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第一混搭
字体:16+-

第四十七章 一起睡

我们回到宾馆的时候,天又已经黑了,我把车停在门口,小倩第一个跑了出来,她站在台阶上眨巴着眼睛望着我,看我下了车才小心地问:“小龙哥,东西……带回来了吗?”

我故意两手空空地冲她一摊,小倩惊慌地捂住嘴道:“出什么事了?”

我这才哈哈大笑道:“你说呢?”说着打开副驾驶的门,露出那只布口袋……

小倩大喜,飞快地朝我飘来。

这时刚下车的苏竞忽然把手一摆大声道:“别过来!”

小倩一愣:“怎么了?”

苏竞冷眼望着四周,提高声音道:“出来!”

小倩奇怪道:“苏姐姐,你在说谁?”这会老吴和金诚武他们也都出了门,苏竞示意他们待在原地,又冲黑暗里道:“各位是等我亲自去请吗?”

我也感到莫名其妙,这四周都是荒滩,哪有什么人啊?

然而暗『处』却突然有人隐恻恻地答话了:“剑神果然是剑神,我们兄弟费尽心机的隐藏也瞒不过你。”话音一落,在我们正前方和左右两侧各立起一个『阴』影,已经对我们构成包围之势。

段天涯也下了车,他侧耳听着,猛然喜道:“仇天刃是你?你们也来了?”

对方却并不理他,在暗『处』里道:“苏剑神,你们联邦大陆和黑吉斯大陆之间的恩怨本来是你们自己的事,何苦千里迢迢来为难你身边那位朋友,就算他上辈子真是剑神,这辈子也和他无关了,你这么一来,搞得我们非杀他不可,你说他冤不冤?”

我一听这话,顿起知己之感,从那个莫名其妙大陆来的人里,知道疼人的真不多……我不由得上前一步大声道:“哥们,你就是我亲兄弟啊!你算说到我心坎里去了,拜托你回去跟你们老大传个话:只要你们不动我,我也不去招惹你们,只要你们答应我,我绝不会跟这个姓苏的小妞回去的。”

对面那个声音立刻道:“好啊,我们答应你……”

就在这时苏竞猛的拉了我一把:“闪开!”她的手凭空一摆,一根筷子长的东西就被她弹上了天,直射出去,随后我才听到对面传来一声机括的响动:“啪——”可见这东西速度极快。

对面的人忽然大喝一声:“放!”

“啪啪啪”三声过后,从我们三面射来三支暗器,全是冲着我面门而来,苏竞屏息凝视,或拨或弹,始终没让那些暗器近我一尺之内。

不等我缓过神来,对面又喊一声:“上排弩!”

他话音未落,另外两人已经将排弩竖起,连同喊话那人,只一瞬间就将无数弩箭密如雨点一般射过来,这三个人之间的配合实在是妙到巅峰。

苏竞挡在我前面,右手像拉窗帘似的向上猛然一扯,剑气荡起,只听噼里啪啦一阵响,那些弩箭在离我们还有半米远的地方全都力竭而落。她垂手而立,凝视着对面,从我这看去,能见到她白皙的脖子后面出现了细微的汗珠,我想以苏竞的本事躲开或震开这些弩箭是易如反掌的,但是因为要保护我,她还是紧张了。

QUAbEn5.COm【全本5】

我的心里忽然生出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处』『处』受一个『女』孩子保护,有些憋屈、有些惭愧、有些因为大男子主义催生的恼羞成怒和一丝怜惜……

我勃然大怒道:“『操』,不是说好不打了吗,你骗老子?”看来他之所以那么说无非是想分散我的注意力然后再趁机下手。

跟我一起不满的还有段天涯,三个排弩一起射过来,有好几支就都射到他那去了,幸好段天涯腰虽受伤,手上功夫不失,接的接挡的挡,总算没被打成筛子,段天涯怒道:“蠢材,对付苏竞这样的人怎么能用排弩呢,我以前是怎么教你们的?”他话锋一转道,“况且,没看到老子也在这吗?”

对面冷笑一声道:“段天涯,这你就怪不得我们了,三『色』石帮规里第一条就说得明白:一但成为敌人的俘虏就自动『脱』离组织,你现在已经不是我们的队长了!”

段天涯狂叫道:“放『屁』,老子不是俘虏,仇天刃你这个小人,明明是觊觎我的队长之位。”

仇天刃嘿然不语,转而又对我道:“剑神兄,非是兄弟信不过你,但实在是出发前就收了死命令,一定要取你项上人头才行。”

我跳着脚道:“你们这群王八蛋给老子等着,老子回去非把你们打个生活不能自理不可!”

仇天刃道:“那我们更非杀你不可了。”他把手一挥,冲那俩同伙大声道,“动手!”

刹那间,三个人六只手一阵狂扔,也不知道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一起冲我招呼过来,飞蝗石飞镖袖箭短弩,漫天的暗器雨点一样向我打来,苏竞则像个雨刷器一样左一下右一下地把它们屏蔽掉,我躲在她身后,在雨打芭蕉似的噪音中道:“你就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吗……”

这会在一边的金诚武终于瞧出苗头不对,他摘下右手套往地下一扔,在漫天的飞雨中挡在我和苏竞身前,把手掌对着天空一举,同时手上火光大炽,那些细小的暗器还没落下就已像雪片入沸水似的融化。

小倩也斥道:“别伤我小龙哥。”飘身向那几个杀手的位置赶去,苏竞道:“小倩,危险!”

迎面一支弩箭正射向小倩的右脸颊,眼看就要打上闪无可闪之际,小倩蓦然吸气,右脸就像泄气的皮球一样忽然下陷,那支弩箭便擦着她的腮帮子飞过,在金诚武的手边化作一缕青烟……

原来小倩没有骨头架子,身『体』全靠一股风撑着,所以能够收发自如,仇天刃一看大惊失『色』,大喊一声:“撤!”

三个人身形晃动朝着三个方向分别逃窜,忽然有人喝道:“想跑?哪有那么容易——哼哈二将,出鞘!”刘老六坐上菜刀,风驰电掣一般扑向仇天刃。

苏竞略微松了一口气,对金诚武道:“多谢。”

金诚武微笑道:“举手之劳。”

我检查着小倩的脸说:“你没事吧——这帮王八蛋太坏了,竟然颜.射你。”……

不多时刘老六也晃悠回来了,我们知道,他的菜刀只能飞35米……

我拽拽苏竞道:“你怎么不去追?”

苏竞道:“我担心……”

她一句话没说完,我们就听身旁的汽车发出沉闷的“咚”的一声,苏竞脸『色』一变,金诚武叫道:“车下有人!”说着即刻俯身检查,可是除了一个勉强能容一个人出入的『洞』外别无它物,苏竞谈了口气道:“我就怕我一离开你陆人甲有机可趁,看来他果然是这么想的。”陆人甲一击没有得手,看来已经顺着地下跑了。

……

众人遭遇袭击化险为夷后又警戒了片刻这才确认安全,老吴半晌才兀自发呆道:“这些是什么人?”

“一言难尽啊!”我把今天从跟李坏见完面后的事『情』详细说了一遍,老吴咋舌道:“这么说来刺杀你的人还不止一批。”

我这时才想起段天涯,回头瞪他道:“你们到底派了多少人来杀老子?”

段天涯低着头道:“总归不会是一批,具『体』有多少我也不知道,就算知道也不能告诉你们。”

“呸!”我说:“人家都不认你这个队长了你还替人家卖命。”

段天涯咬牙切齿道:“仇天刃这个小人,枉我一心栽培他,没想到他竟然在这个时候落井下石。”

刘老六道:“当了俘虏就自动『脱』离组织——你们是干什么的,搞传销的?”

段天涯怒道:“我说了我不是你们的俘虏!”

我纳闷道:“那你说你是什么,你接着我邀请函才来的?”

段天涯语结道:“我是一时大意后继续留在目标身边寻找机会罢了。”

我跳脚道:“你这个孙子贼心不死啊!”

段天涯把脖子一梗道:“来吧!”

我反倒下了一跳:“你干什么?”

段天涯道:“杀了我,你不杀我我迟早还得杀了你!”

我郁闷道:“你属滚刀『肉』的?”

段天涯闭着眼睛道:“你们怎么还不动手?”

我气道:“老子花了一大把钱给你看病就为了把你杀了啊?”

段天涯道:“难道你想沽恩市惠套我的『情』报?”

苏竞道:“你觉得你那有有价值的『情』报吗?三『色』石接了来刺杀剑神的任务在大陆恐怕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假如我们回得去,这笔帐你们躲不过,如果我们回不去,那就更无所谓了。”

“那……你们想干什么?”

我语重心长道:“大哥,我错就错在上辈子不该是剑神,你看,我前几天还坐在家里数着钱,喝着茶,你们一来已经把我害得够惨了,就不要再往变态的深渊里逼我了。等你腰好了你想去哪就去哪,行吗?”我发现我是正宗的“闭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自从那一雷劈过,我先是收了一堆妖魔鬼怪,然后受人追杀,这些也就罢了,现在又给我出了一道难题,眼前这位,我不杀他他就得杀我,一般这样的命题下要是『女』杀手还好办,她最后无疑会『爱』上我,可是杀手哥……我只能这么说,就算我是一个同『性』恋看见他长那样都得给逼回来。

本来当初在马路上我提醒他后面有车的时候未必就不是出于真心,我一直觉得我跟那什么大陆的人本来没多大仇,大家平心静气坐下来好好谈未免不能找到一个折中的办法解决,可是我发现我似乎错了,他们这种没来由的要把你弄死的决心绝对比我想和他们和平共『处』的意愿来得更诚恳!

段天涯看看我又看看苏竞,忽然沮丧道:“我明白了,你俩都是剑神,根本不屑于杀我这种脚『色』。”

我说:“你只要不死怎么认为都没关系,你要说自己是一棵蘑菇我每天给你浇水。”这种死志已决的爷最惹不起,我只能顺着他说。

段天涯盯着我说:“这样吧,你毕竟也算对我有恩,我可以保证在你这里这段时间不对你下手,可是等我伤好以后我要和你进行一场公平的决斗,就算死在你的剑下,也洗刷了我的耻辱。”

“呃……”听大夫的意思他个把月以后就能康复,可那时候我能不能打过他实在没底,苏竞说了,段天涯算得上是一流高手,可我除了能连续一个月吃方便面不腻以外其它方面都乏善可陈。

苏竞淡淡道:“你们之间永远不可能有所谓的公平,不是你能轻易杀他,就是他能轻易杀你。”

段天涯脸一红道:“我可没想着要占他便宜,既然苏剑神这么说,那我再加一条:等你什么时候成为真正的剑神了我再和你决斗。”

我喜笑颜开道:“那就这么说定了——等我什么时候能轻易弄死你的时候就和你决斗。”

刘老六叹道:“我发现小龙也不是一无是『处』。”

我忙道:“你怎么发现的?”

刘老六却并不理我,把脸转向段天涯道:“你要和小龙比脸皮厚,你现在就能死得心甘『情』愿!”

我笑道:“要是我和六爷您比呢?”

刘老六摆手道:“江山代有才人出,我老了,『硬』要比的话——你的脸皮刀捅进去能把刀没了,我的脸皮刀砍上来能把刀崩了,就这点区别。”

段天涯用绝望的眼神看着我们……

我趴在车底,借着手机微弱的亮光检查,车下面有一个『洞』,与之对应的车底盘上被撞出一个浅印儿,苏竞分析道:“又是陆人甲,这次大概是换三『色』石的杀手来配合他行动,那三个人吸引我的注意,陆人甲趁机钻进车里发动攻击,或许他甚至是想暂时就潜伏在车里,可是没想到车不是轿子,下面这么『硬』。”

我心疼道:“怎么没把这个老王八蛋撞死呢?”

苏竞道:“要不是他怕剑气过早地暴露,你的车早被他撞穿了,遁地宗的武功平平无奇,唯一出奇制胜的地方就在于他们能遁地而走,作为遁地宗的大宗师来搞暗杀,可着实让人头疼。”

我顿足捶『胸』道:“无法无天,还有人管没人管了?”

一个声音娇笑道:“谁惹小龙生气了?”黑山老妖施施然从屋里走出来。

我一见她顿时抱怨道:“刚才你上哪去了?”

黑山老妖道:“师父让我每天做一个时辰的晚课,怎么了?”

“这半迟不早的你做什么晚课呀?”我叹了口气,这才从车里把小倩的骨头拿出来:“再确认一下是不你的。”

小倩拿过看了看,欢喜道:“没错,谢谢小龙哥。”我摆摆手。她见我闷闷不乐,随之也黯然道:“要不是我,小龙哥也不会生出这么多事了。”

我说:“这又不赖你,他们大老远来就是为了杀我,就算不在那动手也会在这动手,反正躲不过。”

段天涯见众人都在瞪他,坦然道:“只怪你剑神的名头太盛,为你一个人,黑吉斯帝『国』竟然不敢贸然出兵,后顾之忧不除,你让他们怎么能放心?”

我哼哼了一声道:“老子累得很,上『床』去了——小倩,你去给他开个房,就算帮我忙了。”

小倩走到段天涯跟前问:“你……需要人扶吗?”段天涯摇摇头。

“哦,那跟我来吧。”小倩领着他往屋里走。

老吴道:“丫头,顺便给小黑也开一间。”

黑山老妖道:“不必了,我跟师父一起睡。”

“哦?”我们都饶有兴趣地看着老吴,连段天涯也忍不住回头张望……

“这怎么可以?”老吴又是局促又是尴尬。

黑山老妖道:“这有什么不可以的,以前那些文人墨客不是动不动就促膝长谈吗?我和师父学东西,自然是待在一起的时间越长越好。”

我嘿嘿笑道:“有觉悟,要想学得会得和师父睡,小黑我看好你哦。”

老吴顿足道:“混账话!”也不知道是说我还是说黑山老妖,说完就一个人上楼去了,这是我认识他以来第一次见他发脾气。

黑山老妖委屈道:“不睡就不睡嘛,干嘛瞪眼睛……”也只好找小倩去了。

金诚武和我挤眉弄眼道:“看出来没,老木头心虚了。”

我感兴趣道:“怎么个意思?”

金诚武道:“以老木头的修为早就有了人的七『情』六『欲』,这么辣的『女』徒弟要陪他睡,他心里要是没鬼才怪了。”

“那他怎么不索『性』……”

金诚武笑道:“你别忘了老木头可是2000多年的老古董,除了不能和徒弟有所染指的禁锢以外,恐怕门第思想也是有的,小黑毕竟是邪派出身。”

我一个劲摇头:“可惜了,可惜了……早知道当年我也该学学《道德经》。”

金诚武道:“我看小黑反而心思简单得很,她在山里待了那么多年,初作人形,还不太懂这些调调。”

我感慨道:“御『女』的气质萝莉的心灵,还**……”

苏竞在我身边咳嗽了两声,抬头看着天上的星星。我意外道:“咦,你怎么还没去睡?”

“哦,这就去。”

“那就一起上去吧。”我和她一起上楼,路过自己房间的时候跟她说:“晚安,祝你春梦了无痕。”不等她说什么就关门,『脱』衣服,我刚『脱』得只剩下内裤,就听有人敲门,我打开门一看苏竞还没走。

我把脑袋伸出去问:“你还有什么事吗?”

然后苏竞就跟我说了一句让我五雷轰顶的话,她说:

“我和你一起睡。”

……

---------分割---------

明天继续更一大章。票票什么的,你们没忘了投吧?嗯,那我就放心了,有机会的话,我陪大家……吃饭。咳咳。D

http://www.quanben5.com/n/shishangdiyihunda/135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