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第一混搭
字体:16+-

第三十六章 一掷千金

通过这一战,我终于从一个侧面了解了苏竞了强大,几个千年老妖束手无策的时候苏竞轻描淡写几下就把坏道人打得狼狈逃窜,而且据她说她在这里只能发挥她以前三成的功力,可见在联邦大陆的时候她更是一个恐怖的存在。

这也终于引起了我的好奇心:我以前究竟有多厉害?万军之中取上将首级这种小事恐怕早已不足以形容我的英明神武,男人嘛,总是对单纯的力量有着天生的崇拜和痴『迷』。

苏竞翻看着手中的凤剑,也不禁由衷道:“这剑不错!”

老吴道:“肯定是不错的,像他们这种剑派,宝剑既是他们御敌的武器,又是他们的腿,更是他们的命根子。”

我纳闷道:“坏道人真强大,有两个命根子。”他『情』况倒是跟王二蛋差不多——受了眼中的挫折,但主要零件勉强还能用……

老吴继续道:“修剑的人,他们几乎有一半修为都转给了剑,时久年长,剑也有了灵『性』,能随主人的心意转圜攻防,万一丢失损坏再重头练这么一把剑其艰难可知,所以坏道人才那么在意他的剑。”

金诚武道:“可惜他的凤剑被苏竞重创之下只怕不是灵气全失也会变得呆头呆脑,不过总比他重新练一把要来的轻松。”

“给我玩玩。”我听他们说的热闹,忙从苏竞手里接过凤剑,双手举过头顶做劈柴状虚砍了两下,众人急忙趋避,跟我保持安全距离。

苏竞微笑道:“你多接触接触剑也好,为以后做做准备。”

我问她:“我以前也是用剑的?”

苏竞点头道:“你以前用的那把叫青玄剑。”

我撇撇嘴,觉得这名儿实在有损剑神神威,青玄——这名字听着像网络游戏里刚出新手村那会用10只蝙蝠干跟铁匠换的寒酸货。

我说:“那剑怎么样?”

苏竞道:“是把好剑,但绝非什么奇珍异宝,到剑神这个境界,用什么剑甚至用不用剑影响已经不大,那剑大概也就是你用惯手了而已,你走以后我们『女』皇花了很大代价才找到它,你跟我回去『女』儿『国』以后就能见到了。”

“这么说,我带挺机关『枪』去更有用?”我一边说一边拿着凤剑在台阶上砍了几道坎儿,火星直冒,苏竞手一张,那剑凭空就飞回到她手里,她念惜那剑,虽然是敌人之物,也不忍破坏。还有,她这招隔空取物一直是我想拥有的技能,我每次吃饭都把遥控器落在餐桌上,每次都纠结于要不要回去取,有时候就这样跟自己作斗争,一不留神就看半个小时广告……

临睡前,小倩再次对大家郑重道谢,众人嘱咐她在尸骨拿回来以前不要取下画符,生恐坏道人使坏,刘老六今晚也住在了我的宾馆,老骗子以天晚打不到车为由赖着不走,其实我也没真打算让他走,毕竟老骗子帮了我们的忙,还因为小倩的事损失了一把菜刀,我答应把我厨房里不用的那把王麻子送他,反正他没那么多讲究,只要是菜刀他就能骑着飞35米。

QuAnBen5.CoM全本、网

第二天一早我的房门响……

我直接把昨天晚上临睡前看了一半的杂志扔了出去,高喊:“今天的任务昨天已经超额完成了!”

门外沉静片刻,苏竞的声音道:“是我忘了,我遵守诺言,那我自己走了。”

我大感意外,我那么说也就是想赖赖『床』,没想过这『女』祖宗真能饶了我,听她这么一说我当然是求之不得,尽管这个世界对她来说还很陌生,不过好像没人能伤害得了她,就算有——那最好了!

我刚惬意地重新躺好,敲门声又响起来了,我愤怒道:“又怎么了?”

苏竞在门外静静道:“给我点钱,坐24路车不是要买票么?”

我光穿着内裤跳下『床』,找到甩到沙发上的裤子,拿出钱包,不管三七二十一抓了一沓钱拉开一条门缝递了出去,随即关门,一个鱼跃朝着我最心『爱』的『床』扑了上去。

敲门声……

我抓狂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苏竞道:“我买票的时候该花那种钱?”

“你自己看着办!”

“哦。”苏竞应了一声,自言自语道:“那我用这种最大张的好了。”

我一听就急了,她这是要用100块钱办1块钱的事啊!虽然这两种钱上的图案都是太祖他老人家,可是一张红太祖可是顶100个绿太祖,我还没有钱到这个份上。

我一个箭步已经蹿到走廊,大喝一声:“站住!”

苏竞愕然回头道:“你有什么事?”

我一言不发地走到她跟前,从她手里抢过那沓钱,一张一张地给她放幻灯片:“这种的是一块钱,一会买票你就用它,这种是100块,它是它的多少倍不用我教你吧?”

“那这种的呢?”

“5块。”

“那这种的呢?”

“10块。”这『女』剑神可真没怎么见过钱。

“那这种的呢?”

“……这是发票,不能花!”

“哦。”

为了检验教学成果,我把所有钱在她面前展开问:“你现在告诉我你一会买票该用哪种钱?”

苏竞道:“除了发票,都可以用。”

我崩溃道:“教了你这么半天你怎么还不明白,就这种可以用!”

苏竞道:“反正只要不少了人家的不就行了吗——我花钱从来不问数目的。”

也是,苏竞是联邦唯一的剑神,她妈是马帮巨头,一掷千金实属平常,很难想象她这样的人买东西会跟小贩一个子儿一个子儿地计较。

为了睡一个安稳觉,我此时此刻也豁出去了,索『性』有气无力道:“我不管你怎么花,最后能回来就行,当然,不回来也行。”

苏竞很有风度地冲我低头致意:“谢谢。”然后她的目光就停留在了我身『体』某个很显眼的地方上愣了一下,我低头一看,立刻双手捂裆道:“看什么看,没见过男人晨勃啊?”

苏竞不自然地扭头道:“我走了。”

也不知是不是错觉,我看见她雪白的脖颈上居然出现一丝绯红,我纳闷地想:既然『女』儿『国』是以『女』为尊的,她为什么还会害羞?转念一想也就明白了——我13岁第一次看『毛』片不也脸红吗?

……

回到房间我发现我竟然也睡意全无,在『床』上辗转反侧了半天才好不容易又『迷』糊了一会,再睁眼,已经9点多了。

我洗漱下楼,发现昨天入住那个男人已经坐在小餐厅靠窗的位置看了一会书了,他看见我,微微一笑算是打招呼,昨天登记的时候我看过他的身份证,知道他叫铁继理,我冲他扬手道:“早啊。”

铁继理笑道:“已经不算早了,你这有什么提神的东西吗?”

“有咖啡,还有茶。”

“那泡壶龙井吧。”

我泡上茶端上来,铁继理道:“拿两个杯吧,你要有时间的话咱们聊聊,茶算我请客。”

“不用客气。”我拿了自己的保温杯坐在他对面,试探地问:“大清早的喝茶,昨天没睡好?”昨天晚上又是菜刀又是宝剑的动静可不小,我担心铁继理别是看见了什么不该看到的场景,就算没人飞来飞去那也是『性』质很严重的械斗啊……

铁继理道:“还不错,你呢?”

“我也不错。”

铁继理道:“昨天晚上对面山上倒是好像很吵,你没听见什么吧?”

我忙打马虎眼道:“山上风大,我习惯了。”

“那就好。”铁继理微笑着呷了一口茶水,这个男人脸部轮廓分明,『阳』刚而不失优雅,他的长相不算英俊,但是给人感觉不错。我很好奇他来这个偏僻的地方干什么,但是又不好冒冒失失地问,我见他手边有一张碳条画的人物素描,而且只有头像,我随口道:“来采风的?”

铁继理不置可否道:“就算是吧。”随即,他拿起那张头像问我,“这个人你没见过吧?”

画纸上的人头发梳成三七分,满脸粉刺,三角眼,神『情』『阴』鸷,给人一种很不安的感觉,但无疑非常传神。

我说:“没见过。”

这时小倩飘然下楼,我问她:“刘老六呢?”

小倩道:“刘前辈帮人买火车票去了,他说他晚上还回来。”她说着话来到我们近前,见铁继理在冲她微笑,脸一红道,“您需要我帮您打扫房间吗?”小倩现在以宾馆服务员自居,负责认真。

铁继理道:“哦不用,房间不脏,有需要的话我会叫你。”

“嗯。”小倩红着脸飘走了。

铁继理看着小倩的背影,若有所思道:“这小姑娘走路肩膀可够稳的。”

“她啊?”我随口胡诌道:“裙子下头穿着溜冰鞋呢。”

--------分割--------C

http://www.quanben5.com/n/shishangdiyihunda/134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