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第一混搭
字体:16+-

第十六章 神兽

此时此刻,你说我是进是不进?要按着我的『性』格,肯定是不想进的,可是我要撒腿就跑我们这几个人说不定就得都栽在这给老榆树『精』当养料,再说我要不进读者们看什么呀?

不管你进还是不进,『洞』就在那里,不大不小……

老吴拉着我小声道:“他未必敢把你怎么样。”

我也小声道:“他要真敢把我怎么样呢?”

金诚武道:“那你就喊,我们冲进去救你!”

对这个答案我并不满意,听黑山老妖的口气,他已经饿了很久,胃口一定很好,万一那个『洞』是他的胃,我很可能在盱眙之间就会变成一坨排泄物,那还是在消化干净的『情』况下,要是吸收不完全,我就会变成一个半人半屎的东西——屎人,我就进步了……

最后我一咬牙,昂然入内。老吴抱着侥幸的心理刚一迈步想和我一起,几十根藤蔓立刻封在了我身后,黑山老妖嘿嘿一笑:“几位道友请在外面稍事休息。”

我怀着复杂的心『情』走进『洞』里,一边小心地四下打量,一边哼哼着《忐忑》……

我发现这里十分宽敞,大概有个七八平米,而且最让我意外的是,这里居然很干净,跟我想的尸骨遍野的场面很不一样。

这树『洞』一面开门,两边是厚实的树干,而在最里面的树干上,整整一面墙都铺满了暗红『色』的管状物,像是人『体』内脏的脉络,在这层薄膜似的的脉络里,隐隐约约竟包着一个形状像人的东西,随着血管涌动,那人也在里面时不时地动弹一下,只是神态安静,倒没有什么可怖的。

见我进来,那人又在里面动了一下,状似拱手行礼,那个略带沙哑的声音随之响起:“多谢前辈赏光。”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刚才在外面有回音的关系,这声音在树『洞』里更显柔和,虽然沙哑,却有无尽的磁『性』。

我东张西望了一会,摆了摆手道:“你叫我进来有什么事?”

壁上那人手动了动,墙角那就有一个树墩像土行孙一样刨土前行,来到我身后,黑山老妖道:“龙前辈请坐。”

既来之则安之,反正都到这了,我也索『性』豁出去了,大喇喇地坐下,环顾四周道:“你这挺有特『色』的,要开宾馆便宜不了。”

壁上那人明显一怔,随即笑道:“龙前辈不愧是高人,随意一句话都听得人家半懂不懂的。”

我渐渐明白了,墙上挂那人才是黑山老妖的真身,他住在这棵树里,就像大脑和心脏一样指挥着它。

黑山老妖见我看他,不自然道:“我现在人形未成,就不出来让前辈见笑了。”

“你就上面待着吧。”我发现我自从进了『洞』以后黑山老妖态度又和刚才我们在外面不一样了,刚才虽然对我颇为忌惮,但说话间隐约夹『枪』带棒冷嘲热讽的,现在说话倒像是个风『情』万种的『女』主人,娇嗔有度又端庄大方。

(QuanBeN5)com【全本5】

“对了,你叫我来到底有什么事?”

“不怕前辈笑话,小黑空活了两千余年,像前辈这样度劫成功的人还是第一次见,虽然小黑自知度劫无望,可是其中曲折小黑还想从前辈那里聆听一二,若是能由此受益多活几年,小黑永感龙前辈大德。”

我听明白了,他是想知道我是怎么度劫的,他虽然没这个野心,可就是好奇,这就跟天生『色』盲问拿了驾照的人当初怎么考本儿一样……

我咳嗽一声道:“这个度劫嘛,其实也简单,等雷劈下来的时候……”

“呵呵,小黑是等不到天雷度身的时候了,不如从最开始说起,前辈你是什么时候度劫成功的?”

“不久,就前段时间。”

“那是……几百年以前?”

“呃,就算是吧。”

“前辈请恕我冒昧地问一句,您是什么年代出生的?”

“我啊,早了,反正我跟盘哥两人关系不错。”

“盘哥?”

“盘古!”我实在想不起更早的人了。

“……”黑山老妖『欲』言又止,随即幽怨道:“前辈既然不想说那就不用说了。”看来他也知道我是随口胡诌的,度劫也就刚考公务员,盘古那可是中央常委,我要说我跟猪八戒我们哥俩穿一条裤子他估计就能信。

“那前辈能不能告诉我您前身是什么?”

“这个……”我又不知道该怎么说了,电脑上好像有算这个的,我没算过,我一般就看看星座运程……

他见我难以开口的样子,小心地试探道:“难道是神兽?”

“我先不告诉你,考考你眼力。”我笑眯眯地说。

“哦,那您见过神兽吗?”

“倒是见过几种。”

“能说说吗?”

“嘿,有一种神兽叫草泥马,它们生活在马勒戈壁上,非常受世人敬仰。”

“我明白了,前辈就是草泥马。”

“不是!”我勃然道,心里重复好几遍:你才草泥马呢,你全家都草泥马!

“哎……”黑山老妖又幽怨了:“前辈既然什么也不愿意说,小黑也不敢勉强,那就说说您平时都是怎么修炼的吧,这个总可以吧?”

说到这个我又想打省略号了——我哪他妈知道怎么修炼啊?

“前辈不会连这个也不愿意说吧?”黑山老妖的口气已经不那么愉快了,我不知道他下一刻会不会暴走,或者他根本就是用这些话来试探我,我赶紧随口道:“你要顺其本心,意随心转,修炼自然无拘无碍。”

全是从三流的武打片里听白胡子大爷说的废话……

“可是我的本心就是想吃人,这样修炼下去还能得成正果吗?”黑山老妖很『迷』惑地说。

“那,那还有句话叫战胜自己,你不是想吃人吗?忍住!千万忍住,到一定时候就能见到成果了。”这回说的全是我的心理话!

黑山老妖听我侃侃而谈,不自觉地在墙上翻了个身,就见一具『体』态柔和的身『体』款款侧卧起来,一手托着后脑勺,另一只手放在大腿侧,虽然看不清面目,但带着三分『女』『性』的柔媚,不过顶着一个大光头,声音也着实难辨公母,我都不知道该用“他”还是“她”了。

“前辈,你怎么了,前辈?”

我这才回过神来,忙道:“没什么。”

黑山老妖缓缓道:“今『日』听前辈一席话受益匪浅,不过前辈的恩德还远不止此。”

“啊?”我不懂了,难道他是我三年级那年植树节种的小树苗?不会这么早熟吧,喝了『奶』粉了?

黑山老妖幽幽道:“本来我以为像前辈这样的大罗金仙亲临,我肯定是恶贯满盈死到临头了,没想到前辈慈悲为怀,还跟我说了这么多的话。”原来他以为我是来收拾他的。

我站起身道:“好好活着吧,只要你不害人我才不管你呢,没事我走了。”

黑山老妖急忙站起拱手道:“恭送前辈。”

我昂首阔步地走出来,小倩和老吴他们急忙迎上来,我使劲冲他们使眼『色』:“淡定!”

于是我们四个大摇大摆地下了山顶,黑山老妖把藤蔓收起,树冠低垂,毕恭毕敬地目送我们下山。

在半山腰上,小倩终于忍不住发出一声欢呼,我们也都开怀大笑起来。老吴问我到底怎么回事,我把我和黑山老妖的对话重复了一遍,金诚武大笑道:“哈哈哈哈,草泥马——你小子太坏了!”

小倩微笑道:“看来我们想多了,黑山老妖根本不敢怀疑小龙哥,他把小龙哥请进去是真的想打听度劫的事,他原本以为他这次在劫难逃,所以我们说我们走的时候他反而不相信了。”

金诚武道:“这小子胆子也挺大,刚死里逃生还敢又叫住小龙,他还真的想度天劫啊?”

小倩道“不过他还是有诚意的,他现在的经脉和心血全集中在树『洞』里,就算一个普通人闯进去都能对他构成危险,可他居然公然示人。”

老吴忽然停住脚步眉头紧皱沉吟不语,我问他:“你怎么了?”

老吴道:“这样说来,这黑山老妖也并非我们想的那样,他也有向善的一面,『操』控僵尸出来觅食他是迫不得已的。”

我说:“反正经咱们这么一吓唬她以后也不敢了。”

老吴道:“那她以后吃什么呢?”

我说:“你管她呢!”

“不行!我得回去。”

我吃惊道:“你回去干什么?”

老吴道:“孔子曰:有教无类,他既然还有上进心,我就去帮助他,总不能看着他自生自灭。”

我说:“你怎么帮她?”

老吴道:“我看能不能把《道德经》传给他,让他修回正道。”

我急道:“刚虎口『脱』险你又要回去?”

老吴微笑道:“上善若水厚德载物,何况这位黑兄跟我还属同侪,我若弃之不理,对自己的修行也是一个劫难。”

我说:“那我再陪你去一次。”

老吴摆手道:“黑山老妖心『性』不定,你再去引起他怀疑就不好了。”

“你知道他心『性』不定还要自己去?”

“无妨,我们毕竟渊源相似,就算他想害我也没那么容易。”

“那你可想好了,小黑他可不笨,我刚才一通胡说八道他到这会也该反应过来了,你去了他把气撒你身上你可要倒霉。”

老吴不再多说,冲我们挥了挥手,便又向山上进发。

--------分割--------C

http://www.quanben5.com/n/shishangdiyihunda/134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