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亲,爹爹喊你做媒啦
字体:16+-

正文_第226章 老婆你就成全我一次吧

睡梦中的杉杉,似是有感应般呢喃了句:“梵天冥你混蛋。”

正欲跳窗而走的天冥一僵,回头便看到了压在她隔壁下的小册子,见那小册子上好像还有张男人脸,天冥收回脚重新跳到屋里,轻轻抽回压在杉杉身下的小册子,看到那上面画着各色美男,气得脸都绿了,敢情她是在这儿,看美男看睡着了,亏他在南国一直为她洁身自好,没有碰那端木荣一下。

想着梵天冥直接将之前,他怕杉杉着凉,盖在她身上的外套拽下穿上。这三月底,昼夜温差还是很大,没了外套,感觉到冷的杉杉,以为自己睡在**,便下意识的想要往被窝里钻,她这一动,整个身体也失去了中心,眼看着要与大地来个亲密接触。

幸好天冥及时闪上前,接住了她。碰着温暖的怀抱,以为自己在暖被窝里的杉杉,在天冥的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便又沉沉的睡去了。

“你心还真大。”这次幸好是他接住了她,下次若是别人,她是不是也要这番窝在那人怀里?想到这个可能,心中醋意大生的天冥,便将杉杉抱到了**,不行,他决不允许,别人靠近杉杉,碰杉杉一分一毫,她这辈子,不,还包括下辈子,下下辈子,都只能是他梵天冥一人的。

有些人就是这样,上一秒,还怕自己因为碰触,而留恋的舍不得离开,下一秒,便想将那人,吃干抹净,省的被他人惦记。

也许是跟杉杉在一起时间长了,渐渐也受她影响,在感情上,想到就去做的天冥,急切的吻住了杉杉的唇,他盼这吻,可盼了五六个月,自是吻的热切,手也不老实的解着杉杉的衣服。

正在做春梦的杉杉,脑袋有些发沉,将现实和梦境混在了一起,竟回应起了天冥动作。

得到回应的天冥,更是兴奋,三下五除将两人的衣服褪去,他之前他跟杉杉每次都是点到为止,从来没有走到这一步,现在看着她的美好,他还是有些小兴奋,更不能让别人窥探了去,于是乎某个兴奋的家伙,直接咬了某人的脖子一口,这也让睡梦中的某人彻底清醒过来。

看到赤条条压在自己身上的某个家伙,杉杉先是大叫一声,然后给了他一巴掌:“混蛋。”

“老婆别这样。”他记得杉杉说过,在她老家那里,成过婚的男子,会叫自己的娘子老婆,天冥便钳住她的小肉手道,他老婆的小手又软又热,真好。

“你马个b。”明白自己不是在做梦的杉杉,直接曲膝,想给他致命一击,却被他灵巧的躲开了。

想到之前王府做饭大娘说的,媳妇生气了,就要抱,就要哄,天冥便死皮赖脸的借势抱住杉杉,闻着她身上特有的奶香味,顿时觉得这个世界,还是很美好的:“老婆,你都不知道,你不在的这几个月,我想你想的都快发疯了。”

本来听着他叫自己老婆,心里有些小窃喜的杉杉,听到他这儿后话,气得掐住他腰上的嫩肉:“你还有脸说,当初不知道是谁,给了我休书,让我滚蛋的。”

“老婆,为夫那是事出

有因,等回头再跟老婆大人你解释,我们先活动活动再说好不?”美好的肉肉就在眼前,他岂有不吃的道理,以前每次都被杉杉,喊了卡,害得他每次都躲在角落里,用手解决,这次他绝不用手。

“活动什么?”看到他的大白肉,杉杉别过脸去,假装听不懂他的话,天冥却抓着她的小肉手下移:“老婆,你惹的火,可要你自己扑灭。”

“呵!”杉杉冷笑一声,抽出手:“梵天冥,你以为你是谁啊,滚开。”

“还火。”杉杉说着就要起身,害怕他就此走掉的天冥,却紧紧抱着她不松手:“老婆,我错了还不成嘛,老婆,为夫真的很想那啥。”

“老婆你就成全我一次吧。”就怕杉杉不答应的天冥,紧紧抱着杉杉道。

听着他柔和的声音,杉杉心里痒痒的,想答应吧,又觉得自己答应了,就特没新时代女性的架子,不行,她不能答应,可这家伙又紧紧的抱着自己不松手,有了!很快想到主意的杉杉,眼底闪过丝流光:“成全你也可以,你双手合十,然后说三声,拜托拜托,我就成全你。”

一听有戏,天冥立马双手合十,说了三声:“拜托,拜托。”

虽然天冥这样子很孩子气,但是“不够萌,再来。”杉杉扯过被子,盖住身子道。

见杉杉不走,觉得杉杉是想跟自己的天冥,继续双手合十卖萌道:“拜托,拜托。”

这下杉杉笑得更欢了,最后更是起身,摸着他的脑袋说:“梵天冥小盆友,你在这儿慢慢玩,姐姐还有事,就不在这儿陪你玩了。”说完杉杉便想走,却被天冥拉住,转了一百八十度,直接压到了**:“老婆,我爱你。”

本想推开天冥的杉杉,听到天冥这话,手一僵,他第一次跟她表白,真没想到啊,表面冰坨子,内里孩子气的天冥,会主动说出这样的话。

“我——”杉杉一开口,天冥就吻住了她的唇,又恋恋不舍的分开,轻舔着唇瓣:“我懂。”

一句我懂,蕴含了太多,太多,人生在世,难得一个懂自己的人,原以为这世界上,最不懂她的人,却是最懂她的人……想到最后杉杉眼眸微湿,深吸一口气,反手扣住他的脑袋,激烈的吻着……

屋外,赶来的南海澈,听到两人的声音,终是放下了手,她已寻求到自己的幸福,他该祝福才是。

“夫君。”突然一个可爱的娃娃音,自他身后响起,他一震,想起那日他得知大理寺着火后,急冲冲的冲到大理寺,看着熊熊燃烧的大火,想到那机灵美好的女子及那可爱活泼的小女孩,都在这火海之中,他的胸口一窒,想都没想就冲了进去。和之后他听到梵天冥身边的暗卫说,她们没死已经去端木时,那欣喜的心情。

突然双腿一暖,回过神的南海澈,便看到了抱住他腿的小甜甜,半面银质面具下的五官也变柔和:“甜甜。”

“夫君这些日子都去哪里了?甜甜好想夫君。”小甜甜抬头仰望着南海澈柔和的下巴线条,同时她也注意到了他脸

上戴的半面银质面具,如果没记错的话,这面具就是当初娘亲落在大牢火海里的那个,怎么现在又戴在了夫君的脸上?

甜甜有太多的疑问想问南海澈,但又怕问了南海澈不高兴,只能一点一点试探性的问。

“我有事。”见甜甜一直向上跳,好像要让他抱,南海澈心一软抱起了甜甜。

同时甜甜也嗅到了苍黄花的味道,娘亲说过这苍黄花是治疤痕的良药,再看南海澈脸上的面具,该不会是夫君的脸:“夫君为何要戴着面具?”这次南海澈躲过了小甜甜探究的眼神,也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哪知道下一秒,甜甜就一把摘下了他脸上的面具。

那条被他隐藏了六个多月的难看疤痕,也暴露到了口气中。

看到南海澈左边额头上,那掌心大小的疤痕,甜甜倒抽一口凉气,看这疤痕应该是烫伤,而且这疤痕的样子还很新,应该是一年之内弄的,再结合那被杉杉落在火海里的面具,猜到他这伤是如何来的小甜甜,撰紧小拳头。

注意到甜甜多变的眼神,以为她是在嫌弃自己的南海澈,赶紧抢过她手里的面具,想重新戴上,可甜甜却随手一扬,将那面具扔到了楼下,摔变了形。

“甜甜你!”南海澈想生气,可以看到甜甜那双无害的眼睛,再大的火气,也瞬间烟消云散。

只能挫败的将她放在地上,再去取那面具。

可他刚走了两步,就被甜甜拉住:“夫君,对不起。”

“你跟我说对不起干什么?”南海澈被这孩子弄的有些发懵。

“要不是因为我”小甜甜的大眼睛里含满了泪光,心疼的南海澈立马蹲下帮她擦眼泪。

对上他眼里的心疼,不想让他因此多想的甜甜,愣是将到了嘴边的话,给改成了:“要是我没跟娘亲离开,一直守着夫君的话,夫君说不定不会受伤。”

“傻孩子。”南海澈眼底有了笑意,继续替甜甜擦着眼角的泪,小孩子就是这样单纯可爱:“我这伤不赖你。”

甜甜却躲过了南海澈的手,掐腰道:“我已经长大了,不是小孩子。”

“呵,你等再过个一二十年,再跟我说这话。”南海澈笑了,觉得小甜甜是个又爱犯傻,又爱较真的小孩子。

“娘亲说过,有些人看似是大人,实则心理年纪偏低,骨子里还是小孩子”比如她的天冥爹爹,是个会偷吃她糖葫芦的人:“有些人看似是小孩,实则心里年纪是大人,比如我。”说到最后甜甜不忘拍拍自己的小胸脯:“所以,不要再叫我小孩子了。”

“你呀,就是小孩子。”南海澈抽出被甜甜拉住的衣摆,翻身跳到一楼,捡起那被甜甜摔变形的面具,轻叹了口气,得回去修好一阵了。

“我不是小孩子。”生气的小甜甜,也翻身从二楼的栏杆处跳下,在外人以为她要摔到地上的时候,她身形一变,稳稳的落到了南海澈的右肩上,然后一手勾住南海澈的脖子,腰身弯成不可思议的弧度,吻上了他的唇。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