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第一混搭
字体:16+-

第五十一章 禽兽不如

“还有什么别的凭据吗?”铁继理问,毕竟事关重大,他也不希望做无用功。

“我说了就是直觉,说不说在我信不信在你。”

“哦,那我去查一下这个人吧,还是表示感谢。”

铁继理走到门口忽然问我,“对了,你们这附近是不是有蛇一类的野兽出没?”我说:“没有呀,你问这干什么?”铁继理挠头道:“石中火被抓回去以后经验定他的伤是外伤,医生说像是受了野兽的攻击。”

我笃定道:“没有,当时你不是也在场吗?”“我也很奇怪,问石中火本人他什么也不说,像是受了很大的刺『激』。”

铁继理摸着额头道,“最近奇怪的事『情』越来越多了,我走了。”

我把他送到门口,有意无意地提醒他:“万一真是地鼠干的,你们抓他的时候对去几个人,这小子应该跑得很快。”

“再快能有我的子弹快?”铁继理一笑道:“不管是谁,让我抓住绝轻饶不了他,这是我们警察的耻辱!”送走铁继理,我终于长出了一口气,我把这个信息告诉他,固然是因为事发突然我拿他做做挡箭牌,内心里也是希望能帮上点忙,不为别的,马来水值得尊重和同『情』,人老头不远万里跑回来一心想给『国』家做点贡献,结果一进家门就让人家吃了个冰秤砣,从心里说我也觉得不落忍,况且铁继理万一真要有什么收获我也能坐收渔翁之利,何乐而不为?整整一个白天,苏竞就坐在那里发呆,有时候胳膊腿不舒服了会动一动,眼珠子间或一轮,这中间还去了一趟厕所。

傍晚的时候我们正准备泡方便面吃,刘老六提着两大摞盒饭回来了,一进门就热『情』洋溢道:“来来来,今天我请。”

他把一堆盒饭放在桌子上,又摆出一排一次『性』筷子和一沓餐巾纸。

我笑道:“六爷怎么这么有心?”刘老六道:“不能总占大家便宜不是?快点来,一会凉了。”

我招呼上小倩和金诚武他们一起过来,段天涯坐在一边强作镇定地看着别『处』,眼珠子却一个劲往桌子上扫,这哥们从昨天开始就没吃饭,中午小倩想要给他弄东西吃被他严词拒绝了,他虽然自命不是俘虏,身份却实在尴尬,所以我们吃饭他就索『性』假装自己是路人。

我冲他一招手:“行了,过来吧。”

段天涯低着头道:“你们吃,我不饿。”

我叹气道:“我知道你有骨气,不食嗟来之食,那算我求你行不?”段天涯伸着脖子又往桌上看了一眼,不停地吞着口水,还是艰难地摇了摇头……我没好气道:“『爱』吃不吃,一会别说盒饭,饭盒都没的剩!”然后我就觉得眼前一花,段天涯已经坐在了我对面,手揽数只盒饭道:“这饭钱以后等回了大陆我会还你的。”

“……你腰好了?”“我想过了,我得活下去,跟剑神决斗的机会千载难逢,就算为了你我也不能饿死!”我二话不说伸手就去抢他的盒饭,段天涯拨拉着我的手道:“别别别,说了会还你的钱的,大不了现在吃你几盒饭以后决斗的时候让你几招。”

QuanbEn5.COM全,本网

“老子拿回力量以后还用你让?”段天涯道:“反正等你拿回力量我让不让都没什么意义,要死也死个大义凛然。”

“你这是死猪不怕开水烫破罐子破摔。”

众人落座,老吴把黑山老妖领在身后道“你们吃,我和小黑出去了。”

刘老六道:“一块吃呗。”

他还不知道老吴不需要进食。

黑山老妖眼望琳琅满目的饭菜道:“师父,我饿……”老吴纳闷道:“你怎么会饿呢?”黑山老妖道:“我跟你不一样嘛,我得吃『肉』才行。”

老吴道:“那你去吧。”

刘老六又从兜里掏出两瓶二锅头来道:“你也别走,一起喝点。”

老吴看酒『色』变:“这绝对不行,我还是走了。”

众人想起老吴上次酒后失态都笑,我说:“别管他,咱们吃。”

刘老六倒上酒,人们还没等动筷子,苏竞闻着饭香飘然而至,『迷』『迷』瞪瞪地自己拿了双筷子低头开吃。

我失笑道:“这还真有一位主动的。”

刘老六端起杯道:“在小龙一方宝地,我就借花献佛了,我先干为敬。”

黑山老妖把被子举在面前闻了闻道:“这是什么东西呀?”老吴道:“不是什么好东西,少喝。”

黑山老妖一饮而尽,咂巴咂巴嘴道:“喝到肚子里暖烘烘的,再来一杯。”

小倩道:“黑姐姐真是好酒量。”

说着只是浅浅地闻了一下。

我把盒饭都揭开,见有几盒是鱼香『肉』丝和过油『肉』土豆片,还有几盒烧茄子手撕辣子白无所不包,不禁纳闷道:“你这菜怎么点的?”我是奇怪他左三样右两样的丝毫没有章法。

“搭配起来有营养。”

“不是,为什么……”“来,喝酒。”

刘老六举杯把我话堵回去了。

我问他:“街上人们都怎么说?”刘老六道:“别提了,满大街都是警察,都查疯了,有个老头提着发了『毛』的短凉席刚出门就被警察包围了。”

我莫名其妙道:“为什么呀?”刘老六道:“那东西不是像金缕『玉』衣吗?”众人愣了一下,一起大笑起来。

我说:“警察们也没找你算算?”刘老六道:“今天我可顾不上算卦,不过可没少赚警察的钱。”

金诚武好奇道:“那你干什么去了?”“我卖盒饭去了呗,300份盒饭,有一多半都是警察买走的。”

众人恍然道:“哦,难怪你请我们吃盒饭。”

刘老六一拍嘴:“说漏了。”

我们这有说有笑,苏竞只是一口一口地吃饭,我用手在她面前晃了晃她也不理我,我从饭盒里挑了一大片姜放在她面前,苏竞直接夹嘴里了……小倩拍了我一下嗔道:“小龙哥太坏了,尽欺负苏姐姐。”

我嘿嘿笑道:“现在不欺负她以后没机会了。”

我拿起酒瓶子给她倒了半杯酒递到苏竞手里,她接过一口喝干,继续吃饭,不一会脸蛋就红扑扑的了。

众人:“……”这时苏竞忽然把筷子一放,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我,愕尔头发全部竖起,与此同时我感觉到有股似有形又无形的气从四面八方逼过来,我的汗『毛』像做静电实验一样竖了又倒,段天涯骇然道:“好强的剑气!”其他人也都纷纷变『色』,老吴大叫道:“是苏竞身上发出来的!”我惊恐道:“她这是怎么了?”段天涯大声道:“不知道,谁让你给她喝那么多酒的?”这会屋子里虽然看似风平浪静,但众人却如身『处』在一条暴风骤雨中的小船上一样,不但彼此说话听不清楚,同时还伴以头晕目眩和恶心『欲』呕的感觉,杯杯盘盘都安静地立着,整个屋子却像要爆炸了一样。

好在整个过程只持续了不到10秒钟的时间,随着苏竞头发垂落,不适感才骤然消失,大家彼此对视,眼睛里都写满了震惊和讶异。

沉寂片刻,段天涯才虚『脱』一般道:“好险,幸亏她无心伤人,不然咱们全都得死在这。”

苏竞的眼睛仍旧木然地看着我,我一拍桌子道:“不就给你喝了半杯酒吗你就撒酒疯,我自罚一杯总行了吧?”说着我倒了满满一杯酒在她眼前晃晃,“我喝了啊。”

苏竞还是没有表『情』。

段天涯道:“没用的,她现在神游物外,你跟她说什么她根本听不见。”

我听完赶忙放下杯道:“那不用喝了。”

众人:“……”我问段天涯:“她刚才搞什么啊?”段天涯摊手道:“凭我的见识哪能知道她在干什么?可我奇怪的是她好像在单纯地释放剑气,就好像从一个装满了的米口袋往出倒米一样,她要老这么干,还不得跟你一样力量尽失啊?”我担心道:“那要不要叫醒她?”段天涯道:“剑神心思不可捉摸,说不定她在练什么特别的功夫,你要现在叫醒她未必是好事。”

我纠结地看了看苏竞,终究是没敢打扰她……晚上睡觉的时候,为了把苏竞弄到我房里去,我只得牵着她的手上楼,苏竞乖乖地跟着我走,回到房间,我把自己『脱』得溜光『精』滑先洗了个澡,当我擦着头发从浴室出来的时候看见苏竞又坐在沙发里了,我摸着头发跟她打商量道:“那个,你还是上『床』睡呗?”自然是没有回应……我只好又拉着她的手把她领上『床』,一但上了『床』苏竞自然而然地躺下来,还微微地闭上了眼睛。

我喃喃道:“你倒是省心,该吃吃该睡睡。”

我把她鞋扒掉,张着十根指头在『床』边发了一会呆,最后还是放弃了,“就不帮你『脱』衣服了哈。”

……睡到半夜的时候,我忽然感觉到怀里有东西在蠕动,我吃了一惊,顿时睡意全无,却见苏竞一手搭在我腰上,把头钻进我『胸』前的被子里,大概是中夜寒冷,她下意识地给自己找了个暖和地方。

看着她长长的睫『毛』白里透红的脸蛋,苏竞在我怀里吹气如兰,作为男人我浑身一阵燥热,这样的『情』况下昨天的经验似乎已经不那么管用了——这在那些『色』*『情』书里,就叫任君采撷呀!此时此刻,我只能不能地告诫自己:“你可不能趁人之危,你可不能当禽兽……”后面的事『情』再次顺理成章地发生了——我又找出一条被子盖在自己身上,数了两百三十六只羊,睡着了。

我想,这在某些『色』*『情』的书里,我此刻的举动就叫禽兽不如啊,这是我和苏竞第二个奇妙的夜……---------分割--------推荐两本书,一本是疯狂冰咆哮的新书《最终镜像》,这厮老家伙了,前两本反响都不错。

还有一本是伴小牧童的《我家的剑仙大人》,这厮……也算老家伙了,而且很有些恶趣味的,在此顺道对苍天白鹤巨神的无『私』直通车表示感谢,和都是难得一见的爽文,白鹤老哥为人敦厚,令人感动。

三本书稍后都可以在直通车上找到,今天加『精』大会圆满结束,没加上的C

http://www.quanben5.com/n/shishangdiyihunda/135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