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亲,爹爹喊你做媒啦
字体:16+-

正文_第225章 她想为自己任性一次

“对了,舅妈你跟我出来一下,娘亲让我给你个东西。”想到之前娘亲给他药粉时,附加的生子秘方,让他找机会单独给张新兰,如果没机会的话,就下次再给,思前想去还是决定现在给张新兰的童轩笑道。

觉得小童轩去而复返,必不是简单东西的张新兰起身,脚底一麻,虽然这感觉转瞬即逝,但还是被她感觉到了,难道——再看嘴角挂着意味深长笑的童轩,张新兰回了一个重重的好字:“好。”

“纳兰公子,你先在这儿喝点茶水,吃点点心,我去去就回来。”见纳兰岚依旧喝着茶水不语,只当他是同意的张新兰,快速出了屋。

“童轩,老姐让你给我带什么东西?”明白这地下室不大,自己说什么,武功不弱的纳兰岚都会听到,张新兰也不走远,就在门口问童轩。

童轩则是神秘一笑,从口袋里掏出那本娘亲总结的生子秘方,交给了张新兰:“小舅妈,一定要加把劲哦。”疑惑的张新兰,一翻开那册子,看到里面各种“解锁”姿势,顿时羞红了脸:“这,这,这。”

“小舅妈,其实我娘亲以前还帮人接生过不少孩子”知道纳兰岚在里面偷听的童轩说的非常隐晦:“所以觉对靠谱。”

“感情嘛可以后来培养,小舅妈加油啊。”小童轩开心的冲张新兰做了个加油的手势后,这才离开了地下室,张新兰则是问了下纳兰岚喜欢吃什么后,将地下室的大门关上,然后去小厨房做了几道小菜,端到了纳兰岚面前:“纳兰公子,我只会做些家常小菜,希望你不要嫌弃。”

“恩。”想到老姐既然派童轩来看着他了,童轩自然不会真走,那小子现在说不定就在这地下室的门口,看着他,不让他出地下室。

再想到杉杉那越来越厉害的嘴皮子功夫,不想再受迫害的纳兰岚,最终选择了拿起筷子,乖乖的吃饭,反正这饭菜里没毒,闻着也不错,吃就吃吧。

“味道怎么样?”张新兰直勾勾盯着纳兰岚脸上的半面面具。纳兰岚微抬眸,便看到了张新兰明亮的眸子里,只有他一人的影子,有些别扭的移开视线:“还行。”饭菜味道是真好,他只不过说实话而已。却把张新兰兴奋的蹦起来:“太好了。”

“你——”看着兴奋的在屋里蹦起来的女子,纳兰岚只觉下身一燥热。

他不是傻子,自然知道,这燥热代表了什么,但很快他就将这感觉给压下了,环顾四周,许是这里只有他们两人的原因,他才会对她起了不该有的心思。

“纳兰公子,如果可以的话,新兰想给纳兰公子做一辈子的饭。”张新兰说完,又使劲埋着涨红的脸,她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跟人说这样的话,有些怪不好意思的。

“呵,一辈子很长,你确定?”纳兰岚手一顿,又继续夹了块青菜吃了。

“确定。”张新兰坚定道。看到她坚定的眼睛里,还是只有他一人的身影,纳兰岚耸

动了下喉结,从没有女子敢这样盯着他:“你真的确定?你可连我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

“真的确定。”张新兰捂着胸口道:“我这里十分的确定。”

“从见到纳兰公子的第一眼开始,我就决定了,此生非公子不嫁。”张新兰说完咬紧唇瓣又松开:“我知道我这话唐突了,但我是真心的,希望纳兰公子能——”对上她真诚的眼神,纳兰岚竟有些心虚的别过脑袋:“我——我已心有所属。”

“我知道啊。”张新兰笑得灿烂。

“知道你还”这次纳兰岚话说了一半,就被张新兰给打断了:“那不是以前嘛。”

“纳兰公子,你心有所属,却到现在都没在一起,这不是说明,公子心有所属的人也心系他人嘛。”张新兰呲牙一笑,相信剩下的话,不用她说,纳兰岚也会明白。

觉得张新兰还有点小聪明的纳兰岚,露出笑意:“你呀。”

“嘻嘻。”张新兰用手捧着脸,盯着纳兰岚看。

“你老看我干什么?”被张新兰盯得吃不下饭的纳兰岚,放下筷子看张新兰。

张新兰呲牙一笑:“公子好看。”

“就我这脸还好看?”想到杉杉给他编的那瞎话,纳兰岚便摸着面具故意道,这世上因为他的颜,而跟他表白的女子太多太多了,还是第一次有人不看他的脸,直接表白的。张新兰却点点头:“公子在新兰眼里,是最好看的。”

她的眼神是那样的真诚,让纳兰岚的心也跟着颤了起来,讨厌自己这么不受控制的纳兰岚别过脸:“别说了。”

“公子好看。”张新兰真诚道,香炉内的粉末也燃到了药粉中间,那属于催情部分的药效也释放了出来。

要是上来就释放这部分药效,必定能引起两人的反应,杉杉研制的药就这样循序渐进,一点点释放药效,两人武功不低,适应了前面的药效,后面也不会感觉出来,这跟温水煮青蛙一个道理。

“公子真好看。”不管怎么看,都觉得纳兰岚好看的张新兰,一直对着纳兰岚笑。

“你!”受不了的纳兰岚,一抬头看到她晶晶亮的眼眸,和娇俏可爱的圆脸,喉结微动:“我!”看出药效已经在纳兰岚身上起作用的张新兰,咬唇犹豫了下,还是拖着凳子坐到了纳兰岚的旁边。

她向来不做强求他人之事,只是这一次,她想为自己任性一次。

她也赞同张媒婆的做法,像这样一个心有所属的男子,她想靠近他的心,必须给他更深刻的印象才行,她想一辈子守着他,也不在乎以何种方式让他记住自己:“公子真好看。”

她刚做饭的时候,已经将杉杉给的生子秘方看了,并铭记于心,如果能借此跟他有个孩子的话,那他就一辈子逃不出她的手掌心了。想着张新兰又靠近纳兰岚:“公子是新兰见过,最最好看的男子。”

看着近在咫尺明眸皓齿的娇俏女

子,纳兰岚觉得嗓子微干,想要——下一秒,他的唇就贴到了张新兰的唇上,软,很软,他像是寻到沙漠绿洲的求生者,疯狂的摄取她美好。

有些招架不住的张新兰,赶紧按下机关,将夜明珠的光给隐了,有些事要在黑暗中做,她才不会害羞……

与此同时屋外的小童轩,听到屋内的激烈声音,笑得捂嘴嘴,我的天呐,这太猛了,他得回去将这喜讯告诉娘亲才是。

很快小童轩就找到了地下室的开关,打开悄悄溜了出去,这才意识到外面的天已经黑了,不知道娘亲睡了没睡,算了,他还是等明日再将这事告诉娘亲吧,省的今日告诉了,影响她休息。

与此同时的顺风客栈内,睡不着的杉杉,坐在桌前,翻看着她来端木这几个月画的美男小册子,不知从何时开始,这些美男已经吸引不了她的注意,明明都是美男,可看着看着她就会想起梵天冥那个讨厌鬼。

那个讨厌鬼,现在是新妻在怀,已经不在乎她这个前妻了,再想到端木荣那张平淡无奇的脸,等两个月后,她回到南国,必定会跟端木荣打交道,那女的看似无奇,手腕一定很高明,要不倾国倾城才女、雨神的名号怎么来了。

要是回到南国,看到梵天冥拥着端木荣在怀,她想自己会嫉妒的发狂吧,如果当初她不一气之下走人,留在南国抢梵天冥的话,梵天冥说不定不会让那女的当正妃……最终想了很多的杉杉,就这样趴在桌上睡着了。

。微风浮动,吹开了窗上挂的纱幔,也吹乱了她的发丝。

下一瞬间,一个白色的身影,便闪到了她身后。因为杉杉是侧头爬着的,只能看到她左脸的梵天冥,便没在意她 的容貌,将自己外套盖在她身上后,便坐在旁边的位置上,痴痴的望着她。

分别的这六个月里,他没有一刻不想着她,只是他羁绊太多,无法离开南国。

他一直想来这端木见她,却又怕自己见了她以后,会冲动的舍弃一切留在她身边,父皇说,大男儿志在四方,所以他不能那么做,他也扔下了不与她见面。思念她了,他便会去她以前住的屋子坐坐,在回忆里熬过慢长的时间……

现在她就在自己面前,他想紧紧将她抱在怀里,却不敢,他怕她醒来,会恨他没有来看她,怕她会耍小脾气,让他留在这里陪她。这些以他现在的能力统统做不到,所以他还是什么都不要动,在这儿看着她便好。

时间就是这样,你越想它慢点的时候,它越快,转眼间天亮了,杉杉用不了多长时间便醒了,这也意味着他该走了。

梵天冥有些恋恋不舍的起身,望着杉杉的左脸,想着她要是没有右脸上的黑印,该是个多美的人儿。

下一秒,天冥又摇头,在想什么呢,要不是她脸上的黑印,让那些三教九流之徒远之,他还碰不到这么好的杉杉,总之他还要感谢那黑印……哎,时辰差不多了,他也该走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