煞星
字体:16+-

第二卷 第二十二章 得道多助

第二卷第二十二章得道多助

以下是申诉材料的正文。(小说~网看小说)

中纪委领导:

本人许有为,现任**海洲市委书记,现以一个普通党员的身份,就韩星同志因办案中出现安全事故受处理一事提出如下申诉:

韩星同志上任以来,其坚强的党性、出众的能力、果敢的作风,卓越的领导水平,得到海洲市绝大多数干部群众的一致公认。在韩星同志的领导下,市纪委重拳出击,惩治**。这次行动,严厉打击处置了一批**分子,可谓大快人心,广大人民群众交口称赞,有口皆碑。

韩星同志的做法,在维护了党和人民群众的利益的同时,也不可避免地得罪了一些人。这些人借纪委办案点发生的安全事故大做文章,歪曲事实,诋毁韩星同志的形象,处心积虑地给省委施加压力。

目前,省委已经作出了对韩星同志予以离岗审查决定,对省委的决定,按组织原则,海洲市委坚决执行。韩星同志工作中有失误,理应追究责任,省委没有直接免去韩星同志的职务,而是作出离岗审查的决定,待事情的真相被查明以后再作处理,这种方式也是非常合理的。

但是,特别需要向组织上说明的是,海洲纪委办案点的事故原因非常复杂,目前尚未查明,根据当时的情况,我个人以为,不能排除军方内部有人故意制造混乱、给犯罪分子作案提供可趁之机的可能。

党章规定:党员可以把自己地意见向党的上级组织直至中央提出。鉴于海洲纪委办案点涉及到军方,范围已超过省委的管辖权。为此,本人特向中纪委提出申诉:请组织上尽快查明真相,给韩星同志一个公平合理的处理。

许有为

“许书记,这……”赵可言有点为难,可许有为态度坚决,他也不好多说什么,但还是有点欲言又止。

“就这么定了。去办吧。不用通过机要局了,这是我以个人身份发出的。你自己传过去就可以了。”许有为不为所动。

赵可言心领神会,许有为这么做,其实是不想这事让太多的人知道,机要局的同志地保密意识虽然无可怀疑,但这种直接越过省委向中纪委申诉的事,还是知道地人越少越好。不过,许有为找到了一个很合理的理由。表面上说服从省里的决定,但又提出这事涉及军方、超出了省委管辖权,从而向中纪委申诉,不能说不巧妙。中纪委是不会把这封信转发给省委的,这可以减少不少麻烦,而且,就算省里的领导以后知道了,即便心里不满。也不好说什么。不过,有一点他看不明白,便提了出来:“许书记,按说这份材料直接发到纪委办公厅就行了,发到干部室也没什么,可为什么还要发到研究室啊?”

“不懂了吧。你是办公室副主任。我问你,如果你写一份报道,发到省委办公厅的网站,省委办公厅能不能给发个头版头条?”许有为问得有点莫名其妙。

“嗯,做做工作的话,也许能。”赵可言回答地很谨慎。

“如果我只给你一夜的时间,现在发,明早就登,那有多大的可能性?”许有为追问。

“这…时间太急了点吧。”赵可言不敢打包票了。

“那我要是让你发中央办公厅的网站,而且只给你两个小时的时间。让他们接到以后立刻发个首页头条。你能办到吗?”许有为问得有点荒唐,省里变成了中央。时间压缩到两个小时。

“我能做到。”赵可言笑了:“我能做到的话,说明您已经是总书记了。我不是市委书记的秘书,是党中央总书记的秘书。”

“这不就齐了。”许有为揭谜一般地说:“你做不到,可咱们地韩书记能做到。上次开常委会,我们是临时决定的,而且,据我所知,韩星本来没打算把那次行动公开化,否则也不用搞得那么神神秘秘了。可是,刚接到会议通知,两个小时没到,人家的报道就在中国纪检监察网上公开了,小赵你想想,这说明什么问题?”

“我还真没注意。有这么邪乎?怎么就跟那网站是韩书记他们家开得似的。”赵可言有种目瞪口呆的感觉。以前还真的没想过这个问题,现在想想怪唬人地。那可不是什么娱乐网站的八卦版,逮到一个爆料说登就登,那是堂堂的中纪委的官方网站,是中纪委喉舌。

“我也觉得挺邪乎,这个韩星的身份太过神秘,一会是中纪委反腐卫士,一会是海外的富家子弟。那次的录像我后来认真看过,中纪委来的那两位林主任,是来监督的吗?我总觉得是来给韩星助选的,怎么对韩星有利怎么办?尤其是那个中纪委地研究室主任林清雅,你说,她究竟是来干嘛地?”许有为反问他的秘书。

“应该是来调研地。毕竟全国第一次市一级的纪委书记直先,这是一个新事物,研究室自然会在这方面做点文章,也不是很奇怪。不过,主任亲自出面,确实隆重了点。而且有一点很奇怪,中纪委对这件事的宣传并没有下很大功夫,反倒是中组部那边的力度要大一点。”赵可言也在分析。

“这就对了。本来也没什么不正常,研究室主任亲自到海洲,的确是隆重了一点,这也无可厚非,但有些情况你不了解,仔细观察还是能看出一点问题。这事我可以问你,我的材料都是你负责的,但是,你亲自执笔的材料,有几件?”对自己的秘书,许有为说自然不用客气。

“正常地程序。如果不是您特别交待只能我一个人完成的材料,初稿都是由我传达您的指示传达给秘书,他们执笔,我来修改把关。”在这件事情上,赵可言不敢含糊。当秘书的,绝对不能给领导一个恃宠生骄的印象,也不能所有的的事都说成自己地功劳。那不现实,但更不能把自己的功劳给抹煞了。赵可言在回答这个问题地时候很是严谨。

“不用解释,你的成绩和你的毛病我都很清楚。”许有为一眼就看清楚了赵可言的想法:“我只是想让你知道,连你都很少亲自执笔写材料,中纪委研究室的主任会这样做吗?问题就在这里,我看了一下那次活动的来员名单,除了那个林主任外,中纪委研究室根本就没来文字秘书。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了吧。你也经常到区里去,我问你,在你没带人过去的时候,你都干嘛啦?”

“我……呵呵,一般都是他们几个区里地领导邀请,去喝个小酒什么的,不过,许书记。我得跟您汇报,腐化堕落的事我可没干过。”赵可言很紧张。

“紧张什么呀,你要是真干了什么腐化堕落的事,我就不这么和你说话了。现在是分析问题,中纪委研究室是中纪委领导的智囊团,在市里。你的身份和那个林主任是一样的。你说你一个人下去的时候是去喝喝小酒了,那你想,林清雅来海洲是干嘛了?”

“这我就不清楚了。难道,她真地像你说的那样,是来给韩星助选来啦?”赵可言明白,林清雅肯定不会没事来海洲喝喝小酒。

“我看像。”许有为也没有把握:“本来我还没这么想,后来见韩星那个稿子一发,我感觉不大对。中纪委的网站,是研究室负责的,特别重要的稿子。像那天登得那个头版头条的。必须主任亲自把关才能发。韩星跟林主任打过招呼了,而且。林主任也很给他面子。要我看,他们地关系,肯定不一般,应该是亲戚,而且是很近的亲戚。你明白了不?”

“许书记,我发材料去了。”赵可言现在总算是把一切都弄透了,来海洲的两个林主任,最起码有一个和这个韩书记有关系,而且不是一般的关系,那他还想什么,办事要紧。

“去吧去吧。”许有为挥挥手放赵可言走了。按说,他没必要和赵可言说这么多。但是,做领导的,高处不胜寒,很孤独,并没有几个可以说得来的人,许有为更如此,也就是他的这个从原单位带来的秘书能满足一点他的倾诉欲了。

与此同时,Z省省委的常委会也在开。省委书记张政正在做总结发言:“同志们,今天会议地议程已经基本进行地差不多了,还有一个事需要大家通过一下,那就是对海洲市纪委书记韩星处理意见。大家都知道,海洲纪委书记产生是中央纪委书记直选试点,我们虽然有对副市级干部的任免权,但海洲地这个事我们只能先拿一个处理意见,还是报请中纪委和中组部批复一下为好。这个韩星同志上任以后,在海洲搞得有点乱,刚开始上任伊始就‘双规’了八名十处级干部,造成全国的新闻媒体都在关注这一块,在海洲也搞得天怒人怨,我这接到关于他的上访材料都超过一百封了,估计组织部和纪委那边也不会少;紧接着又出现了纪委机关的干部被杀害的事件,刚才还有人把视频资料通过网络传到了市委办,死者家属正在海洲市委大院门口围攻,影响很不好,我的意见是,既然有个试用期的规定,这个韩星同志又不大符合当初的标准,省委按规定报请中纪委、中组部免了他吧。大家有什么意见,如果没有,那就举手表决吧。”张政显然没把这件事当成一回事,在常委会的最后,他提出了意见,大家举手表决下来就算完了。

“我同意。”组织部长率先举起了手,很快,十之**的常委都举起了手。

省委副书记、纪委书记刘明达是最后一个举手的,但在举手的同时他也说话了:“张书记,吴部长。我同意免除韩星同志海洲市纪委书记的意见,但我有一个提议,建议在这个常委会一起通过报中纪委批准吧。根据大家地意见,韩星同志的确不适合继续担任海洲市纪委书记的职务,所以,从人尽其才的角度出发,我想。是不是可以安排韩星同志到省纪委来工作。我们纪委纪检监察一室主任到现在还空缺着,很长时间都没有挑到合适的人选。我看这个同志挺合适。他到这边来也算是平调,不算提拔。另外,我那边也有三十多个涉嫌贪污受贿的厅级副厅级干部要‘双规’,韩星同志有经验,组织能力也很强,不如就让他来做这件事吧。当然,一个主任的份量轻了点。要不让他兼一个省监察厅地副厅长?不知道大家是不是同意,要是同意,也一并举手表决了吧。”

刘明达举起了手,可另外的人地手却不知道是继续举着还是放下才好。道理很简单,刚才是在讨论免掉韩星职务的问题,他这么一说,并且举起了,问题的性质变了。变成了调动韩星工作的问题。

“等等,等等,先等等。”张政书记说话了:“我说刘书记,我这就不明白了,咱们这是在讨论处理人的还是在讨论提拔人呢”

省委书记的话是大实话,省纪委纪检监察一室主任。再兼一个省监察厅副厅长,那是什么职务?那是省纪委书记的候选人。纪委地监察一室,是一般的人能做的吗?不是。那是监察业务最重的一块,纪检监察,又是纪委工作最重要的一块,处理的都是省直机关的厅级干部。海洲可是个小市,海洲的干部到省直机关,除了市委书记,平调就是提拔,何况是监察一室主任这样地要害岗位?这等于是提拔了一级半。十天前还是一个副处级。过了十天,因为工作有失误。就再提拔一级半,等于是十天内连升三极半,这不是开玩笑吧。可是,纪委书记发话了,已经举起手的同志不知道是放下好还是继续举着好,只好放了一点点,就这么是不尴不尬地举着。

“全票通过,那咱们就这么定吧。”刘明达很识时机,自己主动把手放下了。

“等等。”张书记不干了,做到这么高职务的,都是人中龙凤,才不会这么任人摆布:“你说调韩星同志到省纪委工作,什么理由?”这是大家的心声。在场的,好多人都向刘明达推荐过这个职位的人选,可他总找这样那样地借口推了,这会却把一个待处理的人给提出来了,这不是搞笑嘛。

“那我就说说我的理由。”刘明达现在很严肃:“韩星同志,之所给大家一种犯了众怒的感觉,就是因为信访件多了点。大家想想,他一个人,一下子‘双规’了这么多干部,八十名啊,一家写两封,那是一百六十封,现在张书记手上只有一百来封,我感觉,不是多了,而是少了。这是其一。对韩星同志的信访件,大多数都被张书记转到我这儿来了,我仔细的看了一下,无非是刚愎自用、好大喜功之类的,没有一封信件有韩星同志确实违法违纪的证据。这是其二。这八十名被‘双规’的干部,我们也在关注,可以这么说,没有一个冤假错案,都是罪有应得。这是其三。一下子办八十个不同的案子,这在我们省纪委包括中纪委都没有先例,这需要什么样地组织能力、协调能力,这也罢了,最关键地是,这需要多么大的魄力,大家想过吗?韩星同志,绝对是个优秀地领导和管理人才,这是其四。最关键的是,关于事故发生的原因,大家都看到了。部队早不集合晚不集合,偏偏在有这么多人被‘双规’的时候集合,这不是添乱吗?连武警都被调出去了,这究竟是巧合还是故意有人从中捣乱?这是其五。有了这上面的五个原因,我想可以证明…:第一,韩星的能力没得说;第二,除了这件事本身以处,韩星没有任何问题;第三,命案这件事很复杂,韩星很有可能是受了冤枉的。我说把他调到省纪委来工作,既能解决这件事情,同时又让韩星同志暂时到了一个公正的对待,不会寒了广大纪检干部的心,而且对我们省纪委下一步的办案很有利。这有什么不合适吗?”

这边的结果还没出来呢,中纪委那边,林正祥,正把许有为的信呈给管干部的中纪委副书记孙治贵看呢。孙书记看完以后,把老花镜摘了下来,问了一句“正祥同志,你觉得这封信写得属实吗?”

“没调查之前,我不好表态,但是,一个市委书记以普通党员的名义发来的申诉,我觉得还是应该认真对待。”林正祥说了等于没说。

“我注意到了海洲那边的动向,如果一切如这个市委书记所言,那么,这个韩星同志能力很强啊。”孙书记的话基本是肯定的。

“孙书记您说的是。韩星同志我以前就接触过,是因为S省P县的那个案子,你应该知道的。那时候他就表现出了非同一般的工作能力和对反**工作的热爱,最后九死一生,终于把案子给破了,还因此被我们纪委授予了‘反腐卫士’的称号。但我觉得,这个同志的优点和缺点同样突出。”

“哦?什么缺点?”孙书记口气好像还有点不乐意。

不过,这正中林正祥的下怀,他连忙回答:“这人的纪检业务和办案能力极强,尤其执行力,非同一般,但不大善于处理基层的复杂关系,我觉得,这样的同志比较适合在咱们纪检机关工作,十三室现在可正缺这样的的人才啊。”

(每天五千字,已经连续更新了七天,我有点累了,大家一定要多给我动力啊。煞星追赶的目标——海皇本纪今天突然发威,原来已经从差七十票追到只差二十多票,现在又拉到了五十票。不过,我依然有信心,还有二十多天呢。我相信,煞星胜在后劲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