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第一混搭
字体:16+-

第四十章 铁蒺藜

我和孟姨来到外面安全地方,我不由得感慨道:“孟姨,你绝了!”孟姨无所谓道:“都是些小套路小聪明,不过你该学也得学。”

我纳闷道:“我学了干什么去?”孟姨正『色』道:“你总不能真在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开一辈子店吧?”我知道她心里转的什么心思,笑道:“那我爸肯定也不希望我下次再出现在这种场合。”

孟姨道:“你呢,你自己是怎么想的?”我摊手道:“我也不知道。”

孟姨叹道:“你们父子俩啊,我是一个也看不透,尤其是你爸,要说他现在也不年轻了,我再过几年也变成一个老太婆,这么大的家业你不出来顶着靠谁?”我笑道:“孟姨还年轻的很,看着像30岁不到。”

孟姨29岁嫁给我爸,今年也奔50了。

“你小子别跟我耍贫嘴,你爸出来我得好好跟他谈谈。”

说到这,孟姨欣慰道,“你今天表现也不错,算是露了一小脸,我给你介绍个人认识。”

孟姨冲远『处』招招手,从一辆铲车上跳下来一个『精』瘦的年轻人,看着也就20岁上下,跑过来冲我笑道:“龙少!”孟姨介绍道:“这是二子,以后你们哥俩多亲近,有什么事相互多通气。”

看样子二子是孟姨的头马,她把他介绍给我意思不言而喻,二子有一双小眯缝眼,没事总是笑眯眯的,可是一副『精』干的样子,他给我点上一根烟殷勤道:“龙少以后有什么事尽管吩咐。”

我说:“别少少的了,听着就像养鸟专业户似的。”

二子也笑了:“那以后叫龙哥。”

我看没事了,跟孟姨说:“那我走了。”

孟姨道:“去吧,路上小心点。”

我刚走出去没两步,孟姨忽然道,“诶,你上次把的那个妞儿呢?”我茫然道:“哪个?”孟姨眨巴着眼睛道:“你跟我要车是为了哪个?”我这才明白她说的是苏竞,解释道:“那不是我的妞儿。”

“别人的?”“……也不是别人的。”

“那就是你的呗。”

孟姨道:“你小子到底看上哪个了,我听小薇说你那还有一个叫小倩的……”我急忙摆摆手,上了车逃之夭夭——看来无论多么强大的『女』人都有一颗熊熊燃烧的八卦之魂啊!我回到宾馆的时候天已经黑了,金诚武和小倩坐在门口的台阶上,小倩上半身穿了一件哪哪都是兜儿的衣服,我开门下车笑道:“小倩,想当导演啊?”小倩也低头打量着自己身上这件奇怪的衣服,见我问她,一指金诚武道:“金大哥给我买的。”

金诚武跟我解释:“这样到了晚上小倩身上那些符就不用老挂着了。”

我站在门口朝里看看,铁继理又坐在窗口看着外面发呆,除此之外空无一人,我问金诚武:“老吴还没回来?”金诚武道:“他白天上山以后就再没回来过。”

QuanbEn5.COM全,本网

“哦,刘老六也没回来?”我话音未落,黑暗中有人连声道:“回来了回来了,我就知道我不回来你们得想我。”

我没好气道:“你丫不是在那一直躲着就等我这句话呢吧?你回来干什么?”刘老六不满道:“你们可不能卸磨杀驴啊,要不是我,昨天晚上……”“嘘——”我看了一眼铁继理,阻止了刘老六继续说下去。

刘老六压低声音道:“今天我抱着我爹留给我那本书看了一天,原来李坏这个人很不简单!”金诚武道:“书上还说他了?”刘老六神秘道:“原来李坏也不是咱们这会的人,他比小倩大不了多少也是清朝人,我爹给我那本《茅山志》上写着,此人是茅山第63代传人,但因品德败坏被逐出茅山,但想不到此人天赋聪明,竟然自己练就了一身本事,后来又杀回茅山,对同辈师长大加屠戮,然后又自称茅山观主,同辈之中反对他的都被杀害了,顺应他的虽然活了下来也只能是苟且偷生。”

说到这刘老六慨然长叹道,“茅山本来是一个名门大派,到了后来却尽出些偷『鸡』摸狗的东西,跟这个李坏当年的所作所为不无关系啊。”

我说:“就像你这样的?”刘老六道:“我怎么了,我可是正经茅山传人,跟那些欺世盗名之辈又不一样。”

“那李坏就是你们茅山派的叛徒,你应该清理门户才对。”

“清理门户?”刘老六眼珠子转了两转道,“说点有用的吧——你们晚上吃的什么?”……刘老六进去以后,金诚武道:“刚才你把所有人都问了个遍,怎么没问苏竞?”我说:“苏竞怎么了,她回来了吗?”小倩道:“没有。”

“那怕什么,她那么大一个剑神还能让人贩子拐了去?”金诚武道:“再是剑神毕竟也只是一个『女』孩子,来到咱们这人生地不熟的,未必不会出什么意外,我知道你不想跟她回去,可是作为男人你是不是起码应该照顾人家一下?”小倩也小声道:“就是的。”

我愕然道:“男人怎么了,她可是从『女』儿『国』来的!”金诚武站起来拍拍我肩膀道“你好好想想吧。”

说着进屋去了。

我莫名其妙道:“你什么时候变得跟朱军似的了?”小倩瞥了我一眼,刚想说什么,我大声道:“你想当倪萍啊?”小倩幽怨地进去了。

我一个留在那茫然四顾,喃喃道:“男权思想害死人啊!”然后我不禁也想,苏竞这一天都干什么去了,她一大早离开,现在末班车也没有了,按说早该回来了,宾馆四周一片黑暗,我出神地四下张望,竟隐约有些说不清的紧张。

我背后有人咳嗽了一声,我回头一看是铁继理,他用随便聊天的口气说:“你还有个朋友进山没回来?”我心不在焉地嗯了一声。

铁继理道:“是那个漂亮姑娘还是那个男的?”“男的。”

“哦,这还好一些。”

我这才反应过来,看来我们这些人铁继理都刻意观察过,谁没回来他竟然一清二楚,我盯着他道:“你问这个干什么?”铁继理看看四周没人,压低声音道:“实话跟你说吧,我不是专程来住店的。”

“那你……”不等我问完,铁继理掏出一个带着警徽的证件举在我面前道:“我是特警队的,我来你这里是为了抓捕一个叫石中火的犯罪嫌疑人。”

他把那张曾经给我看过的人物素描再次展开,“就是这个人。”

我下意识地四下看看道:“他跑到我这里来了?”铁继理道:“别紧张,根据确切的消息,他是藏进了鹞子山里,武警部队已经配合我们在鹞子山其它三面布防。”

“那……我这面呢?”“你这面不是有我吗?”铁继理微笑道:“鹞子山其它三面都是省道『国』道还有铁路,一但给他跑了再抓就难了,只有这一面是冲着市里的,我们故意没有设防,为的就是把他逼出来,我看了一下,你这个小店开得有滋有味,绝对不会引起人的怀疑,石中火如果想进城,你这里是必经之路,他肯定会在你这补充食物和其他东西。”

“那我们的安全谁保证?”铁继理指着自己道:“我!”他说,“你放心,昨天夜里我进了一趟山,把自己设想成是石中火进行了一次逃亡,这是唯一一条看上去有可能成功的路,我只要在这里守株待兔就行了。”

我有一种强烈的冲动,那就是一碗泡面收丫50块才行——哪有这样的警察,把人民群众的安全置于不顾,还有,这小子原来昨天一晚上都在山上,难怪我们外面打成一片他都没听见。

不过我也没有太多的担心,你说这店里除了我谁是省油的灯?我问:“这个石中火他犯什么罪了?”“还只是犯罪嫌疑人,不过基本可以认定了——他在本市连环作案,把四个『女』『性』先『奸』后杀,手段极其残忍,所以我很担心你上山那个朋友。”

“他啊,你不用担心——我能为你们做点什么?”“你什么也不用做,只要照常开好你的店就行了,其实我现在已经很愧疚了,应该把你们安置在一个绝对安全的地方由我们的人来接管你的店,但是石中火非常狡猾,万一我们露出什么马脚就前功尽弃了,所以剩下的时间我会一天24小时盯着外面,以保护你们的安全。”

我终于有点小感动,握着他的手说:“辛苦你了。”

“应该的。”

铁继理问:“你知道你这住的那个漂亮姑娘她干什么去了吗?我担心她有危险。”

“呃,你也不用担心她,真要遇上石中火,你就算省心了。”

铁继理道:“石中火可不简单,这小子练过多年散打,一口气能做400个俯卧撑,手里还有一把土制手『枪』。”

我拍手道:“真厉害。”

“他侵害的『女』『性』一般都是30岁上下,有『独』立职业和结过婚的更是受他青睐。”

“靠,熟御『女』控啊!那你怎么样,你对上他有胜算吗?”铁继理淡然一笑:“应该有吧,遇上敌人我的手也绝对不软,犯罪份子们给我起了一个外号叫铁蒺藜——咬我崩碎你的牙,打我扎烂你的手。”

我笑道:“那就好,那就好。”

铁继理看了我一眼,有点奇怪道:“你好像很淡定,一般人遇上这样的事『情』就算不吓得尿裤子也会怕上一阵。”

我非常认真地跟他说:“你只要保护好我就万事大吉了。”

“你就不担心你的朋友们吗?”铁继理不解地问。

“呃……”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其实我很想告诉他:他要保护的人随便哪一个都比他要抓的人危险!---------分割--------祝大家『情』人节快乐吧,哎……U

http://www.quanben5.com/n/shishangdiyihunda/134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