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第一混搭
字体:16+-

第十四章 黑山老妖

菜点齐后,服务员问我们:“酒水需要吗?”

我看看众人:“谁能喝?”

高小薇举手道:“我要喝红酒!”

我说:“那就来一瓶吧。”我知道以这个小太妹的个『性』今天要是不让她满意了肯定还得出幺蛾子,而且家里喝酒是有渊源的,我爸从小对我管理严格,唯『独』好像对喝酒这事不怎么过问,每逢过年过节,高小薇喝得满地撒酒疯他也只是莞尔一笑。

酒菜上桌后,我端起酒给每人倒上一杯,高小薇迫不及待地举杯对金诚武道:“既然今天有人结账,那就先敬东家。”说着哈哈一笑道,“想不到你还是个富二代。”

老吴小声道:“他可不是富二代,他是神二代。”

高小薇一饮而尽,看着我们道:“喝呀!”

金诚武笑嘻嘻地对我说:“你妹妹还挺能喝的嘛。”端起杯来喝了一口。

小倩望着杯子发呆,我说:“少喝一点没关系的,红酒还能养颜。”

小倩举起杯小心地闻了闻,笑道:“味道真古怪。”

高小薇吃了两口菜,跟小倩道:“小倩姐,咱俩碰一个。”

小倩只得端杯陪她,嘱咐道:“『女』孩子还是少喝一点的好。”

高小薇又是一饮而尽,意气风发道:“都是扯淡,一会我请你们慢摇去,这回算我的。”

我说:“你现在去那种地方找死啊?”我之所以选择这里吃饭其实也是为了安全,小混混们肯定是不会来这的。

高小薇不屑道:“谁死还不一定呢,下次见着那小子我连他那颗蛋也给他踢碎!”

小倩听得满脸飞红,她现在终于知道高小薇经常挂在嘴上的“蛋”是什么东西了,不过这次她倒没说什么,别看她外表柔弱,其实是个『性』子非常刚烈的『女』孩儿,否则也不会为了逃婚跳崖了。小倩主动拿起杯子道:“来,姐姐陪你喝。”

高小薇哈哈一笑,又一杯干进去了。小倩则使劲“闻”了一口,脸蛋红彤彤的,不过这次是因为酒的关系。

金诚武乐呵呵道:“小薇真是个『女』中豪杰,我也敬你一杯。”说完看酒没有了,冲服务员喊,“给我们这上半打红酒!”引得旁边的人纷纷回头。

高小薇来者不拒,酒到杯干,我也不管,笑眯眯地看着她,不管她把自己说得多么厉害,也毕竟只是个17岁的孩子而已,还有点小人来疯,人家一夸她恨不得把脑袋揪给对方,这么多年没吃什么大亏也就仗着她妈,要不早就让人卖了。

几轮酒下来,每个人都很快进入了状态,高小薇逮谁跟谁拼酒,脸上一片酡红,笑容发痴,金诚武有意逗她,左一杯右一杯地跟她干,小倩则不知道想起了什么伤心事,端着一杯酒痴痴地闻着,我转头看老吴,就他在那正襟而坐,不吃也不动。

QUAbEn5.COm【全本5】

我说:“老吴,喝点呗。”

老吴微笑摆手:“我你是知道的,喜欢静,道德天尊说过,五『色』使人目盲,五音使人之耳聋,酒『色』财气这些东西,还是少沾。”

我说:“少喝点没事,老子不是还说小酒怡『情』大酒伤身吗?”

老吴『迷』茫道:“他老人家这么说过吗?”

“嗯,我老子是这么说的。”

“……”

老吴拗不过我,又见众人都喝得不亦乐乎,终于有点心动,拿起杯都倒鞋里了……

然后我就见老吴从脖子那一直红上来——别人喝酒都是从脸上往下红,他是反的。等那红『色』上了脸,老吴使劲一拍桌子,大家本来都各忙各的,这时一起看着他。

只见老吴摇头晃脑道:“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好酒啊好酒!”

高小薇愕然道:“你们把老头怎么了?”

金诚武急忙拍着老吴道:“老吴,老吴你没事吧?”

我这个汗呐,一杯就喝多了!

老吴自斟自饮连喝几下,又倒上一杯,眼睛发亮,喃喃自语道:“当年老子过函谷关,我无非还是一棵小小的槐树,多亏了他老人家啊,来,咱们大家敬他一杯!”说着又往鞋里倒一杯酒。

金诚武一捂脸:“老吴这点修为算毁在咱手上了。”

小倩忙劝道:“吴大哥你别喝了。”

老吴把手里的杯子高高举起不让小倩碰到,忽又泫然『欲』泣道:“妹子,听哥一句话,别怪你爹妈,毕竟把你从小养大不容易,你看我,我就是想恨都没人恨,你说我爹妈在哪啊?”也是,说不定他爸他妈早就让人砍了当投石车了。老吴又喝了几杯,踉踉跄跄地站起来,端起酒瓶子就往嘴里倒……

我和金诚武一看,赶紧起来扶住:“弄走弄走,真喝多了这是——嘴都找不准了。”

高小薇傻乐道:“不是挺准的吗,我有一次喝多了直往鞋里倒。”

“那你俩差不多——”我大声喊:“小倩,你负责那个!”小倩急忙过去扶住高小薇。

金诚武结了帐,我在门口拦了两辆车,跟金诚武说:“你跟老吴坐后头那辆,我们仨在前头走。”

两辆车一前一后过了火车站,下了车我把高小薇抗在肩头,跟小倩说:“你去帮老金。”

高小薇神智已经模糊,在我肩膀上手舞足蹈地大叫:“我还能喝!少爷,加俩炸弹!”

我叹了口气,使劲按住她,一边费力地掏钥匙。

等我走得近些,发现店门口有两个人正站在玻璃门那朝里看着,我的心『情』顿时不那么郁闷了,看来今天终于有生意上门了,我抖搂着钥匙大声道:“劳驾,帮我开开门,一会房钱给你们打八五折。”

那两个人听见身后有动静,猛的转过身来,狠狠地盯着我看,这俩人,青面獠牙,穿得破破烂烂……

“『操』!”我骂了一句,板着脸撒腿就跑。

高小薇见那俩死死地盯着我们看,不忿道:“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啊?再看眼珠子给你抠出来!”

我边跑边气喘吁吁道:“姑『奶』『奶』你就给我省点心吧!”

我一口气跑到金诚武跟前,崩溃地一指:“那俩,『交』给你了!”

“又来?”金诚武把老吴扔地下,伸手就摘右手的手套。

老吴在地上手脚并用一边仰泳一边呓语道:“我还能喝!下次我请你们去霍去病的酒泉喝!”

高小薇醉醺醺地哈哈笑道:“吹牛B吧你!”

这俩人一高一低倒是聊得挺投机。

那边,金诚武已经把两个僵尸都点着了,高小薇刚想回头就被我捂住了眼睛。

烧完僵尸回到屋里,金诚武看着那两摊灰烬百思不得其解的样子,我把高小薇扔给小倩,喘着气道:“先睡觉!有什么事儿明天再说!”

……

第二天上午,我开了店门,金诚武先晃荡下来,拿着昨天在超市买的面包吃,小倩嘴里吹着气从楼上收拾下来,我们三个各忙各的,谁也不说话,似乎形成了一种默契。

楼梯口那人影一闪,又急忙缩回头去,我却早就看见他了,笑呵呵道:“老吴,感觉怎么样?”

“嘿嘿,嘿嘿嘿——”老吴挠着头慢慢走下来,见我们都含笑不语地看着他,更尴尬了,没话找话道:“那酒,上头太快了。”

“你不是说五『色』失明五音失聪什么的吗,怎么最后还是喝了?”

老吴不好意思道:“我见你们喝,没忍住好奇心,还是修为不够啊。”

我问他:“以后还喝吗?”

老吴坚决道:“打死也不喝了!”

我们都笑,原来看上去稳重端厚的老吴喝完酒居然完全是另一个模样。

说笑了一会我正『色』道:“说正经事,昨天晚上僵尸又来了,这样可不行啊。”

老吴忙问:“几只?”

“两只。”

“那还不算多嘛。”

我说:“半只也不行!以后它们天一黑就往我这溜达我还开不开店了?就算不开店也糁得慌啊,万一你们都不在,我怎么办?”

金诚武道:“我就奇了怪了,为什么好端端就引来这么多僵尸?”

老吴道:“这么看来,这事绝不是偶然,应该是有人故意跟我们作对,而且是邪派的高手。”

我郁闷道:“你们到底得罪谁了?”

老吴道:“未必是得罪,僵尸虽然不用灵气,但是修行者就不一样了,我们几个聚在一起灵气无比充足,或许是引起别人的垂涎了。”

小倩道:“吴大哥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一个人来。”

我们齐问:“谁?”

小倩道:“我一直在对面的鹞子山上修行,不过我只在西峰附近活动,据我所知东峰上还住着一只黑山老妖。”

我纳闷道:“黑山老妖不是让梁朝伟打死了吗?”

小倩继续道:“这个黑山老妖应该也是一个上千年的修行者,不过他是正经的邪派修行,鹞子山上到『处』是乱葬岗,他是靠吸食死人的血『肉』修炼的。”

老吴皱眉道:“那确实是邪派的做法。你确定他上千岁了?”

小倩点头:“确定。”

我不禁问老吴:“你们这些正派邪派是怎么分的?”

老吴道:“正派高手一般是靠吸取天地『精』华修炼的,这样修行虽然比较慢,但是循序渐进『日』子久远以后前途宏大,而邪派最明显一个特征就是会祸害普通百姓,或魅惑引『诱』,或干脆戕害,总之是将别人辛辛苦苦培养的血『肉』『精』华收为己用,他们相互之间也是弱『肉』强食,遇到比自己修为低的就大加残杀。”

我恍然道:“有点剑宗气宗的意思。”

老吴道:“如果真像小倩说的,对方是一个修为上千年的邪派高手的话,那就更难对付了。”

“为什么呀?”

“邪派修行虽然迅速,但是受到的因果报应也加倍剧烈,他们完全没有度劫的可能,寿命往往不会太长,真要是一个上千年的邪派高手,他肯定有『独』门的本事。”

金诚武道:“而且邪派高手攻击力很强,两个岁数相当的正邪修行者相遇,正派的一方多半不是人家对手。”

我一摆手道:“你的意思我明白了,你和老吴两个人加一起也打不过那个黑山老妖!”

金诚武和老吴露出了羞愧的表『情』。

片刻后,老吴又道:“僵尸的事十有八九是黑山老妖所为,吸食死人血『肉』修炼,驱使僵尸也正是他的拿手好戏。”

我摊手道:“那怎么办?就等着他一拨一拨跟咱们耗着?”

老吴叹息道:“咱跟人家耗不起呀,他随随便便一个举动咱们就得浪费大半夜抵御,长此以往,修行也荒废了。”

金诚武忽道:“我倒是有一个办法。”

我们忙问:“什么?”

金诚武道:“有句话叫最强的进攻就是最好的防御,他想跟咱们耗咱们偏不,他不露头咱们就找他去!”

我白了他一眼:“你拿什么攻?人家很可能比你和老吴都厉害!”

金诚武笑道:“我和老吴慈悲为怀都是不行的——”他眼睛一转道,“我们不是还有你吗?”

我愤然道:“我管『屁』用,你想让我找一帮黑.社会拿片刀砍死丫?”

金诚武道:“别忘了你的另一个身份——在外人看来,你可是劫后金身啊!”

老吴眼睛也亮了:“对呀,我怎么没想到这个茬儿呢?”

我惊恐道:“你们不是想让我跟那个黑山老妖单挑吧?”

老吴笑道:“你还不明白吗,根本用不着你出手,劫后金身那可是一个传说般的存在,黑山老妖见了你是不敢有半点反抗之心的。”

“你们这是要唱空城计啊?”我马上道:“他万一要是真反抗呢?”

老吴看看金诚武,斩钉截铁道:“我们俩就算干不过他,保你毫发无伤地回来还是有信心的。”

我悲壮地一挥手:“那还等什么,走吧!”

老吴和金诚武大喜,老吴对小倩道:“小倩你就别去了吧,万一真打起来我们可无力分心了。”

小倩摇头道:“鹞子山我很熟,不会出问题,再说——你们就算要逃跑也得找个认识路的人吧?”

老吴和金诚武对视一眼,异口同声道:“那走吧。”

我无语,看来我们这一行是凶多吉少啊!有句话叫『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如果说他们三个是那包子皮,我就是那包子馅儿——看上去又有韭菜又有大葱的不好惹,其实最好吃!

临走我看了一眼楼上,高小薇还在睡觉,也就是说我们必须得在天黑以前赶回来。

在路上,老吴跟我说:“一会见了黑山老妖你说话注意点,别跟平时似的有的没的瞎说八道,你可是度过劫、位列仙班的大神!”

我心说我收藏还没破一万怎么就大神了……

金诚武道:“对,要注意气势!”

我掏出墨镜戴上做了一个横眉瞪眼的表『情』:“这样行吗?”

金诚武:“……还是算了吧,怎么看怎么像踢人场子的**头。”

小倩笑道:“小龙哥其实还是挺有派头的。”

她这话没错,以前在学校的时候虽然一般人不知道我的身份,但是混得好的那几个所谓“旗杆”都明白我才是真正惹不起的核弹,谁见了我不得龙哥龙哥的叫着,咱这气质是从小就培养起来的!

鹞子山距我的店也就半个小时不到的路,不一会我们就上了山,不过我刚爬一会就顾不上跟他们聊天了,鹞子山壁立千仞极其陡峭,我爬得气喘吁吁,那俩老妖『精』自然没什么事,小倩也是飘来飘去地谈笑自若。

还没到山腰我已经满头大汗,老吴道:“这样可不行,没到地方就露陷了,谁见过劫后金身的大神爬个山累半死?”

金诚武道:“那你有什么办法?”

老吴凝神想了一会道:“你们等等。”他『脱』了鞋,把脚扎进泥土里,欣慰道,“嗯,附近有不少植物。”

现在正是初夏,鹞子山一片郁郁葱葱,植物当然茂盛,可是我不知道他能有什么办法,正想着,忽然从山顶上簌簌而动地冒出一根小孩手臂般粗细的青藤来,那藤子来到我们附近,像条大蛇一样四『处』张望了一下,然后快速地蹿到老吴脚边,撒娇一样把脑袋在老吴裤腿上蹭来蹭去。

老吴笑道:“别闹了别闹了,给你一个任务,把我们这位爷拽到山顶去。”

那藤子闻言来到我跟前,自己在我腰上绕了三圈,老吴大声道:“起!”

我顿时身『体』凌空,被那青藤抱起飞一般向山顶行进。

我身在半空中手舞足蹈道:“我靠,太刺『激』了!”

老吴笑道:“感觉怎么样?”

我一挑大拇指:“绿藤牌过山车,我爷爷的爷爷坐了都说好!”

老吴喃喃道:“你爷爷的爷爷说不定我还真见过呢。”一边飞快地跟了上来。

-----------分割---------

超级剧透:黑山老妖可不是『女』主啊(今天就一章,明天吓唬黑山老妖)!D

http://www.quanben5.com/n/shishangdiyihunda/134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