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大不如妻
字体:16+-

第四章 渐明

第四章 渐明

赵俊杰喝骂完,胸膛兀自在起伏不停,显然被气得不轻。

虽然他的确和香草有染,可是他并不认为自己做错了,却只是恼恨他和香草的事情被赵忠揭破:做错事的人如果认为自己做错了,就会有愧疚感,那他也就不会一直错下去,不会一直害人了;只有做错事的人一直认为自己没有错,所以才会一直害人;就如赵俊杰一样,在他看来,和他做对的人就是仇人。

赵俊杰现在除了气恼之外,更加奇怪自己和香草的事情,怎么会被赵忠得知的:他常常住在铺子里,并没有在府中住过几次啊;算一算,他在府中留宿的日子加一起,也不过是十几天而已,他怎么探到此事的呢?

香草也已经“扑通”一声跪了下去,轻泣道:“老爷、太太,请为奴婢做主,还奴婢一个清白;不然,不然,奴婢也就没有脸活下去了!”

赵一鸣和红裳二人谁都没有说话,因为几乎应该开口的都已经开口了,但是只有魏太姨娘一直没有说话。

香草和赵俊杰的『奸』情,现在还不能挖得过深,要留一条活路给赵俊杰才成;至于赵俊杰提到的赵忠那所谓的野心,赵一鸣和红裳根本就不相信:不过是赵俊杰想脱罪,一来『乱』攀咬赵忠,二来用以混淆府中人的是非判断罢了。

如果赵一鸣和红裳接了赵俊杰或是香草的话,那么赵俊杰便会继续胡搅蛮缠下去;这种事情本就没有什么凭据,正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最后便会让府中有些人,怀疑赵忠是在含血喷人:这便不是赵一鸣和红裳想要的结果了。

所以红裳和赵一鸣在等魏太姨娘开口,只要她一说话,此事便可以迎刃而解,不必他们夫『妇』为此费半点心思:魏太姨娘一定要保香草的,至少目前是如此;而且魏太姨娘不会全力为香草辩解:她会担心香草万一有其事,而日后会被赵一鸣和红裳捉住后,连她的名声也会受累,从而被老太爷一怒赶了出去。

魏太姨娘现在的一张脸阵红阵白,对于赵忠的话她是一点准备也没有,她绝对没有想到自己一直在等赵忠开口,好不容易赵忠开口了,却不是单找赵俊杰的麻烦,还一样来找自己的麻烦。

虽然魏太姨娘非常恼火于香草的不知检点,不过她并不想把此事闹得人尽皆知,她原本是想把赵俊杰除掉后,然后再找到一个可信并对赵府还能熟悉的人,就可以把香草也除去——香草已经不堪大用了,留她只是祸患。

今天香草的丑事被赵忠一语道破后,魏太姨娘就感觉有些为难了:她要如何做才好呢?是力保香草的清白,还是任由老爷和太太询问他们的丑事而不理不睬,借他们的手除去香草和赵俊杰呢?

魏太姨娘稍稍权衡了一下利弊,最终还是福了下去:“老爷、太太,此事婢妾并没有听说过;而且香草也一直在我身边,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妥;不知道这位的话是自何而来?”她只能恼恨香草给她添这么大的麻烦,而且还有可能会因为赵俊杰的事情引火烧身,可是她不能不暂保香草。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http://www.quanben5.com/n/qiedaburuqi/171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