十倍百倍的男子。”纳兰岚说这话时,眼里都冒着亮光。

而站在杉杉背后不远处的童轩,退了下旁边的甜甜,用眼神示意甜甜【看到没,我就说这人靠不住,这么快狐狸尾巴就露出来了。】

甜甜则是冲满天繁星,翻了下白眼:苍天呐,你快把我哥带走吧,他脑洞实在是太大,太能絮叨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