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第一混搭
字体:16+-

第一章 遭雷劈

公『交』车上,一个瘦干的汉子把手伸进一个戴金丝眼镜中年人的口袋,不断地摸索。

开始我还斜上45度角望天,装作事不关己的样子。

可是瘦子手艺也实在太『潮』了点,车一动,手被颠了出来,然后又伸进去,摸了半天似乎是找着钱包了,可是还不得要领的样子,卡在口袋边上怎么也掏不出来,瘦子满脸汗水,又拉又拽,枯干的手上青筋鼓起,就差招呼上狗熊小猪兔子它们往出拔了。

中年人就在我边上站着,瘦子掏宝的手几乎就在我下巴上蹭来蹭去。

最后我实在看不下去了,叹了口气跟瘦子说:

“兄弟,我要管你吧断了你财路你得恨我,可是我要不管你吧我良心上也太说不过去了——你干脆明抢得了。”

瘦子吃了一惊,手下意识地一拔,钱包终于出来了……

然后全车的人目光都集中到了这边,眼睁睁地看着他手里举着一个别人的钱包……

那中年人首先喊了起来:“哎呀,那个钱包是我的啦!”说着一把抢过,紧紧捂在怀里。

瘦子狠狠地瞪着我,我坦然地和他对视。车上的人开始窃窃『私』语,一边小心地让开一片空地,同时检查着自己的钱包。

司机听动静不对,放慢车速从后视镜里观察着。

我冲他喊:“师傅停车,让这位大哥下去。”

瘦子恶狠狠地说:“你这是找不自在!”

我笑吟吟地说:“我是为你好,凭手艺吃饭不丢人,可你这两下子出来混还不行——不是科班出身吧?”

瘦子身后几个面相不善的人向着这边蠢蠢『欲』动,瘦子向后扫了一眼,有几分得意地狞笑着:“你给我下来!哥几个教教你怎么做人!”

我使劲抽落他伸向我的手,暗含威胁道:“你想清楚了!”

这时司机已经停下车,疑惑地往我们这边看着。

瘦子身后那几个人已经都挤过来,当先的两个人不由分说就要过来拽我。

“你们要干什么?”

一声怒喝,我对面的座位上站起两个人高马大的学生来,其中一个背上背着羽『毛』球拍的学生使劲推开第一个冲过来的瘦子的帮手,厉声道:“做贼还有理了?”另一个长腿大手的学生也指着那几个人道:“别过来!”

瘦子一愣,有点搞不清状况了,他大概没想到这种『情』况下居然还有人敢出面,又见我不太好惹的样子,于是把矛头指向那个背着球拍的学生:“小杂种说话小心点,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是贼了,用不用老子给你修理修理?”

学生一拍中年人:“人赃俱获,当着失主你还抵赖?”

瘦子随即恶狠狠地盯着那中年人道:“我偷你东西了吗?”

这时中年的钱包还没装进兜里,我满以为他怎么也得向着我说句话,可谁知这小子飞快地把钱包装好,赔着笑脸道:“没……没有。”

qUAnbEn5.Com(全。本*网)

我顿时火冒三丈,站起身冲他一扬手,这小子立刻抱头蹲下,连声道:“别打我。”

我给他气乐了,跟瘦子说:“这事我不管了,你们请便吧。”

瘦子以为我认怂了,乍着手耀武扬威道:“不行,今天的事儿你们一个也跑不了,你,你,还有你,都给我下车!”他指的是我和那俩学生。

长腿学生大声道:“下去就下去,怕你啊?”

我叹了口气,这俩后生心是好的,可是做事太愣了,对方起码有六七个人,看样子还有家伙,在车上他们不敢做得太过分,可一但下去轻则挨揍,重则就不好说了,现在这帮贼什么不敢干?

本来如果只有我一个人这事还有转圜的余地,可是多了俩学生就不好办了,我捏住瘦子的胳膊低声道:“大家心知肚明,你们要是不顺气以后『私』找我,咱们彼此都留个台阶吧。”

哪知我这么一说瘦子更以为我是怕了他,反过来拽着我的胳膊嚷嚷道:“不行,你非得跟老子下车不行!”

这时司机大声道:“你们到底下不下,一会『交』警该罚款了。”

瘦子一听更加奋力拽我:“下来!”

我甩开他,他身后的几个人立刻补上,那两个学生也和对方撕扯起来,车厢里顿时混乱不堪。

混乱之中谁也没注意就在旁边的机动车道上,一辆已经堵在那半个多小时的大奔车门一开,一个西装笔挺的胖子跑下车,飞快地蹿上我们所在的公『交』,满头大汗道:“谢天谢地,师傅麻烦你赶紧开车,我有一个大客户要见。”

司机无奈地一指身后:“这样子能走得了吗?”

胖子见我们两拨人正在揪扯,努力地挤过来,脸上赔着笑道:“几位,几位,劳驾你们有什么问题外面『处』理,我赶时间。”

我们自然是谁也顾不上理他,胖子开始不厌其烦地给我们发名片:“帮个忙,以后有什么需要的话可以找我。”

我双手都忙于和瘦子应付,便示意他把名片塞进我口袋里,一边好心地提醒他:“小心你的包!”

胖子下意识地一捂,包里的电话已经被后面一个人的镊子捏出多半个了,胖子很快意识到了目前的状况,乖乖地躲在了一边。

瘦子和他的同伙更是对我恨之入骨,瘦子手上加劲道:“你给我下来!”

这时我们身后一个红脸膛的汉子不耐烦道:“要下你们自己下,扯上别人干什么?”他手上拿着一个特大号的钢制酒壶,嘴里喷着酒气,看来是喝了不少。但话里还是帮着我们这一方的。

瘦子又开始瞪眼睛:“你少管闲事!”

汉子不甘示弱道:“要滚快滚,大家都赶时间没工夫陪你们扯淡!”

汉子身边一个抱着一大捧玫瑰花的小白领也附和道:“就是,我还和『女』朋友约会呢。”

这两个人一领头,车上其他人也开始帮腔:“我们上班快迟到了,耽误了全勤你给补啊?”“得饶人『处』且饶人,再说你们又不占理。”“什么世道,贼也这么嚣张。”

人们这么一议论,瘦子毕竟是做贼心虚,少了几分张狂,但看我的眼神却多了几分怨『毒』,他使劲在我『胸』口推了一把,骂骂咧咧道:“你给老子等着!”

我一个踉跄身子向后倒去,幸好背球拍那个学生扶了我一把,我勃然大怒,指着他鼻子骂:“你当心遭雷劈!”一边奋力向前准备拼命。

——就在这不可开『交』的时刻,一道又长又亮的闪电冷丁从天而降,它刺破了车顶,贴着我的面门一闪而过,继而在车底子上开了一道碗口大小的口子。

不少人眼睁睁地目睹了这一瞬间,它突如其来毫无征兆,又片刻归于宁静,外面晴空万里,要不是脚边那个碗口大的口子存在,我几乎都以为是做了一场梦了。

终于,在几秒钟的目瞪口呆之后,人们发出了此起彼伏的惊叫——

司机这会也等得不耐烦了,听见车里乱哄哄的,头也不回大声道:“怎么回事,你们到底下不下?”

瘦子经此一役也吃惊非小,他不由自主地退后几步,瞪大眼睛看着我,同时伸手拦住想继续扑过来的同伙——那几个人被他挡着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过了半天我依然惊魂未定,车里有小一百号人,可我感觉那道闪电是『精』确无误地奔着我来的,甚至,如果不是在关键时刻我被瘦子推了一把,我这会可能已经被穿了糖葫芦了,饶是如此,那道电光依然把我额头上并不长的头发燎去一撮,它们根根直立,冒出呛人的烟味。我失魂落魄地摸着头顶,脚下一个劲地发软,扶着我的学生不断地问:“大哥你没事吧?”

这时缓过神来的瘦子盯了我半天,忽然冲身后一挥手道:“有高人,我们撤!”

我无语……

瘦子最后一个下车,临走想起了什么似的扒在车门上幸灾乐祸地冲我喊:“那雷劈的可是你!”

我深沉地郁闷了,瘦子说的对,那雷劈的就是我,指名道姓不偏不倚,我都感觉这一雷是老天爷趴在云彩上瞄了半天才放的。

车里的人都用异样的目光看我……

我愣怔了半晌之后跳着脚的骂:“这他妈什么世道?”

我身后有人小声地安慰我:“大哥别生气了,说不定是打歪了。”

我看看头顶上的窟窿又摸摸被烧着的头发,抓狂道:“这也歪得太厉害了吧,还有——什么叫‘说不定’打歪了?”

那学生乐:“肯定打歪了。”

我只能说这世上有一种谎言是善意的,就算老天爷亲自下来跟我解释说这是意外我都得看不起他!误差没超过0.1公分,但凡不是照着我头顶那个旋儿瞄了半个小时以上绝打不了这么准!

这会司机也闻到那股我头发上那股燎『毛』味儿了,一边准备启动车子一边头也不回道:“抽烟的把烟掐了啊——”

有人小心道:“师傅,你还是来看看吧。”

司机满脸不高兴道:“又怎么了?今天怎么这么多……我靠,这是怎么回事?”他一边说一边走过来,看见车顶上那个大『洞』之后吃了一惊。

人们纷纷把目光集中到脑袋还在冒烟的我身上。然后七嘴八舌地告诉了他经过。

“你……没事吧?”

我摸着烧焦的头发道:“还好。”

“可我怎么跟队里『交』代呀,你说他们信吗?”司机开始郁闷了。

“上头那个窟窿可以安块玻璃当天窗,下头那个嘛——你们装个围栏当厕所,以后你这就是第一辆有卫生间的公『交』车。”我给他出主意。

后上来那个胖子满脸急迫道:“师傅,咱们走吧,我真的赶时间。”

司机瞪了他一眼:“你买票了吗?”

胖子急忙从包里掏出100块钱塞给司机:“拜托了。”

师傅没搭理他,把钱塞进投币箱,唉声叹气地重新上路。

另一个长腿学生跟我开玩笑道:“大哥你错失了一个穿越的机会,要不是你再一睁眼说不定就成王侯将相了呢。”

这会我也缓过神来了,苦笑道:“还是算了吧,咱又不会制火『药』又不会吹玻璃,去了还不得让欺负死?”

长腿笑道:“现在早就不流行制火『药』吹玻璃了,现在就流行废柴,什么元素都感应不到,又修炼不成斗气那种最吃香了。”

被球拍那个学生拍了他一把笑道:“别尽胡说八道了。”然后他转身认真地对我说,“大哥,你刚才真爷们。”

我也很喜欢这俩小子,一问才知道都是我们省『体』院的,那个背球拍的是羽『毛』球专业的,叫赵丹,而那个长腿跟刘翔一个专业:110米栏短跑,叫林鹤翔。两人都是大二的学生,其实才比我小两岁而已。

闲聊了几句之后,我郑重地跟他们说:“以后再遇这种事别傻兮兮地往上冲,现在人心多坏呀。”说着我瞅了金丝眼镜一眼。他急忙假装低头。

“你还不是一样?”打羽『毛』球的赵丹说我。

“我跟你们还真不一样。”

林鹤翔顿时眼睛一亮道:“大哥你是特种兵?”

我摇头。

“那你会武术?”

我又摇头。

林鹤翔纳闷道:“那凭什么你敢出头?”

我想了想,认真地回答他:“我监狱系统里有人。”

两个学生立刻显得有几分失望,最后还是赵丹忍不住好奇问:“是……谁呀?”

“我爸。”

“老爷子是狱长?”

我说:“不是,他因为故意伤害罪被判了八年,正在服刑。”

林鹤翔愣了一下然后笑了起来:“大哥你真幽默。”

-----------分割----------

为了避免第一章就出现数学问题,我连第一章的一也检查了好几遍才发上来的。

小花回来了,老同学各就各位,新同学每人一朵小红花。

http://www.quanben5.com/n/shishangdiyihunda/13454.html

上一页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