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大不如妻
字体:16+-

二十四章 心系他人

二十四章 心系他人

第二日一早,孙氏在睡梦听到屋里有响动才醒了过来,她睁开眼睛时发觉天『色』已经大亮,只是她还有些『迷』糊,一时间她还认为自己是在山上的家庙中;下意只她向响声来源处看过去:赵一鸣正在穿衣服,响声是他穿衣时碰到一旁的椅子发出的。

孙氏看到赵一鸣才一下子清醒了过来,记起了她昨天回到了赵府,而且昨天晚上赵一鸣来到了她的房里,她陪他吃的酒,吃了很多的酒;然后……,然后——,然后呢?她心下大惊:她记不得然后了,她不知道吃酒吃到后来都做过什么,说过什么,一点儿印像也没有!

为什么不记得后面的事情?那只有一种可能——她、她昨天晚上吃醉了酒!

老天!孙氏在心中呻『吟』了一声,她的脸一下子苍白了起来:她有个不好的『毛』病,就是一吃醉酒便会『乱』说话,什么话也藏不住;越是平日里不能说的事情,她越是要说出来,还要说个痛痛快快;如果有人在她醉酒的时候问她话,她更是会一字不漏的把前因后果说个清楚明白!

她小心的、悄悄的看了看赵一鸣:昨天晚上,应该是他先醉的;那么,他应该没有听到什么不应该听得话才对。

她一面想着一面想探头看一看:因为赵一鸣侧背着身,她看不到他的脸;她身子一动才发现自己全身上下什么也没有穿!刚刚她醒过来时吃惊太甚,所以并没有发觉自己一丝不挂。

孙氏发现自己没着寸缕后,反而轻轻的吐了一口气,放心了至少一半的心思:昨天晚上老爷同自己燕好过,那么就算自己说过什么不应该说得话,老爷应该也没有听进去才对;不然他早暴打自己了,哪里还有心情同自己燕好?

孙氏这一动除了发觉自己没有穿衣服之外,还发觉自己身上各处都有疼痛感,尤其是后背与头顶上。

不过她并没有完全放下心来:老爷今天醒过来以后,会不会记得一点点自己昨天晚上的胡言『乱』语呢——她就是因为不知道自己昨天晚上说过些什么,但是她心中不能让人知道、尤其是不能让赵一鸣知道的事情又不止一件,所以她现在才会如此担心。

赵一鸣听到**的响动后,脸上的青『色』一闪而没,脸上浮现了几分微笑才转过头来:“玲珑醒了。你也累坏了,多睡一会不用着急起床的。太太那里今儿也不用去立规矩了,我会同她说的;厨房那边我也吩咐雅音去说过了,让她们晚一些再把早饭给你送过来,你记得要多吃一些。”

声音温和,神情看上去也是高兴的,而且说得话都是关心与宠爱,孙氏终于完全的放下了心来;她听到赵一鸣的话后,故意装作才发现自己身上什么也没有穿,小小的惊叫了一声儿,把脸全埋进了被子里,身子也往被里缩了缩又缩,声音小小的,却带着几分娇柔:“老爷您稍待,妾身这就、这就起来伺候你更衣。”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http://www.quanben5.com/n/qiedaburuqi/171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