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第一混搭
字体:16+-

第二十九章 蔫人

现在,我也有一好一坏两个消息,坏消息是苏竞竟然只有她平时的三成实力,好消息是看她自信的样子,似乎对付一个会御剑飞行的家伙仍然绰绰有余。说实话我心里还有点不平衡:人家外地来的一个姑娘就牛逼到了这种程度,咱本土修炼了几千年的老妖『精』只能束手无策,照这样下去,啥时候才能进世界500强呀?

听说苏竞愿意帮忙,老吴和金诚武都松了一口气,小倩盈盈拜倒道:“谢谢姐姐。”她眼中泪光莹然道,“小倩前世也不知修了什么功德,尽得贵人相助。”

苏竞扶起她,笑眯眯道:“这男人脸皮也真厚,上赶着要嫁过来。”

我崩溃道:“这不是你们『女』儿『国』好吧。”

老吴忽道:“不对!”

我瞪他一眼:“你又怎么了?”

老吴道:“摄魂拘魄这些法术我虽然不会,也略知道一些,那道人手上有小倩的尸骨,只要下一道符咒只怕小倩就魂魄不保,他人却不用自己来。”

我愕然道:“千里之外取人贞『操』,那怎么办?”

老吴道:“如果真是这样就算苏剑神在此那道人不现身也是枉然,唯一的办法就是我们也请一个『精』通此术的人同样下咒破解。”

“那你说谁会?”

老吴道:“这也不是什么多难的法术,只要是正经拜过师的和尚老道应该都会。”

金诚武道:“可是我们哪找和尚老道去,我们虽然是修行正道出身,但向来对寺庙道观是敬而远之的,这样的朋友还真没有。”

我拖着下巴喃喃道:“和尚老道,现在少林寺的和尚似乎倒是可以走『穴』,不过你让他们表演个金『枪』扎喉或者在墙上跑个酷还行,抓鬼恐怕没这手艺,至于道士……”我一拍『屁』股,“我倒是真认识一个!”

老吴道:“你认识就认识,拍『屁』股干什么?”

我从『屁』兜里掏出刘老六的名片来给他看:“你觉得这人靠谱吗?”

金诚武凑上去看了一眼道:“明显是江湖骗子嘛,这种人我见多了。”

“本来我也这么想,可是苏竞说能从他身感觉到不同。”

苏竞道:“也可能是错觉,我不敢打包票。”

我拿过名片道:“不管真假,先试试再说。”我照着上面的电话拨号,一个机械的声音告诉我:你所拨打的用户已欠费停机……

我放下电话道:“停机了,明天我去公园找他。”

苏竞对我说:“你早点睡吧,看来我们明天的任务不少。”

我纳闷道:“什么任务?”

“别忘了你我之间的约定,每天找回三个人。”

“……这些我都没意见,我就问一句话:8点起行吗?”

苏竞不理我,跟小倩道:“我明天12点以前一定回来。”然后这才跟我说,“睡太多对你没好『处』。”

……

QUAbEn5.COm。全*本*5

第二天我的门一响,我连几点都没看,『阴』着脸鬼一样打开门,然后自顾自地洗漱、穿衣服,睡眼惺忪地拿上车钥匙,苏竞款款地站在门外,问我:“今天你想好找人的方向了吗?”

“还没。”我来到外面,被晨风一吹终于清醒点了,我收起车钥匙道:“被你这么一问,我想好了,跟我走。”

我领着苏竞步行来到24路车站,眼巴巴地看着两辆车从我面前经过,第三辆车一来,我带着她上了车,指着那个司机悄悄跟她说:“我被雷劈那天就是在他的车上。”

要说别人不好找,可司机是不会换的,苏竞刚才一问,我就已经想到了这一点。

苏竞在司机身后站了一会冲我摇摇头:“我什么感觉也没有,你问问他最近有没有什么特殊遭遇。”

我看着车前面那块“请勿与司机闲谈”的牌子,咽了下口水道:“师傅,还记得我吗?”

司机扭头看了我一眼,本来表『情』漠然,此刻忽然瞪大眼睛:“是你?”

“你还记得我哈?”我以为像他们这种行业每天见无数人,不可能对哪个有印象。

司机打了哆嗦道:“你这样的我一辈子也就遇着一回,哪能那么快忘了?”

我不好意思道:“你上次开那辆车呢?”我发现他今天开的车已经不是上次那辆了。

司机没好气道:“返修去了,正和保险公司打官司呢,他们非说是人为破坏,我就纳闷了,那么大窟窿怎么人为破坏,合着我们一群司机放着车不开拿放大镜站在车顶上烫的?他们『硬』说本地气象预报没有接到雷雨警报,也没听见那天打雷,说没听见响就不给报。”

我义愤填膺道:“我听见了,我给你们证明!”

司机道:“你以为你是谷子地呢?”

我嘿嘿笑道:“师傅,你这两天没出别的什么事吧?”

司机边开车边扫了我一眼,不高兴道:“还说呢,我开这么多年车就遇着这么一出意外,就因为这个我的年度先进工作者也没了。”

我为他抱不平道:“这又不怪你。”

司机道:“这又没地方说理去,你说那些养『鸡』专业户,明知道一只病『鸡』就能传染一片,是他们愿意养的吗?没办法,吃坏了人还得找他们算账,不是没有个早知道吗?”

我无语了,我就是那只得了禽流感的『鸡』,不过也对,人家师傅当初要是不拉我现在先进也当上了,我狠狠瞪了苏竞一眼:这些禽流感口蹄疫哪个不是从外头引进来的?联邦大陆要是不瞎折腾,也就没这么些麻烦了。

我和苏竞在后头找了两个座位坐下,我冲她比划:“今天的任务已经完成三分之一了。”

车又过了几站,座位上都坐满了人,有一站上来一个白领打扮的年轻人,我一看这人就乐了,跟苏竞说:“三分之二了。”

“哪呢?”

我指给苏竞看。

“你确定?”

“确定。”

这小白领上车的时候还在打电话,他一手拿电话一手把公『交』卡在读卡器上碰了一下,在他拿电话那个手的臂弯里,还有一束鲜艳的红玫瑰。

我认人本来是不行的,但是一看这束花顿时想起来了,上次见他他手里也有这么一捧花,坐公『交』车拿鲜花,给人印象太深刻了。

从小白领身上的西装看,他大概在什么比较『体』面或者对着装有『硬』『性』规定的公司工作,而从他手里的公『交』卡看,这哥们没什么钱,应该就是有份相对稳定的工作又每天疲于奔命的那类人。但是他一定是个追求浪漫的人,能每天给『女』朋友送一束花的人我还真是第一次见。

小白领上了车以后还一直打电话,好像是遇到了什么严重的事,表『情』严肃得吓人,一边不断低声说:“什么叫没感觉呀,你说的太笼统了,我要有哪不对你说出来我改——你要是不愿意我每天送花我可以不送,什么,也不是因为这个,那到底为什么呀……”

周围的人一听这内容,全把耳朵竖起来了,小白领抬眼望了一下四周,把声音压得更低:“再说你还没好好了解过我,怎么知道我不适合你呢?”

说实话我也很意外,我还以为他是送花给『女』朋友,听他这意思人家对方姑娘并不喜欢他,俩人八字还没一撇,这哥们纯粹是剃头挑子一头热。

这时候小白领身边正好有人下车,小白领腿迈过去刚要坐,见上来一个颤颤巍巍的老太太,于是急忙让到一边,招呼道:“您这边坐。”

谁知他刚让开,一个打扮时髦的『女』郎一『屁』股坐了下来,小白领愕然道:“诶,这座儿是我让给那老太太的。”

『女』郎扫了他一眼,理直气壮道:“什么叫你让的,这座儿是你家的?”

小白领一边打电话一边跟人抬杠,左右见绌,想跟电话那边解释几句,对方已经挂了,小白领本来是笑眯眯的一张娃娃脸,看样子平时脾气也不错,这时耐心道:“就算不是我让的,老人那么大岁数了,你就发扬发扬风格。”

『女』郎冷嘲热讽道:“嘿,这就有意思了,你都说座儿不是你的了,凭什么让我发扬风格,你要有心给老太太打辆车啊,拿我说的什么事?”

这哥们『情』场失意,又被人一顿无理取闹,终于忍不住爆发了,他冲『女』郎大喝一声:“你给我起来!”

那『女』郎吓了一跳,下意识地站起来,小白领把老太太扶住坐下,铁青着脸训斥那『女』郎:“尊老『爱』幼,从小你没学过吗?你们老师就这么教你的?站一会能累死你?”

一连串的反问,那『女』郎红了脸,看着小白领讷讷道:“是我错了……”不过我感觉有点不对,那『女』的虽然认了错,可好像不是因为惭愧,她两眼直勾勾地盯着小白领,倒像是看着意中人那种娇羞……

小白领见对方服了软,也缓和口气道:“算了,刚才我『情』绪也不好。”

谁知『女』郎一听这话,又把脸板了起来,只是看周围人看自己的目光异样这才没再发作,冲着小白领脚下呸了一声才作罢。

小白领哭笑不得,不过也没说什么。

苏竞看着这一幕,脸上饶有兴趣的样子道:“有意思。”

车到下一站,小白领下车,苏竞一拍我:“跟上他!”

我一边跟上她一边问:“有门了?”

苏竞道:“暂时还没有,也许很快就有了。”

车站旁边就是一排写字楼,小白领大概就在这附近上班,他看起来『情』绪十分低落,一只手拎着那束花,低着头往前走。

这时一辆红『色』的奔驰双排座小跑在他身边飞驰而过,把马路上一滩泥渍碾起,溅得小白领裤子上全是泥点。

“哎……”小白领刚一抬手,那辆跑车吱嘎一下停了下来,车上一个戴着墨镜围着红丝巾的美『女』回头冷冷打量着白领兄,劈头就来了一句:“走路不长眼啊,没见这全是泥还往这边逛?”

一句话说得我都哭笑不得了,就没见过这么胡搅蛮缠的。

小白领呆呆地看着自己的裤子,极度郁闷道:“小姐,我还没说什么呢……”

丝巾美『女』把墨镜摘了往旁边一丢,拿出一个足有半米长的皮夹子来,直截了当道:“说吧,想要多少钱,你这种人我见多了,不就是想讹几个钱吗?”

小白领低头抖搂着裤腿道:“你走吧,我不要你钱,我认倒霉。”

丝巾美『女』颇为意外,迟疑道:“那我可真走了啊。”

小白领头也不抬地摆手。

丝巾美『女』这才把皮夹子随手一丢,打量了一眼身穿劣质西服的小白领,千不该万不该嘟囔了几个字:“倒霉催的!”

我跟苏竞说:“这『女』人特有你们『女』儿『国』的范儿吧?”

苏竞摇头道:“真正有身份的人是从不欺负男人的。”

然而那『女』人这几个字飘进小白领的耳朵里,显然正碰在痛『处』,这一大早先是表白被拒,然后又遭遇无理取闹『女』,最后被人溅了一身泥自己没说什么人家倒嫌晦气,好像自己就是一堆臭狗屎,白领兄脾气再好这会也忍不住了,泥人还有土『性』呢,何况是一个备受打击的男人,小白领手指丝巾『女』厉声道:“站住!”

丝巾『女』吃了一惊,停下车心虚道:“你想干什么?”

小白领怒气勃发道:“你溅了我一身泥我没说什么吧?你还抱怨上了,是,我没车没房没钱没势,喜欢的姑娘人家看不上我,办点好事遭人冷眼,现在你们居然欺负到我头上来了,你有钱又怎么样——那钱是你自己挣的吗?”

丝巾美『女』居然莫名其妙地红了脸,可语气却不容置疑道:“是的!”

小白领一愣,随即道:“是又怎么样,是就可以欺负人吗?”

丝巾美『女』脸红彤彤地道:“我没那个意思……我今天第一天上班,赶得急了点,抱歉。”

我在一边拖着下巴纳闷道:“今天遇见这些『女』人怎么都外强中干的?”

虽然说蔫人出豹子,可小白领的表现说起来是乏善可陈的,就我个人认为,他语言苍白动作单调,完全没有把临界点那种愤怒表达清楚,我要是遇上这样的人,我根本不会鸟他。可奇怪的是不论是公『交』车上的『女』郎还是此刻的丝巾美『女』,她们居然都不是小白领的一合之将,这俩人看起来可都不是什么好惹的人物。

小白领大概也懵了,见对方又是这么快道歉,只能挥了挥手,不过再也没了好声气:“你走吧。”

丝巾美『女』却并没有立刻就走,她小心地看着小白领,『欲』言又止,最后指着他手里那束花期期艾艾地道:“那个能送我吗?”

我在一边是大跌眼镜,这『女』人也不知道是没心没肺还是臭不要脸,蹭人一身泥完了还跟人要东西……

小白领下意识道:“这是我准备送给我未来的『女』朋友的!”

可是接下来丝巾美『女』说的一句话才更让我大开眼界,她含『情』脉脉地跟小白领说:“那,我做你的『女』朋友!”

--------分割-------

本书第一强攻出现了……他身上有种很特别的力量属『性』,不过这种属『性』大概并非所有男人都喜欢,看了下章你们就明白了。D

http://www.quanben5.com/n/shishangdiyihunda/134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