煞星
字体:16+-

第四章 美女PK (上)

就是韩星暗自沉思的时候,那边的董院长已经说话了:“很荣幸认识您,韩部长。(小说~网看小说)我姓董,叫董芳芳。”

韩星连忙回过神来,听到她说的话,习惯性地准备站起身,和她握个手,也算是初次见面的礼节,可他一看这个董芳芳的态度,立刻打消了这个念头。只她见离自己远远的,说话的口吻也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派头,眼神中有轻视,有鄙夷,唯独看不到半分荣幸的意思,而且,也没有让自己回应她客套的表示,根本就没打顿,一口气把话说了下去:“今天的情况您已经看到了,我就不多说了。你既然是领导,就更应该率先垂范,以身作则。令妹的不幸,我个人十分同情,但我认为,她既然不符合规定,就应该搬离高干特护病房,否则,这会给我们医院的管理带来很多不必要的麻烦,想必您会理解。韩部长,您既然是分管文教卫工作的,我相信您一定会高风亮节,全力支持医院的工作。”

韩星一听完董芳芳的话,心里忽然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这个女院长,作出一幅老气横秋的样子,说了一大堆漂亮话,无非是想挤兑自己,如果自己不同意,那就是没做到率先垂范、以身作则,就不够高风亮节,就是不支持医院的工作,就是以权谋私,无理取闹。不过,无论她话说的多么漂亮,韩星都能看得出来,这是个很意气用事的女人,也许她说的是对的,可她的表现太情绪化了,哪里象一个院长的样子。而且,她这么做,明摆着是把自己当了冤大头来耍了,韩星对这个女孩子又好气又好笑,特别是有了刚才的猜测,韩星想逗逗她,看她怎么办。心里想着,嘴里就说了出来:“如果我要是不同意搬呢?”说完韩星皮笑肉不笑地看着董芳芳,静观她的反应。

老杜没想到,平时里一样低调、不显山不露水的小韩部长今天怎么会这样,这和他平时的认识大不相同啊。但他也本能地意识到,这两位今天算是磕上了,话里都没留什么余地,照这么干下去,要不了几句就谈崩了,那可就坏了。老实人都特别怕事,非但怕自己惹上什么事,同时也怕别人特别是身边的人出什么事,连忙出来圆场:“韩部长,有话好说,董院长她也没说现在就搬,可以再观察一阵子再说;董院长,韩部长的妹妹病情的确是非同一般,我看也不急于一时,要不我们几个院领导和晶晶小姐的主治医生再碰个头,研究一下,然后再决定不迟。”老杜的思路倒是很清楚,现在大家都在火头上,而且根本不能说谁是谁非,惹恼了那一方都不合适,最好的办法就是把这事拖下来,大事化小,小事化无,这是最稳妥也是他最习惯的处理方法。所以,他这么说算是给了双方一个台阶,不过,老杜也不是一点是非观念都没有的人,他有他的价值观。现在,一个医院的常务副院长强行让区委的分管领导的妹妹搬出高干病房,这在老杜看来,就是非常非常不合适的。如果病人在普通病房,你可以不主动地把她搬进去,否则,就是拍马屁,上一任的常务副院长主动要求把韩晶搬到高干病房,他心里其实是不认同的;但现在已经既成事实了,你偏偏要冒着得罪领导的危险去做这样吃力不讨好的事,无论是对医院还是对她本人,都不是什么好事。所以,老杜的意见里还是迁就韩星的多一些。

不过,老杜没想到,这回真正吃力不讨好的其实是他自己。韩星就是想看看董芳芳有什么表现,老杜这么一圆场,韩星心说坏了。他心里也承认,在现在的这种局面下,老杜的处理方式还是很稳妥,究竟是有多年政治经验的老干部,处理起事情来就是成熟,可这么一来,这个董芳芳要是顺坡下驴,自己可就看不出来什么了。

老杜同时也没想到,如果董芳芳是个听得下去别人劝告的主儿,或者是个稍微有点官场习气的,今天这事又怎么可能发生?董芳芳当然不会买他的帐:“杜书记,你也不用和这个稀泥,这是我们业务上的事情,和党务无关。”老杜是个性格懦弱的人,被她这么一噎,顿时就没了脾气,不知道如何是好。韩星却是心中暗笑:这个女子,当真是得罪起人来连想都不想,这样下去,不知道她这个院长怎么能够当的长久。

韩星还真是没看走眼,董芳芳噎了老杜一句,马上就冲着他来了:“韩部长,您可真的太让我失望了,没想到,一个**的领导干部,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在美国的时候,我老听说中国的政府官员是如何的专权、专横、**,但我不相信,我不相信我的祖国是这个样子,而且我在国内的时候,明明知道有很多好领导,好干部,所以,每次我都和他们争论,甚至有些留学生都说我是愤青。但我不在乎,处处维护我的祖国,甚至还放弃了在美国比这里高几倍的工资待遇回来报效祖国。今天是我回国工作的第一天,但我万万的没想到,你们果然是他们所说的那个样子。坦率地说,我对这个所谓的高干病房制度本身就不认同,这本身就是一种特权,凭什么领导干部就要住和别人不一样的病房,如果是在美国,一个公立医院这么做,早就被患者起诉了,这叫歧视懂吗?你们,太让我失望了。”也许是韩星那一句有点无赖的话真的让她没折了,人家是领导,人家就是不搬,而且,连院里的同事都帮着他说话,董芳芳感觉自己实在是无可奈何,这让她又是委屈,又是气愤,情急之下,居然说了这么一大通话来。

韩星被触动了,不为别的,就为她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他也认为,这种所谓的高干病房本身就是不应该存在的,如果按他以前的脾气,作为分管的常委,他第一件事就是取缔这几间高干病房。事实上,现在的医院的病房条件已经不错了,偏偏就是有一帮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马屁精,非得要别出心裁地搞这么一些讨个别领导欢心的玩意儿,这种行为,实际上就是在败坏党的形象。韩星也没想到,他本来就是想试探一下这个女院长,没想到,居然会引起她这么大的震动,如果自己再这么干下去,那可真的就伤了一个一心报效祖国的海外赤子的心了。

韩星已经想好了他要说的话:“对不起董院长,我只是随便说一句,并没有不搬的意思,我理解也服从院方的决定。”可是,韩星还没有说出来,杜院长办公室的门被推了开来,门口同时传来了一个温柔如水而又态度坚决的女声:“对不起,韩晶的病床现在不能搬!”

闻声,三个人一齐往门口望去,只见门口婷婷站立着一个同样穿白大褂的女医生,韩星心里一惊,暗想:这个医院,怎么忽然多了这么多美女!只见这个女医生,同样长着一张瓜子脸,但不是董芳芳那种很欧化的修长有型的瓜子脸,而是很中国式的那种西瓜子的形状,圆润,饱满;脸上镶着一双灵动的大眼,黑黑的眸子占居了眼眶的大多数,余下的却是如碧如青瓷一般的白眼球,对比十分鲜明;肤色如玉,搭配上精致的五官,衬上让人如沐春风的微笑,让人感觉异常的可亲,这和健康、性感而又高傲坚决的董芳芳产生了鲜明的对比,两人的美丽却是一时瑜亮、难分伯仲。此刻,她正俏生生地站在门口,让韩星怀疑自己刚才是不是产生了错觉:那句话,真的是她说的吗?

“你是谁?”一个和自己相比毫不逊色的美女,而且她还立场坚定地站在了反对自己的一面,董芳芳有一种本能的排斥,她的问话显得毫不客气。不过,韩星倒是没感觉出什么,因为,他也想知道这个答案。

“韩先生您好,您是韩晶小姐的家属吧,我叫枊雅智,是令妹现在的主治医生,请多关照。”枊雅智没有回答董芳芳的话,而是直接走到韩星的面前,温婉而不失大方地向韩星伸出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