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神
字体:16+-

第五章;嘲弄

夕阳残落,微弱红芒渐逝,在嶙峋峭壁上独立一洞,仿若直插云霄,人处其中,像是被群云围拢般,三峰五岳,一根根破云而矗立的峰尖,像是一只只平地突起的利剑,远近景物一览无遗。

海是波澜壮阔的,比还更加宽广的是天,而人处于此地,像是存在天地之间,照理说会有一股豪迈的情绪油然而生,一览众山小,但是此刻杵立在洞前的青衣人却是愁眉不展,此人正是萧沐雨。

三日了!自从在这悬崖洞已经三日了,以他一个外围弟子的身份,归云宗竟然独自赐予一崖供他修炼,要知道这样的待遇可是只有二代弟子才能够拥有的,就如罗虎等人。

这归云宗是最近几百年才突兀而起的修真大派,几百年虽然听上去年代久远,但是时间对于修真者而言,只是弹指瞬间罢了,匆匆数百年,也不过几近朝夕而已,达到元婴期后,若无意外,活上千年绝不是问题。

归云宗六大长老,连同掌教合称“归云七老”,实力都达到了元婴期,尤其是那乾元子掌教,三百年前独挑赤血莽蛇七子,力挫蓝睛血魔,当年一战天地变色,震撼修真界,一身实力毋庸置疑。

这归云宗分外门、内阁,只要实力达到筑基期,通过考核就可以成为内阁的第三代弟子,获飞剑学习更高的功法,内阁弟子人数不下五十余人。

而第二代需要具备破穴期修为,这归云宗的二代弟子只有区区八人而已,包括罗虎、若兰。

至于第一代弟子更是少的可怜,只有大师兄欧阳无忌一人,据说已经达到了金丹期顶峰,估计一俩年内就需要面临四九小天劫,正在闭关冥思,领悟天地意境,四九小天劫属于自然力量,其威力之恐怖任何一个修真者都不敢小视,欧阳无忌要是度过四九天劫,那么归云宗即可再多一名元婴期高手,要是渡劫失败,免不了魂飞魄散,元神不存的危险,这欧阳无忌渡劫算得上是归云宗今年内的头等大事,归云七老紧张,其他的外门、内阁弟子也是倍加关注,心生羡慕。

萧沐雨倒吸一口凉气,眉宇中化解不开的忧郁.

归云宗越是如此异常的对他,他就越发的感觉到不安,内心弥漫着一股挥之不去的魔障,像是一张自己看不到的阴谋巨网正在施撒,而对象就是自己。

“怎么会这样?”一个上位者,习惯一切都掌握在自己手中,这种无力感在心中的泛起,让他很是纠结。

他…...曾经武者的图腾,绝对的上位者。

萧沐雨独自咿唔,眼神死死的盯在了一旁的经书上,这经书是早就在须弥戒中的,给他修炼的功法。

修真者自然修的就是灵力,只有灵力的提升,才能固本培元,才能进行修真,但是这三日以来,萧沐雨已经经过了无数次的修炼,竟然感觉不到体内有丝丝灵力的存在。

“不行,自己怎能就如此泄气,世上没有过不去的坎!”萧沐雨再次盘腿而坐,心神合一。

暗着那功法运行了三个周天,体内的真气倒是如浩瀚大海般汹涌,达到了充盈状态,但是就是感觉不到丝毫的灵气。

咬咬牙!萧沐雨继续尝试,由于体内的真气波涛汹涌,使得他白玉般的脸庞泛起了血红之色,真气灌于奇经八脉、四肢百骸,从他身上弥漫出浓浓的真气将他的身型包围成须弥状。

赫然!

萧沐雨双眸仿若炸开一般,脸部的肌肉在细微颤抖,俩道剑眉集中,神情不展,看得出来又一次失败了,他根本就感觉不到所谓的灵气。

一道鸿光由远而至,只是瞬间就离着这嶙峋崖壁近了,看得清来人正是御剑而来的罗虎。

人未到声先至,中气十足,豪迈之极;“小子,这里真是不错,你一个外门弟子就有如此待遇,也算得上我归云宗的第一人了!”话落之间,罗虎已然到了萧沐雨的面前,爆虎狼牙凌空消失。

萧沐雨拱手出声;“罗虎师兄!”,语气有些低落。

“怎么?修行功法遇到困难,还是对这里不满意?”罗虎粗浓的眉毛一扬问道。

不要看罗虎长的粗犷,但是心细如尘,看的萧沐雨的神情状态就知道了一二,罗虎后面这话明显带有几分调侃之意,但是萧沐雨此刻可没这份兴致。

萧沐雨低沉道;“罗虎师兄,我在这峭壁三日,但是根本就感觉不到所谓的灵气,更别说收集灵气,为己所用!”。

罗虎身子往后一弓,诧异无比。

这功法修炼,还感觉不到灵气的事情他还是第一次听说,按理说萧沐雨这样的身手断然不会感受不到灵气的存在,不然又如何能够和莫焰战个平手,但是看萧沐雨此刻的摸样,倒也不像是说谎。

“怎么会这样?感受不到灵气,这样你以后如何修炼!”。

罗虎瞧向萧沐雨的眼神在不解中夹带几分惋惜。

萧沐雨正为此事心烦不已,怅然道;“我也不知道!”摇摇头,强行挤出一丝笑容;“或许这就是天命吧!”。

“狗屁!”罗虎络腮胡抖动,给了一个白眼。

“什么叫做天命,微遇挫折就道天命使然,这是逃避,男人!就该挺起胸膛,存在天地之间!这事我需回去告诉若兰师姐!看看到底是什么原因”。

萧沐雨原本也只是随意一说,想不到倒是激发了罗虎心中的怒气,在以前大陆能成为武道巅峰的他,拥有的自是坚毅不拔的心性。

“师兄教训的是!”萧沐雨颔首道。

“好了,这事我得和若兰师姐商谈商谈,怎么会感受不到灵气!”.

再次离去的罗虎摸摸后脑勺,显然也是迷惑不已,见到萧沐雨态度诚恳,他心中的怒火下降不少,罗虎也是爱惜萧沐雨这样的身手,先前萧沐雨所施展剑法之玄妙,就让他已经心生爱意,此时此刻虽然实力不怎样,但是假以时日,必然能石破天惊。

罗虎已经离去,直至空中化成一道黑点消失,原地再次剩下萧沐雨一人。

此刻萧沐雨思绪也是起伏万千,看罗虎神情态度不像是有假,看来不能感受到灵气的人还真的是少见的很。

“这算什么,算对武者的嘲弄?对我的嘲弄?”......

凉飕飕的清风轻轻拨弄着他的发丝,萧沐雨忽然狂然大笑出声,声声刺耳。

刚刚心中燃起了对武道的再次憧憬,竟然不能感受灵气,难道自己的实力就要这样止步不前?

难道自己的憧憬刚刚燃起就要被无情的扼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