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大不如妻
字体:16+-

第十八章 银票与字条

第十八章 银票与字条

赵一飞进倩芊屋子的时候,老太太也终于忍无可忍的对薛家的人下了逐客令:薛老太爷和薛老太太实在是没有办法再留下来,只得起身告辞。

不过,薛老太爷最终还是厚着老脸同于钧深深行了一礼,说这两日请于钧得闲时到酒楼,两家人好好坐坐,也亲近亲近。

于钧只是不置可否的应了一声儿,并没有说同意或是不同意。

可是薛老太爷看于钧居然回应了他,认为事情还是有转机的,当下心下大喜;又趁着好不容易同于钧说上了话,又向于钧请了罪以后,才急急告辞回去了:他要回去好好安排一下,找人打探一下于钧的喜好——他要好好的同于钧赔罪。

然后嘛,薛老太爷已经想到了以后:然后再想些法子弄些好的安胎、或是补身的『药』材来给红裳,一定要把于钧哄得回心转意才成。

薛老太爷牢牢记住了老太爷的一句话:要想哄得于钧开心,是要红裳能点头才可以的;薛老太爷才把心思再一次打到了红裳的身上。

红裳看到薛老太爷脸上的喜『色』,轻轻摇了摇头:他这些年在京中是如何生存下来的?那么大的一桩好事儿,在他手里这么多年居然没有被人抢去,真是好运气呢。不过,红裳没有多在薛家的事情再费心神:经于钧一闹,倩芊的事情薛家应该不会再提了,就是再提起,薛家也不会再牵扯到自己头上来。

红裳扫了一眼凤舞:凤舞这次回来真得安静了很多,看上去也好似无害了许多;这些都还好接受,毕竟凤舞是受了罚才回来的,怎么也要行事低调些才能让众人接受她。

只是,为什么凤舞得知自己有孕时,她那么的吃惊呢?红裳越想越疑『惑』此事。

凤舞当时脸上的惊愕与不可置信,让红裳百思不得其解:好似凤舞一直笃定自己不会有身孕一样,这做何解?

而且送凤舞上山时,在她书房中找出来的字条和银票,至今也不知道是谁所为呢——原来以为是薛家表姑娘所为,她也的确是送了字条过去,可是她写那字条根本没有送到凤舞的手上,那字条在凤舞的院子里被人发现了。

红裳猜想,可能表姑娘写的那张字,被凤舞的某个丫头接到后还没有来得及送进书房,或是有什么事儿,总之,她是没有把表姑娘的字送到凤舞手上,后来又看事情不太妙,她便把那字偷偷扔到了院子里:这样就同她没有一点儿关系了。

也因为如此,表姑娘的那张字条就落得无凭无据——虽然红裳和侍书几个人都知道是她所为,红裳也不好找表姑娘质问,最终只能不了了之。

表姑娘写得那张纸上,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只是劝大姑娘要戒急戒忍、以期后图,并在字里行间流『露』出,她会在老太太面前美言,以帮凤舞争取可以早日回府之类的意思。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http://www.quanben5.com/n/qiedaburuqi/169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