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第一混搭
字体:16+-

第十九章 剑神

这不是都市修真吗,怎么跑出剑神来了(这不是昨天P里的内容吗)?

自称苏竞的『女』子见我满脸茫然,款款道:“剑神先生不必疑惑,我知道你还不明白我说的意思,请拨冗给我片刻的解释时间,然后你自然就明白了。”

其实我倒真没多少好奇,自从被老吴他们误会劫后金身以来,我已然有了这样的心理准备,这大概又是哪一门的妖魔鬼怪找上门来想白住我的店了……

我冲她一摆手:“不忙说,我先『处』理点事『情』。”

高小薇这会才从惊愕中反应过来,猛的欢呼一声飞跑过去拉住苏竞的手蹦跳着道:“姐你太厉害了!”

苏竞下意识地抽回自己的手,只是冲她淡淡一笑,看来她很不习惯跟别人过于亲昵,虽然她穿的只是一件普通的布裙,但气质却如高山积雪,不惹半点世俗之气。

我慢悠悠地走到王二蛋跟前,笑眯眯道:“你还有什么话说?”

王二蛋捂着下巴,半句话也没有,老半天才有气无力地吐出几个字:“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看来苏竞对他的震撼太大了,刚才的『情』况下,就算是我叫了几百人把他们放倒的,王二蛋也绝不会如此低靡,苏竞的出现实在是严重地挑战了他的人生观价值观,已经对“反抗”二字殊乏兴趣。

高小薇在台阶上喊:“龙羊羊,把他那个蛋也踩烂!”

王二蛋脸『色』一变道:“你不会真那么做吧?我可是已经投降了。”

我啐道:“呸!刚才老子要是投降你会怎么做?”

王二蛋又不说话了,又过了半天才憋出一句话:“我让我爸来赎我,你想要多少钱都行!”

我在他肚子上踹了一脚,骂道:“就你这样的也出来混,惹事的时候你是天王老子,一栽了就找你爸吃『奶』,你以为老子傻,这么干了老子不是成绑票的了吗?”我是真生气,眼看着人家外『国』黑.手『党』,黑.帮茁壮成长,有的都能带动一个地区的经济了,招人都是光明正大的面试,硕士以下文凭免谈,一天天走向正规,中『国』黑.道起步本来就晚,门槛低,素质差,这帮黑二代还不争气,长此以往什么时候才能和『国』际接轨呀?看着王二蛋这个窝囊样子,我比他爸还恨铁不成钢呢……

王二蛋忽然一骨碌爬起来跪在我面前,抱住我的脚大声道:“只要不要我的零件,龙哥你说吧,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辞!”

我都快给他气哭了——我使劲蹬开他,指着他鼻子道:“滚!”

王二蛋如逢大赦,连滚带爬摸上一辆摩托,拧着火就要跑,其他的混混们也悄悄从我两边上了车,我一指王二蛋:“你!”

王二蛋一哆嗦,看样子想跑又有点不敢,战战兢兢道:“龙哥还有什么事?”

“叫你爸别躲了。”我又一指高小薇:“你和她的事迟早得解决,他要再躲也随便他,我这个妹妹你是知道的,等她真把你那个蛋也报销了我可管不了!”

QUAbEn5.COm全,本网

王二蛋冲我一个劲点头哈腰,领着一帮混混飞也似的跑了。

苏竞眉头微皱地看着我,若有所思,见我忙完了才道:“想不到剑神先生和这种小脚『色』也有这么多话要说。”显然她对我刚才的表现很不以为然甚至是难以置信的。

我也不解释,笑道:“咱们屋里说吧。”

“稍等。”苏竞指着那辆载她来的驴车跟我说:“我曾应下这位老丈,如果他带我来这里见着你就给他一两『黄』金,苏竞身上多有不便,有劳剑神先生代付。”

“不是吧?”我惊讶道:“这么贵?”

我算算啊,一两50克,一克275块,那就是一万三千多块钱啊!老农民也太黑了!

不等我说话,那老乡急忙摆手道:“说笑了说笑了,我本来就没说要钱,是这闺『女』许给我的,现在哪有用金子结账的?我也当她跟我开玩笑呢。”

苏竞负手而立道:“我从不跟人开玩笑。”一般别人说这句话的时候我肯定是当他开玩笑的,可是对苏竞却没有这种感觉,她好像是认真的……

那老乡也慌忙道:“我走了我走了,刚才是见你们遇着麻烦想看看能帮上什么忙,没事我就走了。”说着那老乡笑道,“这么漂亮的姑娘坐我车我得意还来不及呢,要什么钱呀?”

苏竞见他意志坚决,遂颔首道:“如此多谢,以后你有什么事可以来找我。”

老乡一愕,莫名其妙,我指着地上吴永生种的菜跟他说:“不让你吃亏,你把这些菜都收走吧,反正我们这也没人会做饭。”

老乡一听大喜,连连道:“诶,就这句是实惠话。”

“给我留两根『黄』瓜啊——”我嘱咐了一句,这才转身进屋。

苏竞无语地看了我一眼,跟了进来。

高小薇活蹦乱跳地跟在苏竞『屁』股后头道:“姐,姐你是怎么练的呀,能不能教教我?”苏竞的出现已经完全转移了她的视线,王二蛋反而成了过眼云烟。

“令妹?”苏竞问我。

我点头。

苏竞上下地扫了高小薇一眼道:“资质似乎不错,但启蒙已经晚了,我若有闲暇可以传你点粗浅功夫,自保应该够了。”

高小薇两眼放光道:“那像王二蛋那样的能打几个?”

我跟苏竞解释:“就刚才那小子。”

苏竞闻言不语,只是淡淡笑了笑,随即对高小薇说:“小姑娘你先回避一下,我有事和你哥哥说。”

要是别人敢跟高小薇这么说话,她非得给你个难堪不行,但苏竞淡淡两句话竟似有无穷气场,高小薇虽然不舍,还是乖乖走到大堂另一边玩去了。

我把苏竞引到小餐厅,示意她落座,然后泡上一壶所谓的碧螺春,直截了当道:“说吧,苏小姐是什么来头,放心,我挺得住!”看她出手,背景肯定弱不了,我已经做好她是狐狸『精』、白蛇『精』、白骨『精』之类东西的准备了。

苏竞静静地坐在那里,端庄无比,眼睛四下扫着,显然在这个环境里很不习惯,只是出于心『性』要强才没表示出好奇的样子,我心里暗笑:还挺能撑,看她表现应该是和小倩差不多刚从哪个山旮旯里出来的妖『精』。

苏竞先沉默了片刻,然后才一字一句道:“我说过了,有些事『情』我不说你是不会明白的,接下来我会把全部原委说给剑神先生听……”

我摆手道:“我叫龙羊羊,你称呼我名字就行。”

她点点头,继续道:“那就先从我说起吧,我叫苏竞,来自另一个世界,准确的说是联邦大陆,再准确一点就是联邦大陆的『女』儿『国』。”

“联邦大陆?『女』儿『国』?”她一句话里就有两个关键词引起了我的高度关注。

“剑神先生先听我说完。”她执拗地不肯叫我的名字:“既然提到这两个字了,那就先从剑神说吧,你知道你前一世是什么身份吗?”

“呃……”早知道这么多人关心这个我真应该上网查一查了。

苏竞不带任何『情』绪道:“那我告诉你吧,你的前一世,也就是老百姓们说的上辈子,是我们联邦大陆的剑神。”

“剑神?”我又找着一个关键词。

“对,剑神。而且是联邦大陆唯一的剑神。”

不管怎样,听到这我已经有点小得意,急忙问:“后来呢?”

“后来你死了。”

我:“……”我发现这姑娘虽然不怎么会开玩笑,可讲起冷笑话来真能把人寒死。

苏竞说到这眼睛里似乎终于有了一丝『情』绪波动:“你为了联邦大陆的安危,一剑劈开黑奥斯古纳山,最后因为剑气『激』荡经脉崩绝而死。”

“就这么死啦?”我指着窗外的鹞子山问:“你说的那个什么黑奥斯古纳山比那座山怎么样?”

苏竞扫了一眼道:“大十倍不止,高十倍不止,而且黑奥斯古纳山有天然邪气覆盖,普通一块石头就相当于普通一座小山。”

“哎哟哟哟,那么大啊,那我上辈子劈山干什么?挖煤呐?”

苏竞横了我一眼道:“黑奥斯古纳山对面,与联邦大陆一山之隔还有一个黑吉斯大陆,整个大陆上只有一个『国』家叫黑吉斯帝『国』,面积虽然只有联邦大陆一半大,可是人口茂盛,而且这个大陆的人好勇斗狠野心勃勃,他们一直妄想吞并联邦大陆,连年来两个大陆之间战祸不断,围绕黑奥斯古纳山展开了无数次攻防战,蓝晨历8年,也就是22年前,黑吉斯帝『国』不知从哪弄来一颗奇怪的珠子,它能释放出黑『色』『迷』雾,黑吉斯帝『国』把它放在了两个大陆之间最高的黑奥斯古纳山上,从此陆地上再无光亮可言,而黑吉斯帝『国』的军人天生就『爱』好黑暗,他们趁着这股黑暗拔城掠地,联邦大陆死伤惨重,十几个小『国』家被屠『国』灭种,眼看整个大陆就要遭受灭顶之灾……”

我忙接口道:“于是我出来了。”

“对!”苏竞眼睛里闪烁着无尽的崇拜和向往:“剑神先生以一己之力力劈黑山,使得大地重见『阳』光,黑吉斯帝『国』功败垂成,但剑神先生也……”

我鼓掌道:“太『精』彩了!起点红书一本——”我拍着手说,“我能问个问题吗?”

“剑神先生请说。”

“都世界大战了,打得这么热闹凭什么最后还是我拼着脑浆子救了你们大家,其他人呢?”

苏竞肃然起敬道:“我已经说过了,当时大陆上只有您一位剑神级别的人,其他人……有心无力。”

“我明白了!”我恍然道:“合着整个大陆我最剑!”

----------分割--------

混搭混搭混搭混哒哒哒哒哒哒哒哒……D

http://www.quanben5.com/n/shishangdiyihunda/134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