煞星
字体:16+-

第三卷 夏至 第十章 乘胜追击

第三卷夏至第十章乘胜追击

“别介啊!”韩星没有理会冯倩倩,而是冲走到门口的董小方喊了句:“咱们还有事没谈呢!”

“现在我们还有什么好谈的吗?”董小方横眉冷对着韩星。(小说~网看小说)别说是董小方,放在任何一个人,对韩星这样把自己的好事破坏的一干二净的人,都不会有什么好心情。

“别忘了我们今天谈话的初衷,可不是打你那些乱七八糟的官司,而是为了那支王子之吻。”韩星笑了笑,他现在好整以暇,明明是开口向别人要东西,反而像是取自己的东西一样。

“呵呵!”董小方觉得挺新鲜:“你觉得我现在还会给你吗?我就是把它扔到海里,都不会给你。”

“你没有这个权力。”韩星冷冷地说:“这个药的研制,耗资上亿,这笔钱,是你董小方个人出的吗?不是,这笔钱是炎黄集团出的,因此,这个项目的知识产权也理应属于炎黄集团,当然啦,你作为项目的负责人,作为炎黄集团的员工,为公司作出这么大的贡献,也理应获得合理的劳动报酬,甚至是奖励,我说的对吗?董小方先生?”

“你……”董小方张口结舌,一副虎落平阳被犬欺的样子,不过,董小方还是有应对的办法的:“韩星,别那么小人得志,你现在还不是炎黄的董事长,我和谈晶晶女士的婚姻关系在法律上也还没有终结,即便你是谈晶晶下一任丈夫的候选人。可现在毕竟还没有成为现实,如此急迫地代表炎黄集团来对我发号施令,是不是早了点?”董小方地讽刺,很是尖刻。

以韩星脸皮之厚,岂会因为这点讥讽就脸红,他刚想应答,那边大屏幕上的晶晶已经开腔了:“韩星先生。董小方先生,我现在代表董事会宣布。免除董小方在炎黄集团经营层的一切职务,并委托韩星先生作为我本人在中国大陆的全权代表,临时出任炎黄集团中国分公司的执行董事。”

“我也委托你为我在中国大陆的全权代表,可以代替我行使监事会主席的一切职权。”开口地是钱玉成。

董小方无语,韩星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一切都在预料之中,只是来得太快,太直接。事情本身没什么。总经理的职务,对董小方来说,肯定不会稀罕,只是,两个人之间地关系却发生了很微妙的变化。刚才,韩星向董小方讨药还有些名不正言不顺,可现在,却已经成了炎黄集团新旧两任执行官的正式交接。董小方应该没有什么话说了。何况,董小方现在基本上算是一只丧家犬,哪里还有什么讨价还价的地方。

就是冯倩倩认为今天的事已经大功告成了的时候,韩星却说了一句让大家都觉得万分不可思议的话:“晶晶,玉成兄,谢谢你们对我地信任。不过,我现在还不能接手炎黄集团的业务,我会用自己的方式处理好我的问题,炎黄集团中国分公司的事情,还请你们另外指定其它的人处理,对不起。”

董小方吃惊,到了手的尚方宝剑他为什么不用?钱玉成也吃惊,他表这个态,完全是顺着谈晶晶的意思来地,他很清楚。这个人。是姐姐临终前亲自指派的炎黄集团的当家人,又是谈晶晶的真正意义上的真命天子。董事长和监事会主席的权力都完全交给了他一个人,虽然现在只是让他接管中国分公司,但仅仅是第一步,接下来地意图已经非常明显,就是让他从此按管炎黄集团近百亿美元的财富,这不是一个小数目,他为什么要拒绝?钱玉成想不通。

晶晶更想不通。她还以为,韩星的书记已经不做了,从今往后,两个人之间的障碍再也不存在了,他们可以双宿一起飞、举案齐眉了。晶晶从来都没有把这个董事长的职位放在眼里,即便是被董小方抢去,她也不在乎,除非韩星需要。现在,一切的问题都不存在了,他为什么还要拒绝?难道他还在恨自己当初的绝情吗?难道他真的对自己已经不在乎了吗?晶晶心里百味杂陈,只觉得泪腺中的潮水已经汹涌而出,很快就要冲毁眼眶的闸门。她不想自己流泪地样子被他看到,她不想让自己在他面前表现得那么软弱,就是泪水即将出眶地一刹那,她把手伸向了董事长位子前面专有的红色按钮,这是一个紧急按钮,可以在董事长不愿意地时候,切断这个会议对外界的一切通迅联系。

大屏幕,轻轻地闪了一下,变完全失去了亮度。酒吧与南非的联系,中断了。

韩星显然并没有对晶晶的动作过分在意,他的全部精力都放在对付董小方的身上了。事实上,并没有出现什么波折,一切都还在韩星的计划之中,就在董小方迈出酒吧门的时候,他已经呆住了,原因是,事实并没有他想像的那么简单,在门外的草坪上,两辆警车早已停候在那儿,深夜,没有拉警笛,可红蓝相间的警灯却在不停地地闪烁着,把灯光柔和的草坪照耀得分外刺眼。

见董小方出来,两名警官马上迎了上来,伸手敬了一个礼,对董小方正色道:“请问您是董小方先生吧。”

“我是,怎么啦?”董小方心知不妙,但还是强作镇定。

“您因为涉嫌巨额诈骗,已被我海洲市公安局立案调查,请您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为首的警官非常严肃。

只是协助调查,不是拘留,更不是逮捕,情况并不是很糟,可罪名却是不轻,涉嫌巨额诈骗,但董小方还是不大理解,只是本能地问了一句:“我涉嫌巨额诈骗?请我。我骗的是什么?”董小方感觉十分好笑,无论怎么说,自己还是一个拥有数亿美元身家地巨富,诈骗?未免太搞笑了。

“我们接到举报,说您企图利用婚姻侵占我国公民韩晶晶女士的巨额财产,数额达五十亿美元之巨,当然。清者自清,情况是否属实我们还有待于进一步核实。希望您能配合我们的工作,查明事情真相,如果您是被诬陷的,我们一定会严肃追究相关责任人的法律责任,谢谢。”警官像背书一般走着自己的程序。

完了!董小方额头的汗当时就下来了。他知道韩星做事情非常狠,可他没想到他会狠到如此程度。不错,诈骗罪在一般情况下不算是什么重罪。但那是要看数额地,五十亿美金啊,一旦立案,恐怕是共和国历史上的第一号诈骗案,这五十亿美金,已经足够为他董小方买一颗黄澄澄地子弹了。而且,从法理上说,这两个人对他还真的不是诬陷。因为谈晶晶的的确确是中国公民,理应受到中国法律的保护。他的行为,按中国的法律,在有了刚才地那些视频证据的情况下,也完全可以构成诈骗罪,这么严重的刑事犯罪。即便他是南非公民,也不需要驱逐出境,中国法院完全可以判他个死刑立即执行。如果说,前面的结果,无论有多好或是有多坏,却都在他的预料之中,都在他的承受范围之内,现在的结果,就是无论也承受不了的了。料事如神地董小方,怎么都没想到。韩星居然会来这一手。他现在,真的很无奈。

“慢着!”跟着话音而来的。是一声娇叱,韩星一看,闪在大家面前的是一个健康而又十分性感的女郎,这人,韩星熟悉,正是董小方的妹妹,董芳芳。

“韩星,我劝你,做事不要赶尽杀绝,否则,你会遭报应地。”董芳芳高举着自己的一只手,对韩星继续说着:“韩星,你看清楚了,我手上的东西,就是那支王子之吻,世上仅存的一支王子之吻。它装在一个非常脆弱的玻璃瓶内,我只要轻轻地松开手,这支王子之吻的玻璃瓶就会叭地一声掉在地上,摔得粉碎。瓶子里价值上五千万的**也会在瞬着失去效果。我还得提醒你,这是一支生物制剂,在常温下只能保存五分钟,而我把它从冰箱里拿出来已经超过两分钟了,何去何从,你自己掂量着办吧。”

“别,董大小姐,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只要你把药给我,我绝对不会难为你哥哥。”韩星一边说话,一边向两名警察使了个眼色。这两名警察也很乖巧,连顿都没打,就钻上车,关掉警灯,把车开走了。刚才还在他们口中神对不可侵犯的法律,好象立刻变得无所谓了。

董芳芳也很干脆,她只说了一句:“我相信你韩星是个言而有信的人。”说完,便把那支价值连城的针剂交给了韩星。韩星也不客气,接过东西,一边地马如龙早就准备好了,把东西小心翼翼地从韩心手中接过来,放进早已准备好地冰盒内。

“两位,后会有期!”韩星冲董氏兄妹很传统地拱了拱手,和冯倩倩一起,坐上马如龙的车子,迅速离开了董小方地别墅。至此,一场紧张的心理决逐,终于拉下了帷幕。

目送韩星的车子离开这个院子,董小方像是在对妹妹说,又像是在自言自语:“这个韩星,实在是太让人看不透了。他不但是一个精明的政府官员,也是一个出色的法学专家。南非的,美国的,中国的法律,都被他应用的非常纯熟,对他,我果然是有些轻视了。”

“他真的就没有弱点吗?”董芳芳问了一句。

“有,但他把自己的弱点掩饰得很好。比如刚才,他不接受谈晶晶授予他的权力,那绝对不是因为他不需要或者不想接受别人的帮助,也不是出于他的自尊,而是因为他还放不下作为一名中国政府纪检监察人员的身份。要知道,中国政府官员,特别是领导干部,是不允许在企业兼职的,除非他辞职或是退休。这个人的信念太坚定了,在与人斗争地时候。如果把某一方面的信念抱得太重,那就会让他失去很多回旋的空间,这就是他的弱点。比如,他后来花那么多心思要获取那支王子之吻,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目的,只是为了把海洲的那个案子最终查清楚而已,一旦得到以后。他就觉得得到了这世界上最有价值地东西,其它的。就都不在意了。”沉静下来地董小方开始对韩星进行冷静地分析。

“可他却不知道,这支王子之吻,其实已经没什么价值了,我们已经找到了低成本制造这种药品的方法,用不了多长时间,这种药物就会成为市场上十分常见的普通药物,只需要几十美元就可以买到。”董芳芳补充道。

“这就是我东山再起的本钱。”董小方恶狠狠地挥了挥拳头。好像要砸碎什么。

看着董小方的样子,董芳芳的眼神很复杂,她想不通,自己的哥哥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他曾经是那么地优秀,那么的惊才绝艳,可是,为了仇恨,为了财富。这个她昔日心中的偶像,现在已经彻底坍塌了。这和能力无关,和智慧无关,而是他的所作所为,让她十分不齿。为了钱,连自己的女朋友都可以献出来。这种事情,即便是在西方成长起来的董芳芳,都无法接受。如果换成她,爱上了这样的男人,她宁愿死去,都不会去配合这种龌龊的行动。现在地董芳芳,甚至已经把董小方列入了渣滓的行列,在决定是不是要用那支药来和韩星做交易的时候,董芳芳,连自己都感到吃惊。她竟然还犹豫了一下。在决定是不是要拯救自己的亲哥哥的时候,她竟然会犹豫。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可是,她毕竟是自己的亲哥哥呀,血浓于水,这真地有什么好犹豫的吗?何况,他们这对兄妹,和别的兄妹的感情要深许多。他们是孪生兄妹,一起出生,一起成长,一起上大学,一起出国。在家庭遭遇了那么大的变故之后,她这个只比自己大几分钟的哥哥,毅然背起了长兄的重担,甚至承担起了家长的重任,让做妹妹的可以心无旁鹜钻研学问。作为妹妹,她也心安理得地接受了这份庇护,却从没有认真想过,自己这个妹妹,只不过比哥哥小了几分钟而已。

董芳芳痛恨炎黄集团。如果没有炎黄集团,他们兄妹的一切,都会很平静,很安然,很顺畅。即便是在卧虎藏龙地普林斯顿,他们这对兄妹,也是非常引人注目地,他们的导师,以他们为荣。她忘不了董小方决定弃学从商时她们地导师的愤怒,导师说,董小方的离去,是对学问的践踏,是对科学的亵渎,是对个人前途的极端不负责任。导师放言,以他们兄妹的才华和默契,假以时日,在世界科学殿堂里,除了居里夫妇外,还将多一对组合,那就是董氏兄妹,而且,他们兄妹未来的塑像,或许比居里夫妇更加伟岸。

对这一点,董芳芳绝不怀疑。董小方,就是凭借在清华的本科生基础,加上在普林斯顿喝下去的半瓶醋,就能和自己搞出那个可以让植物人重生www.Freexs.Cc的王子之吻,而且,很快这种药物就可以普及化,就凭这一条,他们兄妹就可以毫无悬念地摘取诺贝尔生理和医学奖。董芳芳很清楚,这个项目,在大多数的时间里都是由自己来做一些基础工作,可是,真正的项目主持者,是董小方,是她哥哥。项目的创意来自于他,基本思路来自于他,就在实验过程中遇到瓶颈以后,在大多数的情况下,为她指占迷津、帮她攻克难关的也是他。董芳芳不得不服气,如果说,自己果然其他人所说的那样,是个天才的话,那么,普林斯顿有很多天才,而哥哥,却是绝无仅有的,他是天才中的天才,这样的人,可遇而不可求。

可惜了!这样的人,最终还是放弃了科研,投入了商海。正如导师所说的那样,太不值了。导师说,如果董小方坚持下去,他的一项成果,对于人类来说,或许比全球五百强企业的资产加在一起都更有意义。如果这个词,是人类语言中最苍白的一个词,它永远代表一种假设,无论这种假设有多么合理,最终都是画饼充饥。

一别经年,董芳芳知道,哥哥在非洲的打拼和学院里的科研生活完全是两个世界,那里,没有方程,没有模型,没有基因,没有复杂的DNA链,有的,只是刀光和剑影,炮火和硝烟,鲜血和生命,危险和曲折。哥哥告诉她:他喜欢这种生活,因为这种生活很男人。

但董芳芳没想到,等她再次重新审视自己这个过着很男人的生活的哥哥的时候,她惊讶地发现,他非但不是个男人,他,简直就不是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