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大不如妻
字体:16+-

七十九章 拖鞋与抹额

七十九章

拖鞋与抹额

红裳和侍书正听得认真,不想画儿最后来了这么一句,主仆二人愣了一下都笑了出来:“画儿,你这是说什么话呢?”

红裳心里却对画儿提到丫头绿蕉上了心:如果什么事儿也没有,画儿不可能中途改了话儿;而且听画儿的话中意思,这个绿蕉八成与赵一鸣有什么关系似的。

倒也不红裳**:画儿提到老爷做中衣时改得口。红裳心里很不舒服:一个薛姑娘还没有打发出门儿呢,这里又出来了一个绿蕉。

赵府偌大的院子里,倒底还有什么是自己不知道的?绿蕉这个人对于赵一鸣来说如果不是一个一般的丫头,他为什么没有向自己提起过呢?因为不好开口?

不好开口的、关于一个丫头的事情,红裳心中一声儿长叹:不用猜,就知道是什么事儿。

被红裳一问,画儿的脸更红了,而且明显有些忐忑不安起来,她恨不得打自己两个耳光:这些日子跟在夫人身边习惯了,同夫人和侍书也太过熟悉了,居然一时间说溜了嘴,搁往日自己怎么会犯这样的错儿?!

画儿懊悔的不行,她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对红裳和侍书没有了一点儿防备之心,原因其实是简单:她在赵府老太太跟前日久,看惯了人情事故,自然是明白什么是真情,什么是假意儿。夫人院子里的人待自己那不是在做假儿。

这些天儿与红裳等人相处下来,画儿打心里不愿意回老太太屋里去了:那里是人踩人往上爬,而夫人这里,似乎大家都像一家人一样,哪个头疼脑热了,总会有一帮人围着你转,关心你。

画儿看了看红裳:“没有,只是奴婢一时嘴快,忘了奴婢的本份儿,在主子面前夸大奴婢们的本事儿,实在是不应该。”

画儿不知道应该怎么说才好:不好,好似对不起夫人一样;说吧,绿蕉的事儿老爷是知道,老爷都不说,自己一个奴婢多什么嘴呢?

红裳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指着脚上的鞋道:“晚上你们起来倒水或是做什么,一伸脚就穿上了,而且又软又轻又暖和,在冬天的时候穿上它不是极好吗?”

红裳看画儿的神情,更加确定名叫绿蕉的丫头同赵一鸣之间一定有事儿。

侍书别有深意的看了看画儿,然后不动声『色』的转移了话题,她指着小丫头手中的另外几双拖鞋说道:“那这几双就是夏天穿得了?”

红裳取了一双在手里仔细的看了看,这鞋做得一点儿也不比二十一世纪买得差啊:“嗯,就是夏天穿用的,草垫儿做底凉爽一些又不会冰到了脚。不过,你们的手真巧啊。”

画儿这次没有说话,只是低着头站着,神『色』有些许的尴尬。而侍书也没有开口,她对红裳笑了笑,然后悄悄扫了一眼画儿。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http://www.quanben5.com/n/qiedaburuqi/167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