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大不如妻
字体:16+-

第五十八章 制衡

第五十八章 制衡

凤舞看红裳只是顺着她的话儿说,而且所说的话与她不说话也没有什么区别,凤舞便有些着急了——她要救人,晚了怕就救不得了:“母亲,我们赵家的家大业大了,人也就难免多一些。母亲到府中有几日了,有几个人您现在还不知,但却是您不能不见,也不能不认识的。”

红裳听了眉『毛』都没有动一根,还是一样闲闲说道:“府中的人啊,我是很多人都不认识;不过才几日,我也不可能认识那么多的人,慢慢来就好。”

红裳当然知道凤舞说得不是府中的仆从们,但她就是要以仆从来应答:自己没有什么需要着急的事情,陪着凤舞慢慢聊呗——谁急谁就会落了下风的。

凤舞听到红裳的话后笑了笑:“母亲,不是舞儿放肆,倒真是母亲托大了。赵家百十年的人家了,几乎是我朝立国,我们赵家便开始有了起『色』,府中怎么可能只有我们这么几个人呢?而且舞儿所说的人也不是泛指内宅之人。”

红裳摆手更加的不以为意:“不是内宅之人?那更不用理会了。”红裳越是如此漫不经心,凤舞越是着急:“不是内宅之人却并不一定就不用理会。父亲的义子,母亲也不用见吗?”

红裳听得眉头几乎忍不住要挑一挑:赵一鸣的义子?他还有一个义子?此事怎的自己不知道呢?

凤舞看红裳的神『色』依旧淡然,便又继续说下去:“我们赵家近支有两位堂哥也在我们府帮忙,并且是常住在府中的,只是近日里出去收钱款,所以才没有来拜见母亲。”

红裳听完以后,几乎忍不住要皱皱眉头,不过她还是忍住了:“哦,不过是几个家中的子侄罢了,这两日见个面儿,我让人再多备几份见面礼也就是了。”

凤舞听到这里,她忽然不再着急了:自己越急对方就会越稳。她取了茶钟儿吃了一口:“母亲说得是,过两日我们府中待客时,这几位哥哥是一定会来给母亲见礼的,倒也不急于一时。”

红裳听到凤舞话风一转,忍不住看了凤舞一眼:好凤舞!不过,红裳还是雷打不动的漫不经心:“嗯,不急于一时。”

凤舞又闲话了几句,红裳也是闲闲的答了回去,凤舞想不急,可是她不急行吗?宋姨娘可等着她救命呢。

凤舞想了想,抬头看着红裳道:“母亲,舞儿有话就直说了,我们不用再绕圈子。”红裳只是不置可否的一笑却什么也没有说:是你一直在绕圈子,我不过是陪着罢了。

凤舞看红裳的样子也知道她在想什么,脸上便是一红。凤舞轻轻咳了一声儿,然后道:“母亲,您出手救宋姨娘一次,我把几位哥哥的事情同您说一说,舞儿相信有些事情对于母亲来说,应该是非常有用的。母亲,我们打开窗子说亮话,您的到来,实实在在是触疼了很多人,您想在赵家立住脚跟儿,以舞儿所见,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http://www.quanben5.com/n/qiedaburuqi/167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