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池
字体:16+-

七十五回:莽莽无际人何处 飘飘音信在他乡

飞箭女王冷哼一声,掉转马头,转身离开。

司徒霜看着地上的尸体,不知道他们之间到底有什么过节,一来到这里就发生这样的事情,她觉得这次草原之行,一定很难一帆风顺。

但是她还是依然往前走着,幸好草原上的牧人并不是她想象中那么野蛮,加上她是个女流之辈,所以有时在路上还可以问路,不过一连几天下来,不是大多不懂汉语,就是根本不知道还有佟泽这个人。她开始怀疑佟泽是否来过,茫茫的大草原,根本不知道所要寻找的人在哪里,对一个寻人心切的人来说,实在是件最让人难受的事情。

这日她自己也不知到了什么地方,夜幕降临的时候,成群的牛羊从眼前经过,忽然一阵悠扬的琴声响起,风中夹着清脆的铃声,如同天际仙娥摇曳的环佩。

司徒霜循声而去,只见眼前一个很大的帐篷,帐篷四周坠满了风铃,在夜风的微微颤动中舞动着,一个年轻的女子,一身雪白的衣衫,端坐在帐篷前面,轻轻的弹着一架七弦琴,琴声悠悠,如泣如诉,缠绵悱恻。

司徒霜没有打扰她,而是静静的听着,只见她的背影那么玲珑剔透,如同百合花般飘来阵阵香气,伴着琴声弥漫在空气里,流长不绝。

忽然琴声渐渐止住,尤在余音未停般动人的时刻,那女子忽然问道:“姑娘是什么人?”司徒霜喔了一声,说:“我……我是汉人,司徒霜,姑娘的琴声……”忽然止住不说话,因为那女子转过头来,只见一双明眸动人的眼睛,一只灵气十足的鼻子,一张花想容颜的面庞,那么熟悉那么精致。

司徒霜的眼中忽然浮现出那红色的斗篷,那十支连发的长箭,和那傲然无物的神色,是她,真的是她!飞箭女王。

飞箭反而一点都不惊讶,说:“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咱们又见面了。”

司徒霜点头说:“似乎姑娘也是四处辗转,居无定所。”飞箭嫣然一笑,说:“契丹人大多过着这样的生活,只有南部的汉人,多少从事一点农事。”司徒霜问:“还从事农事吗?”飞箭说:“当年景宗赠与北汉二十万斛粟,便是真正的躬耕而来。其实契丹国并不是如你们大宋人所说的那样只有契丹人,在南部也有许多汉人,只是你们不知道而已。”

司徒霜摇头说:“我还真不知道,那么你是汉人,还是契丹人?”

飞箭说:“我当然是汉人。”司徒霜说:“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觉得你的汉话说得很好。那,姑娘一定见到过许多汉人?”飞箭不解的问:“这话什么意思,我当然见过许多汉人,尤其是契丹南方,本来就有许多汉人。虽然前年大宋皇帝一度决定御驾亲征,但不久就重修旧好,汉人和契丹人之间,往来如同汉人和汉人一样。见过许多汉人,有什么奇怪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