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第一混搭
字体:16+-

第五章 高小薇

这个星期我做了两笔买卖,一笔不挣钱,另一笔还是不挣钱,而且赔了一桶方便面,自被雷劈开始,这24个小时我就没遇上什么好事。

我把门从里挂上上楼准备睡觉,没想到在楼梯口那又碰上了小倩,我意外道:“你怎么还不睡?”

小倩红着脸低着头道:“我……我正想问你这个东西是怎么用的?”她手里拿的是我给她那张房卡。

“你没在外头开过房啊?”

她摇头。

“——来我教你。”

我把她领到房门前,告诉她:“看见卡上这个箭头没,这头朝上往里这么一『插』……”

那位问了,你这房间钥匙还是磁卡的呀?那是当然,当初我们开这店的时候可是照着三星标准装修的!『硬』件设施那是相当牛B,当年刚开业的时候光打杂的就三四个呢,点钞机我都买了俩!

开了房门,我怕她还有什么不会的,索『性』一一教给她:“这是热水器,把水灌进来坐在这个座上一会自己就热了,这是空调遥控,电视你总会开吧?”

她满脸茫然,但是胡乱地点了点头。

“卫生间可以洗澡,还有什么不明白的随时问我。”说着我咂摸着嘴道:“居然还没和人开过房,真是好姑娘。”

她把我送到门口,小声道:“那个……我还不知道恩人你高姓大名。”

我哈哈一笑:“刚说你乖你还贫上了,还恩人,我姓龙,你就叫我小龙吧。”

“那我叫你小龙哥。”

“也行,那你早点睡吧。”

小倩低着头喃喃道:“小龙哥,我该怎么感谢你呢?”

我不好意思地挠头道:“感什么谢啊,谁都有不顺当的时候,去睡一觉,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太『阳』每天都是新的!”

小倩发呆道:“这句话说得不对吧,那得多少太『阳』啊?”

“又不是挂QQ你管它多少太『阳』呢,『体』会『精』神吧。”

“哦。”

我转身单手扶墙笑呵呵道:“那你想怎么感谢我呢?”我得逗逗她,一个『女』孩子深更半夜跟人谈感谢是要付出代价的。

谁知她愣在那认真想了半天,我叹气道:“算了算了,跟你开玩笑呢。”我也没真想占她便宜,就想教她个乖,没想到遇上一位天然呆的主。

我刚走出门外就听小倩语气笃定道:“以后我帮你打扫这里的卫生吧,我看你这挺脏的。”

能不脏吗?自从铁道部提速以后就没打扫过。我开心道:“那这可是你说的。”

小倩冲我道了个一万福,便把门关上了。

第二天我一早起来打算开门,一进走廊就莫名地感觉到跟往常不一样,至于怎么个不一样法又说不清,就总觉有股金碧辉煌的劲,细一看终于发现了与以往的不同:这里被人仔细地打扫过了。

我顺着走廊来到楼梯口,再下到大堂,四『处』都干干净净,再一抬头,在小餐厅里发现了小倩忙碌的身影,我不好意思地招呼她道:“你还真帮我干活啊?”

QUAbEn5.COm(全。本*网)

小倩正站在一张积满尘土的桌子边,她身后的桌子全都被擦得锃明瓦亮,奇怪的是她手上既没抹布也没笤帚,我忍不住问:“你怎么弄的?”

小倩不说话,脑袋微微后仰,然后把嘴对准桌面:“噗——”

就见尘土飞扬,一张桌子生『硬』被她吹得照出了人影……

小倩直起腰,脸上难得露出了明媚的笑容:“干净吧?”

我崩溃道:“你这样桌子是干净了,地怎么办?”我这会才发现地上已经积了厚厚一层土,几乎能把人脚后跟埋了!敢『情』半个楼都是让她这么吹出来的——

小倩道:“你别急呀,看我的。”她猫下腰,又把嘴对准地面,“噗——”的一吹,奇迹发生了:地上的尘土竟然像海水退『潮』一般层层垒起,她一边吹,那土一边堆,最后全被她赶到了一个角落里,小倩手拿一个『硬』纸板把它们都铲起来,问我:“全倒掉吗?”

我目瞪口呆:这姑娘肺活量太可怕了!『胸』也不大啊。

小倩见我不说话,端着一纸土走出门外,全倒在了路上。

我喃喃自语:“这货不是人,这货不是人……”

就听身后有人笑呵呵地说:“说谁呢?”

我回头一看是吴永生,老吴神清气爽地走下楼来,看样子昨晚睡得不错。我指着小倩结巴道:“你知道她干了什么吗?”

老吴笑道:“知道啊,一早上就听见她吹土玩。”

我吃惊道:“你难道不奇怪吗?”

“这有什么奇怪的?”老吴说着想起了什么道:“看来她也没钱给你,所以给自己找了个活。”

“对了,你还不打算回去啊?”他这么一说我才想起这位也是吃白饭的主儿。

老吴笑呵呵道:“说了不会欠你就不会,你这有什么种子吗?”

“什么什么种子?”

“什么种子都行,我也给自己找点活。”

我茫然地看着他,不知道他说的哪『国』外语。

老吴左右一扫,见柜台上有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啃剩下的半个干巴苹果,拿起来问我:“这个你还要吗?”

我指着冰箱道:“那还有,想吃自己洗去。”

老吴摇摇头,把苹果里面的苹果核都抠在手心里,径直走出门外,用指头挖了一个几寸深的小『洞』,把苹果核放进去埋好土,又进来端了一杯水出去,小心地浇在那个土堆上,乐呵呵地说:“再过几天我请你吃苹果,多出来的就卖钱抵我的房租。”

我郁闷地蹲下身:“我知道你从哪来的了,『精』神病医院——那能长出来吗?”

老吴自信满满道:“那要看谁种。”

这时小倩也看见了老吴,先是表『情』一惊,继而拘谨地打招呼道:“前辈。”

老吴和蔼地冲她笑笑,摸了摸她的头顶道:“嗯,小小年纪,很不错嘛,你昨天一来我就知道了。”

我在边上大喊:“别占人姑娘便宜!”作为老板我还没摸呢……

老吴诧异道:“我这么大岁数,当她爷爷都富裕,说什么占便宜不占便宜的?”

我喝道:“还占!就算你14岁失身也当不了人家爷爷吧?”

老吴和小倩相视一笑,道:“也不要叫前辈啦,叫叔叔吧。”

小倩脸红道:“那怎么敢?”

老吴道:“没什么不敢的,你虚岁多大了?”

小倩掰着指头道:“我算算,好像是……”

就在这时我放在大堂上的电话响了,我急忙进去,就听那一老一小在小声嘀咕,隐隐约约听见“嘉庆”“几千岁”几个字眼,心说怎么还聊上宫廷剧了。

我接起电话:“喂?”

就听里面一个大嗓门的『女』人嚷嚷:“羊羊是你吗?”

“呃,是孟姨啊。”是我那后妈。

“羊羊啊,你那个店还开着呢吧?”

“是,什么事啊?”

“让你妹妹在你那躲几天去。”

“小薇?她怎么了?”

“别提了,这小王八蛋不省心,把王二财的儿子给打了,王老二的一帮手下正寻着收拾她呢,王老二自己又不露面,大概也急了,我等他气消消再跟他谈,这段时间小薇不能出现,我想了想也就你那最保险。”

我忙问:“怎么回事啊?”

“不说了,见面细聊,你下午在那等着我,我送这个小王八蛋过去。”电话还没搁下的当间我就听那头有个『女』孩的声音大声嚷嚷:“姑『奶』『奶』怕他?我哪也不去!”

孟姨的声音:“放你妈的『屁』,老娘让你闭嘴!”

电话挂断了……

我又郁闷了,好嘛,这娘俩,闺『女』是姑『奶』『奶』妈是老娘,错着辈儿就朝我这杀过来了……

这二位可都是惹不起的主儿。

孟姨就不说了,接手我爸的宝华集团以后一味扩张,不但在工程项目上多吃多占,还在东西南北城各开了一个搅拌站,几乎是一人『独』大,多少同行提起孟丽珍来都恨得牙根『痒』『痒』。

至于高小薇,她是孟姨跟别的男人生的,跟我爸结婚那年还在怀里抱着,之所以没改姓龙,是我爸尊重孟姨的意思,而孟姨也并非旧『情』难忘,用她的话说,是谁的就是谁的,遮遮掩掩改个姓顶个『屁』用,她是要臊着那个姓高的。

我爸对我这个妹妹可是疼『爱』有加,要星星不给月亮,不知道的人都以为我才是后生的。在这个事上,孟姨很领我爸的『情』,俩人结婚那么多年没要孩子大概也跟这个有关系,所谓投桃报李,江湖儿『女』有江湖儿『女』的道义和规矩,这样孟姨才一心想着要把我培养成宝华集团的接班人,可我爸又不干,这么多年就一直拧着来着。

就因为这样,我爸为了让我少受孟姨的熏陶和『毒』害,我从7岁那年就被送到了寄宿学校,和别的孩子一样受普通教育。

而我这个妹妹高小薇,亲妈那脾气自不必说,后爹也使劲宠着,反倒从小飞扬跋扈,开始还有我爸在大方向上把着,等他一坐牢,彻底无法无天,飙车、**、聚众斗殴都是家常便饭,俨然是太妹教主。我和她除了逢年过节见面机会并不多,在一起的时候也没多少共同语言,是两类人。

不过那也是我妹妹,用一句话概括:我和高小薇是不同父异母的亲兄妹……

---------分割--------

我觉得我画的还不错……D

http://www.quanben5.com/n/shishangdiyihunda/134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