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第一混搭
字体:16+-

第五十六章 螳螂捕蝉

经过介绍我知道,金丝眼镜大名叫王金生,是审计局一名科员。

说话间王金生老婆摆上饭菜,王金生从柜子里拿出一瓶白酒,咬开盖儿,给我和他都倒了一大杯,王金生笑道:“平时我还真不怎么喝酒,今天咱哥俩一醉方休。”

王金生老婆纳闷道:“你们什么时候认识的?”王金生一拍我肩膀:“这就是我跟你说的那个在公『交』车上帮我找回钱包那个兄弟。”

王金生老婆道:“是你呀?金生那天晚上回来就跟我念叨,这几天更是三天两头说起你。”

我笑眯眯地说:“王哥都说我什么了?”王金生老婆道:“那天的事儿都跟我说了,回来一个劲说后悔,觉得对不起你,说当时就应该就跟那个小偷拼了。”

我大感意外,没想到王金生连这种事儿都跟老婆说,作为大老爷们他就不怕他媳妇瞧不起他?王金生摆手道:“总之那天的事儿就是四个字:丢人败兴啊。”

我忙道:“也不能这么说,王哥总算是知耻而后勇,也算条好汉。”

王金生一笑,端起酒杯道:“啥也不说了,干!”他一口把酒喝干,又给自己倒上,文邹邹的笑脸顿时像被猫挠过一样蹿起红线,看来酒量堪忧,王金生举杯道,“我这人胆小怕事,以前不会做人,损人利己的事肯定是没少干,但说来也怪,见过你那天之后好像良心都发现了似的。”

我奉承道:“说明王哥底子不坏,要换了有些人说不定就改不回来了。”

王金生道:“你还真别说,我从小就想当大侠,也给人出过几次头,可无奈身『体』小『鸡』子似的,给人打怕了。

前几天我又想通了,打不过怕啥,有种就行,郭靖怎么说的,为『国』为民侠之大者!”敢『情』王金生是星爷里的如来神掌,也不知他第一次给人出头是不是被人尿了一脸从此留下了『阴』影……王金生说得豪迈,把杯中酒又是一口喝干,然后就栽栽歪歪地倒在沙发上了……我看看王金生他老婆抱歉道:“对不住啊嫂子,不知道王哥不能喝。”

王金生老婆叹了口气道:“这还是他第一次跟人这么喝酒,不过说实话我还是挺喜欢他这样的。”

我意外道:“啊?”王金生老婆脸一红:“有男人味了,你是不知道他以前,胆小怕事、小心眼、在单位受了气只能回家撒,现在他完全变了。”

她担心道,“就是不知道能保持多长时间,谁知他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一时抽风?”我忙道:“不能不能。”

苏竞拉了我一下给我使了一个眼『色』,既然目的达到我们也该撤了。

王金生已经睡得东倒西歪,我们作别了他老婆,一出门我就感慨:“想不到我被雷劈了还能改善别人夫妻关系,这三成剑气我都有心不要了。”

QUaNbEn5.com,免费小说【全本小说网】

苏竞对此行的收获十分满意,忽然冷丁问我:“郭靖是谁?为『国』为民侠之大者这话说得真好。”

“小说里虚构出来的人物,再说人家郭靖守的襄『阳』城是他自己的『国』自己的民,你别想忽悠上傻子拼命。”

苏竞道:“如果是郭靖面对你现在的『情』况,他会怎么做?”我眼睛一翻道:“那谁知道,又不是。”

经验教训告诉我们,贸然为别人出头其结果多是被人尿一脸,星爷和王金生就是前车之鉴!这时我电话响,一看号码是二子,我接起来还没说话二子就用很小的声音道:“龙哥,你要找的人有信了!”我诧异道:“这么快?”二子道:“也是无心,咱们工地上有几个工人在租房的地方发现有个人长得像地鼠,正商量要不要报案呢,我先给你通个信。”

“在哪?”“在西郊有个装化肥的仓库,那有一排民租房……”打听清楚了具『体』位置,我安顿二子:“这事儿先跟谁也别说,至于那几个工人该怎么奖励你看着办。”

二子道:“放心,我知道怎么办。”

挂了电话我喃喃道:“真的比警察还好使啊!”苏竞兴奋道:“找到地鼠了?”我点头:“我们去之前用不用告诉警察一声?”苏竞摇头道:“他们去了什么忙也帮不上还得碍手碍脚,我们自己去。”

我拦了一辆出租,把地址告诉他,出租车上已经贴着地鼠的通缉令了……到了地方下车,远『处』是一大片包谷地,眼前果然有一个很大的化肥仓库,再往旁边是好几排农民盖得平房,平时大多都租给外地的民工,这时候还没到收工的点儿,附近显得静悄悄的。

我问苏竞:“有感觉没?”苏竞示意我不要说话,凝神片刻才道:“有,很强,他一定就在附近!”苏竞低着头,循着感觉慢慢往前走着,我打趣道:“你怎么跟猎狗似的?”这时苏竞站在一间木板门的平房前,表『情』凝重地指了指房门,用口型跟我说:“在里面……”而同时地鼠也似乎感觉到了我们的到来,忽然高声道:“谁?”我和苏竞没有说话,片刻地鼠冷笑道,“看来不是警察,要不然早就冲进来了。”

苏竞开门见山道:“你拿了我们的东西!”地鼠嗤笑道:“金缕『玉』衣是你们的?”苏竞道:“除了金缕『玉』衣,你身上还有一样东西是我们的。”

“什么东西?”苏竞一掌把门拍开,屋里的地鼠就那么大喇喇地坐在『床』边,手头有一个包袱,地鼠打量了我和苏竞一眼,轻蔑道:“知道有多少警察眼睁睁看着我从他们眼皮子底下溜了吗,就凭你们两个就想抓住我?”苏竞正『色』道:“那你不想知道你为什么忽然能跑这么快了吗?”地鼠脸『色』一变道:“你是什么人?”我嘿嘿一笑道:“我们是你债主。”

地鼠满脸茫然之『色』,他已经不认识我了。

苏竞道:“就算你现在已经做下错事,总归是因我们而起,这样吧,金缕『玉』衣我们帮你还给官府,你跟我们走,等什么时候你把身上的力量还给我们,我们可以送你远走高飞,你看这样公平吧?”她一番一厢『情』愿的话说得地鼠莫名其妙,他眼皮一抬,懒懒道:“你们不就是想黑吃黑吗?那也得有本事才行,能抓住老子再说!”“好!”苏竞也不废话,手指一点,一股强劲的剑气掠过我的面颊直刺向地鼠,地鼠本来翘着二郎腿坐着,这时大概也感觉到了异常,身子下意识地一躲,他身后的墙上便被戳了一个小『洞』。

地鼠大惊,身形一闪没见他怎么动却已经站到了茶几跟前,再一闪又来到另一边屋角,最后几乎像会分身术一样,屋子里到『处』都是他的身影。

苏竞丝毫不敢大意,任凭地鼠怎么晃动她只是稳稳堵住门口,手上的剑气不时『激』射出去,不一会这间房子已经被她戳得千疮百孔,只要这样继续打下去,地鼠逃无可逃,最后的胜利一定是我们的。

然而地鼠也不是傻子,他见局势不妙,忽然一窜身贴上了右面墙壁,哧溜一下顺着通风用的口子钻了出去,这房子没有窗户,那通风口也几乎只有两块砖大小,这一下倒不是我们粗心,而是实在想不到地鼠居然能从那逃出去——他矮小的身材救了他一命。

苏竞本来胜券在握,忽遇意外,气得使劲一跺脚但毫不迟疑地也跟着蹿了出去,只在半空中留下一句话:“就在这里等我。”

两人一前一后像两条闪电一样掠过空地,前边是无边无际的『玉』米地,我原本以为地鼠要钻进去,这本是逃生的常识,却不料他一跃而起,身子就站在『玉』米杆上,像是脚踏实地一样往前飞跑。

苏竞也是一样,踩着『玉』米杆奋起直追,一边不住发出剑气,但地鼠左一摆右一摆,十几个跨越就把苏竞甩开了一段距离,我很快就明白:但凭速度,苏竞似乎追不上他,他若是钻进『玉』米地风险反而更大。

两个人都是踏雪无痕的轻功,转眼就消失在我眼帘中。

我既帮不上忙,索『性』慢腾腾地走进屋里,随之眼前一亮:我发现地鼠匆忙之下,原本放在手边那个包袱竟然顾不上带走,我奔过去打开一看,不禁大喜若狂——那件让无数人魂牵梦绕的金缕『玉』衣居然就安安分分地躺在里面。

我抖抖索索地展开包袱,一件金丝缠绕、『玉』石为缀的宝贝便完整无遗地捧在我手里,难为年代这么久远的文物,只有少许破损,而被金丝编织的翠『玉』,竟一块不少!就在我欣喜万分的时候,没注意门口已经被一个人堵上,这人同样笑眯眯地道:“剑神先生,在下恭候你多时了。”

我愕然抬头,只见一个头发花白的瘦小老头手握一柄长刀正皮笑『肉』不笑地看着我——陆人甲。

--------分割--------昨天少了一章,上架前一定补上,剧透一下,龙羊羊很快就第一次要穿越了。D

http://www.quanben5.com/n/shishangdiyihunda/13509.html