煞星
字体:16+-

第三卷 夏至 第八章 针锋相对

第三卷夏至第八章针锋相对

看着董小方紧张地样子,韩星笑了:“董小方啊董小方,你一直觉得你做事天衣无缝是吧,看来你也并不是十分自信嘛。(小说~网看小说)”

韩星这么说,董小方反而释然了:“对什么样的人采取什么样的方式,韩星,我不得不说,你最起码还算是个比较让我看得上的人,果然不枉我对你的重视。你都一败涂地了,居然还能如此坦然,输得起,算个男人!这么说吧,我们两个人,从你接手我爸的案子的那个时候开始,就注定是水火不容的。这么多的恩恩怨怨,我不知道究竟到什么时候才能算得清,但我可以告诉你,我还可以给你机会,你在**的官场上也许还有奔头,哪天等你攒够了本钱,有资格做我的对手的时候,我依然会跟你打一场公平之战。”

“谢谢。”韩星的笑,更加高深莫深:“如果你所说的公平之战是像你这次一样,可以把人格、感情、尊严全部押上的话,我不会跟你打,我认输,因为我付不起这样的筹码,我们的底线是不同的。”

“呵呵,成为王候败为贼,谈人格、感情、尊严,是不是奢侈了一点?历史,从来都是由胜利者书写的。汉高祖刘帮,为了江山,不但能把老婆抵押给项羽,就连项羽要把他老爸刮骨熬汤的时候,这位后来的开国皇帝都能说:熬好了汤,别忘了分给我一碗。按你的观点,这根本就不是人话。可就是这么一个极度无耻地。却奠定了汉朝几百年的基业,至今你我身上都没有摆脱他的影响,我们的民族叫汉族,说的话叫汉语;唐太宗李世民为了当皇帝,把自己仅有的两个兄弟在玄午门一起给宰了,但他开创的大唐,到现在还是全世界华人地梦。我们在国外被叫作唐人,中国人聚集的地方叫唐人街。你们**现在要实现中华民族地伟大复兴。应该就是要回到汉唐时期的强盛吧。这些话有点远了,咱们说近的,说我们这个时代的事。某个靠跟导演睡觉获得出镜机会的电影学院的学生,不但能上《时代》周刊的封面,还能当选中国青年领袖。不妨再说近点,就在你治下地海洲,一些堂而皇之坐在市会议厅里审议政府工作报告当人大代表的富翁。在他们起家的时候,很多人手上都握着血淋淋的资本,走私、贩毒、打砸抢杀一样没少干。同样是在海洲,一些个还有几分资色的小姑娘,有的甚至还是大学生,到上海、深圳甚至是国外卖了几年皮肉,带着几百万回家,开个公司办个小厂。买房买车,摇身一变就成了有产阶级,后面追求的男士排成了长队。呵呵,你跟我谈人格,谈尊严,这东西究竟值多少钱。你能告诉我吗?”

韩星默然,他无法回答,并不是被董小方说服了,而是跟本找不到一个和董小方交流的共同地平台。眼前的董小方,是一个纯粹的实用主义者,在他的眼里,一切都是可以为利益服务的,这就是他的价值观。如果把交流比喻成是踢足球,韩星很自然地认为,游戏是有规则地。可董小方不这么看。他可以用脚踢,但也可以用手;足球扔在对方的大门里算进。扔进自己大门里也算进,这球还能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