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第一混搭
字体:16+-

第二十章 原来是这么回事

『阳』光明媚的下午,空旷的郊外,在准三星级宾馆的“音乐茶吧”里,一男一『女』相对而坐,他们中间摆着一壶喷香的碧螺春,画面静谧而漂亮,要是再放点听不懂的音乐,绝对有人相信《蓝『色』生死恋2》在中『国』某城市的火车站旁边开机了……

可是他们之间的对话完全是另一码事。

我急赤白咧地说:“苏小姐,我跟你解释了很多遍了,最近很多人都对我存在误会,我觉得你肯定也遇到了相同的问题,我相信你是从那个什么什么黑什么的大陆来的,但是我肯定不是你要找的人。”

苏竞道:“不会错,我甚至感觉到那力量就在你身上,你推『脱』也没用。”

“好吧,那你先说你是怎么找到我的,又怎么确定我就是你说的那个剑神?”

苏竞道:“你劈山之后,虽然身死,但是我们发现你的力量并没有消失,而是有形有质地继续存在着,我们汇集了大陆所有的顶尖魔法师把它们收集了起来,然后通过某种特殊的计算算出了你转世后大『体』所『处』的位置,再用最昂贵最难找的魔法水晶把这些力量传输了过来,现在它们已经完全重新回归到了你身『体』里。”

我马上就找到了她的BUG:“既然你们找到了那些力量,为什么不把它们放在你们自己人的身上,那样不就不用耗费后来这些力气了?”

“问题的关键在于:那些力量根本无法彻底融入别人的身『体』,『情』况好一点的能借用到其中的百分之几,差一点的完全没办法融入,可是这些力量分而散之之后也就没了意义,一群拥有剑神力量的人并不能拥有对等的实力,你的那些力量既不消亡也不减少,就是永远也无法靠拼凑来复原一个你,最后我们得出一个结论:除了你,也就是它们原本的主人,谁也不可能真正拥有它们。”

我说:“那我的第二个问题是:你们这么费尽力气地找我干嘛不用这些工夫和『精』力做些别的事『情』,就是说,成本和收益对等吗?”

苏竞断然道:“如果能找回剑神先生,我们愿意付出更多的努力,你还不明白一个剑神就算对一个大陆来说意味着什么。”

“明白,威慑『性』武器,就像美『国』当年第一个拥有核武器一样。”

苏竞虽然不知道我在说什么,但是很同意“威慑『性』”三个字,道:“一个剑神意味着的是:假如你想要攻打拥有这个剑神的『国』家,以前要10万军队,现在可能得20万甚至更多。”

我说:“那好吧,咱们先求同存异,就算我是你们的剑神,我最后一个问题是:你们找我回去干什么?”

苏竞一字一句道“黑吉斯帝『国』已经再次征集军队要对联邦大陆发动总攻,我们的人民经过上次劫难以后已经不堪一战。”

我一捂脑袋:“所以你们又找我劈山来了。”

QUaNbEn5.com(全。本*网)

苏竞道:“上次是个意外,我来找你就是为了让你和我一起回去共同抗敌!”

“和你?”

苏竞点头:“和我。”

“我说你们大陆一共有几个剑神啊,这事儿就不能让别人干吗?”

苏竞道:“以前你在的时候只有一个那就是你,现在仍然只有一个。”

“谁啊?”

苏竞凛然道:“我!”

我吓得往沙发里一躲:“你?你今年多大了?”

苏竞平和道:“20岁。”

“我当年死的时候多大?”

“35岁。”苏竞道:“剑神和年纪并没有关系,天赋和机缘缺一不可,一个天赋很高的人练到80岁可能还只是个剑师,20岁未必就不能成为剑神。”

“这么说整个大陆就出过咱们两个剑神?”

“是的,但是我的老师说,在你之前300年,在我之后300年,可能再也不会有剑神了。”

“……你老师是凤姐啊?”

苏竞忽然站起身道:“苏竞请剑神先生以天下苍生为念,随我回去共御大敌!”

我随口道:“你自己去不就行了?你不也是剑神吗?”

苏竞正『色』道:“联邦大陆现在军心涣散,人民谈敌『色』变,苏竞年少德薄不能给他们以信心,我需要剑神先生的威名,跟我回去鼓舞斗志!”

我嘿嘿笑道:“原来招牌还是老字号有说服力。”

“先生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我一摊手:“问题是没了,不过我还是得告诉你一件事『情』:我真不是你要找的人。”

“喀拉——”苏竞气得嘴唇发白,一根手指就那么不由自主地轻轻在桌上一按,钢化玻璃上就出现了一条白『色』裂纹,像《冰河世纪》里那样破冰般向我蹿来。

我跳到沙发上大叫:“苏小姐你听我说!”

苏竞的手指慢慢离开桌子,『情』绪也很快回复了平静,她再次冲我躬身道:“先生的作为我能理解,在一般人听来这自然是一派胡言,可是先生应该不同,难道你就没感觉到最近和平时有什么不同吗?比如身『体』灵便、动作快捷、力大无穷之类的。”

我苦着脸道:“我真没有,你没看见我刚才被一帮小混混围住都没办法吗?”

苏竞一笑道:“凭剑神先生的身份,自然不屑于和他们动手。”

我急道:“怎么跟你说呢?”

这时门一开老吴回来了,我像见了救星一样大喊:“老吴快来!”

苏竞一回头,意外道:“剑师后期?”

老吴则抽了一口冷气:“好强的气场!”

老吴和苏竞一个照面之后顿时警觉起来,道:“这位道友,看你气息宏大,似乎不是什么邪魔外道,在下吴永生,乃是千年前函谷关外一老槐,阁下能否报下家门渊源,也好让在下方便拜会。”

苏竞则道:“在下苏竞,乃是联邦大陆『女』儿『国』苏重威之『女』,前辈修为不浅,莫非认识家父?”

这两个,一个让对方说出底细,一个以为对方也是联邦大陆的,越说越驴唇不对马嘴,我在沙发上蹦着高叫道:“停!都听我说!”

……

一盏茶的工夫,我终于勉强把两个人的身份跟对方解释得差不多了。

老吴有点恍然道:“这么说来,这位苏姑娘是来自神州以外另一个地方。”

苏竞也没想到在这个世界,一棵槐树居然也能修化成*人,一个劲地发呆。

老吴忽道:“苏姑娘刚才说我是什么剑师后期,看来我的修为在你那个世界也是有可权衡标准的,而在我看来,苏姑娘竟隐隐有要渡天劫的前兆,咱们虽然所『处』世界不同,实力等级却大同小异。”

我拍手道:“这就能解释这位苏小姐为什么把我当成她要找的剑神了。”

老吴笑道:“这确实是苏姑娘误会了,小龙也不知经历了什么特殊经历,虽然看去像是劫后金身,可他确然没半点法力。”

苏竞听后出神片刻,忽然出手如电地拿住了我的胳膊,两根手指按在我脉门上,脸『色』忽然大变道:“你是剑神本『体』没错,只不过剑气……一点也没了。”

我崩溃道:“你怎么认死理啊?我真不是你说的剑神!”

苏竞决绝道:“你是!本『体』已经回归,但力量空空如也,难道它们竟没有传到你身『体』里?”

老吴道:“此话怎讲?”

苏竞道:“在我们大陆,凡是修炼剑气的人身『体』都会呈现一个阶位,这是半点也做不得假的,他阶位是剑神,只不过没有剑气。”苏竞盯着我问,“你有什么特殊经历?”

这段故事不用我说,老吴都已经耳熟能详,他一五一十地跟苏竞复述一遍,说到最后几句,老吴忽然猛地的一拍大腿:“我已经明白了!”

我忙问:“你明白什么了?”

老吴笑呵呵道:“小龙,你不用抵赖了,你就是人家的剑神!”

我急道:“靠,你哪头的呀?”

老吴未作解释之前先感慨了一句:“天地玄妙,竟至如斯——我来把前因后果给你们捋一捋:先从苏姑娘的联邦大陆说起,他们把小龙你的前世的力量都传了过来,而你确实是他们的剑神,所以那些力量传到之后马上到了你身上,然而——”

老吴转向苏竞道:“一个世界有一个世界的规矩,在我们这个世界,力量太强是会遭天劫的,按苏姑娘你说的,小龙是你们大陆『独』一无二的剑神,那他的力量之强可见一斑,于是在我们这个世界,他顺理成章地遭了天劫,但是有一点我不明白,那就是为什么他既然度过了天劫却又没有半分法力——也就是你说的剑气,这是我想不通的。”

我唉声叹气地说:“或许我想通了。”

苏竞和老吴一起问:“为什么?”

“当时,那道雷劈下来的时候我被人推了一把,所以没打在我脑袋上。”

老吴目瞪口呆道:“天雷也有打歪的时候?”

苏竞道:“我也有点明白了。”

我和老吴一起问她:“你又明白什么了?”

苏竞道:“按吴前辈所说,你们的度劫主要针对的是超强的实力,而剑神先生的力量虽然被我们运了过来,但是时间仓促之间并没有及时融合,他被人一推,那道雷其实也并没有打歪,它虽然没有打中龙羊羊,却打中了那些力量,他人闪开了,力量却被打散了!”

老吴大声道:“我又明白了!”

我有气无力道:“说吧爷爷,别卖关子了。”

老吴道:“不管怎样,那一雷没把你劈死,所以你的身『体』相当于天劫已过,但因为没有法力,所以你又不能升仙!”

“我又又又明白了!”我一口气说下去:“这就相当于运钞车给银行送钱,钱袋子送到了,钱没了!”

老吴拍拍我的肩膀道:“也不是那么说,至少你现在劫后金身已经有了,只要把那些力量找回来,你就可以毫无风险地位列仙班,我羡慕死了!”

我小心地问苏竞:“还能找回来吗?”

“能!”苏竞态度坚决道:“那些力量不会消亡,不会减少,我只有一个担心那就是它们会不会被别人的身『体』给吸收了——当时你在哪,身边有什么人?”

我说:“那可多了,我当时在公『交』车上呢。”

虽然不知道公『交』车为何物,但苏竞紧握双拳目光坚定道:“从现在起,我们要一个一个找到他们,把你的力量拿回来——为了联邦大陆!”

----------分割---------

这种混搭……你们看成吗?推荐一本书:《超级修复》:『精』修美『国』航母,俄罗斯战机,中『国』火箭,量大从优,书号1822704D

http://www.quanben5.com/n/shishangdiyihunda/134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