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第一混搭
字体:16+-

第三十二章 画符

出了缴费厅,我沉着脸打电话,今天我算彻底栽在这帮江湖骗子手里了,移动公司什么时候心这么好,允许别人欠费50多了?为什么我欠5『毛』就不能打了?

电话通了以后就听一个赖兮兮的声音无比惊喜道:“咦,我的电话怎么又能打了?”

我板着脸道:“我给你『交』费了。”

“哈哈,你『交』的太及时了,我正想换号呢——话说您哪位啊?”

我说:“昨天我们见过。”

“哦,你说那两张车票吧,我马上就给你排出来了!”

我无语道:“你再想想!”

“哦哦,那你是马总吧,我跟你说了你家格局不对,大门正对厕所气口不通,你把现在的厕所门封了旁边开个口子进人,要是嫌麻烦就在厕所门口摆幅**。”

“那还能尿出来吗——再想!”

“什么,不是马总?那你是……买套装门的小王?”

我彻底折服了,这老家伙到底算干什么的呀?我幽怨道:“六爷,你忘了人民公园看你表演魔术的小龙了吗?”

刘老六愣了一下道:“是你呀,你找我有什么事儿?”

我非常郑重道:“现在有件事儿很紧迫,你要能干就说能干,不能就说不能,你要敢说瞎话后果很严重,你想好了再回答我。”

刘老六也随之凝重起来,小心地问我:“你是搞土地批文还是办保外就医?”

“……都不是,你会破摄魂术吗?”

“嗨——”刘老六顿时轻松起来:“我还以为什么事呢,这就是小菜一碟啊,你是遭小人陷害了?”

“就算是吧,我再问你一遍:你真的会吗?”

“六爷我可是茅山第56代传人!”

一听这“56”我心里又没底了,老家伙辈儿升得够快的!我一字一句道:“这次『情』况特殊,你要没真本事趁早说实话,要想骗我你可是要倒霉!”

刘老六不耐烦道:“废话少说,先把价钱商量商量吧。”

“事成之后你要多少我给你多少。”

“好,痛快!我上哪找你去?”

“你现在在哪?”

“我在火车东站帮人买票呢。”

“你就在那等我!”

我们打车到了火车站,刘老六正蹲在候车大厅门口眼巴巴地望着,看见我和苏竞,喜笑颜开道:“我就说嘛,能给我『交』话费找我的人肯定不会骗我,为了你们这笔买卖,我把一下午的车票全让给别人了。”

“跟我们走吧。”

我带着刘老六来到宾馆门口,老吴他们三个正在台阶上商量事『情』,我回身一指:“人我给你们带来了。”

三个人一下全站起来了,老吴和金诚武对视一眼,小声道:“好像没什么特别。”

金诚武道:“看看再说。”

我把他们领到屋里,指着小倩跟刘老六说:“这就是你这次要帮的人,有人号称要在夜里12点摄她的魂魄。”

QUAbEn5.COm全,本网

小倩冲着刘老六盈盈一礼:“一切都仰仗前辈了。”

刘老六意满志骄地一摆手:“好说,好说。”

我跟小倩说:“你先介绍一下自己吧。”

刘老六闭目养神,翘一个兰花指道:“先说说你的生辰八字。”

小倩道:“小『女』子是嘉庆5年生人。”

金诚武道:“也就是1800年,她今年210岁了。”

刘老六猛的睁开眼睛,挠着头道:“几位不要说笑。”

小倩道:“生死大事不敢说笑,我出生那年乾隆爷刚刚去世一年。”

刘老六愕然地看着我们,忽然笑道:“你们几个小猴崽子别是拿我寻开心来了吧?”他和颜悦『色』地跟小倩说,“小丫头,我看你也就是个90后,是不是你这几个哥哥唆使你这么干的?”

我说:“她是正经的80后——1800后。”

刘老六站起身,不悦道:“爷爷没工夫跟你们做耍子。”

小倩泪光莹然道:“着实不敢欺瞒前辈,小『女』子殁于嘉庆22年,死时只有17岁,在荒山野岭勤勤恳恳修炼了将近200年时间才重生『肉』身,不想又被前世的冤家缠上,今次万求前辈成全解救,大恩大德永不敢忘。”

刘老六愤然道:“越说越不像话了,你们要没什么事我可走了。”然后跟我说,“你给我『交』的那100块钱就当车马费了恕不退还。”说着就要往门口走。

小倩拉住他哀求道:“前辈千万救一救我,如果前辈不相信我说的,那么请看——”小倩说着拉起裙摆,露出裙子下面空空如也的小腿……

刘老六本来根本没听她在说什么,无意中往下看了一眼,顿时愣住了:“你这是怎么回事?”

“不敢哄骗前辈,因为修为不到,我『肉』身未成,还剩一双脚没有成形,现下只能靠粗浅的御风术走动。”说着小倩当着刘老六的面在地上飘了一个来回……

刘老六瞬间安静了,他默默地坐下来,时而抬头看看我们,时而看看小倩,眼神里说不清是清澈还是呆滞,就好像初生的婴儿看着满天绚烂的火花,我刚想上前搭茬儿,刘老六猛的蹦了起来,鬼哭狼嚎道:

“有鬼啊——”

金诚武一把把他按回座位,刘老六指着小倩语无伦次道:“你们,你们没看见吗?她……她是……”

老吴道:“我们都知道,所以才请你来帮忙。”说着老吴扭头跟我说,“这人恐怕不行。”

刘老六使劲掰着金诚武的手,金诚武笑道:“你别乱动,要不然倒霉的可是你自己。”然后『脱』下右手的手套,一股炙热的气息直扑面。

刘老六马上停止了挣扎,神『情』也恢复了自然,他诚恳地抬头看着我们,推心置腹地跟我们说:“大哥们,兄弟不知深浅误闯贵『洞』,你们就当我是个『屁』把我给放了,各位放心,今天的事打死我也不会说出去的!”

金诚武看着我说:“怎么办,看来他不是咱们要找的人。”

我在刘老六对面坐下,掏出一根烟来给他递过去,金诚武立刻伸出一根手指给他点上,刘老六嘴角那根烟抖得就像12级台风里的晾衣杆似的。我平心静气地跟他说:“六爷,你今天来之前我跟你说没说过今天的『情』况很特殊你能干就干不能干别勉强?”

刘老六抖若筛糠道:“说过。”

“那我说没说过你要是骗我后果很严重?”

“……说过。”

“那你为什么还骗我?”

刘老六叹气道:“我财『迷』心窍。”

我和颜悦『色』道:“那你说怎么办?”

刘老六用颤抖的手夹住香烟狠狠抽了两口,像嫌疑犯准备『交』代问题前那样长长出了口气,心如止水道:“我看出来了,各位都身怀绝技,你们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吧。”

“那好,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你得帮我妹妹度过这次危机。”

刘老六哭丧着脸道:“大兄弟,你也看出来了,我就是个跑江湖混口饭吃的骗子,你们何苦为难我呢?”

我说:“那没办法,你要早说我还能找别人,现在都这点儿我上哪找别人去?这事儿你管也得管,不管也得管!”

老吴好心道:“老哥,就算你混口饭吃,最起码的画符驱邪这些手法应该也学过吧?”

刘老六眼光一闪:“画符?我还真学过!”

-------分割------

这是昨天的一章D

http://www.quanben5.com/n/shishangdiyihunda/134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