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神
字体:16+-

第一百五十二章;兄弟

P;贝德斯的身份已经明了了,不韦哥哥的野心也要开始膨胀了!争霸凡人的序幕也逐渐拉开了,兄弟们,还等什么呢!砸票收藏吧!...........

帐篷外!

凄凄岁暮风,翳翳经日雪,倾耳无希声,在目皓已洁!夜似乎是那般凄凉。

夜风吹拂而过,依旧还能带起丝丝篝火星子,有着撩人的寒意,帐篷外的黑影透过微弱光芒依稀可见额前小刘海随风舞动,起伏之间,似乎满怀心事!

不是贝德斯,还能有谁?

“小贝,夜已深,浓雾颇重,你处在外头干什么,快些进来!”帐篷内又传出萧沐雨不温不火的声音。

贝德斯嘴唇一抿,钢牙紧咬,他原本便已紧撰的拳头,此刻由于用力过度而指关节泛白,不多时,他那肉红色的嘴唇已经渗出酱紫色的血水,贝德斯的全身还是难以遏制的在颤抖着,他似乎在下了很大的决心!

.......

最终.....最终,贝德斯徘徊犹豫的心在刹那化作了一声低沉的哀叹,牙关一咬,掀开了帐篷帘门。

“大哥!~”贝德斯对着萧沐雨挤出一丝笑意。

进入帐篷,便有股股热浪迎面扑来,与外头冰天雪地相比,可谓是冰火俩重天!帐篷内宽有近丈,高俩米有余,即使里头处上五六个人也不会觉得拥挤,只是倒也简单,除了可供人卧寝的棉絮塌铺,便无他物!

贝德斯一入帐篷,便感觉有俩道嶙峋的目光直接的射在了自己的身上,是萧沐雨的,那俩道目光好比俩道灼热的火炬,目光所扫之处,贝德斯感觉毛孔似乎都被熨烫开了!

“大哥,你盯着我做什么?”贝德斯不敢直视萧沐雨投递而来的眼神!

萧沐雨目光一收,关切道;“小贝,最近怎么看你心神不定,情绪不安,总是透着怪异,今日在篝火上,那吕不韦同你说话,你也是吱吱呜呜,似乎有难言之隐,难道,小贝你还有什么话不能对我说的么?”。

“不不....不是!”贝德斯闻言忙不迭的摆手,显得有些慌神,而后深深的吸纳一口浊气,半响之后,方才幽幽吐出。

贝德斯在调节着自己的情绪!

“血月之劫到来,蔓延到腾龙大陆每个角落只是迟早的事情,现在要前往梵蒂城,不!...难道自己真的还要重新回去?自己历经生死才从逃出那噩梦!可不回去又要怎么办?萧大哥他们怎么办?回去?可是一旦回到梵蒂城,露出马脚那是迟早的事情,还是以进入梵蒂城,自己便同萧大哥分开,这样或许就不会让萧大哥有生命之忧,不然,难道还要萧大哥陪着我一起冒险?”

“端木德斯,这一切不是你朝思暮想的么?你不是想着有朝一日能亲自手刃那弑兄篡位的白眼狼吗?可是,..可是现在萧大哥的实力还是那样筹弱,你这是害人啊!不!!我不能那么自私,至少要让萧大哥有所明白,至于如何抉择,单凭天意吧!”

短短瞬间,贝德斯心绪如麻扯不清理还乱的感觉。

静静的!....

萧沐雨没有发出一丁点声响,他目不转睛的瞧着贝德斯,他能清楚的感觉到贝德斯的情绪在剧烈波动。......

萧沐雨宛若一个经验丰富的猎人等待着贝德斯主动坦诚,从贝德斯最近怪异的言行举止当中,萧沐雨自然能够判定在贝德斯的身上肯定发生了什么重大的事情,又或许隐瞒了什么事情。

萧沐雨心知肚明,自己同小贝有着生死之交的关系,倘若不是惊天动地的消息,以小贝的性子而言,肯定早就对自己坦诚了。

那么,能够让小贝这样大咧咧性子的人都隐忍不发,那个消息绝对会是

——惊天动地!

“大哥,其...其实我的真名叫做端木德斯!是现在佩兰帝国的三皇子!”贝德斯猛然牙关一咬,竹筒倒豆般说出!

“端木德斯,三皇子?”萧沐雨心神一屏,而后风轻云淡笑道;“小贝,你满怀心事,就是为了要说这些?”。

“啊!~”

贝德斯脱口叫出,他满以为,自己这话说出,绝对会引起萧沐雨惊骇,但,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萧沐雨似乎无动于衷,如同闻听一件实在是微不足道的事情一般。

“萧大哥,你难道就一点都不感到意外和吃惊?”贝德斯目瞪口呆的模样委实夸张。

萧沐雨凝二指弹弹胸口,对着贝德斯微笑道;“说不吃惊是假的,想不到我萧沐雨命好,一不小心结交的兄弟便是堂堂的皇子,小贝,我真是受宠若惊啊!”。

萧沐雨这话明显带着调侃意味,不过在平静的外表之下,实际上,他的内心情绪浮动还是很大的,贝德斯居然会是佩兰帝国的三皇子,那么便是剑阁阁主端木煌的嫡系后裔!可是,这样一个堂堂的三皇子又怎么会沦落到归云宗这样一个宗派上,隐姓埋名呢?

这其中详情又是怎样的?

“在平静的外表之下,往往是隐藏着无数的波涛暗涌啊!”萧沐雨嘴角下弯,心中想到!

豁然!

萧沐雨毫无征兆的双眸精光一烁,肃然问道;“小贝,看来上次那佩兰帝国的三大王牌军团,火烈军团,鹰鹫军团以及那腐尸般的暗影军团追杀你,并不是事出无因,是有着极强的针对性,而他们针对性的目标就是你!”。

萧沐雨话语最后语气陡然一重,宛若在涤荡的水面又狠狠的砸上了一块巨石!

贝德斯原本得以平复不少的情绪,在萧沐雨话落之后,再次泛起了涟漪,浑身遏制不住的颤动,眼眶赤红,布满了狰狞的血丝,竟然散发出了浓浓的杀气。....

激动!激动!那么浓烈的杀机在贝德斯的身上迸现,萧沐雨认识贝德斯一年多来,还从未看见过!

那是一种仇恨,发自骨髓里头的仇恨,只有将仇恨隐藏在血液中,在得以爆发的那一瞬间,人才会像贝德斯表现的那样子,似癫非癫,在这一刻,精神上的痛,不是肉体上的可以堪比的!

“呵哈哈,没错,没错.....大哥端木敏思被他畜生活活凌迟而死,片片剐肉,直到血水放干,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那是活活的疼死,大哥死的好惨,好惨呐!大哥是多么心善的一个人,好人却是得不到因有的好报,那白眼狼觊觎皇位,夺得皇位之后,还要赶尽杀绝,三十年过去,这三十年我每一个日夜都痛如针搅,每一分分秒秒都度日如年,我恨..我好恨,哈哈!...三十年过去,那畜生居然还要斩草除根,不给留下一条活路,我恨不得食他肉,寝他皮!”贝德斯咽喉充满无限凄凉,那好似濒临死亡边缘的野兽发出令人心碎的哀鸣!

是谁?让如此一位好动的少年抹去了天真,能将切肤之痛融入血脉中,隐匿了三十年!

又是谁?

舍得让这样一位少年,分分秒秒,度日如年!...

萧沐雨嘴角蠕动了翻,话到了嘴边却没有出声,因为,他知道,那种伤痛不是苍白无力的言语可以抹平的!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这是不变的法则,也是亘古不变的生存规律!”萧沐雨心中居然响起这样一道声音。

历经过生死风云,他很明白这个道理,这..是亘古的真理!萧沐雨不但没有感觉到贝德斯口中的那个他有任何可恨之处,相反,对于那人的心狠手辣,没有妇人之仁,反倒有那么一丝丝欣赏!

或许!

萧沐雨那灼热滚烫的躯体内,流动的也是冰冷的血液!.......

“萧大哥,我不想隐瞒你什么,这次血月之劫遍布危机,倘若没有大哥你,我这条小命也早就交代了,能活一天,就是多赚一天,梵蒂城相对会安全,但是那畜生对我的追杀是不会休止的,我不想拖累你们,一到梵蒂城,我就会同大哥分开!”贝德斯说这话时,他的眼神是那样冰冷的盯着萧沐雨。

萧沐雨知道贝德斯这话说的真心,否则,也不会主动建议前往梵蒂城,那里,对于贝德斯来说,不但有着不可磨灭的噩梦,同时还有着深入骨髓的仇恨,这些所作的一切,都只是为了自己的安危,看样子,在提出前往梵蒂城的那一刻,贝德斯的心中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

可是..可是,有着如此切肤之痛,隐忍了三十年深入骨髓仇恨的人,会真的甘心自己身死吗?.....

“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依,还是那句老话,人的一生会充满荆棘,也会面临着无数的交叉路口,每个人都需要面临无数次的选择和被选择,一颗晨星即使在浩瀚夜空再如何明亮,也会有失去它夺目光彩的时候,一颗流星,即使它的美丽再短暂,那种短暂也算是一种永恒,该来的总是会来的,该面对的,避无可避,是男人,就该挺起胸膛,存活于天地之间!”。

萧沐雨字字铿锵对着贝德斯说道!

“大哥!~”贝德斯赤红的眼眶,在这一瞬间布满了水雾!

“记住,我们是兄弟!”萧沐雨握拳在贝德斯胸口捶了一拳!

“大哥!~~”

贝德斯眼眸流波反转,满是迷离,那酝酿已久的情绪,那早已满是迷雾的眼眶,一滴泪从眼角渗了出来,然后慢慢的,慢慢的,划过脸颊滴落到了地面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