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大不如妻
字体:16+-

第五十三章 只有自己,最终也只能是只有自己

第五十三章 只有自己,最终也只能是只有自己

于钧一面扯了赵一鸣身上中衣的下摆,给赵一鸣止血;一面对鱼儿喝道:“把她给我绑起来!如此不孝不义之女,真真是天下少见!”

于钧是真怒了:这还能称之是人嘛?于钧如果不是气得失了一贯的冷静,他还真不会打凤舞——凤舞不是她能打得。

暖阁中的老太爷和红裳都听到了这面的动静,使了人过来问。

金氏连忙对鱼儿打了一眼『色』:“老太爷和老太太现今可受不得刺激,你们太太那里现如今还是什么也不要让她知道的好;胎气已经动了,怎么还能让她受惊。”

鱼儿点头,便让小丫头去回老太爷:没有什么,只是老爷在教训大姑娘;红裳这里倒是不需要隐瞒的,不过金氏面前,鱼儿还是要做个样子,也一样吩咐了小丫头去回话——不过她对小丫头眨了眨眼睛,那小丫头自然会意,匆匆一福便回去了。

赵一鸣看到老太爷和红裳都使了人来问,竖起了耳朵听鱼儿说话,倒是一时间没有顾上他的伤:虽然痛得他很想哼上两声儿,不过事关男子汉的面子,所以他倒也一咬牙忍下了。

听完鱼儿的话,赵一鸣松了一口气:他可不想父母或是裳儿任何一个人,再因为自己加重了病情。

赵一鸣先谢过了于钧,然后才瞪向凤舞:“绑紧了!”然后又森然的扫过一屋子的丫头婆子:“今日的事情,如果有半句传了出去,不管是府中的人知道了,还是府外的人知道了,你们都去给我做苦力奴吧!”

屋里的丫头婆子都跪了下去,齐齐应了一声儿:就算是赵一鸣不说这一声儿,屋里的丫头婆子们也不会出去『乱』嚼舌头的;他们这些人大多都是红裳的人,其他的就是赵家几位姑娘的人,都是经红裳**过了,知道什么事儿可以说,什么事儿要忘掉。

鱼儿打发了人去请大夫。

赵一鸣看看自己的胳膊上的伤,提起大掸子就想过去再打凤舞;可是他刚刚举起了手来,便被于钧拉住了。

赵一鸣皱眉:“舅兄,此等逆女打死也好落个干净!不然,日后定要累级整个赵氏宗族!”

于钧轻轻摇头:“息息火,你打杀了她,你岂不是也有错儿?此事儿不可以……,不然就是一场祸事儿;我看,她还是交由老太爷处置才好,你不能不回老太爷擅自做主啊。”

赵一鸣知道于钧略过的话是什么,便恨恨的放下了手:此事要小心处置才可以。

看到一旁的金氏,赵一鸣整整衣衫过去一礼:“弟妹,愚兄教女无方,累及灵儿和……”

金氏急忙还了一礼:“兄长言重了!不说我们本是一家人,不必如此的话;只论事也与兄长嫂嫂无干,兄长不必心里过意不去。”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http://www.quanben5.com/n/qiedaburuqi/170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