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大不如妻
字体:16+-

第五十七章 还想为日后谋算

第五十七章 还想为日后谋算

老太爷听到凤舞的话后没有答她,反而看向了于钧:“贤侄什么时候可以安排妥当?”

于钧一抱拳:“我朋友的夫人是那庵堂的大施主,所以随时都可以;伯父什么时候需要只要吩咐小侄一声儿,小侄便护送大姑娘过去;到了那庵里,一切也自有人照应着,伯父放心就是。”

老太爷摇头,正要说:不要让人照应凤舞——她以后就是一个平常的尼姑,同赵家、于家都没有任何关系;不过老太爷没有来得及说出来,凤舞忽然说话,让老太爷没有把话说出来。

凤舞听到老太爷和于钧的一问一答,立时便失了冷静;她瞪向于钧,然后指着于钧对老太爷喊道:“你们要把我交到仇人手上?是不是想我死?!”

老太爷和赵一鸣都不言不语:真是可笑!于钧如果真要你死,就不会主动出言揽下此事,弄死一个小丫头,对他来说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儿——陈富“携银私逃”事儿,让赵家父子更对于钧有了深一层的认识,知道于钧很有些手段与人手;只是这些,他们父子很聪明的不去问。

凤舞当然不安心以后被于钧看管起来,她大声嚷嚷了起来:“如果日后我有个万一,就绝对是他害死我的!你们可给我记住了。”

于钧起身对着老太爷道:“伯父,大姑娘说了这等话,小侄不敢再伸手管此事,还请伯父原谅小侄失信;刚刚小侄还想劝伯父两句,大姑娘看来是受人蒙骗,也许……。”

老太爷和赵一鸣都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他们看了看凤舞:如果凤舞可以有救当然好,只是凤舞现今的『性』格已经形成,救无可救;并且现在凤舞满心满眼里全是仇恨,不要说让她明白事情的真相了,就是让她放下心中的仇恨都不太可能——她太过偏执了。

于钧当然也是明白凤舞已经救无可救:人的『性』格只要一形成,即使她才开始的时候不是这个样子,可是你想再把扳回来却极为不易了;不过,他必须要有如此一说:他是代于家说的,他是为了妹妹说的。

凤舞听到于钧为自己求情,狠狠的看向于钧:“不用你假好心!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安得什么心,你就是想骗他们两个人相信你是好人!我呸——!”

她不会放过那个女人的,她一定不能让她好过!她也不会放过于钧,不会放过于家!她更不会放过老太爷和这个所谓的父亲!

凤舞瞪向了赵一鸣,她的眼中几乎喷出了火;她已经不承认赵一鸣是她的父亲,就算是也只是名义上的父亲!他配做人父吗?自己的女儿的都不知道保护。

她一定会有办法的,她一定会再回到赵府,到时候她要让所有的人都跪在自己脚下求饶!

赵一鸣瞪了一眼凤舞,对于钧道:“舅兄的话我何尝不想?只是——,唉,算了,不提也罢。至于庵堂的事情,舅兄还要多多费心才是;她的话,舅兄何必放在心上?舅兄的为人,我和父亲都是极信得过的。”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http://www.quanben5.com/n/qiedaburuqi/170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