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亲,爹爹喊你做媒啦
字体:16+-

正文_第226章 老婆你就成全我一次吧

睡梦中的杉杉,似是有感应般呢喃了句:“梵天冥你混蛋。”

正欲跳窗而走的天冥一僵,回头便看到了压在她隔壁下的小册子,见那小册子上好像还有张男人脸,天冥收回脚重新跳到屋里,轻轻抽回压在杉杉身下的小册子,看到那上面画着各色美男,气得脸都绿了,敢情她是在这儿,看美男看睡着了,亏他在南国一直为她洁身自好,没有碰那端木荣一下。

想着梵天冥直接将之前,他怕杉杉着凉,盖在她身上的外套拽下穿上。这三月底,昼夜温差还是很大,没了外套,感觉到冷的杉杉,以为自己睡在**,便下意识的想要往被窝里钻,她这一动,整个身体也失去了中心,眼看着要与大地来个亲密接触。

幸好天冥及时闪上前,接住了她。碰着温暖的怀抱,以为自己在暖被窝里的杉杉,在天冥的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便又沉沉的睡去了。

“你心还真大。”这次幸好是他接住了她,下次若是别人,她是不是也要这番窝在那人怀里?想到这个可能,心中醋意大生的天冥,便将杉杉抱到了**,不行,他决不允许,别人靠近杉杉,碰杉杉一分一毫,她这辈子,不,还包括下辈子,下下辈子,都只能是他梵天冥一人的。

有些人就是这样,上一秒,还怕自己因为碰触,而留恋的舍不得离开,下一秒,便想将那人,吃干抹净,省的被他人惦记。

也许是跟杉杉在一起时间长了,渐渐也受她影响,在感情上,想到就去做的天冥,急切的吻住了杉杉的唇,他盼这吻,可盼了五六个月,自是吻的热切,手也不老实的解着杉杉的衣服。

正在做春梦的杉杉,脑袋有些发沉,将现实和梦境混在了一起,竟回应起了天冥动作。

得到回应的天冥,更是兴奋,三下五除将两人的衣服褪去,他之前他跟杉杉每次都是点到为止,从来没有走到这一步,现在看着她的美好,他还是有些小兴奋,更不能让别人窥探了去,于是乎某个兴奋的家伙,直接咬了某人的脖子一口,这也让睡梦中的某人彻底清醒过来。

看到赤条条压在自己身上的某个家伙,杉杉先是大叫一声,然后给了他一巴掌:“混蛋。”

“老婆别这样。”他记得杉杉说过,在她老家那里,成过婚的男子,会叫自己的娘子老婆,天冥便钳住她的小肉手道,他老婆的小手又软又热,真好。

“你马个b。”明白自己不是在做梦的杉杉,直接曲膝,想给他致命一击,却被他灵巧的躲开了。

想到之前王府做饭大娘说的,媳妇生气了,就要抱,就要哄,天冥便死皮赖脸的借势抱住杉杉,闻着她身上特有的奶香味,顿时觉得这个世界,还是很美好的:“老婆,你都不知道,你不在的这几个月,我想你想的都快发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