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大不如妻
字体:16+-

二百九十章 雪夜闲话却不闲

二百九十章 雪夜闲话却不闲

不让凤舞跟在身旁理事儿,安排她去学东西,就算是凤舞不服,到老太太跟前说红裳些什么,红裳也不把她的话放在眼里:老太太现在不像原来那样宠她,她说得话老太太不会一听就信,怎么也会问过红裳,而红裳现在说得话儿老太太倒是会信足十成的;再者还有老太爷呢:有什么能比把凤舞教成一个真正的大家闺秀更重要?所以,凤舞首先要做的就是埋首于她给赵家姑娘安排的各种学业——其中大多都是打理家务、接人待物有关的课业,让她先学好再实际『操』练吧。

红裳把话说完后,侍书的心完全放回了肚里:“好法子,我怎么没有想到呢。”顿了顿侍书又想了起其它人来:“太太,您说二夫人今儿这是怎么了?自她回府后我们也没有同她过不去,太太倒是什么都记得那一份儿,她为什么偏偏不识好歹的要找太太的麻烦?”

红裳一笑:“哪个说她找我麻烦了?我怎么没有看出来。”

侍书看了看红裳,猜想太太可能也是有了主张,不然不会一点也不焦心吧?她可不相信红裳没有看出二夫人不怀好意思来,现在这种情形下,太太不可能不想个法子就对二夫人:太太不为自己想,也会为了腹中的胎儿着想。

侍书看到红裳一脸的轻松,也就不再担心什么,专心对付起桌上的饭菜来。

画儿放下了筷子,她已经吃饱了:“太太,大姑娘的事儿我们也不能太过大意了,您不可不防府中的有些人会利用大姑娘生事儿;说到二房的夫人,其实她今儿言行并不出奇,她虽然看上去是一个很爽利的人,其实不然;怎么说呢?她如果不是有个贪利的『毛』病儿,应该是个很好的女子;所以太太也要防她一防,赵府的家业,二老爷夫妻可是谋算了很久,而嫡长孙出自于太太的肚皮,也可以算是对二房有一定的威胁。”

红裳笑着点头:“我知道的。只是大房和二房能和和乐乐的比较好,不然就真会伤了老太爷的心,所以面儿只要过得去也就罢了,我们不能指望着二夫人和我成为手帕交对不对?不能不防,倒也不必太过担心,二夫人是一个聪明人,她应该不会做糊涂事儿——今天的事儿只不过是她气闷,想出口气罢了,再出格儿的事情她是不会做的,至少现在不会。”

鱼儿在一旁却提醒道:“太太,就像画儿说的,二夫人还有其它一些人,防备一些总是好的;而且我们现如今更要防着那狗儿急了跳墙——您现在想收拾那些人,二房和我们不是一条心,而大姑娘却在这个关口回来,此事儿便有了不少的变数,我们要小心再小心些才好。”

说金氏对于大房没有算计不可能的,自她一回府她便在算计大房了:大房的姨娘们,在赵一鸣外放的头三年里,她可是与她们相处并共过事儿的,对于她们的事儿她能不知道?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http://www.quanben5.com/n/qiedaburuqi/169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