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光战神
字体:16+-

第九章 在梦中

“你全知全能你无处不在你照耀初生赤子,也照耀垂暮老人你在清晨迎受信徒的朝拜,迷雾必不能将你遮挡你在午夜聆听众生的祷告,黑暗也无损你的荣光我众在你庇佑之下行走,必得到你肃穆的指引我众在你笼罩之下战斗,必领受你神圣的祝福我众受你德惠,与正直良善者为伍我众为你统领,将奉你为徽记与旗帜我众蒙你恩典,必永得你宽恕原宥我众因你而持有光辉与胜利,必为你增添荣誉我众因你而享有和平与幸福,必献上最虔诚的祈祷每有苦难、灾祸、乱离、病痛,我众呼唤你名即得解救你永护佑每一个信徒,你永荫庇每一座城池”

恍惚间雷根听到有人用一种很奇特的语言在祷告,既不是通用语也不同于兽人语,它高贵而威严、温和而慈悲,虽然自己从没听过这种语言,但奇怪的是居然能懂得它的意思。雷根正想开口询问颂诗之人,却惊诧地发现自己没有嘴巴!更令人不安的是,此刻的自己犹如一团雾气漂浮在这个不知名的空间里。

“圣光的选民,请收起你的畏惧之心,现在的你所看到的正是自己的灵魂。”正在雷根惊惧不已时,那个颂诗的声音柔和地传来。

“原来我真的死了,”雷根只感到一阵解脱,随即试探着用心中想法跟对方交流,“请问您应该如何称呼?”

“我并无姓名,但自出生之日起人们都叫我神圣之书。”

“哦,圣光在上!这可真是个活生生的奇迹。”雷根感到如此的不可思议,他居然和一个神器的意识正在交流。

“那么,神圣之书…阁下,”他艰难地加了一个敬语“我记得自己被恐怖图腾所杀,但是为何灵魂会在此处?”

“万物都有始终,该去之物不会逗留,该来之物不会停顿。你的宿命并未终结,所以圣光将你的灵魂带到此处,不欲使你的内在遭到腐蚀。”

“阁下,我不明白。”雷根老老实实地说道。

“这并不奇怪,毕竟圣骑士和牧师这两种圣职者的出现还不到两百年,而圣光却是永恒地存在于宇宙之中。首先圣光并不是一种宗教,不同于大部分将具体的神灵作为崇拜对象的信仰,可以说圣光是模糊的,虽然给予追随者们精神力量和精神指引,但从未真正意义上的展现过所谓的神迹。所以圣光就是信仰本身,来自信仰之力的信仰,而你们这些圣职者就是这些信仰的源泉和归所。”

“哦,原来如此。”雷根点了点头。

“很多圣骑士在接受圣光洗礼之前都是普通的战士或者牧师,他们信仰圣光大部分是因为感激圣光所赐予的力量和精神依靠,但是很少有人真正懂得圣光的真意,这也是为什么有些圣职者在强大的黑暗力量面前迷失自我,抛弃圣光转而投奔邪恶的原因。”

“您的意思是,他们仅仅将圣光当作一种宗教或者是种得到力量的手段?”雷根疑惑地问道。

“难道现在的你不是这样想的吗?”神圣之书轻笑道,“我早就感受到你心中那熊熊燃烧的复仇火焰,假如此刻有一个强大的邪神**你用灵魂交换力量,我想你绝对会毫不犹豫的答应。我能感觉你心中所封印的东西,你也一样早就知晓,所谓的遗忘只是你怯懦的逃避罢了。”

雷根雾气般的身体一阵剧烈的颤动,猛然间爆发出一阵无比强烈的如同尖叫般的意识:“你知道什么?你这本肮脏的邪典!我不是怯懦!我没有逃避!是大人叫我逃的!我没有错,我没有错!我没有…”

神圣之书并没有反驳,它似乎静静地“注视”着雷根那极不稳定的灵魂,“既然你如此肯定,我们就不妨重新回到那一天,看一看到底发生了什么。”随即一副无比清晰的的画面出现在了雷根面前:

——“泰兰阁下,这是本月应该被净化的人数其及名单,请您过目。”一个身着长袍的教士将手中的羊皮纸放在了血色十字军领主泰兰.弗丁的办公桌上。

“我不是说了以后不要拿这些事来烦我了吗?既然大检察官阁下都予以了批准,何必再来问我?”正在看书的泰兰头也不抬地说道。

“可是大人,血色审判团的调动需要您的首肯,伊森利恩大人吩咐过务必请您对这份命令用印。”教士恭敬地低下头去,但眼中却满是不屑。

“是吗?到底是哪个棘手的目标需要动用我的审判团加以铲除,阿比迪斯将军吗?”十字军领主放下了书,死死地盯着面前一脸尴尬的教士。

“圣光在上,您怎么能如此诽谤一名高贵的神职人员!我代表大检察官阁下向您提出控诉!”教士用愤怒掩盖着自己的慌张。

“够了,你们这些小丑!”泰兰猛地站了起来,一把揪住了教士的衣领,“不要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自从亚历山德罗死后,你们都变得跟疯子有什么两样?!这里、斯坦索姆、提尔之手、大修道院,我所看到的都是一群疯子!任何人只要质疑你们的决定就会被当成瘟疫感染者,告诉我,有多少年轻的战士死在了你们的审讯室!”

教士畏缩地避开了泰兰的咆哮,无力地辩解着:“没有人能保证他们何时会变成那些可憎的亡灵,只有将他们彻底净化,圣光才会救赎他们的灵魂。”

“强词夺理的杂碎,滚吧!去告诉伊森利恩,如果他不能亲自对上个月德米提雅的遇难做出解释,就算他是我的老师,我也一样会以壁炉谷领主的名义驱逐他!”盛怒的泰兰将魂不附体的教士扔出门外。

看着教士连滚带爬地离开了城堡,泰兰沉默地坐回桌前,将地上的羊皮纸捡了起来。上面是伊森利恩那非常独特的斜体字:兹查证原血色审判团成员克里斯汀.雷根有被瘟疫感染之嫌,限审判团三天内将此人抓捕审问,如有抵抗可就地格杀——宣令人,大检察官伊森利恩。

十字军领主默默地取过壁上悬挂的长剑,用蜡烛点燃了羊皮纸:“侍从,备马。”

———————————————————————————————————————画面外的雷根一阵恍惚,他终于记了起来接下来将要发生什么,那个长久以来纠缠自己的噩梦已然开始:

——长剑从一名士兵的胸膛里费力地抽出,泰兰大口地喘着气向雷根吼道:“蠢货,你如果还不走的话我们两个都得死在这!”

“我是你的卫队长,我存在的意义就是作为你的盾牌,”雷根架住了一根妄图偷袭泰兰的长矛,“不要以为我此刻会对你的救援感恩戴德,泰兰.弗丁。你完全是在糟践自己的生命,我从来没见过一个像你这样愚蠢的领主。”

泰兰大笑道:“克里斯汀.雷根,那几套可笑的把式都是我教给你的,难道我会不清楚你在想什么?这种拙劣的激将法连软泥怪都骗不了,英明神武的弗丁领主会上当么?”

雷根无奈地住了嘴,看了看挤眉弄眼的领主,忍不住也笑了起来:“好吧,我的领主,虽然我的梦想是为阿比迪斯将军而战死,但现在看起来也只能跟一个臭烘烘的男人凑和了。”

两名圣骑士大笑着挥动手中长剑,早已枯竭的圣能如同喷泉一般涌出,化作金色的审判之力,血色士兵们畏惧地看着他们已被宣判为“异端”的领主,纷纷往后退去。直到一个身着长袍的牧师到来。

泰兰警惕地看着来人:“伊森利恩,你终于要亲自出手了。”

放下兜帽的大检察官叹了口气:“如果我是你们,我绝不会对昔日的袍泽举剑相向的。”

“那我们该怎么做?束手就擒等待你的拷问?”雷根讽刺地说道。

“住嘴,你这可恶的异端!泰兰从来都是一名高贵的十字军战士,是你害得他背叛了自己的导师和袍泽。你,该死!”伊森利恩声色俱厉地喊道。

雷根无力地张了张嘴,沉默了下来;伊森利恩说的没错,的确是自己牵连了泰兰。

“不,你错了,导师,”拍了拍雷根的肩膀,泰兰沉声道,“我不能看着自己最信任的下属,最宝贵的兄弟被当成一个亡灵杀害,不管他有没有成为感染者,我来救他是必然的。”

伊森利恩眼神复杂地看着自己的学生:“泰兰,还记得你受洗成为圣骑士的时候发过的誓言吗?你现在的做法,正在违背我们传承已久的教义,你非但不铲除邪恶,反而帮助这些污秽者逃跑,你已经失去了作为圣骑士的资格。”

大检察官用在场所有人都能听见的声音说道:“我现在宣判,血色十字军领主泰兰.弗丁,血色审判团成员克里斯汀.雷根都已被邪恶所侵蚀,兄弟姐妹们,用手中的武器去净化你们同袍的灵魂吧!”

“伊森利恩!”泰兰大喝道,“你曾经高贵的灵魂已经被偏执所占据,一切违抗你意志的行为都被称作异端,那些可敬的战士被你的刑讯官当作亡灵一般拷打!而就在不久之前,你甚至将血色圣者德米提雅出卖给了被遗忘者!对着圣光起誓,你敢否认这些都不是出自你的手笔?”

早已动摇的士兵们开始窃窃私语,之前已有谣传说,声望崇高的圣者德米提雅因为顶撞了某个实权人物,而被那个大人物当作礼物送给了卑劣的被遗忘者。而清楚这件事的亲信们惶恐地看着大检察官,他们不知道自己是该遵从良心还是顺从主人。

伊森利恩的脸色变得铁青,他颤抖着举起了手中逐渐变暗的法杖:“你这个…该死的杂种,弗丁家族果然都是些玷污了圣光的叛徒。你和你的父亲都该被钉死在耻辱柱上,一个救了十恶不赦的兽人,一个放过了被瘟疫污染的异端,你们,都该死!”一道暗影之墙几乎瞬间形成,如巨Lang般向两人袭来。

“快躲!”泰兰大惊失色,他没有想到平常以精研教义著称的大检察官竟然有如此强大的实力。两人狼狈地滚下山坡躲过了一劫,而当他们站起来时场上只剩下三个活人了。

“大检察官阁下,我果然没有猜错,你真的是疯了。”泰兰不忍地看着一地的断肢残臂。

“顺从我的自然可以活下去,而违逆我的就是违逆圣光的意志,他们对神圣的事业心存怀疑,自然不能让他们继续活下去,”已经完全转为暗影形态的伊森利恩毫不在乎地说道,“倒是你们,想想如何能在我的暗影之炎下多苟延残喘一会吧。”

泰兰沉默地点了点头,突然他惊讶地看着伊森利恩的背后:“灰烬使者!”

大检察官几乎是条件反射般地朝身后望去,旋即才意识到自己中计了;他恼怒地回过头,看到的景象却是年轻的领主一脚将满脸不可思议的雷根踹下了悬崖。

“记得用圣盾术!”仿佛卸下了重担的泰兰深深地呼了口气,“那么,让我来好好领教大检察官的威能吧。”

而随着雷根的坠落,整个画面开始变得模糊,慢慢地消失不见。

“还要继续看下去吗?”神圣之书和缓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

“不用了,我不想看到自己兄弟的尸体被人当成亡灵一样烧掉。”雷根静静地答道。

“我能感觉你心中滔天的恨意,这很好。”神圣之书的声音依旧平缓。

“哦,又是圣光告诉你的?”雷根讥讽地说道。

“那你认为圣光是什么?”神圣之书并没有回答他,却抛出了一个问题。

雷根也没有回答——很明显,如果他此时有身体的话,表情应该是不屑。

静默了片刻,神圣之书和缓而不失威严的声音在他脑中再次响起:“圣光起于混沌之中,它在人心中反射汇集,映照出人的各种情感;它中立地君临于世,以最公正的立场裁断善恶。它庇佑善人,也能被用于恶行。它只是照耀信徒的心,指引你们该往何处努力。请记住,圣骑士,你的战锤能够敲碎敌人的头颅,也能帮助小鸟顺利地破壳而出。力量不是一切,不管这力量来源于何处。”

雷根的灵魂之火很明显地动了动,但神圣之书的声音并没有中断:“你的命运之轮不该在此停下,不管你今后如何驾驭自己的人生,请记住,你是圣光所选中的战士,一切苦难与灾厄都是为了使你更强大的试炼,不要辜负所有人的期望,也不要辜负我用圣光原力为你换来的重生。”

“好好活着,来自毁灭者的善念。”这是雷根失去意识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