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第一混搭
字体:16+-

第四十六章 胆结石

我开着车,忽然『迷』茫了,现在去哪呢?我回头问杀手哥:“你死不了吧?”杀手哥哼了一声,却是满头大汗,苏竞道:“只怕是骨头断了也未必。”

“我靠!”我知道腰椎最重要,那几乎是全身神经的枢纽,杀手哥要是高位瘫痪,我是不得伺候他一辈子?“老子真是欠你的!”我嘟囔着,从小这样的事『情』我见得多了,两边火拼你把人家砍得头破血流,该给人看病还得给人看病,毕竟出了人命不是闹着玩的。

我深受这种启蒙教育的影响,把车开向医院。

到了医院,杀手哥也不知道我要干什么,自觉地拄着剑鞘跟在我们身后,开始表『情』还要死不死的,等见了走廊上全是扎着吊瓶的人开始变颜变『色』,我在挂号口等了半天终于轮上了,里面有人问:“挂什么科?”我想了想道:“让车撞了该……”里面不耐烦道:“骨外科,患者姓名?”我一愣,这才想起还不知道杀手哥的姓名,我回头问他:“你叫什么?”杀手哥脖子一梗道:“老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段天涯!有什么手段尽管……”我没搭理他,扭头对窗口里说:“段天涯。”

“12块5。”

我『交』了钱,领着苏竞和段天涯进了电梯,一起进来的还有一个拄着拐的中年人和一个坐在轮椅上的老太太,由护士推着大概是刚从外面遛弯回来。

段天涯看看中年又看看老太太,嘴角抽搐道:“你们好狠的手段,恁般好汉被你们整残了不说,竟连这么大岁数的人都不放过!”那中年无奈道:“兄弟,现在医院都这样,你就忍忍吧。”

那护士则白了他一眼没好气道:“有什么意见跟我们院长说去。”

段天涯挨近中年小声道:“这个机构是专门负责折磨人的吧?”中年人笑道:“你要这么说也没错。”

段天涯神『色』愤愤,喃喃道:“『奸』贼,『奸』贼!”老太太在轮椅里安慰他:“小伙子啊,人总有走背运的时候,你哪来那么大火气啊?”段天涯悲怆道:“看你早年应该也是个叱咤江湖的人物,此刻竟连反抗之心都消磨没了吗?”老太太:“……”我忙对他们说:“你们别跟他说话,刚被车撞了还不清醒,检查完骨头我就领他去『精』神病院。”

上了楼,大夫的诊室外面还排着几个人,轮到我们时,大夫简单地跟我了解了一下『情』况,又按了按段天涯的腰,段天涯倒是很有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觉悟,咬着牙一声没吭。

大夫给我开了个单子:“先去『交』费,然后拍个CT。”

我又去『交』了几百块钱,领着俩人来到CT室门前,接着排队,不一会有人叫我们进去,一个白大褂坐在微机后面说:“让病人站到机器跟前,把外衣『脱』了。”

我指拨上段天涯来到机器后面,把他外面的长衫扒下来,这货里面居然穿了一件火红火红的小短袄——段天涯愤怒地瞪着我道:“你到底想怎么折磨我?”还没等我说话,白大褂喊:“少废话,把腰挺直。”

(QuanBeN5)com【全本5】

段天涯视死如归地挺了挺『胸』,白大褂鼓捣了一会说:“行了,出去等片。”

又是漫长的等待后,我终于拿到了片,这玩意我也是第一次见,不禁好奇地举起来在太『阳』光底下端详着,在一片乌漆麻黑中,段天涯的腰椎骨呈白『色』暗影鳞次栉比地展现在眼前。

段天涯忍不住也凑过来看着:“你对我做了什么?”我把片子往他鼻子前一杵:“你的骨头。”

段天涯大惊失『色』地往后一跳:“你想干什么?”白大褂呵斥我们:“外边去,你们能看懂?”我赶紧噤若寒蝉,再上楼找大夫,大夫对着片子随便看了两眼道:“骨头没断,大概是软组织受伤了,一个月以内静养。”

说着又给我开了一张单子,“下去『交』费,然后领『药』。”

我一看单子上除了三七伤『药』片麝香虎骨贴剂什么的之外,还有一堆营养液,到划价那一算又是600多块钱……我抱着一堆『药』出了医院,往副驾驶上一扔,『阴』着脸道:“也不知道你们是来要老子命的还是来搞老子钱的,一下午花了老子将近2000块!”段天涯爬上车,『迷』『迷』瞪瞪道:“这就算完了?”“那你还想怎么的?”我把『药』和一瓶水扔给他:“自己吃。”

“这是什么?”“让你吃你就吃,废什么话?”段天涯在一板『药』片都抠在手心里,一仰头全部吞下,我也不管他,反正这『药』也吃不死人,苏竞看他对着那个瓶子狗咬刺猬无从下嘴的样子,伸手接过帮他拧开。

重新上路以后,车里的三个人都显得心事重重的样子,段天涯这会似乎是有点回过味来了,良久迟疑道:“你原来没想折磨我?”我瞪了他一眼,没有搭茬儿。

段天涯道:“本来你们要折磨我我是死也不会开口的,不过你们既然还算磊落,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我可以把能说的告诉你们。”

苏竞『插』口道:“我们也没有什么想知道的,你们无非就是从黑吉斯大陆来刺杀转世剑神的。”

段天涯一顿,不甘心道:“那你就不想知道我是谁派来的吗?”“除了黑吉斯的皇帝和军政部还能有谁?”段天涯道:“虽是他们指使,我们却不直接隶属于他们。”

苏竞道:“你们?”段天涯一字一句道:“我是三『色』石的人。”

苏竞托着下巴想了一会道:“三『色』石——就是那个辖下有赤『黄』青三个分坛的杀手组织吗?”段天涯似乎对苏竞的反应很不满,提高声音道:“在下是三『色』石赤字队的队长!”苏竞哦了一声道:“难怪派你来,赤字队是专门负责暗杀这一块的吧?”段天涯面有得『色』道:“不错,所以陆人甲以剑圣之尊也只能配合我行动,他引开你,然后由我来动手。”

我『插』了一句:“结果你就被三蹦子撞了?”难怪他里面穿了一件红『色』短袄,现在想来这肯定他们组织表明身份的一种手段。

段天涯顿时沮丧道:“意外,那纯属意外,实在是我见曾经的剑神就要死在我手里『情』难自已,要不然你以为你还能活到现在吗?”苏竞道:“三『色』石也没什么了不起,无非是几个偷『鸡』摸狗之辈小人得志罢了,我唯一想知道的就是我来寻找剑神的消息你们是怎么知道的?”段天涯道:“你别忘了三『色』石青坛下的青字队就是专门负责各种『情』报的,你们『女』儿『国』自以为做得绝密,其实还是被消息给泄露了出来,所以说你不该瞧不起我们三『色』石。”

苏竞点头道:“这次来找剑神劳师动众经人颇多,原也没想过能瞒多久,只不过你们动作也太快了——三『色』石这次收了什么好『处』?”段天涯干脆地吐出一个字:“钱!”苏竞道:“你们的头头想没想过如果这次任务失败你们会为此得罪两个剑神?”段天涯把头扭在一边道:“富贵险中求,这些也就顾不得了,我们三『色』石在两个大陆参与的江湖暗杀宫廷内斗数不胜数,被我们干掉那些大人物无一不是说句话就能给我们带来灭顶之灾的角『色』,要总是前怕狼后怕虎三『色』石一开始就不会诞生。”

苏竞微笑道:“说得也是,看来我回去以后得找找你们三『色』石的晦气,教教你们做人的道理,别赚钱赚花了眼。”

段天涯冷冷道:“放心,你们一定回不去!”苏竞眉『毛』一皱:“哦,为什么这么有信心?”段天涯道:“这个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们老大计划的事『情』还从没失误过。”

说完这句话他保持缄默,开始冲着窗外发呆……利用这个机会我给他普及『交』通知识,我把车停在十字路口指着红绿灯跟他说:“看见没,以后过马路红灯行绿灯停,就再也没有车能撞着你了。”

段天涯看看我们头前的红灯,又看看我,我脸上一红,还以为他看破了我想借刀杀人的诡计,想不到他跟我说:“我怎么看着全是一个『色』?”“……”开始我以为他在跟我开玩笑,后来一想他似乎不应该有这样的心『情』,我拿起一罐鲜红的草莓味的口香糖问他:“那你说这是什么『色』?”“这个……是暗『色』……”我又拿起一罐香蕉味的:“这个呢?”“这个……也是暗『色』。”

我把罐扔在一边,放心道:“行了,你以后多过几次马路我就高枕无忧了。”

苏竞奇怪地问我:“他怎么会这样?”“全『色』盲呗。”

说到我再次回头,问段天涯:“你们组织所有人里面穿的短袄款式都跟你一样吧?”段天涯点头:“一样。”

我又问他:“颜『色』呢?”段天涯低头看看,随即说:“也一样啊。”

“这件衣服不是你自己做的吧?”“不是,是坛主统一发在我们每个人手里的。”

“哦,那你见了组织里其他兄弟怎么知道他们是那两个坛的呢?”“每次会面他们都会自报身份——你问那么多干什么?”“不问了。”

我见绿灯亮了,开始专心致志地开车:“合着你们三『色』石在你眼里其实是胆结石,都一个『色』。”

--------分割--------胆结石似乎有时候也『色』彩斑斓的,大家勿深究。

全『色』盲分不清任何『色』素,只有明暗感。Y

http://www.quanben5.com/n/shishangdiyihunda/134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