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第一混搭
字体:16+-

第五十五章 再见眼镜男

我跟老头胡说八道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只得胡乱打岔道:“您最近看新闻吗?”老头道:“你是说金缕『玉』衣?”我顿时来了兴趣:“这事您怎么看?”老头道:“那小子太可恶了,为了吃饭可以理解,但他不该把主意打到『国』宝身上,姓马那老头也怪无辜的。”

我笑嘻嘻道:“我也这么看。”

有了老头这句话,我也能拿着『鸡』『毛』当令箭,以后有人问起二子,我可以说这是老爷子幕后的指示。

老头斜眼打量着我道:“你这一大早跑来就为了跟我说这几句『屁』话?”“您不是再有一个月就出去了吗?我就是来打个前站,看看您有没有什么高屋建瓴的计划,我好去做做准备。”

老头笑骂道:“又是『屁』话——你有正经事就赶紧说,没事就滚蛋。”

我起身赔笑道:“那我走了,下个月咱们接风酒上见。”

老头纳闷道:“你真没事?”我笑:“真没事。”

老头指着门外道:“真的滚。”

老头难得地幽默了一把。

出了门,我见苏竞正背着手百无聊赖地往天上看着。

“看什么呢?”苏竞道:“你们这监狱的墙太低,一般的剑生就能跳出去。”

这时小王也过来了,领着我们往外走,我小声问他:“万一要有人越狱直接从墙上跳过去你们怎么办?”小王神『色』一紧道:“这玩笑可不能胡开!”我乐了。

出了监狱的大门我们再坐上车已经将近中午了,24路车在车流里且行且慢举步维艰,这个点儿正是车流量最大的时候,我们这的公『交』车没有专用车道,只能托着笨重的身子和各种『私』家车凑在一起,终于在一个十字路口遭遇了堵车。

起因是一辆现代想趁变灯之际勉强左行,可显然对面的出租车也想利用这一丁点儿时间通过,两辆本来对开的车在路**界『处』制上气了,现代要左转,出租车偏想从它前头先过,俩车一拧巴,把本来就不宽的路口封上了,邻线上的车见是绿灯也凑热闹,小车都勉勉强强挤着过去了,大点儿的越野车和公『交』车只能停在这俩主儿后面狂按喇叭,没过三分钟,整个路都糊上了……这个路口还没『交』警,司机们谁都不让谁,还找着空儿见缝『插』针,到最后不管红灯线还是绿灯线上的都走不了了,在路当间堵了一个大包。

我们车上的司机开始还跟着一点一点往前挪,等见堵瓷实了索『性』熄了火趴在方向盘上看热闹,有的乘客开始抱怨:“师傅,想想办法啊。”

司机一摊手:“我有什么办法,你没见都堵死了吗?”也有人议论道:“相互让一让不就走了吗?”不过这种话毫无营养,况且这会现代和出租车想让也没法让了。

就这样堵了将近有10多分,『情』况没有丝毫好转,反而连后面的车也堵上了。

QUaNbEn5.com【全本网】

这时车里有一个人奋力挤到车门前大声道:“开门!”司机犹豫了一下打开后门道:“还有下的赶紧,这没有个把小时通不了。”

人们顿时又是一阵怨声载道。

喊着让司机开门那个人下了车却并没有走,他径直来到路口,分别在两辆始作俑者的车前盖上敲了敲道:“你俩都别争了,听我的!”现代和出租车的司机都把头钻出来道:“你是干嘛的?”这人把袖子挽起来道:“还想走不想走了?”俩司机都不说话了。

这人指指出租车道:“你往边上让点,让他往前开。”

现代又不干了,把头探出来道:“你知道我要去哪啊你就让我往前开,我回家得左拐!”那人道:“你在下一个路口绕一圈不就行了吗?”现代不满道:“我马上就到家了再绕一圈?”那人也高声道:“你不就心疼那俩汽油钱吗,绕一圈能把你绕穷了?”“成成成,我听你的还不行吗?”现代把头钻回去,小心翼翼地从出租车让开的细细的一条缝里开过去,那人挥着胳膊指挥着现代后面的车:“走走走。”

然后对着跃跃『欲』试的出租车道,“你等等。”

出租车司机道:“都是绿灯,凭什么我等等?”那人一瞪他:“你走得了吗?”出租车司机见他吹胡子瞪眼的,又不知道他底细,只好忍气吞声。

『交』通在这个人的指挥下终于渐渐活络了,等我们的车也终于能走时,他三步并作两步又跑上车,司机特意等着他,佩服道:“你可真有办法,『交』警吧?”这人扶了扶眼镜道:“不是,我用的都是笨办法,主要是现在的人太自『私』。”

自始至终,我都觉得这个人我在哪里见过,可是又怎么也想不起来,他一扶眼镜我才大吃了一惊:“怎么可能是他?”这人的眼镜很特别,是这两年不多见的金丝眼镜——这人就是我被雷劈时被瘦子掏了钱包都不敢做声的金丝眼镜!我之所以没想起他来一是因为我对他印象不深,最主要的是他现在跟我第一次见到他时实在是太不一样了!我第一次见他时,这个小眼镜唯唯诺诺胆小如鼠,我帮他找回钱包他都没放半个『屁』,被瘦子一咋呼连实话都不敢说,可此时的眼镜兄,眼镜还是那副眼镜,打扮也是那副打扮,可是袖子高挽衣扣半解,尤其是刚才指挥若定,竟有几分器宇轩昂的架势,按说以他的个『性』绝对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来。

要不是样子完全一样,我都不敢相信这是一个人。

我失神地看着苏竞,指着金丝眼镜结巴道:“那个人……”苏竞平静道:“刚才我就发现了,那个人身上也带了你三成剑气。”

我一拍大腿:“难怪!”随即我又问她,“剑气会改变人的『性』格吗?”苏竞道:“按说不会,怎么这么问?”我苦笑道:“你是没见过这哥们以前什么样,别人拿他东西他连『屁』也不敢放一个。”

苏竞道:“可我虽然能感觉到他身上有你的剑气,但那股剑气只是蛰伏在他身『体』里,并没有真正能为他所用,你说的是怎么回事?”我更是百思不得其解,只能随口胡说道:“大概跟酒壮怂人胆一个道理,我的剑气他虽然不会用,但副作用就是让他变了一个人。”

苏竞道:“别光顾说话,问问他在哪住。”

我顿时醒悟,挤过人群来到眼镜身边道:“哥们,干得不错啊。”

“没什么,与人方便于己方便嘛。”

眼镜回头看了我一眼,有点『迷』惑道:“咱俩是不见过?”我提醒他:“上次也是在24路上,你钱包差点丢了……”眼镜恍然道:“原来是你啊。”

说着他在我『胸』口重重来了一下,“我还想着找你呢。”

“你找我干什么?”眼镜眼中露出了复杂的神『情』:“感谢你呗,上次那事我思来想去越想越觉得丢人,那事儿我办得真不是个爷们。

自从那以后我一直就想着要找俩人,一个是你,一个是那偷我钱包的小子,这次再让我碰见他我非跟他拼了不可!”一般凡是事发当时露了怯回头说这话的人都是吹牛,可我明白眼镜八成是说真的,我没想到眼镜居然能不怕丢脸把上回的事全认了,说明他『胸』襟也够坦荡,可惜,要不是因为清楚他为什么才变成这样我还真想『交』这么一个朋友。

眼镜抓着我的胳膊道:“好容易碰见了你可不能就这么走了,中午跟我回家,让你嫂子好好整俩菜咱们喝一顿。”

我犹豫道:“这方便吗?”“有什么不方便的,以后你就是我亲兄弟,哦,下站咱们该下车了。”

苏竞冲我微微点头,我知道她的心思,找到眼镜他们家以后就能上门收账了,我只好说:“那好吧,就是太不好意思了。”

下了车,我本来还想买点水果什么的作见面礼,眼镜使劲把我拽走:“别整那些虚头巴脑的,哥又不是外人。”

我暗自感慨,这同一个人,脾『性』可是天上地下,这要放在以前的眼镜身上真是不敢想。

我们顺着马路没走多远就进了一个漂亮的小区,看来眼镜家的家境还不错,进了单元门上了楼,眼镜一开家门就大声道:“『爱』华,来看看我兄弟。”

一个珠圆『玉』润有些微胖的中年『女』人从厨房走出来,把手在围裙上擦着道:“欢迎欢迎。”

眼镜打开鞋柜给我们摆出拖鞋:“想换就换,不想换随意,我是怕你们不舒服。”

我忙道:“自己来自己来。”

眼镜他老婆冲我们笑了笑,跟眼镜道:“这还是你第一次领人家里吃饭,给介绍介绍啊。”

“哦,看我都忘了这茬了。”

眼镜把手搭在我肩上热『情』洋溢地说:“这是……”这时他才想起来我们其实这才是第二次见面,他挠着头道,“对了兄弟,你叫什么呀?”眼镜老婆看着我们,露出了『迷』惑的眼神……----------分割----------大家想想身边有没有那种『性』格一下就变了的朋友,那感觉挺有意思。D

http://www.quanben5.com/n/shishangdiyihunda/135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