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第一混搭
字体:16+-

第二十八章 一饭之恩

不听则已,一听他说出这句话我悚然一惊,这老头难道是真有门道?正所谓真人不露相,露相不真人,我几乎是胆战心惊地问他:“那你说她是哪来的?”

老家伙上下扫了苏竞一眼,忽然贼忒兮兮地说:“这不是仙『女』下凡吗?后生你好艳福呀。”

我差点一个跟头栽倒,愤然道:“拜拜了您呐——你个老混子!”

老头手指一搓亮出几个黑不溜秋的避孕套来,冲我一个劲喊:“年轻人‘活动’的时候要注意安全,买二送一了!”

“你给你儿子装你孙子用吧!”我骂了一句,迈步就走。

“站住!”老家伙历喝一声。

我冷眼道:“你想怎么的?”

老家伙从身后搬出一个又脏又矮的木头盒子来摆在眼前,口中念念有词,忽而眼中『精』光暴闪道:“哼哈二将,出鞘!”只听那木头盒子里头一声闷响,忽然跳出两把菜刀来,老头一手一把凌空挽住,舞个刀花,眼珠子一瞬不瞬地盯着我。

我下意识把苏竞拉在身后,警惕道:“你干什么?”

“剑生?”苏竞在我身后轻轻吐出两个字,口气里有些疑惑。

老家伙把菜刀又在手里舞了两下,冷丁嬉皮笑脸道:“我就不信菜刀你也不需要,我这可是正经的玄铁菜刀,你看——”说着他又拿出一张白纸来,用手中的菜刀噌噌地削着,“削纸如丝,砍铁如泥,你们小两口过『日』子总归少不了不是?”

此时此刻我也真有点服他了,失笑道:“你还卖什么?”

老家伙收了架势,笑嘻嘻道:“卖这个字太难听了,不过大到买房置地小到给车过户办证买票,还真没有我帮不上忙的。”老家伙见我似乎也没有买他菜刀的打算,掏出一张那种廉价带层塑模的名片给我,“鄙人名片,不管你有什么事,找我就对了!”

我明白了,这位不但算卦耍杂技卖避孕套和菜刀,还兼职中介票贩子『黄』牛『党』……我低头一看,那名片上正面写着“刘老六”三个字,头衔是中『国』道教协会华东区总理事,背面写着:“本人专长勘察住宅凶吉、『阴』宅风水、看相测字批流年,科学预测股票指数……”

我边看边啧啧道:“六爷大能啊!”

刘老六连连拱手:“以后多照顾。”

我跟苏竞说:“走吧,仙『女』下凡。”

离开刘老六,苏竞走了一段忽然道:“刚才你站到我前头是要保护我?”

“在我们这个世界,男人有保护『女』人的义务……”刚才匆忙之间我几乎是下意识一个动作,没来得及细想,在我眼里苏竞毕竟是一个姑娘,我自嘲道,“我自不量力了。”

苏竞道:“也不是这么说,你有这份心,我承你『情』。”

“对了,你刚才说‘剑生’是什么意思?”

苏竞道:“我也很奇怪,刚才那个老头出刀那一刻我隐约感到他身上似乎有少许剑气,大概够得上我们大陆上一个剑生的级别。”

QUaNbEn5.com【全本5】

我诧异道:“这么说那老家伙还真有点本事?”

苏竞道:“可是后来那剑气又不见了,也可能是我错了。”

我看了看手里那张油腻腻的名片,随手塞进『屁』股兜里:“那就留着吧,春运的时候说不定能用上。”我问苏竞,“你的问题想明白了吗?”

苏竞摇摇头道:“没有,从镯子上看我们大概还有一个月的时间,所以我列了一个计划:按当时你身边有60个人算,我们以后每天找到其中的三个,还剩10天我来想办法把他们身上的力量拿回来还给你。”

我小心道:“你要是想不出办法呢?”

苏竞冷冷地看了我一眼道:“你最好祈祷我可以,否则……”苏竞说到这自己也一愣,后面便没了声音。

“你……不会真的把那些人都干掉吧?”

苏竞纠结道:“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一边是60条无辜的生命,一边是大陆几亿人民,如果是你,你怎么选?”

我想了半天,给了她一个特臭不要脸不负责任的答案:“我选择正义的一面。”

苏竞苦笑道:“选择难就难在在这个问题上无所谓正义和非正义。”

我开始引到她:“如果要想挽救10个人的『性』命就必须杀一个无辜的人,你干吗?”

苏竞坚决道:“不干!”

“那就对了!说明1个和10个没什么区别,同样是有尊严的,你不能用数量来衡量对错和意义。”我觉得我不去哲学系当个教授什么的真屈才。

苏竞道:“可是现在是60个和几亿的区别!”她倒不傻,没被我绕进去,看来量变导致质变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其中总有那么一个坎儿让人过不去。

苏竞摇头道:“现在先不想这个了,我们目前最主要的任务是把全部『精』力放在找人身上。”

我一惊一乍道:“那你得先答应我一个条件!”

“说。”

“如果你最后也没找到可以转移力量的办法你也不能伤害这些人,如果你不答应,从现在开始我不会配合你任何行动,在这人生地不熟的环境里我不信你一个月能干成什么。”

苏竞看着我说:“你对这个世界的人,或者说你对这一世你身边的人比对上一世的偏心多了!”

我嘿嘿一笑:“人是感『性』动物嘛。”其实这里边有我自己的小算盘:如果时间到了她想不出办法那我就能顺理成章地留下来,让她从哪来的回哪去,面对那些所谓的力量,说实话我也心动,我倒不是矫『情』故意不想变强,可凡事总得权衡利弊,就从目前两种力量属『性』来看,我似乎都不太需要,我身『体』一向健康,而刘『日』立就算得了我身『体』改造的属『性』以后无非也就是顶如上了一个大病险;赵丹那个技巧什么的对我来说也没多大用,我不靠它出名,也不靠它赚钱,可转过来说,我要有了它们就得和这个『女』疯子到她们那什么大陆拼命去,基本就是九死一生,给你1000块钱打死你和给你500块钱打你个半死我宁愿选择后者,当然,『情』况要是允许的话,我更乐意选择不拿钱也不挨打,最后,要是还有的选,我会选拿了钱也不挨打……

苏竞想了片刻道:“我答应你。”还没等我乐呢她马上说,“但是你也得答应我一个条件——如果我想出办法来了,你就得跟我回联邦大陆。”

我没口子地答应:“好好好。”反正现在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以后的事『情』还不知道怎么样呢,先稳住她再说。

苏竞舒了一口气,表『情』虽然凝重了,但似乎也轻松了不少。

……

我们回去的时候太『阳』已经偏西,宾馆门口,老吴、金诚武、小倩三个坐成一排,不知道正在商量什么,我边停车边感慨:“我算明白了,人家别人坐完那趟车都各有各的奇遇了,那个不死了这个成名了,我的奇遇就是收了一帮妖『精』!”

苏竞道:“你运气好,他们都没有害你。”

我一下车就冲他们几个打招呼:“又练上啦?”

三个人看了我一眼,谁也没说话,我发现他们的『情』绪很不对劲,平时这种『情』况下小倩肯定早就迎上来了。

我急忙问最边上的老吴怎么了。

老吴拧着眉头道:“好消息是小倩的尸骨有下落了。”

“那坏消息呢?”

金诚武道:“坏消息是拿来她尸骨的是她以前那个未婚夫王庆。”

我惊讶道:“那人不是死了吗?”

老吴看我一眼道:“严格说来,小倩也死了。”

我一拍脑门……

老吴继续道:“王庆那小子不知得了什么机缘,也修成了『肉』身,还拜了一个很厉害的师父,而刚才他的师父已经来过了。”

“说什么了?”

“他师父说,既然王庆和小倩有上辈子的婚约,那就应该完婚,他来当证婚人,还用小倩的尸骨做威胁,说小倩如果不答应的话,就利用她的尸骨摄小倩的魂魄。”

我忙问:“那是怎么回事?”

老吴道:“王庆的师父看打扮是个道人,而且法力很强,摄魂捉鬼本来就是他们的强项,更别说手里还有小倩的尸骨了,被摄魂以后小倩现在的『肉』身就又没用了,几百年的修为毁之一旦。”

我又问小倩:“那个王庆为什么还对你贼心不死?”

小倩抬起头,泫然『欲』泣道:“我也不知道,可我死也不会嫁给他的,他……他是得花柳病死的。”

我本来想提醒她已经死了,不过这会好像不是开玩笑的时候,我说:“那个王庆和他师父你们都见了?”

金诚武道:“没有,只有他师父一个人,说只给小倩一天考虑时间,如果到明天晚上12点以前还没给答复他就要拘走小倩的魂魄。”

我又急又怒道:“他跑到这儿放了半天『屁』你们就这样让他走了?”

老吴羞愧道:“我们拦不住他,他会御剑飞行……”

我转头问苏竞:“你会吗?”

苏竞摇头。

我气愤道:“你怎么连御剑飞行都不会呢?”

苏竞道:“因为我本来不用剑也是会飞的。”

我大喜道:“真的?”

苏竞又道:“不过自从我来了你们这里以后不知为什么力量只有在联邦大陆的三成左右,勉强相当于剑圣级别,这样我恐怕是飞不起来了。”

金诚武道:“难道也跟灵气稀薄有关系?”

我跺脚道:“你逗我玩呢?”苏竞这话说的,一波三折,我的心忽冷忽热,等她大喘气说完我都感觉我心室壁上全是大褶子……

苏竞淡淡道:“三成,我照样叫他有来无回,大家没事就安歇了吧,明天的事『情』『交』给我。”苏竞看着小倩道,“妹妹,一饭之恩永不敢忘,这次我来帮你。”

小倩茫然道:“什么一饭之恩?”

我急忙提醒她:“你不是给她泡过一碗方便面吗?”

……

----------分割--------

我给不少人泡过方便面,不知道他们有没有苏竞的觉悟,哎……D

http://www.quanben5.com/n/shishangdiyihunda/134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