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第一混搭
字体:16+-

第二十一章 下人

苏竞说这句话的时候咬牙切齿,她这哪是要找回力量,她这是要灭人满门啊!

“事不宜迟,咱们这就动身。”苏竞起身,说走就走。

我郁闷道:“就算走你也得给我点准备时间吧?”

“有什么可准备的?”

我摊手道:“一辆公『交』车上有28个座位,加上站着的人得有五六十,这些人不定在哪住着,你说找就找啊——话说你知道公『交』车是什么东西吗?”

苏竞不说话了。

我这才问老吴:“黑山老妖那怎么样了?”

老吴道:“我把《道德经》上半部《道经》给他留下了。”

“他有什么表示?”

“没有。”老吴苦笑道:“若想修炼正道,他得重新开始,凭我区区几句话,恐怕他还未必有这个决心。”

我又问苏竞:“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苏竞道:“大陆的所有顶级魔法师开了传输大阵,把我送过来的。”说着她挽起衣袖,露出洁白皓腕上的一个手镯,“我们消耗了很多魔法石才做到这一点,可惜那些魔法石的力量刚够把我送过来就消耗完了,不过他们一定会想办法,等这个手镯再次恢复力量时我们就可以走了。”

那只镯子眼『色』暗淡,跟普通石头没什么区别,就在我们看的时候,其中某一点忽然闪了一下,变得晶莹『玉』润,和旁边的颜『色』大相径庭,苏竞道:“他们已经开始行动了,等它变得通『体』透明时魔法大阵就可以再次动起来了,所以我们的时间不多。”

我挠头道:“说实话苏小姐你有没有想过他们如果失败的话,可能连你也回不去了?”

苏竞断然道:“不可能,就算他们真的失败了我也会想办法,总之你一定要回去,所以我们的当务之急是找回你的力量。”

我笑眯眯地说:“我好像还没答应跟你回去,你现在的『情』况是求人办事,可是你求的人还没承诺过什么。”

苏竞听了也不生气,淡淡道:“你一定要跟我回去,联邦大陆亿万生灵在等着你,你肩负着剑神的使命,这是你的责任。”

我『激』动道:“你这是道德绑架!我本来好端端的,就因为你们我被雷劈,我没找你们算账,你们反倒蹬鼻子上眼,还讲理不讲理了?”

苏竞安然道:“现在本来就不是讲理的时候,你是联邦大陆的剑神,就得担起相应的义务。”

我无力道:“那我不当剑神了行吗?我那些力量我都不要了,送你了,你要有办法,我这什么狗『屁』剑神本『体』你也拿去。”

苏竞断然道:“不行!”

“那我教给你该怎么样找到那些拿走我力量的人,你自己去找他们行吗?”

苏竞断然道:“不行!”

“那你弄死我行吗?”

苏竞断然道:“不行,你得跟我回去。”

我眼珠一转道:“你就不怕我找回了那些力量以后偏不跟你走,到时候你又打不过我。”

QuAnBen5.CoM,免费小说【全本小说网】

苏竞毫不犹豫道:“真是那样的话,苏竞也唯有死在你的剑下,总算不辱没大陆人民对我的期望!”

我一『屁』股瘫坐在沙发里:“你是讹上我了?”

苏竞满脸正『色』道:“剑神先生,以前的你,武功盖世惊才绝艳,更重要的是,你有一种悲天悯人的伟大『情』怀,当强敌来犯,你义无反顾地登高一呼,解万民于倒悬,虽然你现在什么都不记得了,但我相信既然你还是你,就绝对不会是胆小怕事、贪图安逸的懦夫。”

“胆小怕事,贪图安逸……”我喃喃地念叨着,随即愕然道:“你怎么把我概括得这么准啊?”我要不是因为胆小怕事贪图安逸我窝在这个穷乡僻壤的旮旯里干什么?至于武功盖世悲天悯人解民倒悬神马的,我听着就晕,不禁道:“我以前那么死心眼呢?”

苏竞变『色』道:“请你不要侮辱我们的剑神!”

我指着自己鼻子道:“我骂的可是我自己!”

“那也不行!”

得,我连自我批评的权利也没有了,看样子以前的我在她心目中是不可亵.渎的偶像。

老吴跟我说:“你倒是应该谢谢那个推你的小偷,如果没有他,你现在八成形神俱灭了。”

我不服道:“你觉得我一定度不过天劫?”

老吴不屑道:“渡天劫者无一不是经过几千几万年不辍的修炼,你以为就凭你现在这样的身『体』就能成功?况且那些力量还没完全融合。”

我愁眉苦脸道:“其实被雷劈死也没什么不好,省的我闹心。”被苏竞这块大牛皮糖粘上,跑不了打不过赶不走,而且非要把自己的意志强加给你,还相信一定能成功,她不是对我有信心,她是对自己有信心!卖保险搞传销也就这样了吧?

苏竞道:“剑神先生,我们没有时间耽搁了,现在就请你派出下人去打听那个公『交』车的『情』况,我希望能在两天之内找齐那些人的资料。”

我结巴道:“下人?”

“是啊,你不会连下人都没有吧?”她这句话说得顺理成章,好像我要没有下人是件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

我指着满屋子跟她说:“你看这里谁像下人?那个——那是我姑『奶』『奶』,你看老吴像下人吗?”

苏竞道:“一个剑师后期的高手,自然不可能沦为奴仆。”她不可置信道,“那洗衣做饭这些杂务一向都是谁来做的?”

我看着她,忽然有点明白了,这姐姐肯定是出自名门望族不必说,而且听她意思现在整个她们大陆就她一个剑神,恐怕帝王将相见了她也得唯唯喏喏赔着小心,至于容貌、气质这些外在的东西根本不是重点——她是当之无愧的天之骄『女』,锦衣『玉』食在她而言只不过是生活必需品罢了,难怪她揍王二蛋只肯出一只脚,虽然“打你怕脏了我的手”在大多数时候只是一句放狠的话,但对我们苏大剑神来说,那是真的怕脏了她的手……

这时金诚武和小倩回来了,两人一见苏竞不约而同地露出了惊讶的表『情』,老吴给几人做了介绍,苏竞看看金诚武道:“嗯,也是一个剑师后期,这位姑娘也算得上剑生了,看来剑神先生这里真是高手如云啊。”

我见金诚武两手空空,问他:“‘东西’呢?”我记得他们是去拿回小倩尸骨的。

金诚武小声跟我说:“正想跟你说呢,去安慰安慰小倩那丫头——她的骨头丢了!”

我诧异道:“骨头怎么会丢了呢?会不会是风吹雨淋被带到别的地方了?”

“我们在附近找了老半天,要是自然移动肯定会留下痕迹,但是我看了,没有,原来的地方被捡的干干净净,应该是人为收走的。”

我说:“那东西别人拿了有用吗?”

金城武道:“说不好,要是一般人肯定没用,但如果是邪道中人,说不定就想出什么办法来害人,况且小倩想修成正果没那东西是不行的。”

小倩表『情』哀婉,低头不语。我忙安慰她:“别怕,肯定能找见的。”

小倩冲我勉强一笑,始终高兴不起来,但是很快道:“这位苏姐姐初来乍到,我还是先领她上楼梳洗吧。”

苏竞躬身道:“有劳小倩姑娘。”我发现她对『女』人明显比对男人热『情』,老吴这样的千年老妖和金诚武那样的帅哥她全都不假辞『色』,但对脑残的高小薇和较弱的小倩都能说上几句话。

我拽住想一起上楼的高小薇,把电话塞给她:“给你妈打电话,让她现在就来接你,我这你待不了了!”

“为什么呀?”高小薇不满道。自从苏竞来了以后,她就不想走了。

“我这不安全!”我简洁地说。

……

傍晚时分,孟姨开着她的马六风驰电掣地来到我的门口,还没下车就咋呼上了:“小薇你没事吧?”王二蛋来过的事『情』她已经知道了。

高小薇满不在乎道:“没事,多亏我苏姐——妈你是没见,我苏姐就一脚,十几个王八蛋全踹趴下了!”

孟姨自动过滤了她认为夸张的部分,还是用她自以为“慈祥”的目光看着苏竞,然后一只粗黑的大手就往苏竞肩膀上招呼:“妹子,以前混过?”

苏竞微微一耸躲开她的手,只是冲这位黑.道『女』王微微点了点头,梳洗过后的『女』剑神把头发扎成一个马尾巴,清爽得像刚从大学生辩论赛上走下台的『女』辩手。

孟姨一撇嘴,把我拉在一边道:“你『情』儿?哪来的?”

我只能说:“……来头很大!”

孟姨仰头打个哈哈:“咱们这还有来头很大我不知道的人?谁闺『女』?”

我打内心里鄙视她了,就知道问谁闺『女』,孰不知人家真正有本事的根本就不屑于当某二代,而是让上一代也沐浴在自己的光芒之下——别人介绍苏竞她老爸的时候肯定得说:这是苏竞的父亲。你再看上大街要饭那个富二代,叫什么来着,就比他爸有名!

孟姨带着依依不舍的高小薇刚要走,我说:“姨,车给我留下吧,我这两天可能要用。”

“你要车干……”孟姨看看苏竞,好像忽然明白了,哈哈笑道:“有了妞自然是要用车的,轻点啊,『日』本车不抗造!”说着把钥匙扔过来了。

我无语。这是想哪去了,你哪怕把话说完也好啊,就留下个“你要车干”算什么?

---------分割--------

今『日』无语,晚上再割。D

http://www.quanben5.com/n/shishangdiyihunda/134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