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第一混搭
字体:16+-

第三十八章 疑兵之计?

孟姨下通牒后没几分钟,果然走廊里就传来了脚步声,还有人说话的声音:“宿爷您可慢着点。”

包厢门一开,王二财扶着一个老态龙钟的老头子缓步进来,他们身后还跟了一个白白胖胖的小个子中年男人,满脸微笑,这人叫徐怀『玉』,别看样子随和,其实是我们这餐饮业巨头。

王二财跟他儿子王二蛋一样都是大驴脸,扶着的那个老头满头白发,一脸老年斑,大夏天穿着一件薄棉袄,手里拄着根龙头拐杖。

满屋子的人一见这人都急忙起身,客气道:“宿爷。”

话说这老头我也认识,叫宿骥麟,是真正的老江湖,家里几代都是在道上混的,那时候上海有青洪帮,我们这里可是人家宿家一家『独』大,据说宿老太爷过寿的时候杜月笙都给送过帖子,解放后,宿家自然少不了被整改,但江湖地位仍在,老大们之间有什么矛盾纠纷,往往要请宿骥麟出来做个公证,我爸见了也得喊一声宿爷。

孟姨上前扶住宿骥麟,看似埋怨实则讨好道:“这叫什么事啊,小辈们拌个嘴炒个架也值得把您老请来,是谁这么不懂事啊?”一句话把王二财捎带着骂了。

宿骥麟被一左一右架在中间,其实步履矫健地很,被人扶着只不过是表明身份的姿态,老头坐在沙发里,拄着龙头拐棍慢腾腾地说:“你们的事儿我早就不想参合了,一把要进棺材的老骨头了还出来指手画脚那才叫不懂事呢,先说好了,今天的事我不『插』嘴,不过你们眼里既然还有我这个老不死,我就当出来散散心。”

孟姨笑道:“瞧您说的,我还指望您给我们主持公道呢。”

宿骥麟一摆手:“别,你们年轻人的事跟我老糊涂说了也不懂,我今天就是来喝茶的,再说,这不是有这么多后起之秀吗?”段虎和冯八爪急忙赔笑。

各路老大会面,『情』景热闹非常,彼此嘘寒问暖介绍生意,不知道的真以为这是一场久别重逢的欢聚,其实做这行的相互之间磕磕碰碰永远多于互惠互利,现在这种『情』景无非是谁也不点破的应酬罢了。

孟姨看没了后文,瞪着王二财道:“有话说有『屁』放,老娘没工夫跟你耗着。”

王二财这才往包厢当间一站,俨然以主人的身份道:“宿爷,各位老大,今天请大家来,固然是为了时间长了没见大家聚聚,二是我和孟丽珍『女』士起了一点小摩擦,想请大家给做个公证,所以咱们暂时没酒也没‘妹妹’相陪,你们可不要说我王二财小气,要是有兴致,谈完了事儿我自然把最好的家底都亮出来款待各位。”

宿骥麟摆手道:“罢了,你那些妹妹给我当孙『女』都小,别让人说我老不正经。”

众人都笑了起来。

王二财清清嗓子道:“事『情』是这样的:前不久我儿子和孟老大的闺『女』一起出去喝酒,都是小孩子嘛,玩不好难免拌个嘴,可是孟老大的闺『女』事『情』做得就有点不地道——她把我儿子一个睾丸给踢碎了,你们说这事该怎么办?”老大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没有表示惊讶,显然这消息在江湖上早已经不是什么新闻了。

QuAnBen5.CoM,免费小说【全本小说网】

孟姨呵呵笑道:“小孩子拌嘴——你说得轻巧,有些话我一个『女』人还真说不出口,你让大家想想,一个小姑娘被逼得都要踢男人蛋了,那得是什么『情』况?明明就是你儿子想霸王『硬』上弓!”我汗了一个,这叫说不出口吗?该说的一句没少,不该说的也说了……王二财叉着腰道:“就你那个闺『女』还小姑娘?大半夜跟着男人出去喝酒能是什么好东西,当了婊子又立牌坊!”“那也比你儿子强,没本事还想玩『女』人,怎么样,当了骟驴了吧?”孟姨不耐烦地挥挥手:“废话少说,蛋已经踢了,你想怎么样吧?”王二财扭脸对宿骥麟道:“看见了吧宿爷,这老娘们就这么横!”宿骥麟摇头道:“我说了我不管你们的事——不过你倒说说你有什么要求?”众人都把耳朵竖起来了,大家都明白这才进入到了关键部分。

王二财换上一副『阴』笑的表『情』道:“简单,孟老大家大业大,据我所知你们宝华集团在东西南北城各开了一个搅拌站,好大的气派,我没别的要求,西城那个搅拌站是新开的吧?换成我王二财的名字!”孟姨勃然变『色』道:“王八蛋你猪油蒙了心了,我看你这贼心思不是一天两天了吧,西城搅拌站光投资就将近2个亿,规模最大,你儿子那颗蛋就算是金的也值不了那么多钱!”徐怀『玉』和段虎相互递了个眼神,都是微微摇头,他们也觉得王二财确实是狮子大开口,宝华集团最来钱的买卖除了房建就是搅拌站,真要把西城搅拌站让出去,顶如是动了宝华的根基,这个道理在场的任何人都懂。

王二财面向众人摊手道:“各位,这就是我叫你们来的原因,你们给评评理,我老王家千顷地一棵苗,我儿子要有个三长两短以后我王二财就绝后了,我要她一个搅拌站不算过分吧?”冯八爪装模作样道:“我看还算公道。”

段虎和徐怀『玉』嘿然不语。

王二财又对宿骥麟道:“宿爷,你得说话呀。”

宿骥麟迟疑道:“这个……我看是不是这样,二财你也别太贪,你不是看上人家搅拌站了吗,该多少钱给人多少钱,就算买过来的你们看行吗?”老头说不说话最后还是『插』了很重的一嘴。

孟姨道:“宿爷,您这不是找着法儿让我们打架吗?西城搅拌站成了他们家的,那以后人们盖房子打灰是去他们家还是去我们家?合着我费尽心机搞的买卖最后成了自己的眼中钉?”我也觉得老头是真糊涂了,这就好比让段虎把他们家车卖了帮别人送货一样,车其实不值钱,最值钱的还是这么多年辛辛苦苦积攒下的人脉和隐『性』资源,不过我听我爸评价过老头,这老头就这样,老狐狸一样,去哪都是和稀泥的主儿,两边都不得罪,出的主意不是歪主意就是馊点子,反正一个也用不上。

宿骥麟受了驳斥,尴尬地咳嗽两声道:“我就是随便说说,最后还得你们两家自己商量。”

王二财脖子一梗道:“我看宿爷说的就是个办法,不过我没那么多钱,我最多出一千万,西城搅拌站以后就是我的了。”

孟姨居然不再还嘴,忽然冲我一指道:“姓王的,我说了不算,宝华集团是龙家的,这里还有龙家的男人,你问问他,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孟姨这么一说,王二财这才注意到我,随之宿骥麟和徐怀『玉』的目光也都转向我,我先跟那俩人打了招呼,这才道:“对于王兄弟的蛋的事我深表遗憾,虽然当事人都有不对,但从结果看,王兄弟损失更大,咱们就事论事,我觉得赔偿是应该的。”

王二财似乎是看见了一丝希望,斜着眼道:“怎么个赔法?”“我看还是赔钱吧,搅拌站那堆破烂怎么能对得起王兄弟的蛋呢?”“那你打算赔多少?”我伸出一个拳头道:“我算了一下,抛去医『药』费还得这个数。”

王二财盯着我的拳头道:“那是多少?”“10万。”

我说。

王二财愣了一下,仰天长笑道:“龙太子你好大的手笔呀!”段虎和徐怀『玉』也偷偷笑了起来。

我一本正经道:“这是我认真算过的,还查了不少相关的书籍,二财叔你也知道,蛋这个东西跟眼睛耳朵其实还不一样,一只眼一只耳朵会影响视听效果,但是蛋碎了一颗还有一颗,你儿子和『女』人亲热的时候绝不会因为只有一颗蛋就捕捉不到立『体』图像或者出现弱听,一颗蛋还能集中火力,10万块钱主要还是给王兄弟的『精』神损失费。”

段虎和徐怀『玉』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

我虽然不是道上的人,但是有些道理是从小就懂的,干这一行你永远不可能没有敌人,而王二财不但现在不是我们的朋友,以后也不会是,对于这样的人,你不必委曲求全地顾忌什么,况且,我现在代表的是龙家。

王二财脸『色』铁青,冲着孟姨喝道:“你这是成心让这个小兔崽子恶心我来了!”孟姨悠然道:“我说了他是龙家的男人,他的意思我只能照办。”

王二财叫嚣道:“搅拌站我是要定了,你要不给我一会就带人去西城,我王二财混了这么多年还怕跟人打架?”孟姨笑道:“巧了,我们龙家也不怕。”

王二财顿时气沮,若论打,他恐怕还真不是对手。

他没办法,只得又对宿骥麟道:“宿爷,您得给我个公道啊。”

老宿头一见话已经说到这份上,把拐棍在地上连连墩着道:“现在的江湖还有狗『屁』公道,谁的拳头『硬』就是公道!”看似痛心疾首,其实也不肯说话了。

王二财神『色』一变,冷冷道:“既然这样,也怪不得我了——”他说完这句话,猛的抓起桌上的茶壶狠狠摔在地上。

一声脆响之后,包厢门大开,从外面稀里哗啦冲进足有50多面目狰狞的壮汉来,他们默默无声地把我们这些人都围在了当中。

见此『情』景,段虎首先变『色』道:“王二财你干什么?”徐怀『玉』吓得缩在了沙发里,宿骥麟则意外地看着这些人说不出话来,只有冯八爪安然自若地喝着茶。

孟姨冷笑道:“王老二,你跟我玩这一套?”王二财揉着脚道:“是你逼我的!”他刚才摔茶壶把脚烫了……宿爷惊疑不安道:“二财,你这是什么意思嘛?”王二财『阴』着脸道:“宿爷,我这也是没办法,龙家有钱有势,我为了给儿子讨个公道只有出此下策,要是惊着宿爷我改天登门赔罪。”

段虎怒道:“王老二,你让我们别带保镖就是为了演这么一出?”王二财哼哼了两声不说话,随即眼睛盯着众人道:“我还是想问问各位,我刚才的要求过分吗?”宿爷把拐棍不住地在地上墩着道:“我早说过,我老糊涂了,你们的事自己解决!”老狐狸又想『脱』身了。

段虎冷冷道:“龙家对你公不公道我不评论,但你对我怎么样我心里明白,改天我也请二财哥你到我那咱们好好说道说道。”

冯八爪嘬着茶叶沫子道:“不过分,我觉得一点也不过分。”

王二财看着徐怀『玉』道:“徐老大怎么说?”徐怀『玉』脸上变颜变『色』道:“我就是个做小买卖的,各位大哥何苦为难我呢?”现在『情』况逐渐明了:宿老狐狸一推六二五他不管了;段虎有心无力,再说都到了这个地步了,人家有句话已经算不错了,毕竟我和他关系还没到指望他为我们拼命的地步;徐怀『玉』说自己那句话没错,他做餐饮虽然有钱,但其实最没势力,几乎不算什么道上的人,置身事外也属平常;至于冯八爪,鬼都知道他早被王二财买通了。

王二财这是要破釜沉舟跟龙家一搏,不惜犯众怒当小人搭上身家『性』命,今天的事要是没个结果我和孟姨恐怕要彻底栽这了……王二财看着孟姨道:“孟丽珍,一句话,我要的东西你给不给?”孟姨一指我道:“你先问他,他要说给咱们这就『交』接手续。”

王二财慢慢地扭过头来,狞笑道:“龙少,说句话吧。”

我把手支在嘴边咳嗽了几声道:“你看你因为蛋大点事儿搞得这么劳师动众的……”“快说,给不给?”“我的态度很明确,一个字——”王二财眼睛里顿时放出贪婪的光:“什么?”“呃,你猜是不呢还是给……”我一边胡说八道拖延时间一边偷眼看孟姨,说心里话我多么希望电视上那种狗血『情』节出现啊,孟姨一摔杯,顿时出现更多的人,或者猛的把脸皮撕下来露出一副『精』钢铸就的骨架冷冷道:其实我来自2030年,哪怕一撸裤管掏出两把小手『枪』也行啊……可是孟姨虽然表『情』淡定,但没有丝毫作为,显然是想为了龙家从容就义,Bu,我好像还没准备好呢……在这个穆门特,我忽然有点想苏竞了。

时间不等人,50多个打手在狠狠地盯着我,为了龙家,我眼一闭心一横大喝一声:“给你马勒戈壁!”王二财冷笑着冲身后一挥手:“抓住他们!”这时孟姨忽然轻蔑一笑道:“你们为什么不看看楼下再动手?”开始人们都以为这是疑兵之计,但胜券在握的王二财还是忍不住好奇趴在窗户上往楼下扫了一眼,然后他脸『色』大变道:“我靠!”……---------分割--------你们猜的都不对,再给你们一个机会,都到这个节骨眼了,答案已经呼之『欲』出——不过不是楼下有更多人那么弱智。U

http://www.quanben5.com/n/shishangdiyihunda/134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