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第一混搭
字体:16+-

第五十三章 传功

『阳』光明媚的下午,苏竞要教我武功,我的心『情』很复杂(忽然感觉这章开头好有意境……)。

说到学武功我们也并不陌生,那些武功盖世的前辈们风范令人高山仰止:觉远挑了几桶水就练成了《九『阳』神功》;童林是绕了8年大树以后天下无敌;至于张无忌,丫的学艺过程毫无惊喜,金大师也终于让自己的主人公掉了一次悬崖……

不过这些都距我太遥远了,我对送水和绕着老吴跑都殊乏信心,跳崖更不用说,所以我很好奇苏竞要用什么办法把我变成绝世高手。

我和苏竞坐在小餐厅里,段天涯远远地躲在一边,他虽然也很好奇,但懂得规矩,传授武功这样的事『情』是颇为忌讳外人偷听的。

苏竞看着我,款款道:“正常来说,想成为剑童也得先从扎马步、打熬力气开始,不过我们时间不多,所以我会把我的经验告诉你,让你从快从速地修炼出剑气来。”

我迫不及待道:“来吧,我准备好了。”

苏竞道:“首先,我把人的身『体』按头以下脚以上分成了三个区域,也就是头、『胸』腹、腿脚。头是用来想东西的,当敌人一招攻过来,你得靠它分解敌人动作,想出制敌的办法,腿脚要摆出相应的步伐,这两者配合好的话,就算你剑气不如对方也可立于不败之地,当然,这些都是步入剑师后期或准剑圣以后才需要思考的问题,你现在最主要的任务,是让丹田产生剑气,丹田位于你身『体』中间那个区域……”

我使劲摆手道:“等等,你先告诉我丹田到底在哪啊?”我知道这是个神奇的地方,老听丹田丹田的。

苏竞道:“脐下三寸的地方。”

我低着头摸索着:“在这啊?”

苏竞道:“对,『胸』腹区对习武者来说最为关键,它能提供给你源源不断的剑气,就像武器库一样,加上清醒的头脑和正确的步伐,不说剑神吧,要成为一般高手并不难。”

“真有这么简单?”

“你先练剑气吧。”

“怎么练?”

苏竞道:“一般人之所以要四五年时间才能练出第一丝剑气,是因为他们把大部分工夫都耽误在打坐和训练身『体』上了,其实任何一个普通人丹田里都有现成的气,只要稍加变动就会成为剑气,人们之所以走弯路,是因为起初不熟悉自己的身『体』,非得经过长时间的磨合和训练才能使得自身内外呼应,他们耗时漫长修炼出来的第一丝剑气根本就是和自身的丹田气相差无几,他们把大把的时间都浪费掉了。”

我挠头道:“你既然知道,为什么不告诉他们?或者直接出本书,还不得比《圣经》卖得都火?”

苏竞轻轻摇头道:“就算我说了能听懂的人也绝不会多,况且就算懂了也无非节省四五年时间罢了,后面的级别还是得脚踏实地地修炼,万一他们觉得有取巧之门不思刻苦,反而是害了他们,还不如任由其循序渐进,进度虽慢,贵在坚持,所以我从来不收徒弟,一则怕误人子弟,二则怕遇上笨蛋把我气死,当然——主要还是怕被气死。”

qUAnbEn5.Com。全本小说网

我无语,见过狂妄的,没见过这么狂妄的,区区20岁一个小姑娘把天下英雄视为草芥,还说得这么怅然若失,在她眼里这些人别说给她当敌人,当徒弟都不够格啊!

苏竞道:“闲话少说,下面我开始教你把丹田气转为剑气。你记住,虽然听上去简单,想要做到可并不容易,所以你不要掉以轻心。”

我说:“不能,谁让咱是中人之资呢。”

“好,你现在闭上眼睛不要想任何事。”

我依言照做,问:“然后呢?”

苏竞道:“放松。”

我放慢呼吸:“然后呢?”

“再放松。”

我继续放慢呼吸,停了片刻苏竞似乎还不满意,只得气若游丝地呼吸,再过一会我忽然满脸涨红气喘吁吁道:“你怎么不说话了,想憋死我呀?”

苏竞道:“我让你放松又没让你不喘气。”

我把自己瘫在椅子上,隔了一会道:“这下放松了。”

“现在用心感觉,放眼内视……”

我猛的睁开眼睛:“等等等等,啥叫放眼内视?”

“就是……把眼光收回来看着自己的丹田。”

“我又不是光怎么看着自己的丹田啊?”

“……就是感觉,感觉你丹田附近的气息游走,总有一些气息是你感觉得到的。”

“哦。”我又闭上眼睛,在椅子上平躺下。

苏竞道:“感觉到了吗?”

“还没……”

“放松,心无旁骛,如果没感觉到也别急在一时,气息是会游走的,你把注意力放在一个点上,等着它出现。”

我手脚开始往椅子下出溜,就听苏竞轻轻道:“也别太刻意,还是要注意放松,你需要做的就是把目光收回来审视自己的内里,就像看到了另一幅风景……”

后面的话我就再也没听见了……

过了不知多长时间我忽然感觉『胸』口被人重重地推了一把,急忙睁开眼睛,『迷』『迷』糊糊地问:“诶,几点了?”

眼前,苏竞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地道:“我让你内视,不是让你睡觉!”

我强辩道:“我没睡!”

段天涯在一边乐不可支道:“别嘴『硬』了,你都打呼噜了。”

我嘿然道:“昨晚没睡好。”

苏竞气得小脸发白,忽然一指段天涯道:“你!”

段天涯吃了一惊道:“啊?”

“你来教他。”

段天涯喃喃道:“你都不行我行吗?”

苏竞道:“你带过徒弟吗?”

“带过啊。”段天涯不无骄傲道:“我的大徒弟也已经是剑士级别了。”

苏竞道:“那就好,你教他,就按照启蒙学徒那样教。”

段天涯凑了过来:“那我试试?”

苏竞对我说:“也许是我对你要求有点高,跟你说了很多不相干的话扰乱了你的心神,也怪我没有传授徒弟的经验,现在我们试试另一种办法,你按部就班地学,说不定反而能『激』发你的感觉。”

我茫然道:“哦。”

“那我先走开一会,不打扰你们。”苏竞到一边去了。

段天涯兴致勃勃地坐到苏竞刚才坐过的地方,『激』动道:“想不到平生还能教一回剑神,也不知上辈子修了什么功德了——来,咱们开始。”段天涯把椅子往我跟前挪了挪道,“不过要按我的学你起码得先蹲半年马步。”

我:“……”

段天涯忙摆手道:“我知道没时间了,那我就当你已经到了该打坐练气的程度了,你闭上眼睛意守丹田,然后把『体』内多余的气注入进去……”

“我没气!”

段天涯一愣道:“不可能,你虽然没有经过勤学苦练,但正是年轻气壮的时候,就算没练过也一定有多余的气,你只要学会这个法子每天注一点到丹田里,总有一天丹田饱满然后奇经八脉俱通,这样就能放出第一股剑气了,不过为了效果更好,从今天起你马步还是要蹲。”

虽然还是听不明白,可是苏竞要我做的是由内而外自给自足,段天涯却要我省吃俭用积少成多,境界不同高下立判,这就好比苏竞直接扔给我一张卡,跟我说只要你想出密码随便花;而段天涯却早早把密码告诉我,我却得一分一分存进去,我顿时就没了兴趣。

段天涯却很是积极,能给前世剑神当一回师父让他非常有成就感,他见我发呆,关切道:“怎么样,学会了吗?”

我假装饶有兴趣地问:“老段,你说你当年从普通人到剑童用了7个月?”

段天涯道:“是啊,不是我段某自吹自擂,7个月在大陆里已经算得上是凤『毛』麟角了。”

我笑嘻嘻地说:“没少吃苦吧?”

段天涯叹气道:“那还用说?别人5年练的功我7个月练完,你说苦不苦?”

我同『情』道:“其实你不用吃那么多苦的。”

“怎么说?”

“你那种往丹田里注气的办法是错的,人的丹田里本来就有气,你与其往里注不如往外拿,7个月辛苦白费了不说,还浪费了丹田里一股剑气。”

段天涯脸『色』大变道:“你听谁说的?”

我冲苏竞努努嘴,段天涯懊恼地一拍脑袋:“可惜我那时没有名师教导,枉费了7个月心血啊。”

我安慰他道:“也不用难过,成了剑童以后后面的级别还是得一步一步来,你无非是耽误了点儿时间而已。”

段天涯瞪眼:“一点儿?那可是7个月啊,这7个月我要是用在修炼上,说不定早就剑师中期了。”说着他再也顾不上教我,挣扎着站起冲苏竞一拱手道,“心『情』郁闷,暂时无心教学,还请苏剑神赎罪。”说完就一个人跑旁边发呆去了……

苏竞走过来重新坐下,瞪了得意洋洋的我一眼道:“你挺会想办法的嘛,本事一点没学,先把老师给气跑了。”

我嘿嘿笑道:“谁让他先让我蹲半年马步的?我觉得还是你靠谱点。”

苏竞无奈道:“好吧,咱们重头来——闭上眼睛,放松……”

这回效果就更明显了,还没等她说完我脑袋一歪,就此睡去……

---------分割--------

最近也不知怎么了,老梦见在课堂上睡觉,真怀念那段从不失眠的『日』子啊!D

http://www.quanben5.com/n/shishangdiyihunda/135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