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神
字体:16+-

第二百三十五章;一曲断肠魂 二

寺沐雨只货股寒流速体而讨,将那琴声所带魔障消卿当下心中一喜,忙不迭抱守归一!将紫府元婴释放出的那清寒激流全部朝灵台中涌去!

弃我者去,昨日之日不可留!

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矮忧!

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

我自提笔向天狂,去留肝胆俩昆仑!口中重复呢喃的也是这四行诗词!”萧沐雨目光内敛,到有了几分清明,似想起了什么!…

萧沐雨勉强一扫乾元子,心中暗道;“这琴声激发负面情绪,迷人心智,照理而言,因是杀伐之意越重。陷入的越快才是,没想到,第一个的却是嘉元子!”

心中,虽然这般想,但,萧沐雨对于乾元子可是没有丝毫同情之意!

实际上,萧沐雨只想到了一部分,乾元子同乾坤子数百年的恩怨,数百年的期待,更皆上归元宗被血洗,可谓是日不能食,夜不能寐,这仇恨,杀意早已是深入他骨髓之中!更加上,他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了仙洞遗迹之中,此刻倒如美梦破碎!

怎能不癫狂!

众人之中,论,魔性,恐怕石矾娘娘等人不下于他!

甚至于,萧沐雨心灰意冷中。也很容易受到琴声鼓动而迷惑心智,只不过,萧沐雨好运,有血菩提为基础凝结的紫府元婴,这血菩提原本的神妙之处,萧沐雨即使到现在,也是毫无头绪!

这般想来。乾元子在心魔一样重的情况下,修为最低,又无萧沐雨那般的天材地宝,固守灵台,第一个入魔,自然是不奇怪!

只见乾元子披头散发,疯狂的朝东北方向跑去,似癫狂,口中不断的嚷叫着“杀,杀,杀”的字样,双手毫无规则的在跳跃攻击着。

完全就是疯癫了的模样!

“对,就是这样!”萧沐雨心驰电闪,脑海中忽然闪过一丝灵感,竟将剑壁上四行诗词所含意境完全吃透!

这一刻,萧沐雨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块岩石,坚硬无比的岩石,他的心。同样也是岩石所做,又犹如一座巍峨的山岳,就那般俯视着沧桑万物的一切!

突兀的!

萧沐雨感到了苦,痛苦,像是肝胆俱裂,那种痛苦迅速的侵占了他身体的每一处细胞,让他整个人都悲凉的摇摇欲坠!

然,当那痛苦达到极致,萧沐雨感到神经就要崩溃之际,却是一转。身型一轻,似乎,连整个人都轻松了!

“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

对极!

对极!…

萧沐雨只有喃喃四字。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这一刻,萧沐雨总算是将剑壁上的字意完全吃透,犹如看清人间沧桑。大起大落。大悲大欢!喜喜乐乐、悲悲伤伤、戚戚凉凉、哀哀怨怨!

又何甘?

他,感觉自己像是跳出红尘俗世。用旁观者的身份去看着众人一般,此剪,那让人入魔的琴声听在萧沐雨耳中,无非只是一声响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