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第一混搭
字体:16+-

第二十六章 女儿国

赵丹直到回到观众席时还晕晕乎乎的,好像自己刚才干了什么连自己也不知道,几个观众起身冲他一个劲鼓掌,赵丹『迷』茫地问我:“我刚才真的赢了?”

我大声跟他说:“你不但赢了,而且赢得很妖孽——你把你偶像打了个21比5!”

赵丹这才回到现实,挠着头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我是怎么做到的?”

苏竞道:“你运气好。”

赵丹显然误会了她的意思,羞怯道:“我看也是这样。”他始终不能相信自己打败了孙宁,看来这个偶像在他心目中还是很有地位的。

我问他:“你打球的时候有什么感觉?你怎么想到那种打法的?”

赵丹诚恳地看着苏竞道:“这还得多谢小龙嫂,她刚才那么一说,我上场的时候还没什么感觉,可是一接球就不由自主想到她的话了,而且也怪,居然怎么打怎么有,那根网绳在我眼睛里就像放大了似的。”

我拍着他肩膀说:“你要真进了『国』家队可得好好谢谢我。”

赵丹没注意到我已经偷梁换柱地把苏竞换成了我,爽朗道:“好啊,我中午请你和小龙嫂在我们食堂吃饭。”

苏竞居然也不刻意去纠正他话里话外的“小龙嫂”,扭头跟我说:“我们还是走吧,去找下一个。”

赵丹好奇道:“下一个什么?”

我说:“没什么——诶对了,林鹤翔呢?”我知道他和林鹤翔是很好的朋友,而且林鹤翔也和我一起坐过那趟车,按理说也有嫌疑。

赵丹道:“他今天有训练,要不我带你们去找他?”

我跟苏竞一说,苏竞自然同意。

这会『国』家队集训还没结束,省队的人一个个正襟而坐,赵丹找到他们教练说有事要提前退场,胖教练捏着赵丹胳膊道:“你小子,平常训练的时候是不是跟我藏了一手?”虽然是质问,可口气里充满了亲热,胖教练虽然为人有点唯唯诺诺,但我对这人印象不坏,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能使自己的学生有所提高,没什么本事,但心是热的。

赵丹躲闪着笑道:“我怎么藏啊,平时训练还不都是在你眼皮子底下?”

教练想想也是,殷殷嘱咐道:“下午训练以前你先到我那报到,去吧。”他也看出赵丹继续留在这里很局促,给他放了一个小假,要是别人在这关头请假恐怕非被他骂成狗血淋头不可,今天对赵丹格外放纵,甚至连眼神都变得跟看自己『女』婿似的,从刚才的不闻不问到现在的偏袒纵容,同样是不管,区别可是天壤之别。

赵丹领着我们去找林鹤翔,半路刚好碰上,林鹤翔提着跑鞋,一身运动服,汗津津的,他也马上想起了我,跟我微笑地打了招呼,然后问赵丹:“你们不是和『国』家队集训吗,怎么有空跑出来了,没轮到你小子上场吧?”他很清楚赵丹的实力。

(QuanBeN5)com【全本5】

赵丹夸张道:“我不但上场了,而且还赢了李睿和孙宁!”

林鹤翔笑道:“你梦见的吧?”

“真的!”赵丹认真地说,我急忙也给他作证,当林鹤翔知道这一切不是我们跟他开玩笑以后惊叹道:“你太牛逼了!罗伯斯要来咱们学校我别说赢他,跟他跑平我就满足了。”

我悄悄问苏竞:“你能感觉到这个身上有我力量吗?”

苏竞摇头。

我遗憾地跟林鹤翔说:“你没戏了。”

……

目的达到,我们找了个借口告别了赵丹和林鹤翔。

在往出走的路上,我问苏竞:“你说的技巧是怎么回事?”

苏竞道:“剑神身上另一种属『性』的力量,作为剑神,光有强大的剑气是不行的,还得有『操』控它们的技巧,我没看错的话,赵丹身上就拥有了你这部分力量。”

“那为什么你开始没看出来?”

苏竞道:“那是因为这种力量只有在特殊的时刻才会表现出来,他不打球的时候跟普通人一样。”说到这苏竞面有忧『色』道,“这样一来咱们的任务就更困难了,赵丹的例子说明,有些力量或许只有在特殊环境下才能显现出来,就算你能把那些人找齐,我也不好判断他们谁身上有或没有。”

我笑嘻嘻地说:“那这么说林鹤翔也不能排除嫌疑?”

“是的。”苏竞看着我说:“你好像挺高兴的?”

我一本正经道:“能尽自己的微薄之力为人民群众做点好事,我感到很欣慰。”

苏竞也一本正经道:“首先,不管是谁,拿了你什么力量,我一定会帮你拿回来,其次,那些力量不光是你的,更是联邦大陆的。”

我不悦道:“你这么说我就不『爱』听了,既然是我的力量我『爱』给谁就给谁。”

苏竞也不恼,道:“恐怕不,你别忘了你的力量是我们大陆费劲艰辛才找回来送给你的,你无权『独』断专决。”

我说:“那就又不对了,应该说,虽然是你们帮我找回的力量,可那些力量最终都是我的,这样逻辑顺序才对,你们帮我找回来不是因为你们不想要,是你们要不了。上一世的我和这一世的我虽然不算继承,但也差不多,对,我就是剑二代!”除了黑二代,我又有新身份。

苏竞道:“可是你不回去的话我们大陆会很危险。”

我说:“这就是另一回事了,比如你们的大陆是一家公司,我以前是你们公司的大股东,现在我不乐意继续投资了,我撤资这是我的自由,再说,我继续控股你们也未必就能挺过金融风暴啊。”说到这,我忽然想起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要是回去,会有危险吧?”

苏竞老实道:“有,而且很危险,黑吉斯帝『国』虽然没有剑神,但入圣级高手起码不少于10位。”

我忙问:“那一个剑神能打几个剑圣?”

苏竞好笑道:“剑圣剑神,都是人们眼中至高无上无比尊荣的传奇,在你嘴里倒好像是打群架的痞.子无赖一样。”

我仍不死心道:“到底能打几个?”

苏竞只得说:“真正的神圣之战大陆上还从没发生过,不过我也是从剑圣级别过来的,据我『体』会,剑神剑圣也就是一只虎和一只狼的区别。”

我一缩脖子:这边一只虎,那边十只狼,稳输不赢的!我说:“这么危险的事,你叫我回去不是自寻死路吗?”

苏竞道:“我知道你害怕,我怀疑你力量中带有勇气的那一部分也丢了,放心,我会给你找回来的。”

我说:“找回来我也不想去!”

苏竞叹气道:“我真不明白以前那个扶危济困声明大义的剑神哪去了?”

我说:“我的力量里肯定还有一部分是死心眼,丢了更好。”

苏竞道:“你说的是良心吗,我会给你找回来的。”

“诶,你怎么骂人呐?”

……

自从见过了赵丹,苏竞有点心事重重的样子,上了车以后她跟我说:“你们这有安静点的地方吗?我需要想想下一步怎么办。”

我开着车,汇入车流里,漫无目的地扫着马路两边,忽然眼前一亮:前面就是人民公园。

我问她:“花园子行吗?”

苏竞心不在焉道:“随便。”

人民公园是我们本市第一『处』公园,据说是解放前某大户人家的『私』家花园,后来经过修正和部分重建对外开放,以前还有狮子狗熊这种大型动物,是动物园和植物园合并起来的,后来免费开放以后这些动物就被迁走了,只留下了猴山。

我和苏竞并肩走在公园的林荫小路上,我问她:“这里怎么样?”

苏竞实话实说道“不怎么样,别说御花园,连某些人家的后花园也比不上,格调粗鄙的很。”

我一撇嘴,咱们这个世界能入她法眼的东西不多,我说:“你还进过御花园?”

“是,我没事就进去玩。”

我一惊一乍道:“你不会是皇帝的妃子吧?”

苏竞道:“就算是,那也得男的才行,我怎么会是妃子呢?”

“啊?”我大吃一惊:“男妃,你们皇帝是『女』的?”

苏竞很随意道:“所谓『女』儿『国』,皇帝自然是『女』的。”

我震惊了,我一直以为『女』儿『国』也就是个比较奇特的『国』名而已,没想到她们的竟然是『女』皇当政。

“等等,你说男妃——那这么说你们『国』家还是有男人的?”看来此『女』儿『国』还不是彼『女』儿『国』,唐僧去了未必就能得到『女』王的青睐。

苏竞道:“蠢话,没有男人小孩是哪来的?”

“……你们的孩子都是男人生出来的?我的意思是男人怀胎十月?”

“又是蠢话,怀胎自然是『女』人的事。”

“那为什么要由你们『女』人当政呢?”

苏竞横我一眼:“为什么就不能由『女』人当政?『女』儿『国』自古以来就是『女』人掌权,当今『女』皇陛下更是年富力强英明果敢,受万民敬仰。”

“明白了。”我有点莫名郁闷道:“你们就是一个『女』尊的『国』家,男人完全没地位。”

苏竞道:“地位也都是自己争取来的,前朝也曾有一满门忠烈,这一家『女』人全部战死,男人继承妇志继续为『国』效劳,他家老太爷以80岁高龄挂帅,带领一门男将厮杀疆场,倒也是千古美谈。”

我扯头发:啥叫继承妇志啊……

我忽然抬起头问她:“你说你是苏重威的『女』儿,那么苏重威是……”

“我母亲。”

“那你爸叫什么名字?”

苏竞面有不豫道:“男人的名字怎么能随便问呢,我只能告诉你我爹苏王氏,名讳无可奉告。”

……

-----------分割----------

首先,今天的分割要说很多事『情』,其一是:小花祝大家新年快乐,这是最要紧的事!附带一说就是,这几天未免要去给长辈拜年和朋友吃饭,琐事繁多,这几天只能保证每天一更,不过要有时间的话争取两更(真有说话技巧)。其二,很多读者在QQ上加小花好友,大家有事可在群里找我直接留言,非是傲娇,是小花QQ朋友早就满员,大多都是读者,有时候编辑加一下还得临时删一个,心如刀割!其三是剧透:公园附近刘老六出没,请注意安全。D

http://www.quanben5.com/n/shishangdiyihunda/134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